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本)《妖凡修仙傳星躔月》完整版全文目錄

        發布時間:2019-03-11 14:06

        《妖凡修仙傳》星躔月完整版全文目錄帶給您,妖凡修仙傳講述了月落的故事,妖凡修仙傳星躔月節選:忘憂村里有八個散仙,酒仙賣酒翁,無憂無慮有酒必醉,讓人分不清他搖擺的時候是醉的,還是醉的時候才搖擺,反正,基本沒見過他好好走路,總是搖搖晃晃的。癡迷下棋的棋叟,無時無刻都要拉著人陪他對弈,可是棋藝之高,誰也不是對手啊,像我現在的水平,總算可以在和老人下棋的時候,把屁股下的石凳坐熱再輸了。

        妖凡修仙傳
        推薦指數:★★★★★
        >>《妖凡修仙傳》在線閱讀>>

        《妖凡修仙傳》精選章節

        忘憂村里有八個散仙,酒仙賣酒翁,無憂無慮有酒必醉,讓人分不清他搖擺的時候是醉的,還是醉的時候才搖擺,反正,基本沒見過他好好走路,總是搖搖晃晃的。

        癡迷下棋的棋叟,無時無刻都要拉著人陪他對弈,可是棋藝之高,誰也不是對手啊,像我現在的水平,總算可以在和老人下棋的時候,把屁股下的石凳坐熱再輸了。

        一手好字、精通古籍、飽讀詩書的文先生,出口成章,天文地理,無所不知,自比于書圣武侯,當然,如果不是他教我讀的書,我也不知道書圣和武侯都是誰…

        心靈手巧,作品總是巧奪天工的大師王木匠,在他手里,一張八仙桌也能雕刻得鬼斧神工,渾然天成。

        非常擅長畫美人和江山,栩栩如生爐火純青的妙筆書圣妙丹青,據說他的畫室從來不準別人進去,并且收藏著許多名貴到價值連城的畫卷。

        雜亂無章的野花野草看似沒有美感,但是在園藝大師種花翁的手下,再普通的花也能培養得嬌艷欲滴,萬紫千紅之時香氣襲人。

        算上在我眼前的秦神醫之后,還有一個…最神秘莫測的琴仙子,總是在亭臺樓閣上一幕垂簾,百花擁簇之間獨自撫琴,從來沒聽她開口說過話,也沒有見過面。

        “湘瀾,你一直在外面偷聽嗎?”湘瀾沒有上過星月峰,以她的體力,除非我把她背上去,雖然女孩子很輕,但是那對我來說也算是個考驗。

        “才沒有呢,月哥哥,我就是過來叫你們吃個飯的而已。”湘瀾依然是那一副甜蜜的微笑,但是…

        這個表情已經很少沒有變化了,怎么看都不是發自真心的笑吧!?感覺好可怕…

        “呃,不管怎么說也還沒有到時間吧…”剛剛告訴秦神醫的秘密可不是開玩笑的,為了以防萬一,努力擺出了嚴肅的臉,扣住了湘瀾的肩膀,“聽著,湘瀾,無論你聽到了什么,都不要出去亂說,知道嗎?”

        “誒?”湘瀾大概也被我嚇了一跳,這掛在臉上的笑臉終于不笑了,眼神游離到了一邊,“月哥哥,你弄疼我了…”

        “啊,抱歉…對不起…”扣得太用力了。

        “你是想給大家一個驚喜嗎?”

