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本)男主周司白女主江言小說-深陷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1 16:08

        知己難覓,好書難求。想要看一本好看的古言現言類小說?沒問題!小編來幫你找,由僅允花費十年傾心打造的《深陷》你絕對不可以錯過!劇情和文筆看過的都說好,男主角周司白和女主角江言之間的故事更是感人肺腑,讓人歷歷在目,現在我們就來一起看吧。

        深陷

        推薦指數:8分

        《深陷》在線閱讀全文

        深陷第一章 少年

        青城的冬天,總是下著一場接一場的大雪,連帶著溫度一降再降,叫人畏懼,叫人瑟縮。

        江言往窗外看時,只看到白皚皚的一片,路、樹、屋檐全都覆蓋了厚厚的一層。

        她漫不經心的咬著嘴里的煙頭。

        聽管家說,江缺綁了個人回來。這人脾氣硬得狠,江缺怎么折騰他,愣是沒聽見他吭一聲。

        整個青城,誰不知道江缺就是個瘋子,敢跟江缺耗上的,都是傻、逼。

        江言一邊想,一邊往地牢走去。

        通往地牢的路濕漉漉的,受潮很嚴重,一進去,就是一股熏到不能再熏的霉味。

        江言卻是習慣這種味道的人,埋頭往里走。

        沒走幾步,她就聽見皮鞭揮在人身上的聲音,一聲聲,刺耳又讓人心悸。

        江言沒所謂的想,大概皮開肉綻了。

        敢惹江缺,也是活該。

        她越走越近,很快看到里面雙手被拷著的人,身子骨不算太結實,顯然年紀不太大。

        此刻他白嫩的皮膚上,道道傷疤縱橫交錯,可他的背卻挺的出奇的直。

        這個姿勢狠狠的在她心里抓了一道,有點癢,一下一下觸在她心頭。

        還挺有自尊心。

        他低著頭,江言看不見他的臉。

        她沒什么含義的笑了笑,吹了聲口哨。

        低著頭的那位瞬間抬起頭。

        四目相對。

        江言最先看見的,是他那雙深邃且平淡無波的眼睛,那里頭有憤怒、有恥辱、有不甘,可半點害怕都沒有。

        再接著,她才注意到他的長相。

        五官精致,好看的出奇。

        是他啊。

        江言笑意越發明顯,散漫的咬了咬煙屁股。

        煙灰掉了一地。

        那少年見狀,眼底驟寒。

        江缺見她來了,不耐煩說:“阿言,你來,給我狠狠的抽他。”他把鞭子交到江言手上。

        江言也沒心軟,鞭起鞭落,又添道傷給他。

        少年“悶哼”一聲,死死的冷冷的盯著江言,恨不得將她碎尸萬段。

        “小畜牲,看什么看!”江缺搶過鞭子,又是一鞭子下去。

        江言冷眼看著,沒有阻止。

        在江缺將他打得幾乎要斷氣時,江言才默不作聲的走上前。

        她的手使力壓在他還在出血的傷口上,與她動作不相符的語氣卻極其溫柔:“再打下去,你撐不住的。”

        少年的牙要咬斷了,也沒哼出半個字。

        “骨氣”二字,倒是被他展現是淋漓盡致。

        江言的手不斷往下,臉蛋精致,身材撩人。

        臉好,活好。

        年紀不大,倒是個有那本事的。

        “剛才聽見了?”她的聲音又輕又騷,“我叫江言,長江的江,默默無言的言。”

        江言問:“你叫什么?”

        她假裝不認識他。

        他沒說話,額頭上冒著細汗,濃密的頭發被打濕。

        江言伸手替他擦去,又問一遍:“你叫什么?”

        “阿言,你跟他廢什么話,老子就不信了今天我收拾不了他!”江缺在后頭兇狠的說。

        江言輕輕笑,還是在跟少年說話:“看,他會要你命,但我不會,我只想救你。”

        她還停在那處的手輕輕用力,成功聽見少年的呼吸開始變得不穩。

        “不過我救你,你也得出把力。”江言湊到他耳邊,輕輕的吐出兩個字來。

        “睡、我。”她說。

        江言長得好,二十二歲的年紀,卻已經有了經過歲月沉淀而出的嬌艷,一顰一笑,風情萬種。

        面前的少年眼里覆了層霜,比外面的天還冷,不知是不是因為太久沒說話,出聲沙啞低沉。

        “滾。”

        冷漠盡顯。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