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大結局)寧徹陸千柔全文免費閱讀-寧徹陸千柔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12 13:05

        寧徹陸千柔全文免費閱讀帶給您!寧徹陸千柔是夜路南行所創作的小說《萬古天穹》中的人物,寧徹陸千柔小說精選:時值盛夏,迷霧森林中,一棵棵參天巨木拔地而起,入眼處如同一座座青翠的絕壁高山,高聳的蔥郁樹冠宛如重重疊浪。每待風起時,便似怒濤般起伏。一株株黑褐色褶皺樹皮包裹的巨木之上,大大小小的樹洞有如洞窟,幽深的洞口、斧鑿般的樹紋見證其曾歷經的滄桑歲月。

        萬古天穹
        推薦指數:★★★★★
        >>《萬古天穹》在線閱讀>>

        《萬古天穹》精選章節

        時值盛夏,迷霧森林中,一棵棵參天巨木拔地而起,入眼處如同一座座青翠的絕壁高山,高聳的蔥郁樹冠宛如重重疊浪。每待風起時,便似怒濤般起伏。

        一株株黑褐色褶皺樹皮包裹的巨木之上,大大小小的樹洞有如洞窟,幽深的洞口、斧鑿般的樹紋見證其曾歷經的滄桑歲月。

        而在這茫茫林海中,有一處奇特的幽谷,谷中有一口明鏡般的寒潭,其潭水清冽,可見潭中寸許長的小魚游曳其間。

        寒潭兩岸碎石鋪就,又有碩大怪石橫陳,犬牙交錯,延伸處已是茂密竹林,不可探究。

        至于潭中之水則是活水,放目望去,可見不遠處有一處百丈懸崖,湍急的瀑流從崖上垂直跌下,四濺的水花,有如玉珠般飛揚,而后隨著河道百轉千折。

        河道漸漸分為數支,寒潭就是由其中之一注入,流到這里水勢已經漸緩,故而寒潭表面靜如明鏡,只待有微風吹過,才會蕩起微漾。

        …………

        迷霧森林乃北境最兇險之地,有無數異禽惡獸穿行,平常間幾乎人跡罕至。

        然而此時的寒潭邊,卻有一白衣女子,長衫飄飄,身姿曼妙,宛如謫仙。她的面部遮一薄紗,眸若秋水,后背處黑發傾瀉如瀑,右手持著一把玲瓏短劍,短劍之上異彩流光,顯然并非什么凡物!

        她蹲下身子,手中短劍放在一邊,一雙玉手捧起譚中清水,冷冽感頓時從手心散開,然而女子突然間輕咦一聲,將手中的水灑回潭中。

        旋而她握住身旁的劍,站起身來,如墨的眉微微蹙起,四處望去,雙眸清冷如電,像是要洞穿這兩岸竹林深處。

        未見有任何異動,女子雙手微抬,腳下輕輕一墊,竟然長身而起,極速飛升,幾瞬間就已立于數十丈高空,足以俯瞰水潭周間高大的竹林。

        女子的發絲在微風中拂動,白色長衣緊貼身線,微閉的眸子倏然睜開,與之前相同的是,她的目光依然清冷;不同的是,她的眼睛竟然隱隱散射紅色光芒,只是在這艷陽長空之下,顯得并不明顯。

        無形的威勢于高空中如一把遮天巨傘向下方輻射,然后又從四野中散開。

        這威壓似乎對于竹林中的鳥獸而言過于恐怖,鳥獸們源自于血脈本能的臣服與顫栗。某一刻,從威壓中感受到驅逐之意后,它們齊齊松了一口氣,頃刻后竹林變得躁動起來,異禽飛散,走獸奔逃。

        竹林很快便再次變得安靜下來,然而女子并未停止釋放威壓,相反威勢愈猛,甚至令那些已然逃出竹林的鳥獸們仍心悸不已。但顯然女子的目標并不是它們……

        果然沒有過多久,就聽到竹林里傳出來“嗚啊”一聲,一只漆黑如墨的鳥躥了出來,奮力撲扇著兩只黑色肉翅朝遠方飛去,身體有些肥胖,然而速度卻很驚人。

        女子盯向這只狀若烏鴉的胖鳥,眼中紅光乍現,手中一揮,短劍出鞘,然后化成流光奔襲而去。

        胖鳥本能的感受到身后的危機,“嗚啊”驚叫一聲,寒毛乍起,一雙肉翅更加拼命的扇動。

        鋒利的短劍在空中劃過,眨眼間便成為黑點,胖鳥速度如此驚人,但仍然在兩息間被女子追上。

        胖鳥情急,身體一側躲避開來,右翅猛的拍向那短劍。

        短劍鋒利無比,胖鳥的翅膀立刻就被劃傷,血液飛濺,幾根在日光下黑的透亮的羽毛也被劍鋒斬落下來。

        胖鳥嘶嚎一聲,不敢硬拼,趕緊扇動傷翅逃命。

        而那短劍竟然也似力竭,直直垂落,女子心中大奇,眼中紅光散去,心念一動,這劍便又回旋起來,掉頭轉回。

        女子接過短劍,看向遠方,那只胖鳥也已經飛出去好遠,于是收劍回鞘。

        倒不是她沒有把握追殺那胖鳥,只是沒有必要。

        裊裊回地,便又來到潭邊,解下面紗,一張絕美的面龐顯露出來。

        女子雖然長得極為美麗,但是表情十分清冷,嘴角處忽然劃過一絲弧度,竟也略顯得有些俏皮之意,顯然她亦并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樣冷婺。

