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結)修羅皇將林風-修羅皇將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2 12:50

        《修羅皇將》小說的主角是林風,修羅皇將是由作者燕陽天所寫的一本玄幻小說,修羅皇將小說講述了:林風本是華夏國S級殺手,卻穿越到一名百脈奇才的身上,從此修為大進,一躍成為世界第一天才,爭天下,統皇朝,滅神羅,成就不朽神話。

        小編推薦:
        《帝道至尊》《大地獸皇》《萬古劍尊楚云》

        精彩節選:

        “不,不要,我不要殺凌熙!”

        林風猛地從床上座了起來,已是滿頭虛汗。

        “有危險!”林風條件反射一般的朝床邊抹去,那里是他暗藏匕首的地方。

        作為一名職業殺手,林風對于危險的嗅覺十分敏銳,第一時間就已感受到自己的屋子內氣氛很不對。

        抓向床鋪邊緣的林風心中一驚,此時他床鋪上的暗格早已不見,哪里還有什么武器。

        “不對,這不是我的床!”林風看向床鋪,迅速掃視了一下四周,發現這房間早已不是當初的模樣。

        房間內部的布局屬于古代的宮廷風格,紫檀木所致的木桌,床鋪,就連被子也是一種罕見的金絲絨毛所制成。

        房間的中央,有著一塊石頭模樣的光團憑空懸浮著,讓得整個屋子都亮堂堂的。

        “這是哪里?我明明在南非執行任務,怎么出現在這里了?”

        現在的他應該在南非組織中的據點睡覺。

        “難道是圣魔令?”

        “圣魔令居然還在?”林風摸向自己的腰間,感覺到手掌傳來鐵質的觸感,略顯錯愕。

        林風本是一個平凡的人,卻無意中得到一塊名叫圣魔令的鐵質令牌,這讓得他從此在武道一途突飛猛進,成為華夏國僅有的三名S級殺手之一。

        “咦?”握著圣魔令的林風,臉上出現一股驚奇之色。

        一股灼熱感從圣魔令上發出,讓林風得掌心一陣刺痛。

        “怎么回事?”林風拿起令牌,仔細的揣摩起來,在淡淡的微光下,令牌正反兩面的圖案變得清晰起來。

        一面是猙獰可怖的惡魔形態,一面是神圣無比的神靈影像。

        還沒來得及仔細觀察,林風的腦袋一陣悶響,狂潮一般的訊息便是從林風的腦中出現。

        “我有了雙重記憶?”腦袋傳來一陣刺痛,林風的記憶之中多出了一個少年的身世。

        “我居然穿越了?而且還穿越到了一個紈绔子弟的身上?這個少年的名字居然也叫林風!”林風將這股龐大的記憶力一點點的融合。

        通過這段記憶,林風得知身體的前主人林風生性懦弱,經常被人欺凌,而且根據記憶來看林風是被一個叫做夏輕煙的少女下毒而死的。

        在被毒死后,現在的林風才穿越過來。

        “你對她鐘情不二,卻不想被她活活毒死,這還真是諷刺。”

        林風找尋出另一段記憶,身體的前主人一直被視為林家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廢材。但根據前主人的思想來說,他自己是一種百年難遇的修煉天才,但在林家卻被埋沒。

        而且林家的人從不相信他說的話,就連他的父親林遠山也是如此。

        “什么練武廢材,這簡直就是練武天才,而且還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百脈體質!”林風嘴角一抽,為林家的高層的智商擔憂。

        “總的來說,你的運氣的確不好。”

        林風嘆息一聲道:“族人嘲笑,被心愛的女人下毒,老爹愛理不理,母親已故,這身世的確有點悲催。”

        “從此后,林風不再是一個廢物,將會是一個讓他人仰望的絕世天才。”

        “我林風來到這個世界,應該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也罷,從此以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不分彼此。”

        “少爺,你又做噩夢了。”這時,一個面相秀麗,舉止婉轉的少女推開房門,一步步的朝林風走來。

        在腦海搜素片刻,林風知道這丫鬟名叫靈兒,伴隨林風了十幾年。

        “少爺,在夢中你一直在喊凌熙,凌熙是誰?”靈兒眼眸一眨一眨的看著林風。

        “凌熙是……”林風的腦袋傳來一陣刺痛,凌熙這個名字是他心中無法治愈的痛,以往的種種他實在不愿提起。

        看林風痛苦的樣子,靈兒話語一變,道:“少爺,先不要想了,靈兒還有一件事情要稟告少爺,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林風知道應該不是好事,臉色淡然的道:“說吧,我扛得住。”

        “家族的執法隊在院子外面,站了有些時辰了。”靈兒看著林林風,一臉愁容。

        “難怪我一醒來就感覺氣氛不對勁,原來有這么多強者在院子里。”林風面色一冷,通過記憶得知,在林家的執法隊當中級別最低級的武者也是筑基七重天,那種強者足以將現在的他給秒殺!

        “執法隊的人,他們來這里做什么?”林風滿臉疑惑。

        “聽說是奉命保護少爺。”靈兒道。

        林風心中一凌,他似乎被軟禁了!

        吱呀,林風的房門被緩緩推開,一年面如刀削的中年男子一臉冰冷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這位中年雖然長相平平,身上的氣勢卻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林風只覺得有著一座大山朝自己壓來,有種難以喘息的錯覺。

        此人便是林家家主林遠山。

        “見過家主!”靈兒趕忙朝著中年人行上一禮。

        “孽子,你還有心思在這里睡覺!”林遠山目光冰寒,讓得周圍的空氣都冷了幾分,這讓得旁邊的靈兒臉色慘白。

        靈兒知道,林遠山真的怒了!

