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喬揚蘇玳玳by綠橋喬小說_余生漫漫遇你不晚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11 12:00
        余生漫漫,遇你不晚狀態:已完結作者:綠橋喬全文閱讀

        本站給小說迷們推薦該篇由綠橋喬創作的小說《余生漫漫,遇你不晚》,主要描寫喬揚蘇玳玳的愛情故事,開闊的露臺上,江風徐徐,風景十分好。天際蔚藍,白云朵朵,像一只一只堆堆擠擠的綿羊。

        余生漫漫遇你不晚 第3章 歲月長長

        林雯的大嗓門是出了名的,要不是被她嚷嚷得慌,蘇玳玳倒真是不情愿去方阿姨家的。

        “你用了‘去’字,而不是‘回’。”蘇玳玳看著鏡中的自己,浮腫的眼睛,暗沉的臉,哪還有一丁點二十幾歲女孩子的活力。

        方阿姨家其實就是玳玳爸的家,也是玳玳的家。可蘇玳玳一直把自己當外人看,報高中時,讀的就是全寄宿的學校,十五歲起就不跟爸爸,也不跟媽媽住了。所以她從沒有回家的感覺,因為她無家可回。

        坐在地鐵上,看著或坐或站的人,走了又來了,蘇玳玳忽地陷入了一股莫名的恐慌中。又一個站到了,車速減緩,一張濃墨重彩、青春靚麗的臉映入眼簾,那是一張張貼在地鐵通道里的巨幅海報《牡丹亭》。杜麗娘的樣子多美啊!

        忽地,蘇玳玳就想到了那句唱詞: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這繁華的大都會,何處不是濃墨重彩,何處不是春光流離?就如這地鐵站臺,人來人往,熱鬧里充斥著的卻是空虛和浮躁。再美的容顏也敵不過似水流年啊!就如回到了十八九歲時的少女那般,蘇玳玳靠著座椅,將腿也放到了座位上,雙手抱腳,有些憂傷地看著車窗外。

        難得地,今天坐這站地鐵的人不多。

        長椅很長,又很空。

        或許,再沒有那么一個人,微笑著朝她走來,然后說:“你不該把腳放到座位上。”明明是責怪,但他的聲音是溫柔的。

        “這里的位置多的是,你不會坐別處啊?非要坐人腳邊!”蘇玳玳惱了。

        他滿臉笑意地看著她:“可把腳放這兒是不對的。下一個坐這里的人,會弄臟衣褲的。”

        他的執著讓蘇玳玳哭笑不得。可那一天,她的心情實在是差,因為媽媽不在上海,而爸爸卻要送妹妹去學鋼琴,無人記得她,也無人記得她的生日。于是,她朝他發了火:“我討厭你!”

        可他堅持要那一個位置,她腳擱著的位置。因為是雨天,她鞋子上的泥水皆蹭到了位置上了。一個大背包輕巧地擱到了她腳邊,她很無奈地移開了腳,而他用自己的背包把那個位置給擦干凈了。

        她臉上又是一紅,垂下了眸子。她終于察覺到,自己方才那樣做是不對的。

        “你剛放學?”他指了指她的書包。

        恰恰相反,她是逃課了。高三,任誰都是緊張的吧,偏她是百無聊賴,不知人生何為。她想回蘇州,那里有媽媽,媽媽會替她弄一大盤的冬至團吃。冬至那天,便是她的生日,她一向過舊歷生日的。

        蘇玳玳沒有理會他。下了雨,天氣有些冷,她縮了縮肩膀。

        “給你!”他從大背包里取出了一件衣服。見她一動不動的,他便主動替她披上,嘆了句,“嗯,好香!”

        他的一句話,便讓她臉紅了。她緊緊地攥著衣服,只怕心跳聲被他聽見了。

        “我叫宋子衍,孔子的子,衍生的衍。可不是‘敷衍你’的衍!”他伸出了手。

        她手輕輕地抬起,有些疑慮,剛想縮回去,便被他握住了。

        “你好。”他說。

        蘇玳玳方才注意到他的容貌,倒是挺俊俏的。他有一顆突出的小虎牙,一笑時,眼睛彎彎的,就如一汪彎月,倒映在她的心間。

        “蘇玳玳。”她淡淡地說。

        這一站是從機場開出的,沒幾個乘客。再看宋子衍的模樣,像是個大學生,可怎么會選冬至這一天回學校呢?如果是本地人,更該是回家過的啊!如果是從家里過來學校的,怎么也說不過去吧?這一思考,蘇玳玳的眉頭蹙得老緊老緊的,就差沒把眉蹙成問號了。