        驚喜?什么驚喜?星月峰的變故能算是驚喜嗎?怎么看都是驚嚇了吧?“不不不,這個消息一定要保密,雖然我知道肯定不可能一直瞞下去,但是在沒有準備好之前,不適合讓大家知道。”就像秦神醫說的那樣,星玄公的去世消息如果傳到武林,一定會引起一輪驚濤駭浪。

        “好…好好…我聽你的,月哥哥,在準備好之前,湘瀾不說…”

        “為什么你的臉要這么紅?這一種我們不是在討論同一件事情的感覺是我的錯覺嗎?”微妙得感覺有些不對啊…

        “你在說什么?月哥哥。”少女又換回了那一張人畜無害的甜美笑臉。

        “呃,沒什么,我是說湘瀾真是漂亮,和我的小師妹有的一拼。”這倒是實話,以前總是直接和秦神醫交流,都沒有怎么在意過跟在他身邊的湘瀾。

        “小師妹?”少女眉頭皺了皺,“哦…就是那個像月哥哥的親妹妹一樣的清瑩姐姐,對吧?”

        “親妹妹?清瑩不是我的親妹妹——”

        “是親妹妹…對吧?”臉上的笑容又開始僵硬了!?

        “啊…是啊…情妹妹…沒毛病…”我究竟為什么額頭上冷汗直冒?

        “賢侄,要不留下來吃頓飯吧?”雖然秦神醫發出了邀請,但我拒絕了,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清瑩小師妹煮的飯菜還在等我呢。

        況且還要去山澗的清泉里抓一些鯽魚,沒有來得及拜訪一下忘憂八仙有點點小遺憾,不過,反正忘憂谷什么時候都能來,“終于沒力氣鬧騰了嗎?”老母雞總算安靜了,能夠被星月峰這么清澈的清泉水溫水煮母雞,也算是死得光榮吧,卷起褲腿,捧了一口清泉溪水,還是熟悉的甘甜滋潤帶著林間的味道,忍不住又抬頭大吼,“大王叫我來巡山——抓條鯽魚做晚餐——這山澗的水,無比的甜,不羨鴛鴦不羨仙!”

        左手一條魚,右手一條魚,加點小蝦米,煮個一鍋鮮,我仿佛已經聞到那鮮香四溢的味道了,嘴角邊口水都流了出來,“啊嘞?突然起霧了?”但是口水還沒有來得及咽到肚子里,突然覺得周圍白茫茫的霧氣彌漫了起來,看來要加快速度了,雖然我對星月峰路非常熟悉,閉著眼睛也能走,但是以防萬一,還是提前趕路比較好,這些應該也夠吃了。“這個霧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星月峰起霧是很正常的,但是像眼前這樣說來就來,而且越來越濃的情況,還真是沒見過。

        砰——

        “哇呀——!”一聲巨響,不是什么東西爆炸了,而是我的腦袋重重地撞上了一棵樹,“痛痛痛痛…禍不單行?”怎么可能,我認錯路了?這一條我走過千遍萬遍的登上星月峰的路,我怎么可能認錯?

        “咕咕咯——咕咕咯!”

        “連你也敢嘲笑我?看我不把你煮了喝湯!”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撞樹上之后,我也認不出自己究竟身處何方,該怎么上山了。“好像…有什么聲音在迷霧中…”閉上眼睛,仔細聽一聽。

        “咕咕咕——咯咕咕!”

        “我不是指你的聲音啊!給我安靜——”清晰而悠遠,清脆而空靈的輕唱聲穿透層層的迷霧,傳到了我的耳朵里,“不是我的幻覺啊…”星月峰上怎么會傳出如此優美而悲傷的輕唱?

        忘憂村里誰上山了嗎?但是誰也不會唱出這樣的歌聲吧?

