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安然華天瀾是主角的小說_夢里長歌與你歡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1 16:30
        夢里長歌與你歡狀態:連載中作者:含香全文閱讀

        《夢里長歌與你歡》小說,男女主人公安然華天瀾。《夢里長歌與你歡》是小說家含香所寫。本書文筆極佳無與倫比,男主哥笑傾城,女一號梨花帶雨。虞星文跟華天瀾的暗中較量,卻讓他有一個舞步走錯了,不小心踩到了安然的腳。

        夢里長歌與你歡 第一百九十四章 尋仇

        可下一秒,他的手還沒等觸及到兵工鏟,眼前的兵工鏟,便消失了。

        不,不對,他感覺應該是自己的視線被生生的扭曲了,都看到了天上的星空。

        撲通一聲,男人B的身體重重的倒在地上。

        脖腔中噴出的鮮血,猛的噴了男人A一身,他登時嚇破了膽,撲通一聲就跪了下來:“大哥,大爺,祖宗,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別殺我……”

        男人A剛才可是眼睜睜的看著,男人B差一點就要拿到華天瀾的兵工鏟了,但是下一秒,兵工鏟卻出現在了男人B的脖頸處。

        隨后,男人B的頭顱,便飛上了天空。

        他混跡社會這么多年,自認為是老江湖了,現在可是法治社會,大家雖說也會威脅生死,但是不到逼不得已的時候,不會去殺人的。

        畢竟,殺人可是掉頭的大罪。

        可這個男人,竟然為了區區一個女人,說動手就動手,絲毫沒有顧慮。

        華天瀾看了眼男人A,他當然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樣的事情。

        他把兵工鏟砰的一聲扔在了男人A的面前,道:“那只手碰的,自己切下來!”

        男人A顫抖著抓過兵工鏟,明白這個男人的話是不容忤逆的。

        可是讓他真的去剁手,他又做不出來。

        兵工鏟在自己手里,要不,收拾了他?

        這個念頭在男人A的心中涌起,便一發而不可抑制。

        他猛的起身,抄起來兵工鏟,還沒等撲上去,便看到了華天瀾似笑非笑的眼神。

        他的眼神,讓男人A整個身子都忍不住有些顫抖。

        他這分明是,等著自己主動撲上去,再結果了自己。

        生和死之間,只有幾秒的時間。

        他抄起來兵工鏟,改變了個方向,狠狠地切了下去。

        啊的一聲慘叫,整個胡同里都是他歇斯底里的哀嚎。

        他這一下可是下足了力氣,把自己的左手,竟然生生的給切了下來。

        華天瀾這會從腰間抽出來一把沙鷹,在手里把玩著,冷冷的看著男人A。

        男人A在這刻分外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對的事情,起碼沒有一只手和沒有整條命,哪件事更合算一點,這個他大腦還算的清楚的。

        “大哥,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照做了。求你了,放我一馬吧?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間還有……”

        他話還沒等說完,就已經把嘴閉上了。

        沙鷹黑洞洞的槍口,就指在他的腦袋上。

        華天瀾說到做到,他厭惡的看了男人A一眼,便把他一腳踹到。

        至于纖細女子,他不想碰,碰這種惡心的女人一下,他都覺得臟。

        他大步向外走去,主管猶豫了一下,跟在華天瀾身后小聲道:“華總,那個女人?”

        華天瀾的視線好似一道毒針,狠狠地扎在他的身上:“你不知道怎么做?”

        主管唔了一聲,立馬點頭道:“明白,明白。”

        待華天瀾離開后,他上前看著纖細女子道:“阿飄,你說你好不容易榜上了大哥,為什么還要去招惹這種大神?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和以后都完了?”

        阿飄忌憚華天瀾的存在,但是對于主管,她還是不怎么怕的,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從黑暗里走了出來道:“孫主管,今天的事,我謝過了。等回頭……”

        “回頭,你還想要回頭?”主管仿佛聽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話。

        他一擺手,道:“你,還有你,把阿飄拉到黑影房,以后就在那服務,到死為止。”

        說罷,他不理會阿飄在后面的大聲辱罵威脅,便掉頭離開了胡同。

        黑影房是鎏金提供的特殊服務中,最值錢也是死亡率最高的一個。

        選擇這個特殊服務的人非富即貴,可以在里面隨意的折騰服務的女子。

        基本上不到萬不得已,是沒女人會來做這項服務的。

        前幾天有個欠了幾十萬賭債的,為賺錢選了這項服務去侍候。

        結果豎著進去,躺著出來,出來的時候嘴里吐著血,下身還冒出來一個酒瓶子頭,眼珠泛白,已經沒救了。

        想必,這樣華總會滿意吧?主管暗暗的想著。

        華天瀾從胡同出來后,便開車迅速的去了醫院。

        “病人的舌頭被咬破了1/4,好在出血不多,已經做了緊急修補手術,應該不會影響到以后的說話語言能力。臉上的傷,這兩天也就退了。”

        醫生說完后,便出去了。

        華天瀾看著已經睡著了的安然,臉上卻閃現著懼意,時不時的身體就會哆嗦兩下。

        華天瀾坐下,握著安然的手,眼神中這一刻竟然有了情意的流露。

        就算是貓狗,陪伴了這么久,都會有感情的,更何況安然這個活生生的溫婉女子呢!

        他輕輕的撫摸著安然的手,這樣的溫柔似乎給了睡夢中的安然一點點的動力,她身子慢慢的平靜了下來,最后呼吸也平穩了許多。

        可就在這會,醫院的走廊里傳來一陣吵嚷聲,噼啪的打砸聲,似乎是有人來鬧事。

        華天瀾微微皺眉,這個時候打擾了安然的休息,無疑是在摸他的老虎尾巴。

        華天瀾起身,到了走廊上。

        這會有個胳膊上纏了一圈的男人,看到了華天瀾后,沒敢露頭,小聲道:“虎哥,就是那個人,就他搞死的三哥和光子。”

        被稱為虎哥的男人,長的虎背熊腰,他怒目圓睜,大步向前指著華天瀾喊道:“你小子,站住!”

        夢里長歌與你歡狀態:連載中作者:含香全文閱讀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