        宋子衍微微一笑:“不用猜了。我是剛從楓涇回的學校。”

        “那還不如在家過了再回來呢!”蘇玳玳脫口而出。

        宋子衍聽了,臉色變得有些蒼白,一副欲說還休的模樣。

        “怎么了?不對嗎?在家陪家人過冬至,多好!”蘇玳玳摸了摸翹起的小鼻頭。

        “我沒有家人,在哪兒都一樣。”宋子衍嘆了聲。

        “不、不好意思啊!”蘇玳玳倒是急了。

        “沒什么,真的。”盡管他的臉上掛著微笑,但眼底的那抹憂傷沒有逃過蘇玳玳的眼睛。不知為何,她只覺自己滿心滿腦的,只是想開解他,想憐惜他。而那種說不出的感覺,是心動。

        “說說你吧,小姑娘。”宋子衍一笑,眼睛陷得更深了。

        這一眼,倒是把蘇玳玳的魂兒也給勾走了。她一開口,竟結巴了:“我……我也沒什么好說的呀!”

        聽了她的話,他仔細地瞧著她眼睛,溫柔地說道:“你怎么紅了眼睛?冬至是合家歡樂的日子,一家人該圍在一起吃飯的。”

        “我也沒有家人。”蘇玳玳茫然地看著窗外,眼睛里霧蒙蒙的。

        其實,宋子衍從來沒有說過他為何愛她,她也就不知道,從第一次遇見,見了她那雙霧蒙蒙的眼睛,他便愛上了她。

        后來,他倆戀愛了。宋子衍比蘇玳玳大兩三歲,大二在校生。而蘇玳玳正值升學的緊張時刻,可倆人就那樣不管不顧地愛上了。

        自然地,宋子衍知道了她家的一些情況。她不是沒有家人,只是她把自己分離了出來,她覺得自己是多余的人。而他,在很小的時候,父母在一次交通意外中,雙雙身亡了。他由舅舅一家領養,舅舅一向很疼他,但舅媽卻不喜歡他。

        后來,在他上大二那年,連舅舅也去世了,他也就從舅舅家搬了出來。當初他上大學時,舅舅一次性打了四萬塊到他賬戶上用作四年的學費,怕他不舍得花錢,舅舅還常塞些零用錢給他。

        可大二時,舅舅一走,舅媽便以要辦喪事為由,要宋子衍把賬戶上那三萬多還回來。宋子衍是有骨氣的人,二話不說,把那三萬多全取了出來,但要親自操辦舅舅的喪事。這樣一來,他和舅媽的關系徹底地鬧僵了。

        他第一次遇見蘇玳玳,剛好是他操辦完舅舅的喪事,趕回學校的那一天。舅舅后事,他請了舅舅生前的親戚朋友和同事,辦了白酒,定了墓穴,定棺下葬,一切皆做得無可挑剔。而那一筆錢是遠遠不夠的,他還把這幾年來,打零工與做軟件設計賺的五萬多塊補了進去。這一切,他沒多說,因為他覺著,這是應該的,畢竟舅舅撫養了他十多年。

        若不是他在學校接的對外設計項目趕著要,他是不舍得坐飛機趕回來的。自此,他等于是沒有親人了,成了真正的孤兒。而他在這個時候遇到蘇玳玳,倆人自是同病相憐的。

        報站的聲音傳來,到站了。

        車門緩緩打開,仿佛對她發出邀請。對的,這是一場全新的開始,過去就讓它留在門后吧!蘇玳玳收起了回憶,走下車門。

        南京西路到了。

        [2]

        南京西路是一片繁華商區,高檔寫字樓遍布,里面的公司大多是世界五百強企業,故而南京西路的房價寸土寸金。

        而方阿姨與玳玳爸的家就在南京西路邊上。蘇國安是個事業型的男人,自然也是賺得到一些錢的。原本在大企業里做高管,拼搏到了今天,也成了股東之一,且自己還另開了一家小小的公司,做起了老板。

        當初,蘇國安為什么要和林秀離婚,蘇玳玳一直不清楚,問媽媽,媽媽不愿說,爸爸自然也從不提及。那時兩人還是很顧著蘇玳玳的,就連吵架,也沒讓蘇玳玳撞見過一次。后來兩人的突然離婚,讓蘇玳玳很難接受,可當蘇玳玳見到方阿姨的那一刻,她就明白了。

