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沐真全文免費閱讀-沐真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11 14:36

        沐真全文免費閱讀帶給您!沐真是一鏡江南所創作的小說《太古真元訣沐真》中的人物,沐真小說精選:大延山脈,泰元古城。這里是北境七大宗門,最強宗門泰元門的所在地。繁星點點,深夜時分的泰元古城萬籟俱靜,然而在古城最中央,一座雄偉宮殿的前方廣場上,卻是跪滿了人群。這些人,身穿華美長袍,氣質脫俗,是清一色的泰元門弟子。他們每個人都神情虔誠,望向廣場上一座氣勢恢宏的巨大高臺。

        太古真元訣沐真
        推薦指數:★★★★★
        >>《太古真元訣沐真》在線閱讀>>

        《太古真元訣沐真》精選章節

        人域,北境。

        大延山脈,泰元古城。

        這里是北境七大宗門,最強宗門泰元門的所在地。

        繁星點點,深夜時分的泰元古城萬籟俱靜,然而在古城最中央,一座雄偉宮殿的前方廣場上,卻是跪滿了人群。

        這些人,身穿華美長袍,氣質脫俗,是清一色的泰元門弟子。

        他們每個人都神情虔誠,望向廣場上一座氣勢恢宏的巨大高臺。

        高臺巍峨無比,聳立夜空,直指蒼穹!

        這是泰元靈臺!

        在那高臺之上,更是有著六位氣息強大的中年男子。

        這六人。

        每個人都神情緊張,目光如炬,死死盯著高臺上的一面鏡子。

        那鏡子氣息古樸,懸浮在空中,不斷散發出三道青色光芒,激射在高臺核心位置的祭壇陣法之中,居然交織成為一個巨大的光芒門戶。

        巨大光門每轉動一下,就發出沉悶的炸雷聲,不絕于耳!

        但此時,那維持巨大光門開啟的三道青光,其中最為強烈最為耀眼的那一道,已經漸漸暗淡,似乎就要消散。

        所有人都高高昂首,注視著那隨時都有可能關閉的巨大光門,一個個眉頭緊鎖,神色緊張無比。

        而那高臺上的六位氣息強大的男子,在他們緊張的神色之中,卻又帶著一種興奮期待的玩味表情。

        轟隆!

        最后,那巨大鏡子終于不再激射出青色光華,“咔嚓!”一聲炸裂開來!同時爆發出強大的轟鳴之聲。

        終于,靈臺上那巨大門戶一陣劇烈震顫之后……緩緩合上……

        六人都緊盯著那合上的巨大光門,直到門戶消退所有光華,化為一團虛影,徹底關上時,才有一種恍如夢中的感覺。

        片刻之后,其中一人再也壓抑不住激動情緒,興奮高呼起來:“哈哈!關上了!這‘位面之門’居然關上了!”

        “真的關上了!泰元門主方煜,就這么消失在了靈域世界中,永不能再回我人域北境之地!”

        “靈域,人域,一個在天,一個在地,沒有了泰元靈鏡開辟‘位面之門’,任他無敵天下,又能奈何!哈哈哈!”

        方煜!

        北境泰元門掌教至尊,一身修為通天徹地,是七大宗門中,唯一突破到真氣境九重,領悟“靈氣奧義”,達到半步圣位的強者!

        圣位高手,可飛天遁地,截江斷河,彈指間滅殺千軍萬馬,有鬼神不測之威能。

        在人域,更是被稱為“人間圣王!”

        方煜雖然沒有真正達到“人間圣王”的層次,但以真氣九重的境界實力,依然是北境億萬修士中巔峰強者!

