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本)龍誠全文免費閱讀-龍誠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12 16:04

        龍誠全文免費閱讀帶給您!龍誠是萬金龍叔所創作的小說《龍魂妖王》中的人物,龍誠小說精選:龍誠渾身無力的趴在野草叢中,嘴邊還掛著泥土。他的眼皮剛剛努力睜開,又耷拉了下來。此刻已從昏迷中醒來的龍誠四肢酸痛,提不起一絲力氣。休息了大半晌之后,龍誠終于打起精神撐坐起來,打量起四周的環境。“這是哪兒?我怎么到了山里?

        龍魂妖王龍誠
        推薦指數:★★★★★
        >>《龍魂妖王龍誠》在線閱讀>>

        《龍魂妖王龍誠》精選章節

        龍誠渾身無力的趴在野草叢中,嘴邊還掛著泥土。

        他的眼皮剛剛努力睜開,又耷拉了下來。此刻已從昏迷中醒來的龍誠四肢酸痛,提不起一絲力氣。

        休息了大半晌之后,龍誠終于打起精神撐坐起來,打量起四周的環境。

        “這是哪兒?我怎么到了山里?”他有點發蒙,發現自己置身于深山老林之中,周圍古木參天,遮天翳日,看上去格外陰森。樹林里陰暗寂靜,只有零星的鳥叫聲傳來,才能感覺到一點生氣。

        龍誠努力的在腦海中搜索起來,他只依稀記得自己在店里勸架的時候被人一酒瓶砸到了腦袋上,就再也不知道后面的事了。

        他摸了摸還有點疼的腦殼,氣惱的想:“這些吃干飯的服務生,遇到打架還得讓我出馬調解!那些客人也真是的,我不過是勸架而已,能有多大仇能吧我打暈還扔到山里來?”

        龍誠摸了摸身上,悲劇的發現手機早已不知去向,兜里一分錢也沒有,只有腰間掛著的不銹鋼小酒壺還陪著自己。

        作為一個還算成功的酒店經理,龍誠現在落魄到了極點。他的肚子咕嚕咕嚕響還在其次,嘴唇已經干裂的發疼,用舌尖舔了舔也無濟于事。他腰間倒是有酒,但那可是自己珍藏的白酒原釀,真要喝下去估計嗓子都要著火了。

        一只通身黑亮的毒蝎子從草叢中鉆出,威武的對著龍誠揮舞著雙鉗,對這個入侵者表示不滿。

        可惜龍誠根本沒看到它,直接一腳踩扁了這只地頭蝎,認清現實后,他趔趄著身子,開始尋找周圍水源。現在說什么都沒用,先活下去才是第一要務。

        還沒走多久,他就在大樹下找到了一根斷掉的粗樹枝,這根樹枝材質堅硬,斷口還算銳利,勉強可以當做武器防身。龍誠滿意的揮舞了幾下新武器,感覺自己成功的從戰一渣上升到了戰五渣,至少在野獸面前有了自衛能力。

        很快龍誠就發現了目標:一棵不太高的樹上結了不少野果!他馬上興奮的行動起來,拼了命蹦起來用手中的粗樹枝猛砸枝頭。也不知道蹦了多少下,砸了多少次,直到他已經累得抬不起胳膊了,總算從地上收獲了七八個野果子。

        他坐在草上,胸口劇烈的起伏,終于緩過了這口氣,拿起最大的野果就啃起來。

        “真是太好吃了!”龍誠激動的哽咽起來。

        其實這野果酸味遠遠大于甜味,但勝在爽口多汁,對現在嗓干似火的倒霉蛋龍誠來說,簡直是天降甘露一般。人就是這樣容易滿足,只要自己最迫切的欲望得到解決就是最大的幸福。

        不顧吃相的把野果全部啃光之后,龍誠終于覺得自己的精力恢復了不少。他惡狠狠的想:“等我回去以后,天天拿酸梅湯當水喝!”

        雖然饑渴問題暫時得到了解決,但這茫茫山林如何走出去才是最大難題,愁眉苦臉的龍誠兜了一圈也找不到路,只好坐在枯木干上琢磨脫困的辦法。

        燃煙求援嗎?這個根本不可能,他沒有任何引火工具,這密林又十分潮濕,連一片稍微干燥點的樹葉都找不到。

        苦思無果的龍誠已經快要放棄了,他想起了自己還在度假酒店當經理的舒服日子:每天拍拍老板的馬屁,罵一罵手下那幫服務生,還能沒事調戲一下前臺迎賓的清秀小妹;現在想起來恍若隔世一般。

        突然,一陣咕嘟咕嘟的飲水聲吧龍誠從思緒中拉了回來,他低頭一看嚇了一大跳。

        居然是一只金黃色的猴子!