        方程程很美,是熱情洋溢的美,與林秀不同。

        方程程總是燙最時髦的發型,涂最紅的口紅。她身材高挑豐腴,四季穿裙子,那種獨特的嫵媚姿態,總是讓人過目難忘。

        林秀消瘦單薄,發綰起,總是拿一支式樣簡單的碧玉簪簪住。她從不施粉黛,也不用任何香水,因為她是在茶館唱評彈的,所以散發出的是茶香。她寡言少語,是開在小城水鄉的一抹淡淡景致,是無法融入上海這樣的繁華之地的,因而夫婦倆的心越走越遠,直到蘇國安遇到了方程程,兩個人的夫妻之情算是走到了盡頭。

        后來,蘇玳玳跟了蘇國安,不久后,方程程有了與蘇國安的孩子。蘇玳玳終于成了外人。

        玳玳的妹妹茉莉長得像方程程,也是那種熱情洋溢的美。從小到大,所有的親朋好友都寵著這個美麗驕傲的小公主,而蘇玳玳只是一抹淺淡的影子,無人在意。

        因此,蘇玳玳從小就將全部的心思放在了學習上。蘇玳玳的成績一向很好,無須人操心,自然地,也無人會替她操心。十五歲那年,她迷上了化學、生物,她的理工科十分不錯,一直想往那方面努力。由于她的成績好,得到了一個游學機會,到德國作為期一年的化工科學習交換生。可這需要一筆錢。當她期期艾艾地向蘇國安提出時,蘇國安沉默了一下,正要答應,卻聽方阿姨說,茉莉也報了游學團,到歐洲十國去學習,要五萬多塊錢。那一刻,蘇玳玳笑著說,她不去德國了,原本她也對化工沒什么興趣,她說喜歡文學。于是,蘇茉莉驕傲地笑了,揚起了她高傲的頭,進房里練她的芭蕾去了。

        蘇茉莉學習成績再不好,可她注定是公主,而蘇玳玳只是一棵草。

        正想著,門開了。

        原來是蘇茉莉看到了她進小區,替她開了門。

        “嗨!”蘇茉莉朝她打了聲招呼。

        蘇玳玳笑了笑,打起精神道:“不用等我的,你餓了就先吃。”

        對于這個美麗的妹妹,蘇玳玳一點不嫉妒。其實真說起來,蘇茉莉也不難相處,只是有些公主病罷了。對于蘇玳玳,她也算上心,每每買新衣服裙子、化妝品,都會算上蘇玳玳一份。就連喜歡上學校哪個帥哥這樣的小秘密也會偶爾跟蘇玳玳說說。

        “就等著你呢!快來,飯菜都快涼了。”方阿姨也招呼蘇玳玳。

        看著方阿姨的架勢,想起方阿姨幫她介紹的相親對象,蘇玳玳就不由得頭皮發麻——敢情這一餐是鴻門宴呢!

        果然,還沒坐穩,方阿姨的話就來了,無非是黃總是個“好盤”啊,要抓住啊云云。對此,林雯不住地使眼色,一副看好戲的神情,還低聲說了句:“還說樓盤不成?”

        方阿姨是個直性子,一聽就不樂意了:“好男人不等同于好樓盤嗎?只怕錯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人家有房有車的,有什么不好?你看那宋子衍,長得帥能當飯吃?”

        蘇玳玳忙低下了頭,只顧著吃飯。可潑辣的林雯也不好惹,頂了句:“這么好的‘盤’,怎么不見你介紹給茉莉?我估摸著,她與那便宜兒子,也差不了幾歲,絕對有話聊。”

        一席話,把方阿姨氣得拍起了桌面,一對柳眉倒豎起來,聲音不禁提高了兩分:“真是好心沒好報啊,茉莉不是還小著嘛!玳玳的情況又不同。甭管你愛不愛聽,好多三十歲的離婚女人只能嫁五六十歲的,你還得服侍人家。你不愿嫁五六十歲或死老婆的,成啊,多少女人就這樣熬著,熬到老了,連個貼心的人也沒有。還想著找三十出頭的?哪個三十出頭的不想找十八九歲的?就連四十歲的,眼睛也總是盯著二十出頭的!黃總除了兒子大點,條件是頂好的了!”