        “那你說我該怎么樣,我的父親大人?”林風直視著林遠山,目光一點都沒有退避。

        在他的記憶當中,林遠山從未盡過一次父親應有的責任,任他在族中被人欺凌,甚至于一個下人都敢對他橫眉豎眼。

        在話語上,林風也就沒有太客氣。

        林遠山眉頭一皺,他這個不成器的兒子以前可從來不敢直視自己的,今天不僅敢直視自己,而且還眼神淡漠。

        他哪里來了這個膽子?林遠山心中的怒火更勝。

        “孽子,你可知道將林家的臉都給丟盡了?”林遠山二話不說,就開始罵起了林風,讓他一點辯解的余地都沒有。

        林風面色一冷,眼中沒有絲毫畏懼:“呵呵,我將林家的臉都丟盡了?父親大人難道一點責任都沒有?”

        他知道林遠山說的是什么事情。

        夏輕煙不僅給林風下了毒,而且還跟龍天風勾結,做出誣陷林風的事情,然后等到林風死了后再來個跟林家解除盟族,讓這一切的黑鍋給林風背。

        林遠山面帶慍怒,一巴掌拍在林風的臉上,道:“若不是你沖進夏小姐的閨房當中做出了有辱夏小姐名聲的事情,夏山候也不會一怒之下跟林家解除盟約。”

        林風整個人都飛了出去,林遠山有著先天境的修為,一巴掌足以千斤之力,這樣的一巴掌讓得林風整個臉都變了形。

        一口鮮血更是從林風口中噴出,直接灑在衣服上,包括林風腰間的圣魔令。

        “我平時就是太慣著你了,讓你紈绔風流夜不歸宿的,以后你休想給我踏出這個院子!”林遠山怒聲說道,隨后甩了甩袖子轉身離開。

        “林遠山,你憑什么不問青紅皂白就一巴掌過來,你連自己的親兒子都不相信,卻相信一個外人!”

        這一刻的林風內心升起一股強烈的憤怒。

        “如果我也有著先天之境,倘若我也是一名修煉天才,林遠山又怎么敢對我動手,那夏輕煙又怎么敢如此肆無忌憚的來加害于我!”

        “林遠山,我林風雖然是你的親兒子,但是你也不能隨意打罵,今天的事情我定會讓你后悔!”

        “還有夏輕煙,雖然我對你愛慕有加,但你也不能落井下石,毀我清白!”

        “今天若我林風命大,沒有死在這一巴掌下,必定讓曾經侮辱過我的人,十倍償還!”

        如若一頭兇獸掙脫了禁錮,林風的內心發出一股沖破天地般的怒吼!

        跟前林風融合了記憶后,林風早已把自己當成林家的二少爺,如今發生的事情,著實讓他心寒。

        嗡!這時候,林風腰間的圣魔令發出一股光芒,消失不見。

        林風感覺腦袋一陣眩暈,便昏死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林風發現自己所在的地方已經不是當初的房間,而是一個神秘的世界。

        在他的左側是煉獄般的場景,熊熊火燃不斷燃燒,無數生靈哀嚎痛哭。

        在他的右側乃是一副神圣美好的畫面,無數植物欣欣向榮,一片氤氳之氣籠罩四周。

        在他的正前方,有著一個神靈虛影,在神靈虛影的背后有著三十六個太陽,三十六個月亮,看起來神秘至極。

        “這是圣魔令的內空間?”林風驚奇的看著四周,圣魔令的內空間,在華夏國的時候他也曾進入過一次,不過當時的內空間卻不如今天這般清晰。

        “應該是我的神識進入到了圣魔令的內空間,身體還在外面。”

        就在這個時候,林風面前的雕像出現一股震蕩。

        隨后那雕像上開始出現一道道的血色紋路,那些血色紋路看起來宛如人體的經脈一般,活靈活現。

        雕像上方,這個時候出現了一行血字:逆天經絡圖。

        “這雕像中的血色紋路應該是一種神秘的修煉功法?”林風大感驚奇,隨后仔細觀察起來那些血色紋路。

        在華夏國的時候,林風只進入過一次內空間,學習了一套游《游龍經》隨后在殺手界崛起,成為S級殺手。

        三分鐘后,一百道的血色紋路就在雕像上完全呈現。

        雕像上方的血色大字微微一顫,化為一道訊息直接進入到林風的腦海當中。

        “逆天經絡圖,修煉等級未知,能夠幫助武者開啟百條武脈,成為絕世強者!”林風將腦海當中的訊息理解完后,面色驟然一喜。

        “這具身體可不就是百脈奇才嗎?在林家這樣的地方埋沒就是因為沒有一個好的修煉功法,以至于連筑基一重天都沒有突破!”

        一百條武脈,如果是外界的人知道,肯定會瘋掉。

        龍雀皇朝的帝皇,也不過是開啟了三十條武脈而已。龍雀皇朝的帝皇可是依靠著三十條武脈,修為突飛猛進,如今已是龍雀皇朝最頂尖的高手了。

        沒有想到,居然能夠獲得意外之喜。

        林風心中頓時大喜,立馬按照腦海當中的功法介紹開始修煉起來。

        展開內容+
        • 修羅皇將 截圖1
        • 修羅皇將 截圖2
        • 修羅皇將 截圖3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