        他的存在,使各大宗門日日夜夜寢食難安。

        就連北境第一強者,北境之主,也對此人極為忌憚。

        但是,三年前方煜進入一個神秘浩瀚的靈域世界,三年未返,在返回之期的今日,那唯一能夠讓他傳送回來的“位面之門”,此刻已然關上。

        眾人雖然不清楚泰元靈鏡開辟的位面門戶,為什么會關上,但是很清楚一點,方煜是絕對回不來了。

        也許是死了,也許是被困在靈域世界之中。

        但無論如何,“位面之門”的關閉,意味著方煜就再也不可能歸來。

        而且,和方煜一起消失的,還有幾位實力強橫的泰元門副掌教。

        這也難怪這六人各自興奮激動,身為六大宗門掌教的他們,對于方煜的消失,等同是除掉了心腹大患。

        當然,與此同時,原本北境的第一大宗泰元門,也會在這一瞬之間,將要面臨風雨飄搖,岌岌可危的局面。

        ……

        三日后。

        泰元古城的城門前,出現了幾名奇異來客。

        這些來客,一行九人。

        每一個人都身穿白色長袍,戴著面紗,背插長劍,傲氣凌人,尤其是這些人胯下所騎戰馬,高大神駿,通體如玉,毛發潔白無瑕,如同是用白玉雕琢而成一般。

        雪玉驄!

        這是北境萬千寶馬良駒之中,一種極其稀有的神駒,體力非凡,速度驚人,幾乎是日行萬里。

        為首的那位白衣劍客,他策馬行至古城大門前,揭下面紗,露出了一張清秀臉孔,居然是一位少年,十五六歲的模樣。

        白衣少年臉上的表情,無悲無喜,他看著雄偉的古城大門,似乎是勾起了無限回憶,小聲的喃喃自語起來:“九年,一別泰元古城九年,還是老樣子。”

        這少年。

        叫做沐真,方煜的一位真傳弟子,在九年前被秘密送出,不知送去了何處。

        “沐真”這個名字,在泰元門中,鮮有人知曉。

        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方煜還有這么一個真傳弟子。

        “九年,一別九年,也不知道師母如今怎么樣了……”

        一來到泰元古城,沐真再也抑制不住思緒,想起了這么多年來,一直對他關愛備至的師母。

        也就是方煜的正妻,方夫人。

        他從小吃方夫人母乳長大,無論是方煜,還是方夫人,都對他關愛備至,視如己出。

        而這九年來,他雖然在遙遠異鄉,方夫人也依然時常送去許多親手縫制的衣物,甚至是親手做的一些家族特產。

        所以,沐真對于方夫人,一直都視為親生母親。

        一想到方夫人,沐真的神色已經不再風輕云淡,而是有著一絲憂慮:“位面之門關閉,師父如今被困死在靈域之中,這一下不知有多少宗門虎視眈眈,想要打我泰元門的主意,恐怕就連北境天城也已經在商議著,如何宰割我泰元門吧?師母雖然堅強,但畢竟是一介柔弱女流,且心地善良,讓她主持宗門,不知要受多少委屈……”

        “少劍主無須憂慮,方夫人已經來信說明,如今門中雖然局面動蕩,但是還可以撐些時日。”

        站在沐真身后的一位白袍劍客,知道沐真在擔心什么,不由得出言安慰。

        “不。”

        沐真搖搖頭道:“你不了解,師母雖然在信中說沒有大礙,但真正的情況,恐怕不是這樣,你要知道,他一直還把我當做是個孩子,即便真的出了什么事,也未必會和我說明。這也是我這些天一直日夜兼程的緣故,晚到一天,師母就有可能受更多委屈,甚至是屈辱……當然,如果有人敢這么做的話,哼!……進城!”

        話音落下,沐真一馬當先,絕塵而去。

        他的眼神之中,閃爍出一絲凌厲的殺機。

        身后的八位白袍劍客,也都尾隨其后,策馬狂奔,緊緊跟上,每個人的身上,都透露出一股淡淡的狠厲之氣,仿佛是一把隨時都會出鞘殺人的劍。

        ……

        其實,沐真并沒有多慮。

        如今的泰元門,局面極為動蕩。

        在三日前,方煜被宣告困在靈域世界那一刻起,泰元門的地位,剎那間就一落千丈,成為了眾矢之的。

        要知道。

        泰元門失去的并非只有方煜,還有跟隨方煜一同闖入靈域世界的三位真氣境八重高手!

