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結)極道至尊雷夏顏如玉-極道至尊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1 16:31

        《極道至尊》小說的主角是雷夏顏如玉,極道至尊是由作者執筆破天所寫的一本玄幻小說,極道至尊小說講述了:少年雷夏胸有大志,碰上了一個野心勃勃的神棍,從此少年熱血不滅練就祖龍真身,承繼亙古不朽意志,提劍駑馬踏乾坤,殺敵萬里外,無上神通顯。

        小編推薦:
        《帝道至尊》《大地獸皇》《萬古劍尊楚云》

        精彩節選:

        烈日炎炎高高掛在天空,知了嘰嘰喳喳的聲音時不時的傳入耳洞,令人心生煩躁。

        后山一顆百年老槐樹下正斜躺著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嘴中叼中一根青草,微微嚼動,任由那淡淡的苦澀在嘴中彌漫開來…

        舉起有些粗糙的手掌,擋在眼前,炎日透過手指間的縫隙折射在少年的臉上,遙望著天空上那輪巨大的烈日。

        “唉……”回想著這幾年的生活,少年不禁有些喪氣,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拔掉嘴中的青草用力的甩向遠處,就像是要把所有的煩惱和記憶甩掉一樣。

        “三年了,還有一個月就是最后的一次考核了,如果這一次再不通過就該回家了。”少年低聲的呢喃著,只是聲音中透漏著一絲絲的不甘和無奈。

        “嗨,雷夏我就知道你在這里偷閑呢。”一個同樣大小的少年大喊著從樹后面跳了出來。

        “猴子你說我能通過下個月的考核嘛?”雷夏迷茫的問著。

        “奧,對了,我們外門的劉長老就要回來了,你等會兒趕緊去打掃一下他的房間,別再出了什么茬子,那老頭可是嚴謹的狠。”猴子看著躺在地上的雷夏眼中閃過一絲同情,并沒有回答雷夏的提問。

        “嗯,我知道了,等會兒我就去。”雷夏看著沒有吱聲的猴子有些頹廢的說道。

        “那我去忙了,這幾天王玄那小子一直在給我使絆子,說不得改天得好好找他聊聊。”猴子有些惱怒的說道。

        猴子來的快離開的也快,因為他承受不了雷夏自帶的低氣壓。每次一接近雷夏他都能感受到絕望憤怒和不甘,這種混亂的情緒讓他很不舒服。

        “呸。”雷夏忽然跳起身來沖著地上吐了一口涂抹,臉龐猙獰,對著槐樹失態的咆哮道:“我草你奶奶的老天爺,把勞資弄成一個廢物,被別人當小丑玩嘛?你等著賊老天,總有一天我要讓這大地畏懼,讓蒼天顫抖。”

        要知道雷夏出自一個貧窮的小山村,當年背上行囊豪情壯志的踏上逆天改命之路。他離去時村民們期待的目光依舊歷歷在目,父親的囑托,母親的呢喃。

        可是到了這里才發現,現實是有多殘酷,不給人留下半點喘息的機會。他被檢測出天生體內經脈堵塞,竅穴脆弱不能修煉,直接被蒼云門無情的拒之門外。

        為此他在蒼云門外跪了十多天,任憑風吹日曬,閃電雷鳴。

        最終掌門垂憐,讓他進入外門打雜。心存僥幸的他抱著樂觀的態度修煉,不過每一次都是被徹底的失敗所叫醒。

        如今三年已過,他也從當年十二歲的孩童成長為了十五歲的少年,不過這些年的經歷到是讓他的心智更加成熟和堅定。

        在咆哮了幾嗓子之后,雷夏的情緒也是緩緩的平息了下來,臉龐再次回復了平日的落寞,事已至此,不管他如何暴怒,也是換不回那些超人的修煉天賦。

        噓噓噓……

        吹了聲口哨,一條黑糊糊的小蛇從樹上竄了下來,盤在雷夏的手臂上,拍了拍身上的草屑便去打掃劉長老的房間了。

        雷夏打掃完房間已是傍晚,他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走向自己的小茅屋。

        他剛入門的前幾個月因為不能修煉而被嘲笑,雷夏聽不慣便時常會和別人起沖突,后來他自己在宗門的后山搭建了一個小茅屋,雖然簡陋但是勝在沒有了冷嘲熱諷,所以他住的也頗為舒坦。

