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結)小說君請入甕在線閱讀_主角千年裘伶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12 16:30
        君請入甕狀態:已完結作者:美男不勝收全文閱讀

        《君請入甕》小說,男主女主千年裘伶。《君請入甕》是作者美男不勝收所寫。此文筆底生花出神入化,男一號溫文爾雅,女主角柳眉星眼。秦薔喜歡千年,這簡直算不上是秘密,此子把愛戀寫在臉上掛在嘴邊,讓人想忽視也難。

        君請入甕 第45章

        “這樣真的好嗎?就這樣讓裘伶嫁給少莊主。”因為尊天陰宗主,所以千年與蕭流直接被請到主桌就坐,江湖上能夠夠得上坐主位的沒有幾人,有資格的也不一定來。所以現在主桌上就千年與蕭流兩人,裘太婆在門口待客尚未歸為。

        蕭流有些擔心的看著千年,當初他可是親眼看著千年為了裘伶做到何種程度。老實說,現在想起來他心里還是嫉妒的,可是他更不忍心讓千年心疼,如果她真心喜愛裘伶的話……

        看著蕭流自找煩惱的樣子,千年心里有些好笑,看著蕭流有些憂傷的面容,千年湊到他耳邊:“如果我想要那個裘伶怎么辦?你會幫我搶親嗎?”

        “呃”蕭流猛的抬起頭,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千年,但是無法從她面無表情的臉上讀到任何信息。真的嗎,她想搶親,她那么喜歡那個裘小公子嗎?如果是她想要的話,他也愿意……

        “如果……你……”蕭流有些不知道怎么開口,幫自己的妻主去搶親,是個男人也為難,更何況正直的蕭流,如何做得出搶親這樣惡霸的舉動,可是,為了她的話……

        “沒想到,你也這么可愛。”

        “呃”抬起頭看著千年調笑的眼神,蕭流立馬臉色漲紅,低下頭不敢再看千年。

        他就知道,她這個惡劣的性子,沒想到自己居然也落入她的陷阱,還真的認真的去想搶親的可能性,可惡。他早就該想到,以她那樣清冷的性子,怎么可能會……可是,她為了裘伶曾經爆發了那么激烈的感情,怎么可能讓人不介意。

        抬起頭看著千年,是啊,這么一個冷情的人,在什么樣的情況下會為了別人而爆發激烈的情感呢?是了,曾經,那都是曾經了,或許裘伶曾經真的成為他們之中距離千年最近的人,可是他放棄了,不是嗎?因為他放棄了,所以他早就失去了靠近千年的機會。

        千年的冷情使她絕對不會主動的打開心扉去接近去靠近一個人,所以想要得到坐在千年身邊的機會,就一定要放棄所謂男兒的矜持,主動去追求,千年其實是個木訥的人,她不懂得如何接納,同樣的她也不懂如何拒絕,只要再努力一點,再靠近一點就行了。

        說來,他也許該感謝師弟當初的那一杯春藥,那杯春藥把他們強制的綁在了一起,可也正因為這樣,所以此時陪著千年的,能為千年生兒育女的是他們。

        想想自己由何嘗不木納,如果不是春藥,他現在也沒有這樣的機會吧,說來他們之間最先看透這一點的怕就是師弟了吧,可是又何妨呢,這并不妨礙自己今后成為能住進千年心里的人之一。

        想通這一點,蕭流對著千年嫣然一笑,手在桌下抓著千年的手,無聲的傳遞著自己的愛戀。千年另一只手舉著酒杯放在唇邊,并沒有轉過去看蕭流的眼睛,只是那眼底滲出的點點溫柔喲……

        外面的洞房花燭夜鬧得熱鬧,密室中千年第一次接見天陰六部族長。然而天陰六部卻只來了三部,斗戰部、農部、工部,尚有士部、商部因為一些原因未到,而千年本人代掌天陰暗部。

        面對六缺二的結果,千年只一笑而過,農部、工部族長都是十分低調之人,其實所謂共謀大事也不過是想知道如今的天陰六部她能掌握多少。

        “天陰六部,老祖宗可真是想得深遠啊。”

        “不知道宗主召集我們可是有準備起事的打算了。”說話的是工部族長名喚范文芳,四十多歲,一身粗布衣,據說是個擺攤刻字刻章的人。工部是掌管奇工技藝的,部內具是能人巧匠,舉凡工具用器均由此部負責,工部存在的最終目的自然是為了最精良的兵器。

        聽到她的問話,其她人也抬起頭看著首位的千年。自千年繼任宗主以來是第一次召見天陰六部,對于這個年輕的后生女,前面這幾位族長都不敢有輕視之心,千子的大名已經隨著四國大戰而名揚天下。

        “千年自繼任宗主之位以來,因為一些原因還未有召見過幾位前輩,現在只是照常例的會見而已。”

        “老身有些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說話的是農部族長。農部,顧名思義就是負責農業,農部的存在自然是為了糧草。民以食為天,農部的存在十分必要。如今的農部族長是個六十多歲的太婆,表面的身份是個大地主,家有恒財,但是性格卻十分怪癖。

        “翟老請講。”

        “祖宗的交代,我們做后人的自然是只有遵從的道理。可是如今已經沒有青鸞國,青族唯一的血脈是個一男子,算起來青族是真的斷嗣了。我們還需要守著祖宗的遺言不放嗎?既然青主已經做了藍曜帝的王后,那是不是就該給出解藥,解散六部了。”

        “呵呵,看來翟長老對于這件大事是很不以為然呢。”千年并沒有正面回答翟滿春的問題,只是有些摸棱兩可的笑。

        見到千年的表情,老實的范長老脫口而出:“莫非仕族族長所說的先皇嫡脈真的存在?”

