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本)《掌幽冥》小說最新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1 19:03

        《掌幽冥》小說最新章節閱讀這里有!掌幽冥講述了云飛揚的精彩人生傳奇,掌幽冥小說主要內容:許是昨天夜里與云飛揚聊得太晚,青青從夢中醒來之后,發現天已大亮。趕忙爬起身,昨晚和衣而睡,也省去了穿衣這一步。急忙走出房間就要開始洗漱,忽然記起,那個被自己撿回來,昨晚陪自己聊天的云飛揚已經洗漱整齊,正在井邊轉著水轱轆打水。

        掌幽冥
        推薦指數:★★★★★
        >>《掌幽冥》在線閱讀>>

        《掌幽冥》精選章節

        “呀,這么晚了!”

        許是昨天夜里與云飛揚聊得太晚,青青從夢中醒來之后,發現天已大亮。

        趕忙爬起身,昨晚和衣而睡,也省去了穿衣這一步。

        急忙走出房間就要開始洗漱,忽然記起,那個被自己撿回來,昨晚陪自己聊天的云飛揚已經洗漱整齊,正在井邊轉著水轱轆打水。

        “云飛揚,你早就起來了嗎?怎么不叫我啊?”

        “哦,我段時間躺著睡的多了,今天就醒得早,看你睡的那么香,就沒叫你。”

        “你還說呢!都這么晚了,今天肯定是要挨罵了。完了..完了…”青青說著,就開始洗漱。

        聽到青青的埋怨,云飛揚挺委屈的,難道半夜起床叫你不會挨打嗎?

        匆匆的洗漱完,青青從昨日中午提回來的簸框里拿了兩個赤血饃饃,塞到云飛揚懷里。

        說道:“來不及做了,就吃這個吧,還剩兩個中午吃。快走快走,要不然真的來不及了”就嘴里啃著饃饃,打開院門,跟云飛揚像礦區走去。

        九銀礦莊是一個小村莊,全莊只有五百多口人,都是九銀山魔髓礦上的礦工和他們的家人。

        礦工們在礦上挖礦,時常出現各種意外,許多人都是走著進礦洞,結果被抬著出來。剩下家中老小,只能靠在礦上做些雜活維持生計。

        順著小院門口的亂石小路,云飛揚一邊啃著饃饃,一邊默默地聽著青青因為也啃著饃饃發出的模糊不清的埋怨。

        亂石小路到村口就變成了稍大些,能容下兩架馬車并行的夯土路,筆直的夯土路一頭接著從莊上到冥海城的石板大路,一頭連著眼前綿綿不斷的九銀山脈。

        與其說九銀山是山脈,倒不如說是丘陵,高不過十幾丈的山丘連綿不斷,近處的山上黑點密布,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這條夯土路到了山前,就變成僅能容兩三人并肩走的山間小道。

        青青指著前面一個方向氣呼呼的道。

        “這些離莊子近的礦山都是被挖完了的,我們現在的礦洞,還在那邊,喏,就在那座山后面還得挺長時間的。都怪你!起得早不叫我,害得我待會兒要挨罵了。”

        云飛揚不敢頂嘴,只好說道:“是我不對,待會兒若是有人罵你,你只管推我頭上,讓他來罵我吧,我臉皮厚,不礙事的。”

        青青狠狠地瞪了云飛揚一眼,道:“推給你?若是他們要罵,也只會罵我,推給你有用嗎?若是你早些叫我,他們怎么會抓到機會罵我啊!都怪你!”

        云飛揚只好苦笑著道:“是是是,都怪我,青青你看著路啊,要是崴了腳可就更慢了。”

        昨夜的暢聊,云飛揚已經從青青姑娘,改口直呼青青了。只是云飛揚說的這句話實在是不合時宜,剛說完,就聽青青痛呼道:“哎呀..”

        “怎么了?”云飛揚連忙上千查看,發現青青竟然真的崴了腳,剛想再問,就聽得青青氣道:“烏鴉嘴!都怪你!崴什么啊崴腳!”云飛揚哭笑不得,道:“這我怎么知道啊,來,我看看。”靠上前去,想要看看傷勢如何。

        青青一把推開云飛揚:“看什么啊看,趕緊背我快點走啊!”

