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整版)《農田喜事恭迎侯爺上榻衛君孺胡歆歆》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2 17:03

        《農田喜事恭迎侯爺上榻》衛君孺胡歆歆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這里有!《農田喜事恭迎侯爺上榻》講述了衛君孺胡歆歆跌宕起伏的故事,農田喜事恭迎侯爺上榻衛君孺胡歆歆小說節選:眾人拉拉扯扯之間,不知是誰,不小心踩住胡氏裙角,胡氏身子前傾,順勢倒在一邊,摸著肚子開始叫喚。

        農田喜事恭迎侯爺上榻
        推薦指數:★★★★★
        >>《農田喜事恭迎侯爺上榻》在線閱讀>>

        《農田喜事恭迎侯爺上榻》精選章節

        “君孺,莫要犯傻,一切等你爹爹回來給你做主!”

        胡氏見今日的衛君孺像是變個人似的,氣急敗壞的沖著眾人吼道:“你們把手撒開,看她敢不敢撞,讓她死!”

        一頓怒吼,胡氏似乎不解氣,走上前推搡衛君儒。

        眾人拉拉扯扯之間,不知是誰,不小心踩住胡氏裙角,胡氏身子前傾,順勢倒在一邊,摸著肚子開始叫喚。

        “哎呀…殺人了……”胡氏仰面,雙手拍打著泥地,讓人看盡了笑話,胡歆歆立即湊上前,將胡氏扶起,怒瞪著衛君孺道:“怎么?你是想害死我娘嗎!”

        “沒有,阿姐,我根本就沒有碰著娘親,娘親,反而把我嚇壞了呢…”衛君孺小白兔的形象可謂裝的十分成功,一眾村民紛紛偏袒。

        此時,衛長軍帶著兩個小兒子一同回到墻院附近,就聽見了這一聲,還以為是隔壁鄰家傳出來的動靜,不想卻是自己家發生了大事。

        “怎么回事!”

        魏長軍從人堆探出頭,衛君孺定睛一瞧,她這個便宜爹爹長得還是有幾分姿色的,可以看出年輕時是多么俊朗,難怪大家都說胡氏是高攀他,可是為何他卻會入贅胡家?讓她有點百思不得其解。

        眾人見衛長軍終于回來,便把剛剛所見的一幕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通,衛長軍一聽,撂下肩上的擔子,湊到衛君孺身邊,一臉心疼的將她扶起來,關切道:“君兒,你沒事吧?”

        衛君孺欲張唇瓣,卻被胡歆歆搶了話:“爹,趕緊請郎中過來,娘剛剛不小心摔倒了,估計肚子里的孩子快保不住了…”

        胡氏倒在胡歆歆的懷中,一臉配合的唉聲嘆氣,小腹微微隆起,孩子也不過才四個月左右,正是脆弱的時候,衛長軍一見,托村民們趕緊喚來村上的郎中。

        村民們七手八腳的將胡氏抬進屋中,衛君孺跟在身后,走進低矮破舊的茅房,家中設施俱全,已然老舊,一副破敗模樣。胡家早年還是有些家產,后來變賣田地,幫助父親做生意,這才空虧,導致現在的胡氏變得滿心怨懟,成日里悶悶不樂。

        衛君孺看著兩個還沒有自己腿長的小毛孩,圍著自己轉了個圈,淡眉一蹙,真是越窮越愛生,眼看著胡氏肚子里的那個,也快哇哇墜地,可家里窮的都已經揭不開鍋了。

        胡歆歆見老郎中過來,一個勁兒的在后頭刨根問底,惹得老郎中一陣不耐煩,捋了捋下巴上的白須,眉尖略低道:“姑娘你不用那么大聲,老夫不是聾子,你娘,胎兒無事,安心休養便可,千萬不能遭大動靜了。”

        “太好了,免得有些人一輩子都要背上弒母的罪名!”

        胡歆歆陰陽怪氣的說著,還不忘往衛君孺的方向瞟去,衛君孺委屈的縮著脖子,眾人見好戲落幕,紛紛散了。

        衛長軍看著胡歆歆,眼底不敢有責備,只能輕聲道:“好了,你身為大姐,這個家你要多擔著些,好好帶著兩個弟弟,照顧好你娘親。”

        “哼!”胡歆歆負氣轉過身,不再與他說話。

        衛長軍將衛君孺帶到院子門口,看著她胳膊上的傷,心中涌起一陣酸澀與復雜,緊皺著眉頭,嘆聲道:“君兒,都怪爹不好,是爹的不是,如果爹當年,不是一時賭氣回鄉,你也該是個勛爵府的千金。”

        衛君孺聽罷,葡萄籽般的眼睛眨了眨,原來她之前也是個貴府千金,可如今怎么落得這樣的下場?

        不過一切都不重要了,衛君孺深吸口氣,苦艾艾道:“不怪娘親和阿姐討厭我,在這個家里,我就是負擔,若我能夠早早嫁出去,說不定還能置辦一筆彩禮錢,這樣,娘親肚子里的孩子就有好米吃了。”

        衛君孺觀察著衛長軍的神色,按照古代的規矩,一般長姐先出嫁,胡歆歆已經十六的年紀,該嫁人了。

        先把這個面丑心更丑的長姐嫁出去再說!

        胡歆歆趴在墻角根兒聽著,眼底恨意越深,沒想到這小賤蹄子打這樣的算盤。

        衛長軍臉色緊繃,忙道:“你這是說的什么胡話,咱家還沒到這種需要賣女兒才能有得吃的地步,我今日到鎮子上,帶著你弟弟逛了兩圈,發現北橋附近的碼頭需要長工,我已經報名,明日就出發。”

        “爹……”衛君孺美眸濕潤,這種情感,由內而外衍生出來,沒有半分虛假。

        衛長軍鄭重的拍了拍衛君孺的肩膀,沉聲道:“好了,我知道你擔心爹,爹身子骨還算硬朗,弟弟就由你好好照顧。若家里呆著憋屈,就到周伯父家住幾天,爹這一去,少說得有十天半個月。”

        利用這幾天出去的間隙,再給大女兒上訂一門親事,這樣的話,她應該就不會再為難自己的女兒了吧?衛長軍心里想著,寬慰不少。

        “嗯,君兒會乖乖聽話的。”衛君孺乖巧點頭。胡歆歆偷聽完,趕緊閃到房內,既然這一去就是十天半個月的,這賤人人間蒸發,倒也不足為奇。

        想到這,眼中閃過得意。

        衛君孺給衛長軍收拾好包袱,帶著兩個弟弟將他送到村口,一路失神的往回走,不禁想到在水中掙扎的一幕,那一刻,她明顯感到窒息的感覺。

        如果不是她最好的閨蜜以教她游泳的名義把她騙到泳池,又拽著她的腳往水里沉,她也不會撲通了兩下就沒了氣,這下,閨蜜應該是男人錢財雙收,坐享齊人之福才是。

        想到這,她不禁苦笑連連,兩個小家伙看著姐姐突然笑起來,都以好奇的目光注視她,衛君孺停下步子,轉過身,對兩個家伙招了招手道:“怎么了,大虎,小虎?”

        兩個小家伙都以一種十分震驚的面孔盯著她身后。

        莫不是身后有什么人?衛君孺狐疑轉過身去,看到兩個身強力壯的男子擋住她的去路。

        這里是鄉野小道,寥寥無幾的人煙,怎么突然冒出兩個大漢?

        衛君孺沒想明白,那兩男子沖上前來,抱起了大虎小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