        三位泰元門的副門主。

        每一位副門主,都有媲美六大宗門掌教至尊的實力!

        要知道。

        真氣境八重的高手,可以凝氣成罡,殺敵與千步之外,全力一擊之間,更是能夠爆發出數十萬斤的巨大力量!

        這樣的人物,放在戰場之中,等同于殺人機器!

        何況是三位真氣境八重強者,聯合在一起,那絕對是一股恐怖至極的力量,足以讓任何蠢蠢欲動的敵人,都打消念頭,俯首稱臣。

        但是,這三位副門主,也都伴隨著方煜,一同消失在了那神秘浩瀚的靈域世界。

        整個泰元門的最強底蘊,全部被抽空。

        以前那些低頭在泰元門威勢之下的各大宗門,如今都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原本多年相交甚好的一些武道世家,也都躲避起來,生怕殃及。

        甚至于,有些向來和泰元門不合的大宗門,大世家,已經開始面露猙獰,磨刀霍霍。

        世態炎涼。

        現實就是如此殘酷。

        此刻,在泰元門的待客大殿中,一位相貌端莊,身穿白色素裙的美婦人,眉頭緊縮。

        她就是方夫人,一個慧麗的女子。

        如今。

        在她手上,放的是兩封信箋。

        一封來通云宗,一封來玄庭門,這兩大宗門,都是位列七大宗門之中的宗派,他們的信箋之中,大意是說要宣布解除和泰元門的盟約關系。

        這看的讓方夫人一時間不由得心寒,且又惱怒。

        她萬萬沒有想到,一向和泰元門十分交好的兩大宗門,在這種關鍵時刻居然前來解除盟約。

        想當初,泰元門是何等威勢?

        整個北境大大小小數百宗門,萬千武道世家中,最強的宗門勢力。

        那玄庭門主,通云劍宗掌教,也都提前就早早結盟,好以結好泰元門。

        但現在呢?

        身為盟友,非但不出面援助,反而紛紛解除盟約。

        因為這玄庭門主和通云掌教也十分明白,方煜還在的時候,威勢太重,乃一代霸主,地位僅次于統治北境的第一勢力,北境天城之主,可謂是力壓所有宗門一頭,這讓很多人早已心生不滿嫉恨。

        如今機會一到,勢必要對泰元門發難,被瓜分宰割的局面,那也只是遲早問題。

        玄庭門,通云劍宗,紛紛解除盟約,就是表明立場,不想被泰元門連累。

        方夫人雖然心痛,但也很明白其中的利害關系,最后只能是長嘆一聲:“解除盟約……好,這樣也省得連累了玄庭門通云劍宗,宋執事,你幫我寫兩封回信,送到兩大宗門,答應解除盟約的事情,送信的時候,切記不要有言語沖撞,要識大體,知道嗎?”

        那站在方夫人一旁的中年男子,是泰元門中的大執事,宋通。

        他性格一向剛烈,聽到方夫人這么說,當即就怒道:“夫人,這玄庭門通云劍宗實在是厚顏無恥,這種墻頭草,門主在時,就應該把他們殺個干凈!”

        不僅僅是他。

        泰元門其他弟子,也都忿忿不平,有些核心弟子的眼神之中,甚至閃爍出了殺機。

        方夫人搖搖頭,長嘆一聲:“哎!你們也不想想,如今我泰元門已經到了危難之際,在這種局面下,怎么還能隨意得罪人?這玄庭門通云劍宗也僅僅只是解除盟約,想要和我們撇清關系,至少還不是敵人。”

        “夫人說的也是,只是這…這實在是欺人太甚,要是門主還在,他們怎敢……”

        “門主若是還在,那該有多好……”

        泰元門子弟,一個個感慨起來。

        泰元門,什么時候,居然淪落到了如此地步,被人上門打臉,還要打碎牙和著血往肚子里咽。

        這簡直是泰元門近百年來,莫大的屈辱。

        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