        不敢再言,云飛揚蹲下身子,讓青青趴到自己背上,背著青青大步向礦洞走去。

        被云飛揚背著,青青感覺自己的腿被一雙大手托住,心中不禁一蕩。從未與年輕男子有過這樣親密的舉動,讓青青有一種從沒產生過的怪異感覺。

        說不出來,也說不清楚。

        背上的少女在想些什么,云飛揚當然無從得知,只是按著青青指的方向,一刻不停的走去。

        云飛揚走過了三座山,跨過了兩條溪澗,路也已經沒有分叉之處。

        沿路看去,只有遠處山上人影攢動,微微回頭,問道:“青青,礦洞就在前面了吧?”

        青青臉紅紅的抬頭一看,回答道:“嗯,就是前面那里了,你看…呀!”

        話還沒說完,就像看到了什么恐怖之物一樣,將頭又埋在云飛揚背上。

        云飛揚正要詢問緣由,前方傳來一道尖細的讓人不禁想起猥瑣二字的聲音。

        “嘿嘿,這是哪來的新人啊,三爺怎么沒見過啊?”

        往近處一看,一個身長不足五尺,背著雙手,胸膛用力聽起,似乎想讓自己看著高些的男子向著自己二人走來。

        這男子長得一副大長臉,蓄著八字胡,一對三角眼瞇著打量了一番兩人。

        張口問道:“呦,還是一男一女,嘖嘖,大白天的還背著不撒手,看著都羞人咯!背上的那個,抬起頭來,讓爺看看,哪來的不知恥的。”

        云飛揚奪舍之前,身為一國王上,也是稱孤道寡的人物,聽到眼前一臉賤樣的男子說出這番話,心頭火起,正要開口,背上的青青,更是被嘲的怒火中燒。

        抬起頭,呵斥道:“王三!你嘴里不干不凈的說什么呢!你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不知廉恥,臭不要臉嗎?”

        那王三定睛一看,奸笑道:“還當是誰,原來是青青啊。這就是你從海邊見的死人嗎?”

        雙手從背后放到胸前叉起,陰惻惻的接著說道:“平日里你可是不會誤了時辰,怎么今天這時候才來?莫非昨晚……”

        說著,更是放聲大笑。

        青青這回忍不了了,從云飛揚背上掙下來,指著王三,大聲道:“你說什么呢!你!你!你不要臉!”

        原本就通紅的兩頰此刻被氣的直欲滴出血來!原本清脆的聲音,也被氣的帶著哭腔。

        那王三見此更是得寸進尺,大叫道:“我不要臉?不知道是誰跟個撿來的野漢子大白日里卿卿我我!真是不害臊啊!”

        此刻,云飛揚也是按捺不住,沉聲喝道:“哪里來的野狗?在孤…在我面前亂吠!滾!”

        王三聽到這話,臉色一暗,原本就狡詐的臉此時看上去更是令人惡心!用他尖細的如同幼年被閹了的太監一般的聲音,高聲喝到:“放肆!”

        “你放肆!”云飛揚雙目一瞪,前世尸山血海中闖,刀光劍影里拼出來的滔天氣勢,順著目光向王三壓去!

        王三瞬間只感覺全身冰涼,魂不附體,說不出話來,只伸著氣的發抖手指指著云飛揚。

        云飛揚踏前一步,大喝一聲:“滾!”

        王三如同被大錘錘在身上,一下癱軟倒地!

        云飛揚知道,這個潑皮是被自己的氣勢壓住了。心中暗笑。若是這王三沒有高人為其養神,沒有寶物為其定神,百日之內,再也別想睡了,只要一睡,定是噩夢纏身!

        回過身,對著青青柔聲道:“走吧青青,不是還要趕著上去做工么?”

