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昊天全文免費閱讀-昊天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12 13:45

        昊天全文免費閱讀帶給您!昊天是一根小牙簽所創作的小說《不朽天道》中的人物,昊天小說精選:“夠了。”昊濤臉色鐵青,這里是他的宗人府,居然有人亂來,但是礙于展邢的身份也不好直說,只得大喝一聲。“現在宣判,昊天破壞皇朝根基,罪大惡極,但是念以前功勛卓著,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褫奪其皇子身份,廢除皇族血脈,流放罪惡深淵。

        不朽天道
        推薦指數:★★★★★
        >>《不朽天道》在線閱讀>>

        《不朽天道》精選章節

        “夠了。”昊濤臉色鐵青,這里是他的宗人府,居然有人亂來,但是礙于展邢的身份也不好直說,只得大喝一聲。

        “現在宣判,昊天破壞皇朝根基,罪大惡極,但是念以前功勛卓著,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褫奪其皇子身份,廢除皇族血脈,流放罪惡深淵。”

        隨著昊濤擲地有聲的聲音,昊天的審判塵埃落地。

        “不可啊,玄老,始祖有訓:皇族血脈不可廢除,難道非要悖逆先祖遺訓?”

        一個對昊天極為欣賞的宗老凄然道。

        “有何不可,先祖打下的萬古江山如今被動搖,這是整個皇族的恥辱,就算先祖在,也會同意。”昊濤站起來狠狠的瞪了那名宗老一眼,衣袖一擺,不容反駁。

        一旁的昊云聽到這最終的審判,心里則是笑開了花。

        沒有了皇族血脈,按照天洪皇朝的慣例,不可能繼承皇族大統,現在唯一的強勁對手也將消失,而他,作為唯一的具備身份的皇族血脈的子嗣,從此后他的皇位便沒有人可以動搖。

        對于這個審判結果,昊天心中悲戚,尤其是看到自己的皇兄昊云那張得意之極的臉,更是凄冷無比。

        “如果皇族血脈只是這樣,那么不要也罷。”昊天嘆息了一聲。

        昊濤看著沉默不語的昊天,一步步的走到昊天的身邊,悵然一嘆。

        在內心深處,昊濤對這個后輩極為的欣賞,奈何職責所在,為了平復所有人的怨恨與恐慌,他不得不如此。

        “昊天,你可曾后悔?”昊濤抬起右掌,按在昊天的頭頂,輕聲問道。

        “不悔。”昊天看著一臉惋惜的昊濤,回答道。

        即便時間倒流,再讓他選擇一次,他也會這么做。

        一道濃郁的光芒自昊濤的掌中爆發,頃刻間裹住昊天,頓時昊天渾身痙攣了起來。

        一股霸道無匹的力量正在侵蝕著他的全身經脈,那些流淌在血管中血液在這股力量的影響下變得狂躁了起來,一滴滴淡金色的血珠滲透皮膚,緩緩的浮在空中,慢慢的凝聚成一個淡金色的血球。

        這是昊天體內蘊含的皇族血脈被人強行從血液中剝離,殘酷無比。

        隨著血液的滲出,昊天全身開始痙攣起來,不住的抽搐,穿透靈魂的疼讓他幾乎暈厥過去。

        體內凝煉的精血被分離,昊天的修為不住的倒退,丹田處那歷經千難萬險凝聚起來的神胎逐漸的枯萎,最后化作一團血霧徹地消泯,一道道原本銘刻在全身的血紋不復存在。

        養神后期、中期、前期、血紋境……,昊天的修為不斷的暴跌,直至體內元氣具散,化作一個淬體初期的普通人。

        但是昊天死死的咬著牙,目光在那些曾經寵愛他的宗老身上依依劃過,透著無比的歉意。

        這些被看到的宗老神色悲憫,紛紛轉過頭去,不忍看昊天的慘況。

        昊天失去了太多的鮮血混混欲睡,但卻強打精神,感受著體內的不斷下降的修為,忽然之間,一道亮光從昊天的瞳孔中一閃而逝。

        隨著皇族血脈的消失,那些殘留的暗紅色的血液,居然詭異的出現了一絲絲精純的黑色,這些黑色的絲線像是一只只極小的蝌蚪在血管中游動,透著一股生機,雖然微弱,卻始終不滅。

        這是一種強大的血脈,只是過于稀薄,被濃郁的皇族血脈鎮壓,此刻霸道的皇族血脈被抽離,壓抑了多年的血脈在生死危機之時終于復蘇,流淌著一縷縷生機。

        在這股黑色血脈復蘇的瞬間,一道神圣的氣息在昊天的體內悄然蔓延,化作一道無形的光幕,將一切一邊掩蓋,并滋潤著那微弱的生機。

        一枚枚模糊的符文在血液中緩緩的誕生,幻起幻滅。

        在這些黑色的符文出現的瞬間,宗人府外面,皇都上空那片寧靜的天空陡然之間風起云涌,狂風嘶吼,黑云漫天,黑壓壓的一片,透著讓人心悸的氣息。

        驀然之間,雷霆大作,一條水桶粗細的黑龍在云間若隱若現,對天怒吼,龍頭正對宗人府的方向。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之間天現異象?”正在對廢除昊天血脈的昊濤率先感覺到了天空的異象。

        而后,所有人都察覺到了異象,紛紛抬頭望去,一道道精芒從一雙雙瞳孔中透出,仿若望穿了厚厚的墻頂,透進了浩瀚的天宇之中。

        “皇族血脈不可廢,你們違背祖訓,天必罰之。”之前力挺昊天的宗老突然間大笑了起來,狀若瘋狂。

        “哼,我等早已蛻去凡體,得以窺探天機,又豈會相信這些無稽之談。”昊濤猶豫了一下,凝聲道。

        隨著最后一滴淡金色的鮮血從昊天的體內滲出,昊天已經是面無血色,渾身發軟靠胳膊支撐著身體,維系著自己最后的尊嚴。

        體內的那種黑色的血脈失去了皇族血脈的鎮壓,變得活絡了起來,并不斷的壯大著,彌漫著一股生機始終不滅。

        “昊天,先前陛下賜予你的滄月鏡在哪里?”

        看到奄奄一息的昊天,昊云突然間問道。

        滄月鏡乃是至寶,在昊天犯下大錯之前,乃帝王昊陽欽賜,昊云眼下自然不肯放過。

        “他身上沒有任何滄月鏡的氣息,不在他身上。”展邢雙眸掃視了一眼昊天,將昊天看了個通透說道。

        同時站在昊天身邊的昊濤也是皺眉不已。

        “想找滄月鏡,皇兄還是自己去問斬靈刀吧。”昊天死死的咬住牙,幾乎是從唇縫里擠出一句話,輕不可聞。

        聽到昊天的話,所有人也只能嘆息一聲,暗嘆天道不公,不僅斬靈刀消失,附帶連至寶滄月鏡也被收走了。

        “玄老,天兒有一個不情之請,懇求玄老將我流放罪惡深淵之前,讓我去鳳儀殿再看母親最后一眼,此去罪惡深淵,生死難料,永無返回之日,還請玄老應允。”昊天抱住昊濤的雙腿,苦苦祈求道。

        看著昊天的凄然的模樣,昊濤沉默了半響點了點頭。

        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