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萌妹愛大兵老臘肉》完整版全文目錄

        發布時間:2019-03-11 23:06

        《萌妹愛大兵》老臘肉完整版全文目錄帶給您,萌妹愛大兵講述了周北安馬倩的故事,萌妹愛大兵老臘肉節選:客廳內的寂靜被樓梯處傳出的腳步聲所打破。那位女警官稍稍皺了下眉,她看了眼對面的老院長。老院長也是滿臉的詫異,她微微搖了搖頭,意思很明白,她也不知道是誰。

        萌妹愛大兵
        推薦指數:★★★★★
        >>《萌妹愛大兵》在線閱讀>>

        《萌妹愛大兵》精選章節

        客廳內的寂靜被樓梯處傳出的腳步聲所打破。

        那位女警官稍稍皺了下眉,她看了眼對面的老院長。

        老院長也是滿臉的詫異,她微微搖了搖頭,意思很明白,她也不知道是誰,畢竟這個時候那個幾個老師也都回去了,而整棟樓里本該只剩下她一人才對。

        帶著同樣的疑惑,老院長隨即朝樓梯口看去。

        在眾人的目光下,樓梯口處周北安緩緩走出,他的嘴角微微泛著一絲讓人琢磨不透的弧度,他就這么走向了眾人。

        “老院長這么晚了你怎么還不休息?”周北安的表情同樣帶著些許的詫異,他坐在了老院長身旁,很自然地他看向了那名女警。

        老院長吃驚的先是一愣,她指著周北安道:“北安你……你不是?”

        周北安靠在沙發上,笑道:“暮雪剛剛躺下,我們倆聊了好一會了,她說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老院長一聽,驚道:“暮雪回來了?”

        “嗯”周北安微微點了點頭,隨即抬頭看向女警官問道:“這位是……?”

        女警官看著周北安,緩緩道:“我叫馬倩。”

        “哦,你好馬警官,你們這是?”周北安道。

        馬倩盯著周北安,臉上的表情卻如同石化一般,好像這個女人天生就不會笑似的,她冷冷道:“孤兒院的孫慕雪被人綁架,我是來調查的。”

        “綁架!哈哈,真好笑,是誰敢跟警察開這種玩笑啊”周北安說著看了眼老院長。

        他身旁的老院長卻一臉的尷尬,道:“是我報的警。”

        馬倩道:“你認為現在還是玩笑嗎?”

        周北安道:“可暮雪現在就在樓上,要不要我喊她下來?”

        馬倩看了眼老院長。

        老院長也是一臉的茫然,但她相信周北安不會騙她,忙朝馬倩笑了笑,道:“馬警官實在不好意思,可能是我老糊涂了,這……這人老有時候就是好犯些糊涂……”

        馬倩瞪了眼老院長,但她總不能因為這個就說老人報假案,不過她還是看向周北安。

        “你就是周北安,喬五的事我已經知道了,看來你很厲害的嗎?”馬倩道。

        周北安面色一冷,道:“這種壞人你給他臉,他們什么事都敢做,我是孤兒院長大的,這種事我不能不管。”

        說完這些話,周北安將身子微微坐直,笑道:“至于馬警官你說的厲害嗎,這個我真不敢當,那個叫喬五很厲害嗎?”

        馬倩道:“三屆江北市散打比賽冠軍,你說他厲不厲害呢?”

        周北安想了下,笑著點了點頭。

        馬倩見他如此,便緩緩起身,看著面前的周北安道:

        “周北安,我記得你了,你最好不要在我的轄區內給我找麻煩,知道嗎?”馬倩冷冷道。

        周北安笑了笑,道:“不敢不敢”

        馬倩走了,看著她的背影,周北安知道這個女人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北安到底是誰把暮雪帶走的啊?”老院長站在周北安身后問道。

        “是浩天的那些人干的”周北安回身看著老院長說道。

        “真的是他們!北安他們是不是還會對暮雪……?”老院長臉色顯出擔憂之色。

        周北安看著老院長,道:“放心吧,我會保護暮雪的。”

        就在此時,孤兒院外竟傳來一聲槍響。

        周北安本能地將老院長擋在了自己身后。

        “狙擊槍!”周北安喃喃道,他朝身后的老院長低聲道:“您去樓上,跟暮雪待在一起,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老院長有些害怕,她有些發抖地道:“北安,你不會有危險吧?”

        “不會”周北安語氣很是肯定,隨即又安慰了老院長幾句,將她送上了樓,接著他快速地沖出了屋子。

        借著微弱的月光,他快速地朝剛剛槍響的地方移動了過去。

        很快他就看到一輛閃著警燈的警車橫在路中央。

        馬倩和另一個警員靠在車子的一側,在她們身旁有一名警員胸口已經被血侵透了衣裳。

        周北安四下里打量了下,在他九點鐘的方向,有一棟還沒有拆掉的廢樓,那里應該是射擊點。

        是什么人在這里狙擊幾名普通的警察呢?