        準確的說,是一只雙爪捧著自己的便攜酒壺正在暢飲的猴子!

        龍誠伸手一摸,腰間已經空空蕩蕩。

        他不禁一陣后怕:還好來的是只猴子,若是來了一只野狼,沉浸在憶甜思苦中的自己還不完蛋了?

        這猴子倒是一點也不見外,自顧自的繼續喝酒。只見它渾身金黃色的短毛,只有肚子上是淡黃色,銀白色的小胖臉上鑲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猴頭頂上長著兩根金色長毛,格外引人注目。

        龍誠看它喝的起勁,也是覺得好笑,搖搖頭說:“這可是原釀白酒,你要是再喝,估計就得躺下了!”

        仿佛聽懂了他說話一樣,猴子猛的一陣咳嗽,吧酒壺遞還給龍誠。

        龍誠大為吃驚的接過酒壺,盯著這猴子左右打量,心中暗想:不會這猴兒真能聽懂我說話吧?

        金黃色猴子此時明顯酒力上頭,已經開始搖頭晃腦,它如同一個淘氣孩童一般躥上旁邊樹枝,在樹冠間來回嬉戲。

        沒過多久,它又落到地上,大搖大擺的沖著龍城伸出長臂索要酒壺。

        看到它絲毫不怕人,龍城也覺得很是有趣,他從小就喜歡動物,看這猴兒可愛也是忍不住又吧酒壺遞給了它,同時說道:“小家伙,可不要貪杯哦,你醉倒了就沒人能聽我講話了。”

        猴子捧起酒壺就大喝特喝起來,也不理會他。

        便攜酒壺容量不大,很快就見底了,龍誠看到它挺著大肚子還意猶未盡的伸著舌頭舔壺口的樣子,笑了起來:“看你頭頂兩根長毛,我就叫你二毛吧。”說完,龍誠摸了摸猴子身上的金毛,感覺像綢緞一樣順滑。

        二毛聽他說完,兩只大眼滴溜溜地轉動了幾下,也看了他幾眼,吐了一下舌頭。

        “你太可愛了!”龍誠摸著二毛軟乎乎的肚子,微笑著說:“要不就跟我走吧,我帶你出了這個山,保證你天天美酒水果吃到飽!”

        猴子聽完,歪了歪腦袋,扭臉就跑開了,瞬間不知蹤影。看它離去,龍誠心里也有點遺憾:全靠它的存在自己心情好了很多,可惜這二毛終究是屬于大自然的。

        還沒等他惋惜多久,就看到二毛敏捷的從樹上落下到了自己腳下,龍誠驚訝的看著它,它也仰起頭看著龍誠,雙爪捧著一個鳥蛋,獻寶似的湊到他面前。

        龍誠頓時傻眼了:這猴子真的通人性!

        他光靠幾個野果墊肚子早就餓了,此時也不多說,撥開蛋殼就把黃白相間的蛋液喝進肚中,馬上覺得胃里舒坦不少。

        龍誠看著二毛得意洋洋的神情,心中暗想:它如此不怕生人還能通人性,必是馬戲團偷跑出來的,肯定能認得出山的路,如果我跟著它不就能脫困了嗎?我真是太機智了!

        他馬上對猴兒柔聲說道:“二毛,你可記得出山的路怎么走嗎?我帶你出去找酒喝去!”

        二毛眨巴眨巴眼睛,轉身就走,龍誠一看有戲,便緊跟著它的路線前進。

        “沒想到這二毛個子不大,酒量還真不錯!醒酒醒的這么快。。。”龍誠看著前方扭動的紅屁股自言自語道。

        有了前行方向,龍誠心里也就踏實多了,而且路上二毛還時不時的找來野果和鳥蛋給他吃,簡直跟春游一般舒坦,美中不足的就是二毛會搞來一些五顏六色的無名昆蟲獻給自己,弄得他哭笑不得。看龍誠拒絕享用這頂級美食,二毛故意自己吃昆蟲的時候吧唧嘴弄出清脆的響聲,顯示這昆蟲是多么的香甜!

        “哈哈哈!”看著它耍寶的樣子,龍誠心里既開心又感動。他打定主意:回去就養著二毛做自己最愛的寵物。

        突然,他的笑容凝固了:遠處若有若無的傳來一陣人的慘叫聲!