        聽到她的話,眾人的視線全都集中在她身上。千年眼睛微瞇:“范長老剛剛說什么?嫡脈?”

        見到眾人的反應:“莫非你們不知道?”

        “知道什么?”裘元修問道。

        裘元修的問題讓范文芳籌措起來,原來這個消息是還沒在族內公開的嗎?連宗主也不知道,那她到底該不該說。

        “范長老在猶豫什么呢?還是說這其中有什么是不可告人的?”神態慵懶,但是語氣確實絕對的威脅。

        “不,不敢”范文芳感覺莫名的壓力,冷汗直冒。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上次士族族長請我去為她刻章,因為青主的事,我曾經也婉轉表示過是否可以聯合一起去要解藥。”說完這句話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千年,見千年并沒有說什么,又繼續說道:“那個時候聊了很多,可是士族族長很奇怪的一直避免談起解藥之事,還曾經很神秘的問我說,如果前任青主留有遺脈的話我是否會繼續支持。當我問她是否真有其事時,她就又轉移了話題,沒再提起,剛才我見宗主您對于男帝之事似乎不以為然,還以為是真的有嫡脈需要我們輔佐,所以才有了那樣的問話。”

        千年并沒有搭話,只是陷入深思,旁邊的兩位長老同樣陷入思考。真的有嫡脈的存在嗎?

        如果是的話,為何不公開,如今的她們又該如何行事呢?

        “宗主難道沒有收到一點消息嗎?”裘元修問完不等千年答話便已明白,看千年此時陰晴不定的臉色,是沒有收到消息嗎?

        過了一會兒,千年突然大笑起來:“老祖宗只是要我們復辟青國,對于誰成為青主根本不需要想太多。”

        “宗主此言差矣,如果沒有輔佐的對象,我們如何復辟青國,青族雖有血脈,但都非嫡脈,并不值得我們拼了性命。”翟長老對于嫡長尊位十分看重。

        “那如果青裊愿意成事,你們可愿意輔佐。”這些迂腐的人。

        除了裘元修其他兩人互看一眼,有些遲疑:“畢竟是個男子,難以繼承大統,不過如果是由他所出之女,卻也可以算做嫡系。”

        果然迂腐啊,這個世界,男兒的地獄,女人的天堂。

        “長老們其實不必不安,關于嫡脈一事,我十分在意,等查清楚這件事的真偽之后,自然會對長老們有個交代。現在很晚了,長老們先去休息吧。”

        兩位長老現行,裘元修在最后,皺紋滿布的臉上是精明的雙眸。

        “裘莊主有話說?”千年問道。

        “屬下知道宗主心中是有打算的,屬下只是想告訴宗主,無論宗主的決定為何,斗戰一族必定全力支持。”裘元修活了大把年紀,在江湖中也是歷經過風雨的,對于自己識人的能力還是有些自信的,這個千年,她愿意為她一博。

        “那千年就先多謝莊主了。”

        深深的看了千年一眼,裘元修也離開了,獨留千年一人在冷清的密室中。

        第二日千年準備告辭第一莊,兩位長老見無事也準備離開,期間發生了一段小插曲。

        翟滿春在晨日里逛花園的時候撿到一塊玉佩,正在這個時候掉落玉佩的于清蓮找來,翟滿春一見到他便淚流滿面,忙不迭問他的姓名,還有身世。

        原來清蓮的父親就是翟滿春的小兒子,因為翟滿春嫌棄清蓮母親貧窮,棒打鴛鴦,所以清蓮父母一同私奔。失去兒子的翟滿春心里其實也滿心痛苦。特別是年紀越來越大,總是會想起兒子小時候的可愛模樣,想起自己的無情也滿心后悔。這塊玉佩是翟滿春送給兒子的笈笄禮物,而且清蓮與他爹長得七分相像,所以翟滿春一見到他就很激動。

        找到寶貝外孫的翟滿春十分喜悅,卻在知道孫兒是人家小侍時十分不愉,但是生米熟飯的又不好說什么,鬧得莊內十分不愉快,而裘尚潔才是兩頭為難。最后還是裘伶站出來說,自己與清蓮本就好兄弟,大家共侍一妻也是緣分,自己愿意與清蓮成為平夫,不分大小,只要清蓮不介意即可。

        清蓮怎會介意,翟滿春也是在想不到好辦法,雖然覺得孫兒就算是做人家平夫也委屈,可有什么辦法,生米煮成熟飯,不可能再叫孫兒離開。

        于是裘尚潔頭天才娶過門一位正夫,第二天馬上又舉行儀式,多了一位正夫,齊人之福啊。

        君請入甕狀態:已完結作者:美男不勝收全文閱讀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