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獨家)思涯念玉全文免費閱讀-思涯念玉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12 10:12

        思涯念玉全文免費閱讀帶給您!思涯念玉是筏子所創作的小說《背劍少年》中的人物,思涯念玉小說精選:這種怪狼因其后勁兩側長著兩根似劍的利骨,在本地被稱為劍狼。它們與普通的狼相比,個頭更大,更加兇殘,最厲害的便是那對劍骨。成年劍狼的劍骨能長到兩三尺之巨,而且鋒利無比。而眼前的四頭,都長著接近兩尺來長的劍骨。

        背劍少年
        推薦指數:★★★★★
        >>《背劍少年》在線閱讀>>

        《背劍少年》精選章節

        一條潺潺的溪水之旁,正有四頭怪狼圍住了一個高瘦的少年。

        少年十三四歲的樣子,此時他緊握一把鐵尺,面對四頭怪狼卻并不驚慌,相反的,臉上還有戲謔之色,完全不把它們放在眼里。

        這種怪狼因其后勁兩側長著兩根似劍的利骨,在本地被稱為劍狼。它們與普通的狼相比,個頭更大,更加兇殘,最厲害的便是那對劍骨。成年劍狼的劍骨能長到兩三尺之巨,而且鋒利無比。而眼前的四頭,都長著接近兩尺來長的劍骨。

        少年輕蔑顯然激怒了劍狼,它們口中發出低吠之聲,突然一聲怪叫,合撲

        而上。

        少年臉上輕松之色驟然消失,全身崩緊之時身側陡生無名之風,手中鐵尺發出微微光芒。

        一番激斗,兩下分開之時,已經兩有頭劍狼倒在了地上抽搐著身體,奄奄一息了。而少年背上、手臂之上,也有幾道深深的傷痕,尤其是手臂之上被劍骨劃傷之處,居然還有隱隱酥麻之感。

        一頭劍狼伸出舌頭輕舔利齒,鮮血的刺激讓它更加的興奮和狂暴。少年似乎對身上的傷情并不在意,又是一聲大喝,鐵尺之上光芒微盛,沖了過去。

        幾回合之后,少年身上又多了幾道傷痕,而那頭最兇殘的劍狼已倒了血泊之中。最后一頭劍狼已然心生退意,眼中的兇殘變成了恐懼。原本以為是一頓美餐,此時卻要了三個同伴的性命。

        劍狼已經開始慢慢的后退,少年見狀眉稍一動,突然收起了鐵尺,取出了一根尺許的木棍。

        少年手持木棍,口中念念有詞,那木棍之上閃出藍光,而此時那劍狼轉身要跑,少年一聲大喝將木棍之上的藍光甩出,擊中了劍狼。

        劍狼的身體一震,居然停了下來,呆呆的站在了原處。

        少年臉上露出了欣喜之色,木根輕揮,那劍狼居然轉身走了回來,像一條小狗一樣蹲坐在了少年的身前。少年伸手輕撫劍狼的骨劍,劍狼居然不避不讓。

        少年大喜,忍不住自語道:“我的馭獸術終有小成了,回去告訴娘,她一定會高興的。”

        少年自語之時,精力一散,本棍之上藍光一弱,那劍狼眼睛突然變的清澈。少年感覺不妙,正要再次施法,然而他與劍狼近在咫尺,劍狼一下將其撲倒在地。劍狼張口血口,正要向少年的頸間咬去,少年緊握木棍,口中大喝一聲“驅!”

