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整版)秦絕全文免費閱讀-秦絕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11 13:35

        秦絕全文免費閱讀帶給您!秦絕是帝太白所創作的小說《重生之妖神至尊》中的人物,秦絕小說精選:茂密的樹林,樹枝高聳入云,碩大的樹干下面躺著一個渾身血跡的狼狽少年,氣息全無。他的傷口處還流著血,顯然是剛死不久。突然一道金光注入了少年的體內。樹林里靜靜地,只有風吹拂樹葉時窸窸窣窣的聲音,過了許久,不知從哪兒突然響起來一道蒼老而悠遠的聲音——

        重生之妖神至尊
        推薦指數:★★★★★
        >>《重生之妖神至尊》在線閱讀>>

        《重生之妖神至尊》精選章節

        茂密的樹林,樹枝高聳入云,碩大的樹干下面躺著一個渾身血跡的狼狽少年,氣息全無。他的傷口處還流著血,顯然是剛死不久。突然一道金光注入了少年的體內。

        樹林里靜靜地,只有風吹拂樹葉時窸窸窣窣的聲音,過了許久,不知從哪兒突然響起來一道蒼老而悠遠的聲音——

        “小子,你不甘嗎?不甘‘就睜開眼。”

        “唔……”

        秦絕慢慢的睜開了自己的眼,入眼的是一片碧藍和柔白的云。

        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已經死了嗎?秦絕撐著自己從地上爬起來,身體內部的劇痛讓秦絕很快又狼狽的跌回地上。

        腦袋一陣劇痛,秦絕回憶起了死之前的事情,這時四周一股濃濃的恨意撲面而來。

        ……

        “弟弟?呵呵,這就是親弟弟嗎?我對他那么信任,他卻和我最愛的人,那個賤人狼狽為奸,合謀偷襲暗殺與我,啊……啊,啊!”,

        “可惡!我不甘啊!”

        ……

        秦絕大腦又是一片眩暈,緊接著一股刺痛襲來,與此同時他接收到了一份本不屬于自己的記憶——

        秦絕重生了,重生在神學大陸不妖域海邊名叫江鎮的地方,一個與自己同名同姓的十五歲少年身上。

        不妖域是神學大陸上有名的妖魔橫生的地域,可這少年身為人類之身卻在這里生存下去的原因是他是半妖。一個卑微的人類女子與不妖域貴族紫金伯爵所生之子,父親與母親的結合全是意外,而有他的出生更是意外。

        少年的母親做著母憑子貴的黃粱美夢,抱著他去找紫金伯爵時遭來的只是一頓毒打,少年的母親死了心在海邊把孩子獨自養大。可養大一個小孩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又更何況是一個脆弱的女人,女人遭受了不少歧視,凌辱,但是女人卻以她瘦弱的肩膀扛起了這個家,在不妖域生活了下去。

        轉眼,少年十五歲的時候,女人本來就不結實健康的身體徹底垮了,在床上氣息奄奄,少年于心不忍不顧母親反對跑去找紫金伯爵。把母親交給鄰居大爺照看就上了路,可是他們與紫金伯爵所住之處萬水千山,一路危險重重,這不剛沒走多遠,少年就碰上了一只兇惡的鳥禽喪了命……

        “自不量力。”秦絕對這個同名同姓的少年的一生平靜的做出了評價,對于明明什么能力都不具有的少年居然會去找什么絕情的爹,在秦絕看來這樣無論怎樣都是自不量力的表現。也是那個女人將這個少年保護的太好了所以他才不知道不妖域的兇險。

        而就在秦絕的這句話剛說完,他的頭突然開始劇痛,身體也好像要被撕裂一樣有什么東西正在排斥他,好像要把他的這抹靈識驅逐出這個身體一樣。

        秦絕很快明白了那是那個同名同姓的少年殘留下來的意識,明明什么神學都不曾接觸,居然還能有殘識留下,這小子不簡單吶……

        “你所想的一點都沒錯,這小娃娃因為是半妖所以精神力比一般人自然強橫許多,而且他同樣死的不甘心,所以就凝結了殘識,你想徹底占據這個軀體,你最好幫這小娃了卻了心愿,讓那些人付出代價。”

        一個突如其來的老者聲音在秦絕耳畔響起,秦絕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才后知后覺的發現這聲音有點熟悉就像……不久前把他叫醒的那個聲音。

        秦絕顧不上身體和精神上的疼痛看向四周,四處尋找,“誰?快給我出來,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氣。”

        老者笑出聲來,“小伙子別找了,我也在這個身體里。”

        聽完這句話,秦絕脫口而出一句,“我去!”

        一個身體內有三個靈魂,這種事真是前所未聞。不過這種事也確實發生了,秦絕現在已經坐了起來,若有所思的摸著自己的胸口,問道:“喝!你是誰?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者先是安撫了少年暴躁的殘識,而后反問秦絕,“小伙子,難道你忘記了,是我救你逃出來了火海,你總不可能像你的那個惡毒弟弟一樣忘恩負義吧?”

        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