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本)界王重生之一手遮天陳默-界王重生之一手遮天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1 12:04

        《界王重生之一手遮天》小說的主角是陳默,界王重生之一手遮天是由作者超級肥鴨所寫的一本玄幻小說,界王重生之一手遮天小說講述了:界王陳默驚才絕艷,被真仙斬殺。 神魂不死,重生在星際征戰的大時代。 這一世崛起,誓要成界王神,滅殺真仙,一手遮天。

        小編推薦:
        《功修至神》《劍道至尊劍無痕》《太古真龍訣》

        精彩節選:

        華東城松山醫院九號重癥監護房,都是被放棄的病人,名為監護,其實無人問津,一瓶營養液讓他們茍延殘喘。

        因為晶能供給不穩,屋內的晶能燈閃爍不定,下一個瞬間仿佛就會熄滅,一切回歸黑暗。

        空中彌漫著一股絕望的氣息,沒有一個人說話,死一般寂靜。

        倏地,角落處一個面色蒼白的少年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睜開了雙眼,隨后似瘋了般哈哈大笑著。

        “合道真仙也沒能滅殺我,我陳默是誰,是界王,還是界王中的王中王,瀕死那一擊,天璇這老家伙只怕也不好受,神魂不滅之法果然傲視三界,等我傷好了早晚也度那三九天劫,飛升成仙,到時有怨報怨有仇報仇!”

        其他重癥病人都忍不住微微起身看了著這個昏迷了足足三個月的少年,一臉嘆息。

        三個月前,這叫陳默的少年被送進來,一身血污,腿都被打斷了,不省人事,據說頭部還被猛烈撞擊過,重度腦震蕩,也許永遠都醒不過來了。

        此刻,這少年醒過來了,只是似乎得了失心瘋,看來已經成為一個白癡,身體就算醫好了,出去也是一個廢人。

        陳默似乎覺察到了其他病人那詫異又憐憫的眼神,不禁微微一愣,沒有答話,神識一掃自己的身體,幾乎要吐血了。

        這么孱弱的肉身?這還不算,還被重創過,雖然有所恢復,和自己那不朽金剛界王軀相比,天壤之別。

        原來自己還是被天璇老兒滅殺了,神魂不知為何奪舍到這同名同姓的少年身上。

        陳默深深吸了口氣,幾乎感覺不到什么靈氣,眉頭一皺,難道重生在傳說中無法修煉的末法時代?

        “小兄弟,沒事吧?傷好了出去,別想著報仇啊,能把你打得半死卻沒人來調查取證,絕對不是一般的背景,記住老哥的一句話,活著,就好。”隔壁病床的一個中年男子一臉滄桑,好言相勸道。

        活著,就好,這四個字,仿佛道盡了他這一輩子的無奈與心酸,還有不甘。

        陳默沒有答話,活著,就好?他是誰,修真世界的界王,擁有絕世神通,君臨天下,真仙不出,橫行無忌。

        被奪舍之人神魂已然消失,但所有記憶化作無數個畫面懸浮在自己識海上空,隨即被一一讀取,了解了他這短暫的一生。

        腦海中劃過被幾個紈绔凌辱打殘的畫面,陳默眼神凜冽如刀,兄弟,走好,你的仇,我來報,你的家人,我來守護,這一世,陳默的名,必然傳遍聯盟每一個角落。

        上一世陳默,崛起于宗門,以絕世天驕出道,最后成就界王,除卻天賦毅力之外,便是極度的冷靜,這個世界雖然與修真世界大相徑庭,最強大的法寶是遮天蔽日的星空戰艦,但萬變不離其宗,強大的實力才可橫行無忌。

        “謝謝你,大叔,我沒事,我很好。”陳默看了看身旁一臉胡渣的大叔,還有他那深深凹陷進去的眼眶,回應了一句。

        “沒事就好,還不趕快按鈴,護士和醫師就會趕來,帶你轉到其他病房,離開這個鬼地方,你再休養一陣,應該就可以出院了。”大叔顯然是好心腸,忍不住又提點了一番。

        陳默點了點頭,沒有答話,畢竟上一世是高高在上的界王,哪里有被一個陌生人這般關懷,多少有些不習慣。

        鈴聲響起,不多時,一名醫師帶著一名年輕的護士匆匆進來,醫師看了看陳默床頭的病歷單,然后問道:“陳默是吧,醒過來了,也算一個不大不小的奇跡了,能自己下床嗎?”

