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本)《太古真元訣》小說最新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1 13:03

        《太古真元訣》小說最新章節閱讀這里有!太古真元訣講述了沐真的精彩人生傳奇,太古真元訣小說主要內容:那震懾人心的馬蹄聲,再一次響徹起來,由近而遠,如同懾人的音符一般。泰元古城的大道上,沐真帶著八位白衣劍客,聲勢浩蕩,風云呼嘯,奔向遠方。……古城的道路兩旁,眾人皆紛紛避開。面對如此一支強大的隊伍,沒有人敢攔在路中。

        太古真元訣
        推薦指數:★★★★★
        >>《太古真元訣》在線閱讀>>

        《太古真元訣》精選章節

        “什么?這……”方夫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整個人有些發懵,一時間呆住了。

        待她醒悟過來時,沐真已經走遠。

        此刻,在泰元府外。

        那震懾人心的馬蹄聲,再一次響徹起來,由近而遠,如同懾人的音符一般。

        泰元古城的大道上,沐真帶著八位白衣劍客,聲勢浩蕩,風云呼嘯,奔向遠方。

        ……

        古城的道路兩旁,眾人皆紛紛避開。

        面對如此一支強大的隊伍,沒有人敢攔在路中。

        即便是泰元門中的精銳高手隊伍,泰元衛,也紛紛回避。

        這些泰元衛,清一色都是真氣五重強體境的高手,每一批隊伍,都有近百人,一旦聯起手來,也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但面對沐真這支隊伍,卻是弱小的可憐。

        不過,泰元衛的統領已經得到了消息,知道沐真乃是泰元門主唯一的一位真傳弟子,也就早早的下令所有衛士,一旦遇到沐真的隊伍,直接放行,不得阻攔。

        所以,沐真帶隊狂奔在大道上,幾乎沒有任何阻礙,一路風卷殘云,成為了整座城池最為矚目的焦點。

        與此同時。

        古城大道兩旁的一些高手,已經認出了沐真身后那些白衣劍客所捆綁的洪威等人。

        “看!那不是大羅教的洪威嗎?”

        “洪威?就是那個大羅教年輕一輩的天才高手,十六歲就修煉到真氣境六重的洪威?據說此人還擠進了北境潛龍榜名額之中,不過怎么斷了一臂!”

        “何止斷了一臂,你們仔細看,那洪威的身上,幾乎沒有一絲一毫的真氣波動,可見修為已經被廢掉!”

        “大羅教這一次來我泰元門,不會有什么好事,看來應該是得罪了前面那位公子,不過此人是誰?又是什么來頭,居然敢廢洪威,實在是霸道!”

        “不清楚,從未聽說過我泰元門中,還有這樣一位人物。”

        “無論如何,我泰元門這一次局面堪憂,有這樣的人物橫空出世,這是天大的幸事!”

        眾人議論紛紛。

        沐真聽的一笑,整個人淡定從容,風輕云淡的坐在白馬上,自有一股天塌不驚的氣勢。

        ……

        此刻。

        遠在大延山另一邊的大羅教,對這些事情還不知曉。

        大羅城,大羅宮中,此時正在大擺筵席,大羅教門中的高手齊聚一堂,一個個推杯換盞,開懷暢飲。

        真的是好不熱鬧。

        而端坐在中央宴席最上方的,正是大羅教的門主,洪天辰。

        這洪天辰,在北境也算是威名赫赫,實力強大,真氣修為早就突破至真氣八重罡氣境,在七大宗門掌教實力修為中,名列前茅,僅僅只在方煜之下。

        若不是方煜,洪天辰絕對算的上七大宗門第一人!

        幾十年來。

        洪天辰一直被方煜力壓一頭,無論是在爭奪靈脈資源,還是在北境高手排名上,都在方煜之下。

        所以,如今方煜被困死在靈域世界,最興奮的,莫過于洪天辰。

        這也是為什么洪威會到泰元府挑釁侮辱,他就是為了出一口多年來的怨氣。

        此刻,坐在洪天辰身邊的兩人,也都是北境中的大人物,玄庭門主慕昂雄,通云宗主華清。

        這兩大宗門,原本都是泰元門的盟友,如今卻坐在了大羅教的貴賓席上,由此可見,兩門的立場,顯然是站在了大羅教這邊。

        三大宗門齊聚一堂,這其中就大有文章,很顯然,玄庭門和通云宗解除盟約,以及洪威上門逼親,這些都是商量好的事情。

        否則,事情哪里會有這般巧合,都是在同一天。

        “天辰門主,你遣去逼親的使者,差不多應該有回復了吧?華某還真有點想要看看,這泰元門面對這樣的事情,究竟是何反應。”

        通云宗主華清大笑道。

        洪天辰傲然一笑:“哼!沒有了方煜和那幾位副門主,泰元門就什么都不是,如今這個局面,她一個女流之輩,還敢不答應本尊?”