        “快看那個廢物,瞧他那一臉衰樣,這都兩年多了連煉體七重天都沒有達到,要是我早就找塊豆腐撞死了。”

        “別說了,小心這個瘋狗咬上你。你忘了當年劉旬都進入內門了他還沒放過他,后來要不是長老攔著哼哼。”

        周圍傳來的不屑嘲笑以及恐懼聲,落在那疲憊不堪如同行尸的少年耳中,恍如一根根利刺狠狠的扎在心臟一般,讓得少年呼吸微微急促,雖然這許多年過去了可是雷夏每次聽到心里都會掀起不小的波瀾。

        少年緩緩抬起頭來,露出一張有些清秀的稚嫩臉龐,漆黑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圍那些嘲諷的同齡人身上掃過,少年的嘴角自嘲一笑,似乎變得更加苦澀了。

        當年劉旬和他本來一個寢室,不過因為劉旬嘲笑他的父母和家鄉,雷夏便不分晝夜不知疲憊的向劉旬發起了挑戰。

        雖然每一次都被打的遍體鱗傷但是雷夏卻從來沒有放棄過,最狠的一次被劉旬打的只剩下半口氣,沒想到過了幾個月雷夏便又找上門去,劉旬被他這種潑皮流氓的打架方式折服了,最終經過長老的協調才不了了之,后來雷夏便有了瘋狗的外號,也沒有人再去找過他的麻煩。

        咣當!

        雷夏不知道被什么東西絆了一下,摔了個狗吃屎,引得周圍的人一陣捧腹大笑。

        “快看瘋狗吃屎。”

        “什么那叫廢物展翅,親吻大地第一式頭鐵。”

        雷夏緩緩爬了起來,心里的怒火沖天。

        “道歉,劉菅。”

        雷夏努力壓制著自己心中的怒火看著眼前錦衣華服的少年說道。

        “你不張眼啊!都踩在我腳上了,陪錢。沒錢的話也好說,每天早上給我到痰盂就可以了。”

        劉菅笑嘻嘻的說著,只不過其臉龐上的那抹譏諷之意,卻并未掩藏得多深。

        “是啊,您的腳夠長的,都快趕上狗腿長了,我說怎么那忙硬。”雷夏嘴角緩緩的揚起刻薄的弧度,有些譏諷的說道。

        “你說什么,你…好小子,敢罵小爺是狗腿,今天這事沒好了。我要想你發起挑戰,你要是個漢子就接受。”

        劉菅被雷夏刻薄的語言所激怒顯然已經失去了原本的理智。

        “跳梁小丑,你大爺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何須跟你一般見識,罷了這次我就放過你了,下次我可就沒有這樣好的脾氣和心情了。”雷夏顯然早就已經明白了他的意圖,他只不是劉旬派來調戲自己,因為下個月考核他吃定自己過不了,到時候雷夏一旦離開了蒼云門的庇護,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雷夏你就是個孬種,你父母是怎么生出你來的,天生的廢物,一點膽魄也沒有。”劉菅跳著腳,手指著雷夏罵道。

        雷夏怒目圓睜,雙拳不自覺的緊握著,雖然心里知道劉菅只是為了激怒自己,好讓自己答應他的挑戰,但是有些東西有些事情被人們埋藏在心底,這些東西一旦受到創傷,就算是兔子也會爆發出巨虎一般的殺氣,這通常被稱為逆鱗。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顯然劉菅已經觸及到雷夏的逆鱗。

        “好我接受你的挑戰。”雷夏拍開劉菅的手指低沉的答應著。

        一大群人圍著一個小小的擂臺,在這個本該放飛的年紀卻枯燥的修煉著,因此每一次挑戰都會引來很多人的矚目。

        “雷夏不過才煉體六重天而已,都沒有修煉出氣感,更不用說玄氣了,而劉菅好像都已經煉體八重了體內應該早就誕生玄氣了吧!”

