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許你一念癡心全文免費閱讀-許你一念癡心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12 15:05

        《許你一念癡心》全文免費閱讀帶給您!火熱完結文《許你一念癡心》講述了張祈心許北飏的故事,許你一念癡心小說節選:張祈心在醫院ICU病房住了整整七天,期間病危通知書下達無數,她的意識渙散匯攏,就好像海潮般周而復始。

        許你一念癡心
        推薦指數:★★★★★
        >>《許你一念癡心》在線閱讀>>

        《許你一念癡心》精選章節

        張祈心在醫院ICU病房住了整整七天,期間病危通知書下達無數,她的意識渙散匯攏,就好像海潮般周而復始。

        第七天下午,她的意識又清晰了一點。

        消毒水的刺鼻氣味,設備淺淺的運轉聲。

        她這是在醫院?她還活著……

        孩子呢?

        孩子沒事嗎?

        張祈心想去摸摸腹部,可是手還來不及抬起,就有皮鞋踏地的聲音傳來,那從容的節奏跟談話聲一樣冷漠。

        “已經七天了,她再醒不過來,你們就全部滾蛋!”

        “可是許先生……許太太她肚子里還有孩子,有些設備跟藥物實在是不能用啊……”

        張祈心右手松松地攥著被單,來自全身上下的疼痛在這一刻是那么清晰。

        她還活著,孩子也還在,是許北飏將她送來了醫院……

        聽他的語氣,似乎還有些在乎自己的生死?

        可在她的等待中,許北飏卻不說話了。

        停頓了好久,那熟悉不過的男聲才再度響起,“那就不要保孩子,只要她還活著,孩子,總還是會有的。”

        張祈心攥著被單的手松開,剛剛的希冀在這一刻顯得,是那么可笑。

        是了,楊蓉跟她說過的,許北飏同意跟她離婚,而離婚的前提就是,她的孩子要確定了血型,繼續給丁煥思充當移動血庫。

        他……不愛自己,更不在乎他的孩子……

        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張祈心自己拔掉呼吸機,將手上腳上各種看不懂的針管一一拔掉,癱軟著下床,撐著墻壁一步步往外挪去。

        五米的距離,她硬生生走了三分鐘!

        可到底是走到了。

        在許北飏跟醫生詫異激動的眼神中,張祈心跪倒在地,給許北飏重重地磕了一個響頭。

        “許北飏,只要你不傷害我的孩子,我不但給丁煥思做試驗品,實驗完后,就算是活下來了,我也任由你們處置,打也好,罵也罷,哪怕是殺了我也行。可是,孩子是無辜的,放過他,好嗎?”

        全部的憤恨都沒有了,

        只剩下卑微。

        許北飏的雙拳緊握,一連血管都賁張到近乎爆裂。

        他守在醫院七天,為她投進無數的人力物力,換來的就是這樣的結果嗎?難不成在她眼里,自己當真是一個連親生孩子都能下手的人?

        如果不是,那么就只剩下了唯一一種可能,

        這個孩子,根本不是他許北飏的!

        “從賤貨肚子里出來的永遠只可能是賤貨。”許北飏用鞋尖勾起張祈心的下巴,惡笑著說道:“想留下這個小賤貨是嗎?取悅我,我就答應你!”

        “許先生……許太太剛重傷醒來——”

        醫生出自職業道德地想提醒一句,卻被許北飏一個輕描淡寫的眼神給嚇退了。

        “好,我答應你。”張祈心回答。

        不就是取悅他嗎?她已經取悅三年了,多這一次而已……

        許北飏說了,取悅了他,就能放過她的孩子……

        病房里,張祈心穿著藍色條紋病號服跪在許北飏面前,胸前的雪白跟緋紅的臉頰形成鮮明對比。她雙手發顫,卻還是緊咬著兩排貝齒解開許北飏的皮帶。

        “怎么,跟野男人都上過床了,在我面前還一幅貞潔烈女的樣子?”

        許北飏的語氣里充滿了不耐,

        這是他給的施舍,張祈心不接受的話,就不能怪他無情了。

        “嘶——”扣子跟拉鏈都被解開。

        張祈心鼻翼翕張,緩了好久才將臉往許北飏下身靠近,猛然,一只大手摁在了她的后腦。

        灼熱的硬物跟厚實有力的大手,霸道地將張祈心夾在中間,本能地掙扎,反倒促使了異物闖入口腔。

        淚水決堤,她只能配合著他。

        也不知過了多久,張祈心才被一通電話拯救出來。

        那是許晨的電話,他說……丁煥思瘋癥轉好,意識已經清晰了過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