        陳默微微一愣,這才想起自己是一個病人,昏迷了幾個月,全身上下沒有絲毫力氣,之前腿還被打斷了,只怕是下不了床。

        一番內視,發現自己還真的和廢人差不多,陳默只能尷尬的搖了搖頭。

        “小莫,你攙扶著病人,到三號普通病房,然后給他打一針恢復劑,再繼續打營養液的點滴。”醫師丟下這句話,直接就走了。

        那名叫小莫的女護士長相也算甜美,但此刻看陳默的表情卻是一臉嫌棄,這個病怏怏的少年骨瘦如柴不說,身上還散發著一股酸酸的臭味,剛來松山醫院實習就碰到這等衰事,自然心情不爽。

        陳默神識龐大,已然悄無聲息的融入了被奪舍少年的一生經歷,自然對這個世界有所了解,嫌貧愛富不是這個世界的常態,便是修真世界的那些家族高層,同樣是這等嘴臉。

        一旁的大叔顯然是個熱心人,見護士遲遲沒有動靜,于是說道:“小兄弟,是不是被攙扶著都無法走路?那不如讓護士推個輪椅,你坐上去就好。”

        看了看護士胸口的掛牌,寫著實習護士莫小染,陳默接口道:“我沒事,大叔,這個小妹子是個實習護士,不過我想啊,我出院時候投訴一下,她就連實習都不是了。”

        “什么意思?你這是威脅我嗎?”莫小染瞪了陳默一眼。

        “沒錯,我就是威脅你。”陳默冷冷的看了莫小染一眼。

        如果不是剛重生到這一世界,實力萬不存一,就憑莫小染這德性,陳默不說要將其滅殺,但狠狠懲戒一番是少不了的。

        莫小染突然打了一個冷戰,長這么大還沒有見過這么可怕的眼神,在這個少年眼中,有一股說不出的寒意,似乎自己就是一只螞蟻,他輕輕一捏,自己就粉身碎骨。

        “我攙扶你還不行嗎?大少爺!”雖然服軟,怕丟了這份工作,但莫小染還忍不住諷刺了一句。

        “不用,你前面帶路就好。”陳默微微運氣,身體微微一顫,活血通絡完畢,拔下針頭,一臉淡定的下了床。

        莫小染一臉愕然,眼前這少年倔強到這等地步?他昏迷了三個月,肌肉都明明萎縮了,氣血堵塞不暢,怎么可能靠自己的力量下床,還站得這般穩?

        “小兄弟,我欣賞你,聯盟公費醫療你恢復的太慢了,錢這玩意,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多用點好藥,幾天后你就生龍活虎了。“旁邊床位的大叔下了床,走到陳默面前,將手腕處的晶片機和陳默手腕處的晶片機微微一碰撞。

        一道淡淡的光幕乍現,出現了一個數字100000,轉賬成功提示音之后,這光幕才消失。

        “十萬?”莫小染想想自己不過月薪三千,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這九號重癥房的不都是公費醫療的快死的家伙嗎?有這個昏迷三個月然后醒來還自己下床的少年怪胎不說,還有一個隱形的富豪,這胡渣大叔?

        陳默沒有矯情的推卻,也沒有感謝,只是說了一句:“不知道大叔你得了什么絕癥,但過陣子,我會把你從這里接出去。”

        看著護士莫小染領著陳默離去,胡渣大叔喃喃自語:“換血都要百萬,何況我全身器官衰竭,小兄弟!”

        展開內容+
        • 界王重生之一手遮天 截圖1
        • 界王重生之一手遮天 截圖2
        • 界王重生之一手遮天 截圖3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