        周北安心中納悶。

        馬倩這時也看到了周北安,她先是一愣,接著便朝周北安狠狠地擺了擺手,示意讓他離開。

        周北安知道憑馬倩她們手上的武器,是很難對付那個狙擊手的,他將身子再次隱入了黑夜中。

        馬倩眉頭一皺。

        她看著剛剛周北安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語道:“他怎么在這里?”

        “隊長,你看那個人他是要……!”身旁的警員吃驚地指著遠處的身影。

        馬倩扭頭看了過去,只見周北安的身影好像一頭獵豹般,在黑夜中快速地朝廢樓的方向奔了過去。

        廢樓處接著發出兩槍,但都被周北安以近乎不可能的速度躲了過去。

        “掩護他!”馬倩說著起身對準廢樓射擊起來。

        在她和同伴的射擊下,廢樓處顯然沒再對周北安射擊,可片刻的沉默后,又一聲沉悶的槍聲隨即響起。

        身旁的警員卻跟著慘叫一聲。

        馬倩吃驚地看了過去,只見她同伴的一只手已經從手腕處被齊刷刷的打斷了。

        “小陳!”

        馬倩一把將這名警員拉到自己這邊,她隨手將警員的褲帶抽了出來,接著在這名警員的肩頭處狠狠的用褲帶勒了勒。

        警員的慘叫聲讓馬倩眉頭緊鎖,如今三人已有兩人重傷,特別是那個被打中胸部的警員,這時已經處于昏迷狀態。

        最可恨的是,這里竟然沒有任何的手機信號。

        馬倩其實明白,這一定是要伏擊她們的人事先在這里安裝了屏蔽設備。

        沒有救援,在拿不下這個狙擊手的話,她和同伴最后只有被擊殺的命運了。

        “周北安,就看你的了!”馬倩口中喃喃道。

        這時候只能依靠這個,剛剛自己還讓人家小心的男人了。

        夜漸漸安靜了下來,除了那名被打斷了手的警員,時不時會發出一聲低弱的呻吟之聲外,馬倩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音。

        這個時候只有等待,她手上的槍子彈已經不多了。

        而她知道那個躲在黑暗中的狙擊手,正像一個死神般死死地盯著這里。

        現在唯一能讓她活著離開的希望,全都落在了那個叫周北安的男人身上。

        馬倩不知為何,她心中對于這個男人好像充滿了信心,雖然只是剛剛認識,但這個男人就是能給人生出一種莫名的信任感。

        有些人第一眼你就會討厭或是喜歡他,這就是人的直覺。

        馬倩也不例外。

        她已經知道自己有些喜歡上這個男人了。

        就在我們的馬警官靠在車子旁胡思亂想的時候,她猛然間聽到車子的那一頭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這突然出現的腳步聲,讓馬倩的神經一下子緊張到了極點,她的心猛地跳動起來,連著猛吸了幾口氣,她知道要來的總要來。

        想到這里,馬倩身子朝一旁翻滾了出去,同時她手里的槍也對準了那腳步聲的方向。

        “別動!”馬倩道。

        可下一秒她整個人都愣住了。

        來人竟然是周北安,他手里拎著一個長條箱子。

        周北安嘴角還是那抹淡淡的笑,這笑容讓他看起來既神秘又略帶釋然,好像這種事在他看來都屬于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樣。

        據說這種笑容對于女人時最致命的。

        馬倩心中閃過一個念頭,“這個男人到底經歷過什么?他為什么會讓人很自然地就會產生一種想要依靠的感覺呢?”

        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感興趣的時候,往往是來自內心里的一個感覺。

        馬倩不是那種情竇初開的小女孩,雖然這種感覺已經好久沒有在她的心中出現過了。

        她看著周北安竟然有些失神,就這么舉著槍盯著他,面前這個男人讓她不自然地就想到了另一個她生命中曾經出現過的男人。

        雖然那個男人對于馬倩來說,是一段及美好又傷感的回憶,但那個男友是她馬倩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人。

        她馬倩之所以變的這么冰冷,之所以一個女人選擇刑警,也是因為那個男人。

        可偏偏周北安竟然給她找到那一種塵封已久的熟悉感覺。

        “你的槍要不要一直這么舉著?”周北安道。

        馬倩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她忙將手里的槍收了起來。

        “對不起!”她露出在她臉上難能一見的笑。

        這笑讓馬倩自己都覺得有些意外。

        周北安道:“對不起,那個人很厲害,我和他雖然交了手,但還是沒能留住他,不過……”說著他把那個黑色的長條盒子遞給了馬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