        龍誠不假思索,馬上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跑去,漸漸的,凄厲的嘶喊聲更加清晰了,中間還夾雜著金屬撞擊的聲音。

        “難道是有黑社會在這里火拼?”龍誠留了個心眼,刻意放緩自己的腳步,悄不出聲的緩緩前行。

        繞過一道土丘后,龍誠透過灌木叢縫隙終于看到了廝殺聲的來源,而眼前這一幕也讓他頭皮發麻,手心冰涼:

        一片空地上,十幾個身穿黑色古裝盔甲的士兵正在持刀圍攻一個渾身血跡的黃袍劍士,殺的難解難分。草叢周圍遍布死尸,尸體中有不少黑甲士兵,更多則是穿褐黃色布袍的人,濃厚的血腥氣陣陣襲來,讓人心生膽寒。

        藏在灌木后面的龍誠捂住自己口鼻,大氣都不敢出。距離他不遠處,一顆剛被砍下來的頭顱還淌著血液,緩緩的將下面的青草染成深紅色。此時的龍誠已經徹底懵了,他腦中空白,只有四個大字在反復回響:我穿越了?!

        穿越這個詞,他本是不陌生的,龍誠手下幾個服務生經常偷懶看小說,已經被他沒收了好幾本穿越類書籍。他也曾翻閱過其中一本所謂的穿越三國,只看了一半就沒再看下去了,那書中主角一上來就利用歷史知識作弊,憑借著抄襲唐詩宋詞的假文采,提前吧諸葛亮司馬懿等人才都收入麾下,自然是無往不利,見誰滅誰,劇情實在假的要命,看得人直打呵欠。

        龍誠拼命睜大眼睛觀察廝殺中的雙方,試圖分辨出現在是哪朝哪代,只可惜他歷史一向學的糟糕,對兵器盔甲更是毫無研究,看了半天也毫無頭緒。

        空地中,手持利劍的胡太感覺自己快要撐不住了,此時他身上至少中了五刀,幸好這幾刀都沒砍在致命處,但長時間的拼殺讓他的血液正在慢慢流干,巨大的痛楚如火焰般灼燒著他的神經。

        “媽的。。。老子可是教中有數的高手,怎能死在這些廢物手中!”胡太心中咒罵道。

        他對面的黑甲軍官也是暗暗叫苦:此次己方明明占據了伏擊優勢,帶的都是玄甲軍的精銳,沒想到對方如此難纏。這些邪教徒個個悍不畏死,竟殺的官兵死傷慘重,幸好自己人數占優,血戰半晌后,對面只剩下一個首領還在負隅頑抗了。

        胡太剛剛揮劍擋開官兵的迎頭一刀,就覺得眼前一黑,腳下踉踉蹌蹌險些跌倒在地。他知道自己已接近極限,身體缺血已經到了接近昏迷的地步。

        “就這么死了么。。。不行。。。我不甘心!”胡太昏沉沉的腦袋突然靈光一現,想到了什么。他立刻虛晃一招后退半步,一掌劈開銅鎖,打開了身后一直保護著的巨大樟木箱。周圍官兵還以為箱內有什么危險暗器,紛紛后退半步觀望,他們心知匪首已經快不行了,也不急于冒險進攻。

        胡太環顧四周,嘴角露出輕蔑的冷笑,隨手掀開箱中覆蓋的厚氈子,取出一把樣式古樸的寶劍。

        劍剛出鞘,藍光頓起,只見那劍柄處刻有異獸圖形,整個劍身由盤龍紋雕飾,紋理處異光流轉,迸發出絕凌劍氣。

        胡太剛握住劍柄,馬上感覺到一股熱氣傳入手心,并順著經脈鉆進丹田,進而延伸至足底,自己身上的傷痛竟在此時減輕了大半。他嘗試著揮舞了一下寶劍,驚奇的發現自己動作比起以往迅捷了很多。

        “哈哈哈!得此神兵,還有誰能擋我?!”他欣喜若狂的吼叫起來,這把寶劍乃是教主極為看重的寶貝,果然不是凡物!雖然教主專門飛鴿傳信囑托自己運送途中不得讓寶劍見光,但如今的情形下,只有自己活下去才可能保住這把神劍。