        蘇國安見妻子發火了,瞪了林雯一眼,忙打圓場:“好了好了,吃飯吃飯,這事遲些再說!反正咱們玳玳還小,當初,我就不舍得那么早放她出去。若不是她非要嫁人,我還想留家里再養幾年的。程程啊,你也別太操心,兒女自有兒女福。你看你,急成什么樣了?過兩天,干脆就和你那閨蜜去新加坡玩段時間好了,散散心!”

        方阿姨睨了他一眼,再說話,語氣就緩了下來:“反正我是把話放這兒了,我見黃總對玳玳還是有些意思的,約下周一起吃個飯。玳玳,你自己看著辦!阿姨也是為你好!”

        一直噤若寒蟬的蘇玳玳連忙點頭:“好的,好的,我一定去。阿姨你消消氣!”

        林雯的手從一旁伸了過來,在她的腰上狠狠地掐了一把,怪她是個不爭氣的。痛得她“呀”的一聲叫了起來,見大家忽然都盯著她看,蘇玳玳十分尷尬,連忙拉起林雯,道:“大家慢慢吃!我還有些事,就先走了。”

        臨出門,還聽到方阿姨在后頭喊:“哎哎,下周記得去啊!”

        林雯忍不住調侃:“你這阿姨到底收了人家黃總多少錢啊?看來賣女還不錯嘛,還有錢收呀!”

        蘇玳玳老實,看不得她如此刻薄,連忙說:“不要這樣講方阿姨,她也是好心!”

        “把你說得一分不值,這也叫好心?難道天底下就她女兒是寶貝,是心頭肉,是公主,就該嫁高富帥,嫁王子嗎?”林雯把方程程的虛偽拆穿,說到底,她是替林秀不值。

        蘇玳玳一聲嘆息,再沒有別的話。

        “你啊,就是個死腦袋!”林雯恨鐵不成鋼地戳她腦門。

        [3]

        蘇玳玳皮膚白皙,身形嬌小玲瓏,再兼有一張討喜的蘋果圓臉,所以白團團的,倒像棉花糖一般柔軟。這讓初次和她打交道的人,總以為這是個柔弱的女孩子。這一點上,與潑辣的林雯不同。

        林雯在職的公司創辦了一檔高端的時尚雜志,是業界的翹楚,在時尚圈的知名度很高。因此,林雯的穿著打扮也是時尚潮流的。用林雯的話說,在她們辦公室里,往時裝編輯部一看,全是最潮的打扮。

        林雯長得好,臉小下巴尖,而一對鳳眼更是嫵媚生姿,配上蜜糖色的肌膚,活脫脫一個干練的都市女郎,加上她外向熱辣的性格,一向是男士們追捧愛慕的對象。

        蘇玳玳不愛化妝,對打扮也不上心,每每跟林雯走在一起,就成了小丫鬟。林雯聽不得她的怨婦口吻,總掐她柔軟白皙的臉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說:“你若肯學一下穿衣打扮,也絕對是美女一個。”然后指著自己的眼睛,“你瞧著好看,知不知道這種眼睛多難打理,稍不留神就長眼紋了,老得快,變形得也快啊!你多好,圓圓的大眼睛,一笑起來彎彎的,我就愛你這一款的!”

        想著表姐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蘇玳玳忍不住笑了,連總監助理走到了她身邊也沒在意。想來“禍不單行,福無雙至”這句老話也真是有它的道理。這不,策劃部黃總讓她去辦公室呢。

        總監助理陳芬向她投來一個“你好自為之”的同情眼神,拍了拍她的肩膀,讓她快點去黃總辦公室。

        蘇玳玳人看起來柔弱,可工作起來也是個拼命三郎。她所在的公司,是一家跨國的護膚品企業,名稱叫“時光”。時光集團這兩年計劃拓展海外市場,所以需要在國際參展會上得到一個好的位置。

        而R&R公司恰恰是承辦國際會展最成熟、遠景最好的一個跨國公司,他們提供國內企業在海外參與會展的專業渠道,是這一行里的翹楚。但R&R在甄選參與展會的公司時,一向是以嚴謹、挑剔著稱的。可以說,如能得到該公司的一個展位,對本公司成功開拓海外市場絕對有利,故而爭搶的公司尤其多,也爭搶得尤為厲害。