        再次放下了手中的短劍之后,似乎是覺得還是有些不妥,于是她雙手合十,嘴里輕輕吟誦,片刻兩手舉過頭頂,透明的光波霎時沖上空中,而后如煙花般朝四周散射,形成一個半球光罩將整個寒潭籠罩,周間頓時一片寂寥。

        少傾,女子便褪去全身衣衫,如象牙般白皙的絕美胴體裸露在天光之下,接著便緩緩的走入潭中,清澈碧水漸漸將她的身體遮蓋,只露出圓潤雙肩之上的部分。

        夏日炎炎,悶熱異常,寒潭水柔和清冽,游魚兒早已不見蹤影,兩岸怪石嶙峋,竹林青蔥郁郁,不遠處百丈瀑布飛流直下,嗡鳴聲傳至此處更顯幽僻,女子兩只如蓮藕般剔透的臂膀輕輕的戲水,潑灑在發梢之間,水珠從眉前滑落經由尖俏下巴滴答在那傲人的肩胛之上。

        水汽氤氳,凝成煙霧,繚繞周身,恰似仙境。

        ……

        然而,女子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此刻在岸邊的某顆巨石之后,卻有一雙明亮的眼睛正死死盯著她。

        這是一個不過七八歲的孩童,全身上下灰頭土臉,除了一雙明亮的眼睛之外,看著活像一個沒人要的野孩子。他有一顆天生的大腦袋,上身精赤,下身圍著一張野獸皮子,身旁是一張大弓,看起來十分古樸。

        他的目光炯炯有神,綻放異彩。當然,他仍舊是一名孩童,眼神中并沒有什么淫邪之意。

        他之所以興奮,是因為女子之前的出手令他感到驚艷。

        還有那柄奇特的短劍,絕對是鋒利異常。

        野孩子其實并不是森林里的小野人,他姓寧名徹。他來到這傳說中神秘而兇險的迷霧森林,有他說不得的苦衷,但目標卻是堅定且唯一的,那便是找尋修煉的機緣。

        而他也足夠幸運,糊里糊涂進入這兇險異常的迷霧森林,來去無數次,竟也還能自保平安,總結出一套生存經驗,且練就了一身強如兇獸的體魄。

        此外,皇天不負有心人,他真的在這里找到一處密藏,從中得到了天大的機緣。

        可是,那個密藏的深處,他無法進入。他一次次的嘗試,一次次的狼狽而歸,就如今天一般。

        即便如此,密藏深處對他而言,依然是無法忽視的誘惑,且那種渴望一日甚過一日,好像那里有著什么東西,在夜以繼日的呼喚著他!

        而眼前這一人一劍,或許能助他一臂之力。

        當然,寧徹不可能如此貿然的就將一宗莫大的機緣示于外人。在此之前,他需要對這個女子進行一場小小的“考核”。

        想到這里,寧徹原本烏漆麻黑的臉上裂開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露出一口白整的牙齒。隨后,便悄然的從大石之后隱去……

        潭中的女子并不知道這一切,她理所應當的認為自己先前從高空中散發的威壓足以逼走竹林里一切生物,同樣也自信于她布下的障目法陣。

        所以她理所應當的不知道有一個豆丁大的野孩子,竟能無視她的威壓,看穿她的法陣,并伏在大石之后窺視她很久,來去自如。

        寧徹一口氣跑出數里地,從竹林中穿插而出。

        他剛從竹林外露頭,一只黑影就撲面而來,正是那只先前那只黑色胖鳥,正耷拉著受傷的右翅,伸出左翅指向寒潭的方向,啊嗚的叫了兩聲,像是在控訴。然后一下子鉆在寧徹的懷中,眼淚嘩嘩的流著,想要找尋心靈的慰藉。

        然而寧徹根本無心安慰它,一點小傷而已,他知道這對于皮糙肉黑的胖黑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但是看它哭得實在可憐,只好撫摸著它的羽翅,然后從褲圍邊的布袋當中掏出一個小瓶子,在它那傷翅上倒上一點點藥粉。

        這瓶藥粉倒也神奇,胖黑翅膀上的傷痕雖然只是輕微的外傷,被敷上后居然立刻就開始止血凝結。

        “好了。”寧徹用力把胖黑的頭從自己的懷里撥了出來,對它說道,“現在,幫我一個忙……”

        胖黑不情愿的與他對視,聽到這句話后頓時渾身一顫。

        這是一種感覺,準沒好事!

        果然,聽完寧徹接下來的話,胖黑使勁搖起了它那顆小小的腦袋,甚至雙翅鋪展,意圖從寧徹的懷里掙脫。開玩笑,剛剛才九死一生的逃出那個女人的魔爪,現在又要它回去送死?

        可是寧徹哪里會放過它,一只手抓住它的腿,另一只手在它的腦袋上拍了一記,道:“別動,晚上給你多烤兩只野兔!”

        胖黑的頭一下子昂了起來,黑黑的眼瞳也變得格外明亮,不過瞬息黯淡,它馬上又狠下心地別過頭去,隨后沖寧徹伸出左翅,左翅上五根黑亮的羽毛分分合合。

        這意思是它得多要五只,否則免談!

        “好,成交!”

        寧徹重重點頭,看似是遲疑了一番,可事實上對他來說,多烤幾只野兔根本不算什么事,然而他一副痛下決心的模樣卻讓這只傻鳥眉開眼笑,以為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

        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