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本)陸時年安思雨小說以柔克剛冷面老公反差萌-陸時年安思雨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2 11:20

        《陸時年安思雨》小說叫做《以柔克剛冷面老公反差萌》,是由歡喜冤家所寫的一本長篇小說,陸時年安思雨小說主要講述了:安思雨是被一壺涼水澆醒的。昏暗的房間里讓她看不清面前的人,一個低沉的男聲在她的耳邊響起。

        小編推薦:
        《冷情總裁賴上我慕亦辰》《總裁你媳婦是豪門千金》《霍先生請寵我》

        精彩節選:

        在安思雨前二十年的人生里,做的最大膽的事情大概就是決定出國,想要親手改變命運,不想再繼續逆來順受下去。

        可就在臨門一腳,眼看就要成功的時候,又被硬生生的拖進了地獄。

        那個時候的安思雨清楚的感覺到了怨恨,她透過衛生間的門縫往外看去,光線并不明亮的房間里,她只能看見床上隆起的弧度。

        她有那么一瞬間曾經迷茫過,害她落到這個地步的是張家四口人,陸時年只是花錢達成目的,她到底該不該恨這個男人?

        在生病之前,助理王燦的話也一直在讓她反思這個問題。

        她當時真的都快要被說服了。

        結果發了幾天的高燒,陸時年不再緊迫盯人的狀態,反而讓她清醒了。

        她竟然真的會去站在陸時年的立場上考慮,真的去想什么花了錢就該達成目的天經地義。

        其實這一切跟她有什么關系呢?

        錢不是她拿的,哪怕陸時年不知道真相,也不代表他是無辜的。

        會花錢去強迫一個女人生孩子,這種行為本身就不無辜!

        安思雨一遍一遍的在腦海里轉悠著類似的思緒,拼命的想調動起對陸時年的憎惡。

        這個男人不無辜,這個男人強迫了她,這個男人還差點毀了她……

        絕對不能因為任何疑似溫柔的舉動而心軟。

        不然等著她的就是萬劫不復。

        安思雨也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么劇烈的情緒波動,陸時年明明也沒做什么,只是沒有再使用蠻橫手段,只是好歹把她的話聽進了耳朵里,她竟然就有點覺得這個男人無辜了。

        安思雨現在的這種感覺,大概就像是大富豪給別人施舍了一百塊,別人也覺得他小氣,但是如果一個乞丐把自己僅有的一塊錢貢獻出去,那么所有人都會認為他善良。

        陸時年在感情和為人上大概就是那個貧瘠的乞丐,所以才會稍稍柔和點臉色,就能讓人覺得溫和。

        安思雨調出涼水,悶頭洗了兩把臉,清醒一點,現在最重要的是逃出去,自己都快保不住了,那還有功夫去為陸時年考慮?

        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安思雨甚至還裝模作樣的讓王媽給她準備了衛生巾,陸時年躺在床上任憑她折騰,從頭到尾都沒吭過聲,也不知道是懶得搭理還是真的睡著了。

        可以的話,安思雨是真的想干脆借口不方便換個房間睡覺的,但就算接觸不多,她也清楚陸時年的疑心有多重,如果她此時作出任何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舉動,沒準都會讓她的計劃夭折。

        所以她糾結了一會兒,還是老老實實的掀開一邊被角,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塞進被窩里。

        陸時年睡眠的睡眠很淺,準確的說他壓根就沒有睡著過,此時他正借著窗戶外面瑩白的月光,注視著安思雨的動作。

        他活了這么多年,從來沒有跟任何女人靠的這么近過,他應該直接讓這個女人滾出去的:“安思雨。”

        “陸時年?你沒睡嗎?還是我吵醒你了?”

        女人的聲音里帶著明顯的歉疚和驚慌,陸時年到了嘴邊的話驀的就是一梗。

        偏偏安思雨還不消停,自覺的鉆進被子以后,就舒展了身體,纖細的手臂擦過陸時年的肩膀,讓男人的眸子猛的一沉,行動快過頭腦的把病懨懨的女人拽進了懷里:“你……”

        這是在誘惑他?

        果然之前的那些抗拒都是假意做戲?

        這個念頭乍一出現,陸時年腦袋里的熱度就全部退了下去,正要松開手起身離開,就聽安思雨怯怯的開口:“陸時年,我病還沒好呢,你離我遠一點吧?免得被我傳染了,你最近這么忙……”

        安思雨說完就垂著眼簾等待著陸時年的回答,這樣的暗夜里,她連男人的臉都看不清楚,哪怕他們近在咫尺。

        她是在試探,她不敢徹底惹毛這個男人,但也不想真的用身體作為代價,只能這樣小心翼翼的去試探這個男人的喜好和底線。

        可陸時年就像是睡著了似的,維持著按住她肩膀的動作,一動不動的,安思雨被男人沉穩的呼吸弄的全身僵硬,腦袋里的神經緊繃到了極致。

        她甚至覺得如果這個時候陸時年隨便動彈一下手腳,都能把她嚇得直接跳起來。

        好在陸時年一直沒動,也沒說話……

        安思雨也不知道自己之后是怎么睡著的,早上醒來的時候臥室里也只有她一個人在,別扭僵硬的睡姿讓她起來的時候渾身生疼。

        但高燒卻是真的退了。

        這是幾個意思?

