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圣域魔君軒轅暮寒-圣域魔君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2 12:50

        《圣域魔君》小說的主角是軒轅暮寒,圣域魔君是由作者仙仙所寫的一本玄幻小說,圣域魔君小說講述了:靈光閃耀,君如故,攜手同行可好? 身經百劫,問閻浮,難解輪回真諦。軒轅暮寒是戰士。渴望出征,此愿何日了? 撥開迷霧,踏血重生之路!

        小編推薦:
        《帝道至尊》《大地獸皇》《萬古劍尊楚云》

        精彩節選:

        有人說:每一個生靈來到人間都有他的使命和任務。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和各種各樣事。我是戰士,渴望出征,這種壓抑,誰能理解?維護和平,放棄殺戮,這種期許,如何平衡?這又是誰的使命……

        生活在浩瀚宇宙中的我們多么渺小而慶幸,相信每一個生靈也不僅僅是簡單的生老病死。也許,會是神識不滅;那么,又是怎樣輪回轉世?

        命運無情,總是在你最痛的地方重重一擊;輪回有義,會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靜靜守候,給你預料之外的驚喜!

        緣,是一種奇妙的東西,有一種分別,是為了更好的再相見!只是,這再相見,有時出現在今生,有時出現在來世,你是否愿意等待?

        謹以此文獻給奮戰在各行各業第一線的人,生命中最堅強的戰士!

        醫生,救死扶傷第一線,最可愛的人;

        警察,除暴安良第一線,最勇敢的人;

        軍人,保家衛國第一線,最無私的人;

        每一位追逐夢想不言放棄的奮斗青年,最執著的人;

        每一位救助他人舍身成仁的熱血青年,最難忘的魂!

        5月11日

        悅仙城是一座大型的海邊城市,一側依山靠海,淳樸的自然景觀;一側高樓林立,繁華的現代都市。這里海風可以隨時吹散躁動的纖塵,空氣潔凈且四季分明,非常適合生靈居住。

        昔日繁華的步行街,此刻已被警車層層圍住,數輛警車錯落停放,警燈閃爍。刑警特警聯合出動,警員拉起了警戒線。圍觀群眾遠遠地翹首而望,一個個屏息凝神,現場異常安靜。

        劫匪搶劫金店并挾持多名人質。被搶劫的金店位于十字路口,轉角型的結構,大幅的玻璃窗,本應該視野不差的。只可惜,劫匪放下了百葉窗,看不到里面的情況。監控攝像頭早已被劫匪打壞,不能修復。

        狙擊手待命,分別在對面的建筑物上找到位置,面對大門口。希望可以透過某個空隙或百葉窗的漏洞看到里面的情況,找尋好久之后發現,根本無懈可擊。一方面是金店的設施良好,另一方面可見綁匪懂得掩藏自己很是專業。四名狙擊手領隊報告:“隊長,視線受阻,沒有狙擊條件。”

        軒轅暮寒穿過圍觀的群眾,好奇地向里面張望。那是一個步履穩健的年輕人,身著深藍色襯衣,黑色長褲。看模樣,二十歲出頭的年紀,白皙的皮膚,俊朗的五官,頭發也是精心打理過,很時尚。只是,那本該青春無限的面龐,卻帶著一絲憂郁的氣質,再配上那襲深色衣裝,更顯出一種超越同齡人的深沉。

        臨近警戒線,一名警員攔住他:“先生,你不能過來,這里已經戒嚴了。”

        “警官,里面怎么了?”他輕聲問道,語氣很平和。

        “別問那么多,這里很危險,趕緊后退。”警員擺手。

        “呃,警官,我不是來看熱鬧的,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幫上忙?”他誠懇地說道。

        “不需要,已經在處理了,請你后退。”警員繼續揮手,嚴厲制止。

        “里面是劫匪吧?警官,其實我們算是同行,說不定可以幫上忙。”他小心翼翼地說道。

        “同行?警官證給我看一下。”警員疑惑地盤問。

        “啊?那個啊,沒有!”他含糊地回答,好似不像撒謊。

        “先生,還是請你趕緊退后,不然就是妨礙執行公務了。”警員下了最后通牒。

        軒轅暮寒無奈,只能站在警戒線外面遠遠地觀察情況。同時打量著那名警員:年齡與自己相仿,一個做事一絲不茍、兢兢業業的年輕警員。

        此刻,他正目光炯炯地掃視著在場的每一位觀眾,生怕有搗亂分子行為不軌、趁火打劫。暮寒臉上帶了一絲微笑,他欣賞認真對待工作的人,因為自己也是這樣的人。

        負責指揮行動的是五處的隊長柳棋峰,由于案件性質惡劣,局長已經親自過問了。此刻他正和局長通著電話:“局長,情況真的很棘手,金店里面的劫匪人數不詳,估計不會少于四個,持尖端武器。

        人質大概二十幾個人,是店員和顧客。里面的監控攝像頭已經被他們打壞,我們的技術人員無法觀看到里面畫面。

        外面負責接頭的司機被我們控制了,繳獲廂式面包車一輛,但那個司機是個啞巴,不能提供有效信息。現在劫匪要求把他們自己的車開過去,他們應該是打算帶上少數人質出逃。”

        “好,我馬上就到了,你們繼續交涉,務必確保人質安全。”對方語氣很是嚴肅。

        “是!”柳棋峰掛斷電話,拿起喇叭喊話:“里面的人聽著,我們已經得到上級的指示,可以答應你們的條件,但是你們務必保證不要傷害人質,你們要的車馬上開過去。”

        劫匪回應道:“再給你們五分鐘時間,把車開到大門口,駕駛室朝向大門這面,側著停好,超過一分鐘我就殺掉一個人質,說到做到。注意,讓我們的人開車,別耍花樣。”

        “你們的人過不去了,他已經昏迷過去了。”柳棋峰回答。

        “這孫子。”劫匪恨恨地罵了一聲,繼續喊道:“還有,你們也別想安裝什么跟蹤器,我們的車安裝了反監控設備,你把東西裝在車上我手里的儀器就會有提示,若被我發現,我照樣會殺掉一個人質。”

        局長的車停在了現場,下來一位頭發已經花白的中年男人,疾走幾步來到指揮車前面,急切地問道:“目前情況如何?”