        劍狼大驚,不敢再行咬下,而是一躍而去,遠遠的跑開了。

        少年躍起之時,劍狼已經跑出很遠,少年并無追趕之意。他頗有些遺憾的收起木棍,“我還要去給外公買藥,今天便放過你了。”

        少年說完,自腰間袋里取出些傷藥,胡亂的抹到了傷口之上。只是臂上被劍狼的骨劍劃傷之處,酥麻的感覺更厲害了,顯然那骨劍之上帶著可以讓人麻痹的毒性。

        少年取出一把短刀,將三頭劍狼蓬松的狼尾割下。劍狼之尾,乃是極佳的保暖之物,頗值幾個錢。

        少年收好狼尾,傷口的酥麻之感又強了幾分,只是他惦記抓藥之事,只是將傷口在旁邊的溪水簡單的清洗,未等水干便大步向小鎮的方向跑去。

        此時已是初秋,西域荒原之上寒風習習,氣溫很低,然而少年只是穿著一身單薄的衣衫,而且還有幾處被劃破。可少年卻并沒有感覺到冷,相反的因為連續的奔跑,身上還騰出了白霧。顯然他的體質異于常人,修煉有道。

        兩個時辰之后,遠遠的看到了一個小鎮。小鎮之上只有一家小藥鋪,少年顯然已經來過了多次,于是徑直走了進去。

        需要采辦的草藥有好幾種,其中一味藥這小藥鋪里剛剛售完,補貨需要三日之后才到。少年失望的走出藥鋪,看看爪中的藥包,再看看小鎮的一方。那個方向近百里之外有座小城,小城之內的藥鋪要大的多,一定可以買到所缺的那味草藥。只是路程較遠,趕到那里也就要天黑了。

        他從未去過掌柜說的小城,雖然知道小城的大概方向,可是路途遙遙難免走錯,少年猶豫之時。小鎮之內突然傳來了鑼鼓之聲,街上的眾人、旁邊的店鋪,就連藥店的掌柜也跑了出來看熱鬧。

        原來是一個迎親的隊伍,前頭的新郎高大威武,后面的迎親隊伍則是浩浩蕩蕩,如此規模在這小鎮一定極為罕見,這從圍觀著的表情便可以看出。

        看著新郎身后的花轎,藥店掌柜嘆氣道:“可惜了可惜,本鎮第一美女終于嫁作人妻。”

        “呸!”藥店旁邊燒餅攤的老板忍不住啐了一聲,“你都一大把年紀了,莫非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嗎?”

        藥店掌柜顯然與燒餅攤老板很熟,只是“嘿嘿”兩聲。

        燒餅攤老板又道:“聽聞新郎乃咱們西夜國的一位將軍,年輕有為。”

        眾人聞之紛紛點頭,頗有郎才女貌、才子佳人之感。迎親隊伍漸漸走遠,掌柜看到了那少年,于是提醒道:“新郎便是城中首富之子,你若不知道路,大可跟隨迎親隊伍而去。”

        少年正為此事發愁,聞言大喜,謝過之后,大步的跟了過去。他遠遠的看著花驕,想起藥鋪掌柜的話,心道那鎮中的第一美女,該是什么模樣呢?

        離開小鎮一段路后,隊伍停止了吹吹打打,紛紛坐到了車上,隊伍加快了速度。少年不遠不近的跟著,只是他手臂之上酥麻的感覺已經散到了小半個身子,一條腿有些不聽話,走路頗為廢勁兒。

        少年心中大驚,此時才意識到自己中毒頗為厲害。修煉馭獸術的他對西域的動物非常了解,劍狼的骨劍之上并沒有毒性,除非在傷到他之前,骨劍接觸到了有毒之物。

        少年擔心了起來,他并不是擔心自己身上的毒性,憑他的感覺,那毒性并非太強,要不了他的命。可是讓自己睡上一陣的效果還是有的,如此一來便會延誤為外公買藥。

        少年想著,身上的愈發的無力,恰是此時,前面的隊伍停了下來,似乎是稍作消息。少年見許多趕車、吹打之人紛紛跑到路的一側方便,車隊蔬于防范,于是心中一動,悄悄滾入了隊伍之中。

        他看到一輛馬車之上擺著兩口朱紅的大箱子,顯然是女方的嫁妝,于是偷偷鉆了進去。

        箱內充滿著芳香的氣味,顯然是一些女子的衣物。少年躺下非常是舒服,心里一松,那毒性迅速的發作,少年一陣的頭暈,便在這香氣之中昏睡了過去。

        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