        “咕咚…”歌聲越來越近了,茫茫然之中,出現了一個很像少女的影子的輪廓,“是誰?”清瑩小師妹?湘瀾小醫仙?又或者是…紫婷月師姐出來散散心?“不不不,都不可能,也都不是…”屏住了呼吸,能夠聽到的只有她猶如鳳吟鸞吹的歌聲,雖然只是沒有歌詞的輕唱,但是這讓人心醉的旋律,和宛若天籟的聲音,瞬間讓人失去了其他所有的想法,只想等著這首旋律唱完。“你…你是…”

        當人影來到我的面前的時候,歌聲戛然而止,而我還沒能從摔倒中站起來,揮散不去的濃霧里,只能讓我看到她留仙裙下的繡花鞋。

        我不知道她是誰,她也沒有回到我她是誰,既然我看不見她的臉,她也肯定看不清我的臉,明明近在咫尺,但是這茫茫的濃霧卻擋住了所有的視線。

        她也許…是看得見我的…

        兩個人保持著沉默的時候,這個想法把我嚇了一跳,甚至這個奇怪的濃霧…可能都和她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找…找我有什么事嗎?”既然這么長時間還不走,難不成是來找我的嗎?“我…我現在也不知道怎么上山了,霧太大了,不如,等濃霧散了再來吧?”來到了星月峰,那多半是問我怎么上山的吧?在沒有確定對方什么身份之前,當然不可能告訴她。

        更何況我現在真的分不清哪條路了,從來沒有發生過的情況。

        在我說完這句話之后,我就看到了留仙裙下繡花鞋轉過了身,向著她來的方向,慢慢地離開了。

        然后濃霧開始消散,然后再也沒有聽到她的歌聲了。

        “太奇怪了…”以她腳步的速度,怎么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就離開得無影無蹤了?更奇怪的是…“我沒有認錯路,這里是上山的方向啊…”而且,周圍根本沒有樹,我裝上的是什么?“咕咚…”平靜了一下心情,點了點籃子里的貨物,母雞、鯽魚還有其他的都在,趕緊挑了上山才是當務之急,其余的就先別管了。

        總感覺…有什么東西上了星月峰了!

        小師妹…大師姐…

        “該死…”心里感覺到非常地擔心,忍不住握緊拳頭加快了腳步,四周又變回了我熟悉的星月峰,看上去好像什么也沒有發生過。

        念歸門…牌坊上的匾額依然在,雖然修補過的痕跡很明顯,破壞了它的美感。

        “師兄…”清瑩小師妹在牌坊那向我揮手。

        “我回來嘍——!”果然沒有什么事嗎?是我擔心過頭了,松了一口氣,“小師妹,沒出什么事吧?”少女一直笑嘻嘻地看著我沒有回答,“干嗎呢?我臉上有什么東西?”不可能啊,剛剛洗過了。

        “不是啦,是你的第一個問題,沒有問我師姐到底怎么樣了,所以稍微有點開心…”

        “呃…那師姐到底怎么樣了?”這種事情需要開心一下嗎?

        “師姐傷勢倒是沒什么大礙…但是呢…情緒很低落就是了,眼睛都哭腫了,我猜…爺爺的事情她一定知道了…”

        頭痛啊…這就不好辦了,這么大的變故,的的確確像師父說的那樣,是一個大的劫數,“那,師妹,只好麻煩你多陪一陪師姐了,這是養心丹,你去給她服用一下。”

        “你不去安慰安慰她嗎?”

        “我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所以,我還是做飯去了,晚上有好吃的嘍。”這只老母雞,終于可以煮了你了。

        “那,師兄,我就稍微期待一下嘍,鍋里還有飯,你可以簡單地吃一些。”

        這種情況下,交給同為女孩子的清瑩小師妹才更為妥當一些,而我準備好補一補的晚餐就行了,這雞湯可是要煮上個一下午才行。

        “香噴噴呀香噴噴——”配上星月峰特產的香料和草藥,簡直完美,就這樣等到星空變暗的時候…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什么!?”這熟悉的輕唱聲再次響起,“糟了!”是我把人帶上了念歸門了嗎?急忙推開了廚房的大門,皓月當空,與整個星月峰交相輝映。

        月光下,清風中,山崖頂。

        熟悉的繡花鞋,轉過身側臉看著我的時候…

        一瞬間震顫了整個靈魂——

        如此高貴的月光下的公主…你究竟為何把目光停留在我這樣卑微的人身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