        “喂,新來的吧!這點基本常識都不知道來今天哥們心情好免費給你普及普及……”

        聽著下面嘈雜的聲雷夏搖了搖頭,雙手在臺上,擺出了蒼云門入門武學破陣拳。

        場中雷夏和劉菅齊聲喝道:“請指教。”

        雷夏沉腰立馬,力灌與足,腰馬合一,蹬地而起。鉚足了吃奶的力氣,砰的一聲,如同出了膛的炮彈沖向劉菅。

        劉菅嘴角微微上揚,看著聲勢浩大的雷夏一臉的輕蔑的說道:“也就嘴皮子厲害,廢物就是廢物只能逞一時口舌之快。”

        當雷夏的拳頭即將到來之時,劉菅才宛若閑庭信步地一扭身,靈活的躲了過去。

        拳頭擦著衣服打出,未傷劉菅分毫。雷夏頓時暗呼不好。

        不等雷夏收拳,劉菅已經一肘磕在雷夏的后被上,同時膝蓋微微往上一抬,正中雷夏的腹部。

        哼!忍著喉嚨中涌上來的鮮血,雷夏如同一條柔軟的蟒蛇順勢而上,雙手撐地兩只腳立刻纏住劉菅的脖子。

        “啊”

        雷夏爆喝一聲把劉菅甩了出去。

        咕嚕咕嚕!

        劉菅滾到了擂臺邊緣,雙手撐地慢慢爬了起來,劉菅完全沒有想到雷夏能有如此反應。

        “好,很好你要為你剛才的動作而付出一些你承受不了的代價。”劉菅捏著手轉動著脖子說道。

        嘭!

        劉菅運轉著體內不多的玄氣跳了起來。

        “鞭腿”

        隨著一聲爆喝身體舒展開來,腿上包裹著玄氣霸道的劈向雷夏。

        看著劉菅來勢洶洶的一腿,雷夏已經躲避不急,但是不甘示弱的他并沒有放棄,而是一個兔子蹬鷹打了過去。

        兩個層次的境界落差,身體素質的差距,讓雷夏根本無法與劉菅相抗橫。

        劉菅勢不可擋的一腳踢在雷夏胸前,雷夏也一腳蹬在了劉菅的胸前。

        碰!咔嚓!

        雷夏哇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感覺到胸口火辣辣的疼。

        “再來!”雷夏咬牙,眼中似有熊熊烈焰燃燒。

        “碰……”雷夏飛出。

        “再來!”

        “碰……”雷夏再飛出。

        伴隨著最后一次飛出去,雷夏徹底的筋疲力盡了。眼前一片漆黑不知道斷了幾根肋骨,但是他的最后一個念頭還是戰斗。

        呼哧呼哧,劉菅劇烈的喘息著。

        “看來這真是一條瘋狗啊,不過一個月以后就讓你變成死狗。”劉菅說著轉身走下擂臺。

        廣場上不少人都被雷夏打動了,不少人想上前幫忙,不過礙于劉菅和劉旬的威壓還是放棄了。

        最后在人群都散了之后還是猴子把雷夏抬回了他的小茅屋。

        “老天爺給你一身傲骨,卻偏偏又給了你平庸的天賦,唉……

        猴子看著躺在床上的雷夏嘆息的說道。

        展開內容+
        • 極道至尊 截圖1
        • 極道至尊 截圖2
        • 極道至尊 截圖3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