        當初蘇玳玳能在實習期就順利入職“時光”,成為正式員工,完全是得益于她對花草的深度認知與絕佳的化學天賦。一入職,她就被調派到了香薰部,成為由法國聘來的讓·保羅調香大師的助手,配合完成了一款以“尼羅河”為題目的定制香薰的任務。讓·保羅早年曾游歷埃及,對這個神秘國度深深向往,每每憶起漫步在尼羅河沿岸森林時的神秘、愜意、恬淡的心情時,都是充滿了渴望。“尼羅河”香水靈感由此而來,卻在調香的時候,出了意外,怎樣也調配不出那種森林悶熱、潮濕卻又帶著海域與尼羅河的風所糾纏在一起的那種充斥著苔蘚、海風般的潮意。就在這時,蘇玳玳加入了某種香料,使得香味起了美妙的變化,遠遠聞著,就能感覺到海風撲面,既潮濕,又悶熱,像仲夏的一個夢。

        于是,順理成章地,蘇玳玳留在了公司大本營,發展前景十分看好。再加上她天生勤奮,不怕吃苦,公司里許多項目,已逐漸交由她負責。

        因為離婚的事,蘇玳玳心里已是火燒火燎,嘴邊都起了好大一個泡,連遮瑕膏也擋不住。而手里三個項目壓在一起,讓她連傷春悲秋的時間都沒有,已經連續加班了四五天,眼看著就要堅持不住了,連下班走下大堂樓梯時,也險些暈倒過去,若不是身邊剛好有人經過,扶住了她,真叫一個慘了。

        現下,她是連叫幾個慘也沒用了。剛進到黃總辦公室,她連抗議的話都還沒說出來,黃總就一連串地說個不停,還邊說邊把一堆資料夾整理出來,全推到了她面前。

        “黃總,我手頭已跟著三個項目了。這個我做不來。”因為離婚,心情差到極點的蘇玳玳再顧不得那么多,低聲拒絕。

        這讓一直埋首的黃總不得不抬起頭,看了她一眼。也難怪,這蘇玳玳一向是任勞任怨,像頭牛一樣,從不抱怨,只管低頭做事。雖然耐得辛勞,人卻真像一團棉花糖,沒有脾氣,任人揉搓,所以她抱怨起來,也可知她心情有多惡劣。

        黃總倒是打起了太極,笑瞇瞇道:“這個會展對公司有多重要,你明白的,不然也不會在你實習輪轉完各個部門后,把你從銷售部轉到策劃部來。之前的李莉跑R&R一直不順,從銷售部要的數據也分析不到位,做出來的企劃讓R&R很不滿意,再加她的小性子你也不是沒見識過,已經得罪了那邊的公司了。我們也只能換人。你手頭的項目已跟到尾了,把它交給李莉就是了,你全力搞好這個項目,需要什么,公司會全力配合。再兼你一直搞海外銷售的,處理分析數據難不倒你,加幾個班就能交出來了。完成了這單項目,我會向上面推薦你的,你們部門的總監助理不是懷孕了嗎,你頂上不成問題!”

        如此的威逼利誘,她一個弱女子還能說什么?

        李莉是“高管子女”,由海外空降過來,讀的還是個藝術類的名校,金牌“海龜”,人又長得漂亮,許多大客一向由她接辦。可誰都知道,她根本做不來實際工作,只會陪著客人吃喝玩樂,玩賞名畫,出入派對,倒像個公關女郎,只是苦了她的助理,所有的接洽工作其實是由助理完成的。

        蘇玳玳想,自己比不得含著金鑰匙的人,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4]

        接下來的日子,真叫生不如死。

        原來那李莉搞出來的企劃,真的是連個邊都摸不著,一點實際性內容也沒有。蘇玳玳不得不重新做過一遍,公司與分公司的數據,她得收集整理,還得與別的公司作對比。為此,她只能求助林雯。

        林雯的時尚雜志做得很高端,還會有許多高檔護膚品牌的分析、測評等資料。也幸得林雯的幫助,她才能掌握到第一手資料。林雯很夠義氣,幫她把每個品牌的優缺點用很中肯的評價總結出來。不枉她跑了這幾趟。臨走時,林雯還將一大堆試用裝塞給她,讓她好好體會體會感受感受。

        “你瞧,黑眼圈都出來了,難道你們公司的玫瑰花精粹眼霜不頂事?來來來,試試這個瑞士的牌子,保證你黑眼圈都消失了。”

