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本)小說你似三月拂面風在線閱讀_主角顧淮墨衛紫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12 15:00
        你似三月拂面風狀態:連載中作者:青梅煮酒全文閱讀

        《你似三月拂面風》小說,主角顧淮墨衛紫。《你似三月拂面風》是作家青梅煮酒原著。本書文筆富麗排山倒海,男一號宸寧之貌,女一號皓齒明眸。對于裴楓,我是喜歡的,我們不管活多久,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們想要在一起。

        你似三月拂面風 第466章:是個炸彈

        她臉更紅了,他伸手將她臉頰邊的一絡頭發給拔到耳后去:“老婆,顧太太,咱們只生完這一個,不生了。”

        “要是你媽還要我再生呢?”衛紫就問他。

        忽然他這樣說話,她還真有點好奇他現在什么樣的心思了。

        顧淮墨很堅決地說:“誰再說,也不生了,生孩子太危險了。”

        他不要他的老婆成為高危人群中的一員。

        “顧先生,顧太太,需要孩子的照片嗎?”

        “不用。”他一口拒絕。

        醫生收好東西,然后把紙巾給他。

        他還嫌人家的紙巾不好呢,放在一邊不用,掏出了帕子,細細地把老婆肚皮上那些東西給擦個干凈。

        把她的衣服拉好將她抱起來:“老婆,咱們回家吧,以后多散散步。”不能再逼著她吃飯了,吃得多了,肚子就會大,肚子越大她就越大的危險。

        “嗯,好啊。”她理理發。

        他卻接手:“我來吧。”

        三下二下,將她的長發束了起來,干凈俐落的。

        一路上回去,對她更是小心得不得了,往時開車是好歹六十時速,今天回去居然只開二十了。

        衛紫有點納悶了,這里車都不多,而且限速都在八十,路好著呢都開得這么慢的。

        自打產檢房出來,老男人就有點怪怪的。

        “顧淮墨,你開快點行不行啊,坐在車里好悶啊。”不能開窗外面的汽油味,還有熱息也太逼人了。

        “不急。”

        “你這樣開,什么時候才能到家啊。”

        一邊的熙都睡著了呢,頭歪在安全坐椅的一邊。

        好慢,慢得讓她不喜歡這樣的速度。

        顧淮墨這丫的,空調開到二十五度,路上的熱息往上升,上面是太陽的烤曬,她覺得真是悶熱,熙的頭上也開始冒汗了。

        偏得他的現在的車速,催了還是沒有什么變化。

        “你生孩子之前,都只能保持這個速度。”

        讓她先暈一暈吧,二十時速,借輛自行車都可以鄙視他了。

        不過回到家,還是很享受的,就是有人拿拖鞋給她換上,再給她揉揉腳,倒水,切水果讓她坐著做太后娘娘,她只要和熙一塊兒看動畫片就成了。

        所謂的胎教,就是實行豬的教育,多睡睡,多吃吃。

        想想就想笑,有老公在,真的是好舒服啊,什么事他在他都會做好的,保姆與阿姨幾乎都可以直接放假了。

        他大方得緊,說先前的時間她們辛苦了,拿工資放假休息,到時上班他會打電話給她們。

        衛紫拿著小餅干吃,到廚房門口看他在忙碌著給她做營養晚餐:“老公,你休假要休多久啊?”

        “會很長一段時間,調整完公司的事,再去部隊報到就行了。”

        “會休到我生了孩子為止嗎?”

        “會。”

        “哇哇,那太好了,以后我就舒服了。”

        廳里的電話一響,她轉身慢慢走想去接,顧淮墨按住她的肩:“我去接吧,你坐著就好了。”

        “老公,現在我的手機也響了。”她挑眉笑著。

        分身吧,分身吧,一個耳朵接電話,一個耳朵接她的手機好了。

        還嫌不夠熱鬧一樣,他的手機也響了。

        衛紫樂得直笑,搖搖頭去拿自個的手機接了:“咦,鐘武。”

        一聽到那痘痘君的名字,顧淮墨的耳朵豎起來,他的電話是顧淮青打來的,三言二語他就打發他:“現在沒有空,遲些再打回給你。”

        家里的電話是他媽打來的,有點頭痛,看得他得回家一趟才好。

        “媽,明兒個我帶衛紫回家吃午飯,就這樣先。”

        吃早飯太早了,丫頭很懶,束在床上不肯起來呢。

        鐘武是約衛紫一塊兒吃晚餐的,衛紫看著熙笑:“不去了,熙正在吃餅干呢,外面還很熱,他現在估計也不愿意出去的,正好是看他喜歡的電視,這樣吧,改天我和我老公請你吃個飯,好謝謝你上次的幫忙。”

        鐘武沉默了一會,輕聲地說:“那些小事,倒不用這么客氣。”

        “你不用客氣的。”她鼻子聞到一些味道,回頭跟顧淮墨說:“老公,你去廚房看看,是什么味道啊?”

        “估計是湯。”他伸手往她腰里輕輕一按:“別談得太久了。”

        “嗯,知道呢。”

        再回神跟鐘武說:“剛才有點抱歉。”

        “沒事。”他的聲音有點失失落落的:“衛紫,他不是已經。”

        衛紫也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這個是一言難盡,以后有機會再跟你說吧。”

        “好,那你保重身體。”

        互相說了再見,掛了電話就去看顧淮墨做飯。

        顧淮墨切著菜,漫不經心地說:“你和鐘武走得近?”

        “不是啊,你不在的時候,他幫過我,然后我才知道他在北京的,真是巧得呢,有段時間我去衛氏幫忙,有次我代表衛氏去他們的公司談業務,來的人居然是他還有他的親戚,所以很輕松就拿下來了,得空兒咱們請他吃個飯吧,他以前在南方也對我挺多照顧的,難得現在他也在b市發展了,如果有幫得上的,也算是報答他對我的照顧了。”

        “好啊,盡盡地主之誼沒關系的。”小丫頭的心里,完全就沒有那個痘痘君,就是粗線條的丫頭,他也沒啥不放心的。

        忽爾地想起一些事,于是又問她:“衛紫,等你生完孩子,咱們就請專業的保姆和幼教來帶孩子,到時搬到別墅那邊去住,那邊寬點,房間也多。”

        “好啊。”無所謂在哪里住啊,她也不太計較這些了,以前計較著,那是因為這里是云紫想要爭的。

        爭的不是房子,而是一些東西。

        只要顧淮墨心里只有她,在哪里住又何妨呢,這個房子他就是送給他的云紫舊情人,雪蓮妹妹都無所謂的。

        “生孩子太辛苦,就不要自已再帶著孩子了,咱們要培養孩子獨立的性格,不能黏糊著,你還這么年輕,以后可以做自已的事業。”

        衛紫一聽就樂了:“墨兒啊,難得你還承認,我還這么年輕啊。”難得啊,老男人現在思想也開始跟上潮流了。

        你似三月拂面風狀態:連載中作者:青梅煮酒全文閱讀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