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獨家)梟寵成癮神秘帝少求放過宋斯亦楚驕陽by小妖精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2 14:00

        有一本叫《梟寵成癮:神秘帝少求放過》的書,在剛在書城上架的時候無人問津,在看過的人眼中它就是一本神書,為小妖精所編寫的劇情拍案叫絕,為男女主角宋斯亦楚驕陽之間的情感心有觸動,而今這本書已經全網大火,十個網友中有九個看過,如果你還沒看過,那就快來本一起看吧。

        梟寵成癮:神秘帝少求放過

        推薦指數:8分

        《梟寵成癮:神秘帝少求放過》在線閱讀全文

        梟寵成癮:神秘帝少求放過第3章:坦白

        她的側臉紅腫的厲害,就是化妝也不一定能遮住,如果她要是頂著這張臉去參加聚會,還不知道會鬧出什么笑話。

        “不去也得去!”一直沉默的楚父徒然開口,“今晚的聚會,邀請的都是京圈有名的圈內人物!你手術也做完了,身體也恢復也差不多,今晚,我會挑個適當的時間,宣布你和陳潭的婚事。”

        楚驕陽和陳潭的婚事,算是門當戶對,加上兩個人還沒大學畢業就已經訂婚,結婚也是遲早的事。

        如果這個決定放在手術前,她肯定沒有任何想法。

        可現在,她無緣無故失蹤了幾個月,還是被一個男人帶走,就算這期間她和那個男人沒有發生什么,其他人也不會信。

        如果這件事被他知道的話,會怎么樣?

        楚驕陽不敢多想,恍惚間被余依依拉著離開客廳,去二樓更衣室挑選參加聚會的衣服。

        到了更衣室。

        余依依心不在焉,時不時把目光瞥向楚驕陽,試探:“驕陽,這幾個月,你沒受委屈吧?”

        楚驕陽沒接她的話,不緊不慢道,“依依,聽我爸說,我失蹤那天,你親眼看到我跟著一個男人走了?”

        余依依手一僵,磕磕巴巴的笑了笑。

        “是嗎?我……我那天應該是看錯了,只是覺得那個女人像你,沒有多問……隨后才知道你失蹤了……”

        “所以,你就說,親眼看著我和男人走出去的?!”

        這個問題一出,余依依徹底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她勉強的笑了笑,手攥成拳,掌心出了一層薄薄的冷汗。

        這個,她要怎么回答?

        余依依想到那天在醫院看到的情形,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顫,不行,不能讓他們知道。

        如果她知道了,楚家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余依依突然有些后悔,當時為什么沒有攔住那個人,以至于現在她根本不知道該怎么收場。

        “我當時只是提了一嘴,沒想到叔叔……真的當真了……”

        楚驕陽沒有說話,靜靜地看著她,像是要看透她的靈魂。

        余依依心虛的坐立不安,她怎么這個眼神看著她,難道是知道什么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楚驕陽見追問不出什么,也懶得再問。

        余依依見她恢復到和之前一樣的情緒,緊繃的神經頓時松了松,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沒有任何問題。

        “雖然不知道那幾個月發生了什么,但是你不愿意說,那我就不問了,你失蹤的事情,叔叔也一直讓我瞞著,說你去國外養身體,你別說漏嘴了。

        還有,這次的聚會聽說京圈很多大佬都會去,前段時間引起的爭議的新任宋氏總裁也會去……”

        不知道是不是被囚禁的后遺癥,聽到宋氏集團總裁幾個字,楚驕陽猛地楞了一下。

        “聽說宋氏集團的總裁,特別厲害,據說前段時間還拿下,京市一個特別大的項目,光投入資金就上十億。”

        說起新任的宋氏集團總裁,余依依眼底帶著掩飾不住的向往。

        如果她要是能借住這個機會搭上宋家,到時候別說是楚驕陽,就是全京市的豪門貴族,也得尊稱她一句宋夫人。

        余依依滿腦子都是宋氏集團的新任總裁,絲毫沒有注意到楚驕陽出神的神情。

        此時的楚驕陽,滿腦子都是昨晚的那個男人,她閉了閉眼睛,強壓下恐懼的情緒,把那個男人拋在腦后,抬頭掃過余依依,見她一臉興奮的樣子,敷衍的應了兩聲,隨便從衣柜里挑了一件禮服,準備去試衣間換。

        余依依自然聽出她語氣中的不滿,不滿地看著她的背影。被陌生男人囚禁了這么久,期間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一個病秧子。

        連未婚夫都攏不住的女人,跟自己有什么可比性?

        余依依想到楚驕陽的未婚夫陳潭,眉目間染上得意的笑容,拿出手機發了一條消息,“楚驕陽回來了,你們兩個人不會真的準備結婚吧?你們訂結婚了,我怎么辦?”

        發完這些。

        她想了想,又嬌滴滴的發了一條語音消息,“我不管,你要對我負責。”

        楚驕陽從換衣間走出來,正巧聽到她的這句話。

        余依依一直自稱有男朋友,楚驕陽雖然沒見過,聽到她嬌滴滴的撒嬌的語氣,權當她在跟男朋友撒嬌。

        她轉身對著鏡子,打量了一眼身上的禮服。

        昨晚那個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依舊清晰可見。

        楚驕陽怕被人看出來,便挑了一件保守一點的衣服,把脖子遮的嚴實,想到楚父說今晚會宣布她和陳潭的婚事,不由得升起一股愧疚感。

        她之前因為身體關系,一直沒有和陳潭發生關系。

        身體痊愈后,卻發生了這種事。

        楚驕陽心知這種事不能這樣隱瞞下去,陳潭遲早會發現,她微微嘆了一口氣,打定主意,今晚找時間和陳潭說清楚,如果他介意,她不會和他訂婚。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