        “拜托!你試試十天不睡覺,去微整、打破尿酸與肉毒菌都搞不定那黑眼圈!”蘇玳玳叫苦連天。

        寧波的分公司電腦數據庫出了問題,所以該地區的資料無法網上傳送,外加沒有及時更新,能傳也沒用。蘇玳玳顧不得疲倦,又馬上趕去了寧波,協助當地的銷售部門理清了數據,再趕回來,連夜做企劃報告。

        關于成本的控制,與R&R公司對質量的嚴格控制,使得她頭痛不堪。幸而,蘇玳玳一向人緣不錯。總是跑R&R公司,跟對方的秘書也混熟了,知道了一些內部標準。而時光的競爭對手在成本控制上比她們公司要優渥,整體實力仍是競爭對手更強一些。這需要時光能出奇制勝,在企劃書里必須有實在的利益點能讓人眼前一亮。

        為此,她又跑了好幾個地方,參展會場都跑了好幾遍,把行情都摸了個遍,大致了解每家與會公司的產品研發情況,于是好不容易說服了自家公司,將新研發的產品提前上市,并在展會上展出,拋出一個美膚新概念。雖在成本上提高了花費,但能在質量上遠超其他公司。

        可一個新產品要發布,得經過市場的驗證,為此還是靠了林雯,將時光的樣板發送給《時尚紅門》雜志社的女員工,于是,宣傳那方面是到位了。再兼初步的市場反饋也回來了,效果十分出色,用過的人贊不絕口。

        蘇玳玳在付出了跑破幾雙鞋的代價后,終于完成了那份報告。

        可最恐怖的事情出現了,由于連日來的電腦工作,與不斷地對比報告,往電腦里塞資料,手提電腦罷工了!

        由于趕工所致,蘇玳玳連備份都沒有。她人已到了R&R公司了,對方經理將會在四點準時到達會議室,可現在已經快三點半了。

        她不是神,不可能像八點檔電視劇里的女主角那樣,將內容全數背出來。

        她慌得六神無主,臉白得像張紙,而唇色是青紫色的,比鬼還慘,只曉得雙手死死抱著手提與文件夾,站在人來人往的大堂中間,感覺到整個大堂都在旋轉。

        肩膀被什么托住了,她才不至于摔下去。她回頭一看,對方的臉是模糊的。來人只是禮貌地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一觸及便松開了手。

        “蘇玳玳,你還好吧?”

        蘇玳玳怎么也想象不到,這個從天而降救她的人,竟然是喬揚!她每次遇到他,都是在自己最糟糕的時刻。兩次,她都是險些暈倒,而他施以緩手。

        此刻的喬揚與往常見到的不同,他眼神銳利,行事雷厲風行,一兩句話就問到了點上。就扶她的一會兒時間,他已經看到了她已用紅標簽標出加急字樣的文件內容。

        “是與R&R公司談會展的事吧!可瑞士那方已有人過來接洽,商量承辦展會的事宜了。”他的言下之意是時光集團沒什么戲了。

        其實,R&R并非沒有給時光集團機會,只是時光集團派來的人做事太糟糕了,而蘇玳玳不過是來收拾爛攤子的。

        但是不管怎么樣,蘇玳玳也想要試一試。于是,她懇求他,能不能替她看看電腦,她最重要的資料都在里面了。

        她也是急病亂投醫,不管眼前的男人懂不懂電腦,就只曉得巴巴地看著他。她兩只眼睛那么圓,他被她瞧得不好意思了。他一句話不說,接過了她的手提電腦,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下,開始修理電腦。

        檢查之后,他簡單地說了句,是病毒與系統沖突了。眼下來不及整理系統了,等她完成了任務,再替她重新整理。然后,他手指不停,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電腦屏幕。

        一瞬間,蘇玳玳只覺得自己的一顆心又回到了實處。沒有緣由地,她就覺得可以完全地信任他,他會替她處理好一切。

        果不其然,只用了四十分鐘,他便替她修好了電腦,而她連道謝也來不及說,飛一般地往樓上沖。因為她遲到了!剛才對方秘書給她發了短信,告訴她,她超過了時間,老總馬上要飛去香港出差了。

        喬揚看著她毛茸茸的短發在風中輕揚,忍不住笑了。他拿起了電話打給吳總,說還有些細節上的事方才忘了說,讓他給自己十五分鐘時間,心下卻道:傻丫頭,我只能替你爭取十五分鐘時間,成不成功,就看你自己造化了。

        余生漫漫,遇你不晚狀態:已完結作者:綠橋喬全文閱讀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