        玄庭門主慕昂雄則是諂媚的笑了起來:“天辰門主無需擔心,我看十有八九白禪雪那女人會答應下來,不過那樣的話,日后可就要改口叫洪夫人了。”

        “說的好!哈哈哈!”

        洪天辰頓時大笑起來。

        就在這時,突然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從大羅府邸門外傳遞而來——

        “洪天辰老賊,出門迎客!”

        剎那間。

        整個大廳變的鴉雀無聲,宴席上的諸多貴客,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居然有人在大羅府邸門外,指名道姓的辱罵大羅門主?

        洪天辰則是臉色一黑,渾身真氣狂暴起來,怒吼一聲:“何人叫囂!是想死么!”

        ……

        這聲怒罵,自然是出自沐真之口。

        此刻沐真正策馬停留在大羅宮大門前,洪威等被捆綁的數十人,已經被繩子吊在了宮門的橫梁上,這一幕,剎那間就引來無數人圍觀注視。

        這些人,都是大羅教管轄下的百姓,或是弟子,他們自然認識宮門上吊著的洪威等人。

        沒有人敢阻攔。

        因為,他們都能夠看的出來,沐真這一行九人,來勢洶洶,實力強大,絕對等閑之輩。

        要知道,敢俘虜大羅教弟子,而且明馬執杖的闖進大羅城,堵在大羅府邸門口怒罵大羅門主。

        這種行為。

        已經不能夠用強勢來形容了!

        簡直是瘋狂!

        瘋狂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當然,這一次,大羅教絕對是顏面盡失。

        從立派以來,還真的沒有人敢在大羅宮門口如此囂張,如此霸道!

        “給我鞭撻!狠狠的打!”

        沐真目光冷冷的看著宮門大梁上洪威等人,手一揮,居然下令要鞭撻,在大羅宮門口,鞭撻洪威這些大羅宮的弟子。

        “啪!啪!啪!”

        八位白衣劍客,沒有絲毫猶豫,手執馬鞭,直接抽打起來。

        對他們來說,似乎在大羅宮門口鞭撻洪威等人,根本算不得什么,有一種沐真哪怕讓他們殺了大羅教掌門,都不會有半點遲疑的味道。

        鞭撻聲極其響亮。

        這根本就是在抽整個大羅教的臉!

        圍觀的人中,不乏一些大羅教的高手,但這些人一眼就看的出來,沐真這些人,遠遠不是他們這些弟子所能抗衡。

        片刻后。

        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身體如同標槍一般筆直,身穿金色紋理披風,鷹鉤鼻,眼神犀利無比,他一來到宮門前,全身上下就有一股強烈的寒氣向外擴散,方圓百米之內,一片肅殺冰冷。

        這就是洪天辰,一身真氣修為,已經強大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在他身后,是玄庭門主慕昂雄,通云宗主華清,以及大羅教諸多長老和核心弟子。

        當洪天辰看到宮門大梁上吊著的洪威等人,臉色黑的幾乎要滴出水來,不過他并沒有直接動手,而是朝著沐真等人上下打量著。

        他仔細看了一番,并沒有看出沐真究竟是何來歷,至于沐真身后的八位白衣劍客,則是讓他心中一驚。

        這八人雖然都只有真氣七重化氣境,和他的實力相差甚遠,但每個人的真氣波動,都極其強大,而且看氣質,似乎也不像是北境諸多宗門中的弟子。

        不過,既然這些人是帶著洪威而來,朝大羅教興師問罪,必然和泰元門有關系。

        “難道是泰元門搬來的援兵?”洪天辰不禁疑惑。

        不過,無論這些人究竟來歷多么神秘,洪天辰倒也不懼,他龍行虎步的走到橫梁下,大手一揮,一道真氣勃然崩發,直接切斷所有繩索,救下洪威等人。

        “無知狂徒,居然敢來我大羅宮放肆,是誰給你的膽子?”

        洪天辰真氣一收,目光灼灼的看著沐真,似乎要把他看穿一般。

        沐真笑了笑,直視過去,道:“泰元門真傳弟子,沐真!”

        “嗡!”

        頓時之間,整個大羅宮門前的人群炸開了。

        泰元門主居然還有個真傳弟子?

        知道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即便是有人知道,卻也不清楚泰元門那位真傳弟子究竟在何處。

        早在九年前,沐真就被送走,從未回歸過泰元門,人們早就猜測此子已死或是消失,如今看來,這位真傳弟子沒有死,也沒有消失,反而實力強大,身份神秘。

        當然,洪天辰,慕昂雄,華清等人,也都知道泰元門主有一個真傳弟子的事情。

        但他們卻從未見過,而且多年都沒有這真傳弟子的消息,根本就沒有想到,此人會在關鍵時刻現身。

        “洪天辰,我師父還在之時,你連大延山都不敢貿然行進一步吧。”沐真道:“現在呢,是不是覺得自己翅膀硬了,居然敢派弟子到我泰元府撒野,甚至還用逼親這種事情侮辱我師母?”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狗賊,我今天明確的告訴你,無論我師父在或不在,泰元門都不是你能來放肆的地方,知道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