        官兵們看他抽出寶劍后就陷入癲狂狀態,還以為是回光返照的垂死掙扎,相互看了一眼后紛紛擺出防御招式以求自保。

        胡太感覺到自己的血在慢慢的沸騰起來,一種莫名的殺意充斥著胸膛。“殺光他們!殺光所有人!”他的心臟在吶喊著,兩個眼球慢慢爬上無數血絲,他眼前已經變成一個血紅色的世界。

        時間凝固了片刻之后,胡太發出一聲厲嘯,終于出手。

        一道閃電般的劍光劃過,一名玄甲兵頓時身首異處,鮮活的頭顱帶著一蓬血雨又飛出十來米遠,這才滾落在草叢之中消失。

        這突如其來的閃電驚呆了場內的所有人,包括胡太自己。他楞了一下后,嘴角露出獰笑,伸舌舔了舔劍身的鮮血,滿意的說:“好快的劍!”

        黑甲軍官見此情形,心知不能再輕視對手,急聲傳令剩余部下:“圍攻匪首!不可拖延!”

        十幾名玄甲兵不敢大意,從四面八方吶喊著舉刀劈向胡太。

        胡太仰天狂笑起來,朝天高舉寶劍,隨即身體飛速轉動化為虛影,道道奪目劍光向周圍迸射,那十幾名玄甲兵就仿佛自己湊上去送死一般,瞬間連兵刃帶身軀都被切割成無數塊,炸開漫天血雨。

        黑甲軍官傻站在原地,如同冰水灌頂一般,身心皆是一片冰涼。他腳邊有個被砍成三截卻還沒斷氣的士兵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僅剩的殘軀在空地上翻滾,染出一片鮮紅。

        他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場噩夢,怎么也醒不過來。眼前這一幕實在超出了他的認知,他就像中了邪一樣渾身僵硬無法動彈。

        對面胡太瞇著血紅的雙眼,手上寶劍仍還在緩慢的滴血,在他身上縈繞著近乎瘋狂的殺氣。

        軍官也算是浴血沙場多年的精銳,此時竟不敢正視對面匪首的眼睛,他雙腳不自覺地一點點向后挪動。殺人的場面他是見的多了,但這匪首殺人時所爆發出的那種那種佛擋殺佛的凌厲氣勢徹底震撼了他。

        藏在灌木叢后面的龍誠也渾身一陣惡寒,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這黃袍人根本就是惡魔轉世!

        看著胡太那雙恐怖的赤紅雙目瞪向自己,軍官的精神已經接近崩潰,他突然大聲喊叫起來:“別殺我!我愿意加入貴教!我知道很多玄甲軍機密。。。”

        胡太慢慢抬起頭來,看著軍官絕望的神情,臉上浮現起滿足的微笑,仿佛自己正在享受難得的美味。這時的他如同洪荒野獸一般,用陰森的目光打量著弱小的獵物卻并不急于下手。

        終于,他冷笑一聲,手中的寶劍綻放出耀眼的青色光芒。

        伴隨著一聲慘叫,黑甲軍官已經被劍光絞成千百碎片,無數殘破的肢體血肉朝著四面八方散射,鮮血直接崩濺到了十步開外。

        此時空地上已經沒有第二個站著的人,只剩一地的殘肢斷臂,宛如鮮紅的閻羅地獄。

        胡太輕蔑的一笑,仿佛在嘲笑獵物的不堪一擊。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腰腹,幾處傷口都已經不再流血了,這并非傷口自動愈合,而是自己的血液已經徹底流干。

        他絲毫不關心自己為什么還沒倒下,反正不用想也知道是這神劍的功效,開始細細打量起這把神劍來。

        遠處的龍誠緊咬牙關,控制住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音,這持劍惡魔雖貌似受了重傷,但要宰掉自己也不過是舉手之勞。

        但就在此時,他身后草叢冒出刷刷響聲,龍誠驚恐的扭頭一看:竟是猴子二毛從遠處歡快的朝自己竄過來!

        糟了!龍誠頓時嚇出一身冷汗,不知如何是好。

        胡太雖然重傷之下聽力受到影響,但這么明顯的響動是不會錯過的。他嘴角抽動,臉上冒出騰騰殺氣,腳下發力騰空躍起,瞬間就到了龍誠面前。

        他看龍誠衣著古怪,只當是個官軍探子,也懶得多說,直接隨手一劍劈下。

        龍誠怎么能束手等死,但手頭木棍早在奔跑中丟棄掉,何況那玩意在此寶劍面前也跟沒有一樣,他急中生智,抄起腰間的便攜酒壺就朝胡太擲去。

        胡太從未見過不銹鋼酒壺這種東西,只見一物閃映著白光飛向自己,不知是何種厲害法寶,為求穩妥便一劍將其挑飛,然后順勢就是一腳踹倒了龍誠。

        這一腳勢大力沉,哪里是龍誠經受得起的,他后腦勺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眼前天旋地轉,此刻他腦中只有一個念頭:完了。。。自己這條小命就這么交代了嗎?