        此時的青青也被剛才云飛揚的威壓所懾,呆愣愣的站著不動。聽到云飛揚詢問,略緩心神,說道:“好,好,走吧。就在前面了。”

        云飛揚蹲下身子。不見青青上來,又道:“呆這兒干嘛呢?你跟著他一樣被嚇傻了嗎?還不來?!”青青這才緩過來,強說道:“你才傻了呢!”說著趴到云飛揚背上。

        云飛揚背著青青繼續前進,青青卻被剛才云飛揚的身影充滿腦海。

        從來沒有出過這九銀礦莊,連冥海城都沒去過的青青,平日里只在莊上,除了跟莊里人和偶爾挑著擔子叫賣的貨郎打過交道,就只有偶而來礦上查情自己和嬸子大娘們躲在一邊偷偷觀望過的大人物。

        只是那些大人物從來都只是在管礦們和莊里老人們的簇擁下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

        哪里親歷過云飛揚這樣的年輕男子,更何曾見過方才云飛揚怒斥王三的那股氣勢!便是護送城主夫人的城主親衛也難及項背!

        青青的心不禁小鹿亂撞,怦怦直跳。

        云飛揚奪舍的這具身軀未必有多俊朗,可是在奪舍的時候,符靈卻將這奪舍之軀面貌體魄改成了前世的樣貌!

        須知,前世大風國,到云飛揚嬰穿出世之時,儼然已歷三百余年。那一世的父親更是與當時的皇帝一母同胞。

        累世的皇族,身材樣貌代代是優中傳優,不敢說傾國傾城,卻也能稱得上俊逸非凡!

        更兼自幼皇族教養,二十年縱橫不敗,氣勢如山如淵。也難怪這背上的少女春心萌動。

        不多時,就已到了礦洞。青青趕忙讓云飛揚將自己放下來。

        礦洞從外看去,洞口高不過丈,寬不到兩尺,余光線只能照入洞內兩丈幾,再往里就是一片漆黑。

        洞口有約莫五六十個婦人正用尺寸不一的篩子,篩著紫瑩瑩的魔髓塊,最小的細篩,篩過之后剩下的已經是粉末了。就是昨晚青青點燈時用的泛著紫色光芒的粉末。

        這些婦人中有七八個少女,看著年歲大的,跟青青年紀相仿,跟著大人篩取魔髓。小的不過七八歲大小,也在忙前忙后,被大人支使著做東做西。

        一名大概四十二三的婦人,見到青青,放下手中篩子,走到跟前,說道:“青青,你怎么今日誤了時了呀。”

        “今日城主府大管家的三公子帶著人來礦上查情,那些個礦管和你六叔他們陪著下了礦洞了。對了,王三那小子今日來得可早,在路上盯著。你可被他看著了?”

        青青回道:“六嬸,可別說了,今天被王三把我們倆抓個正著!難看死了!”

        那被叫做六嬸的婦人這才看到云飛揚,打量了幾眼,將青青拉到一旁,輕聲問道。

        “這小伙子可是你在亂石灘上撿回去的?”見得青青點頭,六嬸又道:“看著倒挺精神。”

        說完,又繞著云飛揚前前后后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對云飛揚說道:“嗯,不錯,看樣子下礦倒也下得,就是不夠壯實。”

        又轉過身對青青說道:“青青別怕,那王三要是敢挑你的刺兒,你只管告訴六嬸,六嬸治他!那小子凈是歪心思!”

        還不等青青說話,旁邊一位婦人接口道:“他六嬸,你也別著急忙慌的要幫忙,也不看看,有這么個如意小郎君在,青青用得著你嗎?!”

        這話將‘如意小郎君’五個字念得是音重氣長,直引得在場的人除了青青和云飛揚笑成一片。

        青青羞得趕緊跑去撿起六嬸放下的篩子,低著頭開始篩礦。臉上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紅又涌了上來。

        云飛揚剛要開口解釋一二,就聽得礦洞內傳來一陣喧鬧。喧鬧聲一傳來,那些做工的婦人忙止住笑,一臉認真的做事。

        云飛揚正不明所以,就見洞口出來一行人,為首的,正是六嬸口中城主府管家三公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