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月落全文免費閱讀-月落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11 16:34

        月落全文免費閱讀帶給您!月落是星躔月所創作的小說《妖凡修仙傳》中的人物,月落小說精選:師父是我最崇拜的人,他雖然老了,拄著拐杖,好像走路都有些吃力,但是這絲毫不影響我對師父的感情。我自幼無父無母,是師父把我撫養成人,教我讀書,教我認字,教我武功,告訴我這世界日月星辰的變化。我甚至從來沒有開口問過自己的親生父母的事情,因為我覺得我不需要。

        妖凡修仙傳
        推薦指數:★★★★★
        >>《妖凡修仙傳》在線閱讀>>

        《妖凡修仙傳》精選章節

        師父是我最崇拜的人,他雖然老了,拄著拐杖,好像走路都有些吃力,但是這絲毫不影響我對師父的感情。

        我自幼無父無母,是師父把我撫養成人,教我讀書,教我認字,教我武功,告訴我這世界日月星辰的變化。

        我甚至從來沒有開口問過自己的親生父母的事情,因為我覺得我不需要。

        “到底…怎么回事?”看著年邁的恩師,還有面前在和他對峙的…“大師兄!”發生了什么?“為什么你舉著劍面對師父?”

        “師兄,你快看落塵師兄腳邊…”小師妹搖晃著我的身體,一片空白茫茫然的腦子終于稍微清醒了一下。“躺在地上那個影子好像是…”

        “大師姐!”不會吧?你們不是應該在浪漫地賞月嗎?在我本能地跨出第一步的時候,老舊的拐杖擋住了我的路,“師父…大師姐她…”

        “放心吧,婷月只是被打暈了,并沒有什么大礙。”師父蒼老而沙啞的聲線,但是說得很有力,“落塵…你終于動手了,潛伏在這里這么久,是想要得到什么?”

        “師父…”既然師父出手攔住了我,那我也不可能再前進了,哪怕前面是我深愛的大師姐,也許是察覺到了我焦急的內心,小師妹再次從身后挽住了我的手臂,星空下的眼眸有些朦朧,“師妹,我沒事…”

        “果然…大師姐才是最重要的吧?我是不是太狡猾了…”少女失落的輕聲私語在耳邊回蕩,我的表現讓她難過了嗎?

        “不…沒有,小師妹也一樣重要,只是如果我懷抱你的時候一瞬間就忘掉了大師姐,你又怎么信任我呢?放心吧,清瑩,我身邊永遠都是你的位置…”眼下還是退居身后,看著師父和大師兄到底怎么回事吧。

        “死老頭,你果然多留了一個心眼,我在這里潛伏了七年,才察覺到了鬼煞劍的下落,結果居然是一把假劍!”落塵大師兄揮舞著手中的劍,“鑄劍谷幽冥劍,一時間倒是很難讓人察覺不對,多虧了這個蠢女人,告訴了我這把劍來自鑄劍谷。”

        拳頭咯咯作響——

        把倒在地面上昏迷不醒的大師姐稱作蠢女人引起了我極大的憤怒,與此同時,師妹也加大了手腕上的力量,提醒我不要沖動。

        “鬼煞劍…落塵,從你一步一叩踏上星月峰的時候,我就察覺到了,你的武學修為之高,根本不是為了修行而加入念歸門的,所以,我一直提醒你,修身之道在于修心,最厲害的武道是人心,最強大的武器也是人心…世人只知鬼煞劍為神兵利器榜第一,卻不知鬼煞并非邪煞之氣,與圣道只是一念之間而已…”鬼煞劍…傳說中的魔劍,因為劍下斬殺過千萬陰曹地府的亡魂怨魂,所以常年縈繞著揮散不去的煞氣、濁氣,心智不堅定者會被附在劍身上的怨恨吞噬。這是江湖兵器譜上流傳的。

        師父說過早已把鬼煞劍封劍了。

        “少廢話,老頭,你今天不把鬼煞劍交出來,你的孫女就死定了,我一腳就可以踩死她!”在他抬起的腳落地之前,再也忍耐不住了。

        “住手!”掙開清瑩小師妹的手,“大師兄…你到底怎么了…你一直都是我追逐的…”目標和偶像,踏步直沖拳,繞開劍鋒,直擊身軀,雖然每一次我們交手都是我完敗,“你到底在干什么!”我的拳頭當然落空了,連衣角也沒有碰到,昏迷的大師姐也被掐住脖子拉開了距離,“我每天以你為目標,日夜修煉,廢寢忘食,可惜最擅長也只會這么一套鍛煉身體用的拳腳功夫,而你千變萬化,刀工劍術無所不通,師父一定最喜歡你了,你究竟怎么了!”

        “長拳?那一直拳的氣勢倒是嚇了我一跳,滾一邊兒去,這里沒你的事,啰嗦就殺了你。”完全沒有把我放在眼里,眼神也沒有在我身上停留,“本來以為老頭是把他的絕學星躔令傳授給了你,結果才發現你只是一個廢物而已,一點價值也沒有。”

        廢物…你沒有拿你手里那一把寒氣逼人的劍直接砍了我是因為心中不屑嗎?“大師兄…什么東西…迷住了你的眼…”

        “落塵…鬼煞劍我早就封劍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這一點,這念歸門就這么大,你什么角落沒有搜過?根本沒有你想要的鬼煞劍,至于星躔令…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盤,那命盤就是星躔令啊…根本沒有什么可以教的…”師父拄著拐杖,一步一聲地前進,“落塵,放下屠刀吧,不要執迷不悟了。”

        “笑話!我執迷不悟?你真不擔心你孫女的命?”大師姐的臉上已經開始發紫了,而我只能保持著長拳的姿勢,像個傻子一樣無能為力。

        把求助的希望都望向了師父…對不起,弟子無能…

        “生死自有命數,婷月命數未盡,所以,這只是一個劫數而已,倒是你,落塵,心魔不除,永劫難逃啊…”師父說得這么懇切,苦口婆心,難道你還聽不見嗎大師兄…為什么像你這么優秀的人,也會盯著什么鬼煞劍這種身外之物…

        神兵利器再銳利又如何?重要的是握著劍的人不是嗎?