        在昏過去之前,他還看到了自己臨死前的一幕幻覺:一道金黃色光芒閃過,空中的二毛如飛電般徑直撞上那黃袍惡魔胸口,只見黃袍人口噴鮮血,如同斷線風箏一般飛往遠處,那口寶劍也從空中掉落,發出叮啷一聲響。。。

        也不知過去多久,龍誠悠悠的醒過來,周圍的綠色山林慢慢在眼前變得清晰。他嘗試著稍微動了一下,后腦殼立刻傳來陣陣刺痛,讓他禁不住齜牙咧嘴起來。

        休息了好一會,龍誠終于能夠站起來了。他放眼望去,只看到遍地尸體,還是那個一片狼藉的血色戰場,而猴子二毛已經不知去向。“為什么。。。我還活著?”他喃喃自語道,下意識的搜尋起二毛的蹤跡。

        走了幾十步,龍誠就看到了那個黃袍人仰天躺在地上,只見他雙目圓睜,臉色鐵青,一副不瞑目的樣子,嘴角還掛著血跡,看來已經是死的透透的了。

        現在龍誠相信自己昏倒之前看到的并不是幻覺了,但他仍無法相信一只猴子竟然能吧那么兇殘的敵人擊飛,他覺得自己的腦子很亂,亂到已經無法思索。

        不管這是多么怪異的一個世界,至少自己還是活下來了,龍誠晃了晃腦袋,干脆不再亂想,開始埋頭搜集能用的物資。

        從死人身上搜刮到不少干糧后,他在草叢中撿起了那把寶劍,這應該是現場最有價值的寶貝了,龍誠怎么能放過。

        寶劍握在手中,龍誠立刻感覺到一股熱力從劍柄直竄入手心,渾身精神一振,耳清目明,好像眼前這個世界變得更加清晰了。

        龍誠隨手從死尸身上撕下一塊布料,緩緩擦干劍身上的鮮血。他清晰的看到劍身上雕有精美的盤龍花紋,紋理層層密布,展現出一種古樸的美感。龍誠學著那黃袍人剛才的招式一劍劈出,果然劍光疾如閃電,比自己真正的速度快上幾倍,雖然威力和氣勢上遠不能跟那個殺人魔頭相比,但他憑空撿漏得到這把寶劍,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戰場打掃完畢后,龍誠環首四周,目光便盯上了那個黃袍人拼命護衛的大樟木箱。

        “這里肯定有好東西!”龍誠舔舔嘴唇,靠近了木箱。

        箱蓋早已被打開,里面扔著一口劍鞘,看樣子只是普通貨色,龍誠隨手拿起它,寶劍入鞘繼續翻弄起來。

        他驚奇的發現:箱內居然還有一層木板隔斷。

        龍誠帶著莫名的興奮,一把掀開箱內遮擋的木板,隨后,他滿懷收獲的微笑面容瞬間變成了目瞪口呆!

        “當啷!”一聲,寶劍從龍誠手中滑落,砸到了地面上。

        如果說看到二毛撞飛那黃袍人的一幕已經大大震驚了自己心靈的話,那現在箱子中出現的情景,則可以說在龍誠的心中掀起了驚濤巨浪!

        龍誠腦門上滲出大滴大滴的汗水,汗珠沿著臉龐滑落到脖子里,此刻他的頭腦感覺天旋地轉,必須努力控制自己的雙腿才不致摔倒。

        寬大的樟木箱中,側臥著一個昏迷的少女。她身穿緊身紅色長袍,漆黑的秀發披散在背上,光滑的鵝蛋臉配上筆挺的小鼻梁,面容十分嬌俏可愛。不知是否箱內悶熱的緣故,她的小臉泛著粉紅。此少女的絕色面容讓龍誠看呆了眼,他之前看過不少選美的電視直播,那些美女跟這個少女比起來,通通只能用庸脂俗粉來形容。

        然而僅僅是一個昏迷的美女,并不能讓龍誠如此震撼。

        此少女緊閉雙目一動不動,身后露出一條毛茸茸的雪白尾巴。

        她,竟是一只狐貍精!

        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