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大結局)《紀少寵妻超給力紀修渝夏惜之》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1 12:35

        《紀少寵妻超給力》紀修渝夏惜之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這里有!《紀少寵妻超給力》講述了紀修渝夏惜之跌宕起伏的故事,紀少寵妻超給力紀修渝夏惜之小說節選:兩米大床上,兩具身體緊密無縫地貼著。修長的臂彎攀著他的頸項,伴隨著強烈的的沖擊,指尖不由地摳在男人的皮膚上。

        紀少寵妻超給力
        推薦指數:★★★★★
        >>《紀少寵妻超給力》在線閱讀>>

        《紀少寵妻超給力》精選章節

        兩米大床上,兩具身體緊密無縫地貼著。修長的臂彎攀著他的頸項,伴隨著強烈的的沖擊,指尖不由地摳在男人的皮膚上。

        嘴唇輕咬著,夏惜之雙眸里染著情色,迷離地望著眼前的男人。粗重的喘息伴隨著惹火的愛撫,將兩人的熱情點燃。嬌媚的顫音,更惹得迸發的高漲變得更加強烈。

        纏綿的熱情退去,夏惜之坐在床上,從地上撿起浴巾,隨意地裹在身上。隨意地將長發別到耳后,白皙的長腿交疊地放在床上。閉上眼睛,夏惜之短暫地休息。

        祁先生從浴室里出來,水漬殘留在他的身上,閃耀著光澤。夏惜之側目,毫不客氣地欣賞眼前的美色。

        在床沿坐下,祁先生的目光落在她精致的臉蛋上。他從未否認,夏惜之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兒。漂亮的大眼睛像是會說話般,讓人不由地被吸引。高挺小巧的鼻梁,粉嫩柔軟的唇瓣。巴掌小的瓜子臉,讓人不由地疼惜。而吹彈可破的肌膚,更是讓人流連。

        她的身材很火辣,前凸后翹,玲瓏有致。高聳的棉花,有時候他很困惑,她曾經的男朋友為什么交往幾年,卻能坐懷不亂?要么就是身體有問題,要么就是太深愛,他相信是后者。

        “事情已經解決,有人收買那個所謂老板。”祁先生淡然地開口。

        聞言,夏惜之身體前傾,修長的大腿張開,忽地跨坐在他的大腿上。祁先生見狀,自然地摟著她的纖腰。

        勾著他的脖子,夏惜之嬌笑:“謝謝你。我知道是誰干的,剩下的我會處理。”

        淡淡的女性體香在鼻尖繚繞,祁先生的喉頭不由地一緊。指尖落在她的浴巾的折疊點,稍微一挑,浴巾順勢掉落。“出了這里,你清純可人。但床上,你騷得很。”指腹摩擦著她的唇,祁先生悠悠地說道。

        眉眼彎彎地淺笑,夏惜之靠著他結實的胸膛,惹得祁先生一陣悶哼。“你是第一個這么評價我的男人,不過我們既然是炮友,何必裝純情。”夏惜之調笑道,“男人,不都喜歡女人床上風騷嗎,嗯?”

        話音未落,祁先生低頭吻上她的脖子,夏惜之輕顫。自從吳默凡訂婚后,夏惜之便決定,這輩子不再愛人。跟誰做,對她而言沒區別。況且,她并不排斥祁先生的觸碰。

        在夏惜之的挑逗下,兩人又是一陣纏綿,直到天空泛白。

        清晨醒來,祁先生睜開眼睛。看向窗外的天色,祁先生剛準備起身時,猛然發現,她的手正橫在他的腰間。或許是真的累到了,夏惜之睡得很熟。長長的睫毛乖巧地服帖著眼睛,粉嫩的嘴唇合著。看上去,像極了恬靜沉睡的精靈。

        輕輕地動了動,夏惜之的眉心擰了下,似是不滿。見狀,祁先生忽然不忍心打擾她。

        重新躺好,祁先生側過頭,嘴唇落在她的發間。想起第一次看到她照片時,他嗤之以鼻,認為她是個貪慕虛榮的女人。但是伴隨接觸,她和他想象中的不同。

        如果沒有婚姻的束縛,她會和那個她深愛的男人復合嗎?思及此,祁先生眉心緊蹙。顯然,他并不喜歡這種假設。“夏惜之。”祁先生默念著她的名字。

        早上七點半,夏惜之洗漱完準備離開,卻見祁先生坐在床頭,頭疼地揉按著太陽穴。見狀,夏惜之走上前:“頭疼?”

        “嗯,休息不夠。”祁先生淡然地解釋。

        夏惜之沉默,起身來到他的身后。手指落在他的太陽穴上,力道適中地揉按:“怎么樣?”

        閉上眼睛感受,祁先生簡單地嗯了聲。

        感覺到太陽穴的緊繃,夏惜之揉按到穴位放松。隨即雙手落在他的肩膀上,強勁而有力地捏著。

        經過一番按摩,祁先生感覺舒適不少。“謝謝。”祁先生揚起很淺的笑容,對著正活動關節的夏惜之說道。

        “不用,只是回報而已,就算還你人情。”夏惜之隨意地說道。

        注視著她的面容,祁先生忽然問道:“你平常都和別人分得那么清楚?”

        挑了挑眉,夏惜之反問:“不好嗎?人情債最難還,一旦欠得多,更難償還。”

        祁先生不置可否,瞧了眼時間,淡淡地說道:“我先走了。”說著,祁先生起身,拍了拍她的頭,朝著門外走去。

        夏惜之猛然想起一件被她忽略的事情,立即問道:“等等,那天的問題,你還沒回答我。祁先生,你該不會是有婦之夫吧?”

        腳步動作停頓了幾秒,祁先生淡淡地嗯了聲。

        震驚地瞪大眼,夏惜之驚愕地看向他。她沒想到,她竟做了第三者!“所以,這是我們最后一次見面。我們的關系,截止這一刻。”從震驚中回過神,夏惜之冷然地宣布。說著,夏惜之走向房門。

        抓住她的手腕,祁先生皺眉:“慢著。”

        有些生氣地甩開他的手,夏惜之神情冷漠:“之前是我判斷出錯,現在既然知道這是錯,就不能繼續錯下去。祁先生,也希望你對家庭負責。”

        “我的情況跟你相同。”祁先生淡然地解釋。

        嗯?呆愣地看向他,夏惜之皺眉:“相同?”

        “有名無實,簽過協議,彼此自由,即將離婚。”祁先生簡明扼要地回答,“床上伴侶,一個就夠。”

        夏惜之沒有回答,只是專注地盯著他的眼睛,像是研究真假。祁先生眼神淡然,清澈見底。“好,我相信。”夏惜之淡淡地回應。

        祁先生嗯了聲,平靜地離開房間。夏惜之若有所思地沉默片刻,這才抬起腳步。此刻,她的心情有點復雜。她沒料到,祁先生是有婦之夫。

        打開房門,夏惜之走出房間。剛要轉身走向電梯,一個熟悉的身影忽然從對面房間里出來。看到她,夏惜之的瞳孔瞬間睜開。夏雪琪,她怎么在這?

        看到她,夏雪琪同樣吃驚,難以置信地看向她。

        “你怎么在這?”指著對方,兩人異口同聲地開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