        嚇一嚇還能退燒?

        早餐安思雨是下樓去吃的,陸時年不在,長長的餐桌上只有她一個人坐著,味如嚼蠟的吞咽著口中的食物,魂不守舍的把早餐吃了個一干二凈,勺子敲擊在空了的碗沿上,發出叮當一聲脆響,安思雨被自己嚇了個激靈,心跳快的厲害。

        她遲疑了一下才局促的轉頭去看王媽:“陸時年呢?”

        王媽一直侯在旁邊,早就察覺到了她的心不在焉,聽她這么一問就自以為懂了。

        誰讓安思雨先是病了好幾天,陸時年不聞不問,結果好不容易把人盼回來了,卻又不方便,第二天人又走了。

        這要是正常談戀愛,哪個女孩子能受得了這種冷待。

        因為王媽瞬間就帶上了安慰的笑意,柔聲安撫道:“先生去國外出差了,走之前還特意交代您注意身體。”

        安思雨對王媽后面那句話毫無反應,因為她的心神都已經被前面那句牽扯走了。

        陸時年竟然出差了!

        這次她生病發燒,陸時年就一直沒回來過,安思雨就猜想,如果男人只是把她當個生育工具,那么在她不方便做那檔子事的時候,就絕對不會過來浪費時間。

        原本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哪怕陸時年只是像之前那樣不過來,安思雨就已經覺得萬幸了。

        可現在陸時年竟然直接出國了!

        對她來說還有比這更好的事嗎?

        陸時年出國了,作為貼身助理的王燦肯定也一起走了,這棟房子里說得上話的就只剩下王媽和張伯。

        而這兩個人從之前的交流來看,明顯是不知道陸時年找她回來的真相的。

        安思雨眼眸晶亮,興奮的指尖都在顫抖。

        等了這么久,終于讓她找到了可以逃跑的機會。

        只要讓她出去……

        只要可以出去!她就絕對不會再踏回這里一步。

        不,她反正也是要留學的,她可以徹底遠離這個地方,出國去。張家人也好,陸時年也罷,她會把這一切都深深的埋進泥土里,一輩子不再提起。

        但她這副神情落在王媽的眼里卻變了味道,只當安思雨是聽說陸時年關心她才這么興奮的,頓時看向她的眼神里就多了些憐憫,正要再寬慰兩句,卻見安思雨猛的抬起頭,萬分期待的問道:“那他什么時候回來?”

        王媽差點被她眼里的亮光嚇的倒退幾步,按理說陸時年一般是不會跟下人說他的行程的,以往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先例,但偏偏今早陸時年離開的時候就是說了,現在想來大概就是要借他們的口來告訴安思雨。

        “先生大概一周就回來了。”

        一周!

        安思雨在心里迅速盤算著,一周的時間看起來不算短了,但是如果要用來逃走還是緊張了點。

        為了讓王媽和張伯放下戒心,她絕不能馬上就行動,而且她還得先找到她的證件。

        想到占地面積巨大的陸宅,安思雨只覺得腦袋里一陣眩暈,這得找到什么時候?

        安思雨邊發愁邊站起身,路過樓梯口的時候眼睛突然一亮,“王媽,你知道我過來那天帶的東西在哪里嗎?”

        “這……”王媽欲言又止,那些行李本來就是丟給她們下人收拾的,可是知道歸知道……

        安思雨撩起眼皮暗暗看了看王媽的神情:“王媽,我沒別的心思,只是里面有我媽媽失蹤前留給我的東西,我……想帶在身邊。”

        “您母親……?!”王媽這才想起來似乎從來沒聽說過安思雨的家庭情況。

        安思雨面帶哀傷的點了點頭:“我都沒有對于她的記憶……”

        她母親離開的太早,簡直就像是扔下錢,然后迫不及待的甩掉她這個大包袱。

        也因為是事實,安思雨這會兒臉上的悲傷十分真摯,王媽上了年紀,再加上心善,頓時就有些不忍,過了一會兒才遲疑道:“那您告訴我是什么東西,我去幫你找來行嗎?”

        安思雨在心里嘆了口氣,看來是只能這樣了,再執意要自己去找,恐怕反而會讓人起疑,好在她的行李里確實是有這個東西的,她拘謹的點了點頭:“是條項鏈,麻煩王媽了。”

        陸家的傭人并不少,這會兒都各自在忙著,安思雨就算有心想跟著王媽也躲不開這么多雙眼睛,只能佯裝期待的目送王媽的身影,確定她進入的房間。

        有個大致范圍,之后自己來找也能方便點。

        展開內容+
        • 陸時年安思雨小說 截圖1
        • 陸時年安思雨小說 截圖2
        • 陸時年安思雨小說 截圖3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