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無人告她夜已深簡溪靳慕琛》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1 22:11

        《無人告她夜已深》簡溪靳慕琛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這里有!《無人告她夜已深》講述了簡溪靳慕琛跌宕起伏的故事,無人告她夜已深簡溪靳慕琛小說節選:這個樣子的簡溪是這兩天他頭次見,雖然他知道靳慕琛的行程,可最后如何還是靳慕琛自己一個人做決定的。

        無人告她夜已深
        推薦指數:★★★★★
        >>《無人告她夜已深》在線閱讀>>

        《無人告她夜已深》精選章節

        車子很快駛入別墅內。

        "今晚,小叔還是不回來嗎?"

        簡溪打開車門,一只腳已經跨了出去,本來垂著眼眸的她,忽的抬起眼瞼,一雙干凈純潔的盈眸緊緊鎖住駕駛座的魏浩,美妙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這個我不是很清楚,今晚靳少要去參加一個重要的聚會。"

        魏浩聽的心頭一震,通過透視鏡回看著簡溪,回了中肯的答案。

        這個樣子的簡溪是這兩天他頭次見,雖然他知道靳慕琛的行程,可最后如何還是靳慕琛自己一個人做決定的。

        簡溪得到了一個不是很確定的回答后,便緩緩垂下眼瞼,長而翹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樣輕輕顫抖了幾下,一個跨步,輕巧的下了車。

        魏浩在簡溪轉身離開的那一刻,便驅車離開了別墅。

        他平時都跟在丁長宋的身旁,這次也是因為丁長宋和勞倫出去了,他才有機會跟著靳慕琛。

        所以關于靳慕琛和簡溪的事,他也僅限于知道簡溪并不是靳慕琛親的侄女,而是領養的,具體的一些事,他也并不是很清楚。

        丁長宋走之前,有特地交代過魏浩一些事,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要再靳慕琛面前多嘴。雖然沒有跟在靳慕琛身旁過,但是靳慕琛的手段,他還是多少了解一些的,而他自己也不會傻到去挑釁靳慕琛。

        ...

        和往常一樣,回到別墅的簡溪,第一件事就是往后花園奔去,澆水施肥后,簡溪便坐在秋千上吹著快離開的春風,聞著花香...

        靳氏集團。

        魏浩剛到靳慕琛的辦公室,就看到靳慕琛坐在沙發上,一雙長腿交疊著,右手指間輕捏著香煙,煙霧模糊了他的臉,柔化了他的曲線,可就是這樣面無表情的一張臉,卻讓他止不住的打顫。

        "靳少,簡小姐安全到別墅了。"

        魏浩醒著頭皮來到靳慕琛身旁,出聲報備。

        "昨天中午,去了哪里?"

        靳慕琛掐滅了手中的香煙,磁性的嗓音讓人聽不出情緒。

        "去了香水店。"

        魏浩恭敬的回答。

        靳慕琛抬起頭來,輕瞥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魏浩,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昨天中午,簡小姐提早半小時出來,去了寓意的主店,調研了一款專屬香水。"

        魏浩把昨天發生的事,簡單的說了出來。

        "我以為,簡小姐的事,可以不用每一件都和靳少說。"

        隨后,魏浩又提自己解釋了一番。

        "你以為?"

        靳慕琛重復說了魏浩剛剛說的那三個字,語氣略顯輕飄,一雙深邃清幽的黑眸慢悠悠的睨向魏浩。

        魏浩抬起頭來看向靳慕琛,再對上那雙眼眸后,宛如寒冰玉潭,壓迫感突然襲來。

        "丁長宋沒跟你說,簡溪的事,我都要知道嗎?"

        靳慕琛的黑眸散發著幽幽寒意,語氣也顯得冷冽了幾分。

        "說了,以后不會再犯。"

        魏浩想起丁長宋說的全部注意事項,一開始,他沒有在意這一點,因為他覺得并不是很重要,原來自己錯了...

        "簡小姐下車之前問,靳少今晚還是不回去嗎?"

        魏浩見靳慕琛不說話,又想起簡溪詢問自己的問題,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告訴靳慕琛。

        "知道了。"

        靳慕琛腦海里浮現了簡溪的模樣,臉色才稍微好一點。

        靳慕琛剛剛接到丁長宋的電話,寓意的主調研師找丁長宋要他別墅的住址,說是簡溪這么說的,他才知道這件事。

        簡溪的動線很簡單,基本兩點一線,不是學校就是別墅,除了前段時間她去過一趟寓意,這些事,丁長宋都跟靳慕琛說過,靳慕琛對于簡溪有著一定的掌握。

        可昨天再去寓意這件事,魏浩卻沒說,這就是為什么靳慕琛會生氣的原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