        “劫匪執意要求車輛到位,沒有談判余地,約定時間每超過一分鐘便要殺一名人質。”柳棋峰道。

        “沒有余地?還要處決人質?”局長皺眉。

        “是啊,讓我們按照他們的要求提供安排。”柳棋峰快速回答著。

        “商店有后門嗎?什么情況?”局長繼續問道。

        “有,不過已經鎖死了,如果強行進入會危及人質安全。”

        “一號方案能執行嗎?放跟蹤器?”

        “恐怕不行,他們說車子裝了反監控設備,如果我們放了跟蹤器被發現,就會殺掉一個人質。”

        “對方攜帶了尖端反跟蹤器械嗎?”局長質疑地問道。

        “還不確定,技術人員正在探測。”

        “狙擊手那邊呢?”

        “四名狙擊手全部到位,只是劫匪比較狡猾、看不到劫匪,如果在劫匪上車的瞬間行動,無法確保同時擊斃全部劫匪而不傷害到人質。”柳棋峰著實為難地解釋著,感覺很是無奈。

        作為刑偵處的老同志,他不止一次帶領大家破獲各種重大案件,也是局里數得上的人物。可今天,他竟然像一個剛剛入行的新人一般,一條一條講解著不可行的原因。

        換做平時,這可是他罵下屬最有利的理據了:“什么方法都行不通,要你們干嘛的?等著你過去抓人啊,那還叫劫匪嗎?”現在,他也覺得自己該罵,可是,那劫匪很是專業,不僅油鹽不進不談條件,最后直接威脅要啟動同歸于盡模式。真是讓人窩火啊。

        局長仔細了解情況后,沉思片刻后說道,“那就二號方案,放他們先上路,讓天眼跟蹤吧。”

        “也只能這樣了,而且已經確認,劫匪的車底確實裝有炸彈,我們沒有來得及拆卸下來。他們使用的是新型炸藥,威力巨大,一旦爆炸傷亡就太大了,只有離開城區傷亡才會降到最小。不過,出了城區,他們如果不走大路我們抓捕會很困難。”柳棋峰依舊愁眉不展。

        此時,警戒線那邊又是一陣騷動。軒轅暮寒已經鉆過警戒線,準備向里面走了。巡視的警員一把拉住他,并向外推去,同時厲聲說道:“先生,你不能進去,請退后!”

        “現在情況緊急,我必須進去,我要和局長說句話。警官,你就讓我進去吧!”軒轅暮寒解釋著,同時懇請道。

        “不行,你再妨礙公務,我就要臨時逮捕你!”那警員有些怒了,拉著他向外拽。

        見解釋不通,還被警員揚言要逮捕,軒轅暮寒也有些不爽了,他不再說話,肩膀猛然發力,快速掙脫警員的手臂,一個越步準備向里面奔行。

        “你站住!”警員幾步追上他,同時拔出了槍,指向他的身體,高度警惕,喝道:“后退,否則我開槍了!”

        是啊,里面情況已經很棘手了,這又是哪里跑出來的冒失鬼,還是根本就是一伙的,故意擾亂現場,制造麻煩來的?

        局長和柳棋峰同時看向這邊。

        “怎么連個人都攔不住?”柳棋峰有些火大,正要過去看看。

        “等等。”局長攔住他,同時說道:“先把人帶過來。”

        “這?”柳棋峰一愣,目前情況緊急,局長怎么還有閑心和一個陌生人說話。無奈,的確時間緊迫,急忙擺手示意警員放他過來。

        “能告訴我你為什么這么著急進入里面嗎?”局長問道。

        “局長,時間緊迫,我不便過多解釋,只要你們放他們出城,出了城的事情我可以解決,定會將人抓捕。”那年輕人信心滿滿地說道。

        “你來解決?小伙子,你是哪個部門的?”局長好奇地打量著他。

        “我是專門解決特殊突發事件的。”軒轅暮寒微笑著道。

        “可是,我們憑什么相信你呢?你又怎么保證可以救出人質?”局長問道。

        “因為……”軒轅暮寒的目光掃視著身邊的人,突然,他看見剛剛那名警員還未收起槍,槍口右下四十五度指向地方,仍然是高度戒備狀態。“憑借我的實力!”

        那名警員看到軒轅暮寒的目光看過來,緊張地再次舉起槍……

        只是,一瞬間,那年輕人恍惚間突然出現在警員身邊,同時手槍神奇的出現在了他手中。

        “啊!”警員一愣,他并未看清那個人是怎樣來到他近前,同時搶奪他手槍的。

        “你!”警員欲上前,卻被柳棋峰伸手攔住。同時軒轅慕寒已經把槍拋回給了警員。

        軒轅暮寒回到局長面前道:“我一定可以救出人質。”

        作者留言:親愛的各位讀者:大家好!文章《圣域魔君》是仙仙的第二部作品,今日開始發布,敬請關注!

        展開內容+
        • 圣域魔君 截圖1
        • 圣域魔君 截圖2
        • 圣域魔君 截圖3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