        “劫數?那好吧…我倒要看看,她怎么度過這個劫數——”月光照應著明晃晃的匕首,“醒來的時候看到自己變成了一個丑陋的廢人,不知道她會怎么度過這個劫數呢?星玄公,你看呢?”

        “伏虎羅漢掌!”你已經放棄自己了嗎?“落塵師兄…”

        但是我是不會放棄的!

        “都說了不要過來礙事!廢物。”

        也許我是一個廢物,我也根本不知道該怎么阻擋寒鐵打造的幽冥劍,但是…“我也一樣會阻止你的!大師兄…快醒一醒!”只有我這樣的傻子,才會用掌法去對劍鋒,如果這樣的血腥能夠讓你覺得痛快了的話,就放過大師姐吧…“師…父?”

        但是劍鋒并沒有砍下我的手掌,晚風吹起的長袍擋在了我的身前,“真是讓人不省心的弟子啊…”是在說我嗎?不對,是在說大師兄,“雙拳推掌。”不過,我也一定是一個不讓師父省心的弟子吧…

        這筆直推出的雙掌,讓風向都倒轉了一瞬,大師兄在趔趔趄趄中勉強沒有倒地,但是嘴角溢出了鮮血,“老不死的,年紀這么大要進棺材了還有這力氣,我說你,就這么希望把鬼煞劍帶入墳墓嗎?不要忘了,鬼煞劍還要繼續斬妖除魔才對!”

        “斬妖除魔又何必一定需要鬼煞劍?心術不正的人,是不可以握起那把劍的。”師父果然…好厲害,那平淡無奇的招式,雙手出拳化掌而已,任何初學者都會的一招,卻有這么大的威力…

        “不和你廢話了,天亮之前不把鬼煞劍交出來的話,就去試煉窟收你孫女的尸體吧。”以落塵師兄的身法,我根本追不上他的步法,眼睜睜地看著他扛著暈倒的大師姐離開了念歸門。

        “師父…”我有些奇怪甚至是責怪地看著師父,為什么你不阻止他?他已經受傷了啊?難道,大師姐是無關痛癢的嗎?“師父!”但是師父的拐杖卻好像支撐不住他的身體了一樣,直直地倒了下去,“怎么回事?師父…”小師妹也和我一起一左一右撐住了師父的身體。

        鮮血在地面上匯成了血泊,“師兄,師父被刺到了,傷口在出血…”

        “什么?”那一劍…其實是替我擋下來了嗎?“師父,我扶您進屋。”此時此刻也的確顧不上大師姐了,反正離天明還有幾個時辰的時間,“清瑩,快去拿金創藥過來。”山上修行經常會受傷,常備的藥當然不能少了。

        “好,師兄,你等著…”

        等到小師妹離開之后,師父躺在床上卻像個沒事人一樣揮了揮手,“好了,未明兒,不要這么著急了,這點小傷算不了什么…”真的?我松了一口氣,“但是,我命數已盡,有些事情,該向你好好交代了,你知道我為什么給你起了一個月落的名字嗎?”

        未明兒是我的小名,月落,月未明,未明兒“因為…我是在月亮落下的時候出生的?”我以為師父真的不怕劍傷,可是世上哪有不怕流血的人?“師父,你等著,藥馬上到了。”

        “都說了,不要瞎忙活了,有沒有這個傷都一個樣,命數已盡,強行挽留,只會有損天道而已…我之所以叫你月落未明兒,是希望你能回到月亮落下的地方,記住了,在遙遠的地方,還有一個人間,就是師父的故鄉,那里的月亮才會下落,所以師父把師門叫做念歸門,而這里,是妖界,妖界的月亮與星辰永遠在天上,只是折射的光芒讓它們忽明忽暗而已…”

        “師父…我…聽不太明白…”天上的月亮從沒有落下?的確,白天也是群星閃耀,只是光芒更加明亮而已,那難道不是太陽嗎?

        “有陽光的地方,是不會有星辰的…每一個人的出生,都是日月星辰之力的精華,所以,星躔令并不是什么武功秘籍,只是每個人天命的本性釋放而已,以你的心性早就已經習得星躔令了,我之所以教你的都是基礎功夫,不是因為你笨,相反,你非常聰明伶俐,天賦遠在落塵之上,缺乏的就是一個強健的體魄和精神…”

        “師父…弟子明白…”您的良苦用心,我都明白,“基礎不牢,什么修行都沒有意義。”

        “明白?你還不明白…哈哈哈…”他笑了,拿出了他的拐杖,“去把你的師姐救回來吧——”拐杖?為什么是拐杖?師父給的武器,我還是磕著頭接下了,“你的星躔令,差的只是讓魚兒遨游的一池春水…”

        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