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余生無你無悲喜小說是一本熱門現代言情小說,懶懶是小說的作者,榮彥哲和董雪是小說的

        發布時間:2019-03-11 09:42

        榮彥哲董雪小說

        余生無你無悲喜全文閱讀

          余生無你無悲喜小說是一本熱門現代言情小說,懶懶是小說的作者,榮彥哲和董雪是小說的男女主角。這本小說的主要內容是董雪在剛上大學,一場泥石流就讓她家破人亡,只剩下爸爸還在醫院等著她的醫藥費。無奈之下的她只能選擇代孕,卻不想竟和財主榮彥哲糾纏了起來,而他也已經結婚了···
          或許是這姿勢令他不太舒服,榮彥哲將我推到墻邊,爛尾樓的墻體依然粗糙,他卻不顧這些只是自顧自的在我身后不斷猛烈的撞擊著。
          我用雙手為身體擋住了凹凸不平的墻體帶來的傷害,只是手上的劃痕讓我感到了疼痛。
          榮彥哲似乎感受到了我身體不適的反應,問我,“怎么了,你不舒服?”
          我頓了頓沒敢說實話,“不太習慣。”
          他滿帶嘲諷的冷哼一聲,“多來幾次就習慣了。”之后便不再說話。
          他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撞擊下裝載著瘋狂,那種如兇猛的野獸般無可比喻的占有讓我瞬時間渾身失去了力氣,上身慵懶的癱倒在爛尾樓凹凸不平的墻上,在他用盡全力的最后一刻,我竟然失了理智在妖媚的迎合著他。

        第一章 陪睡

          或許是這姿勢令他不太舒服,榮彥哲將我推到墻邊,爛尾樓的墻體依然粗糙,他卻不顧這些只是自顧自的在我身后不斷猛烈的撞擊著。

          我用雙手為身體擋住了凹凸不平的墻體帶來的傷害,只是手上的劃痕讓我感到了疼痛。

          榮彥哲似乎感受到了我身體不適的反應,問我,“怎么了,你不舒服?”

          我頓了頓沒敢說實話,“不太習慣。”

          他滿帶嘲諷的冷哼一聲,“多來幾次就習慣了。”之后便不再說話。

          他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撞擊下裝載著瘋狂,那種如兇猛的野獸般無可比喻的占有讓我瞬時間渾身失去了力氣,上身慵懶的癱倒在爛尾樓凹凸不平的墻上,在他用盡全力的最后一刻,我竟然失了理智在妖媚的迎合著他。

          完全釋放后的他將我的雙腿抬至窗臺的高度,說是這樣倒著一刻鐘更容易受孕,我別過臉去緊咬嘴唇,那個瞬間我心中的凄楚是別人所無法看透的。

          我叫董雪,剛過22歲的生日,幾個月前我剛剛升入平城某高校的大四,而短短一百天,我卻也淪落此地成為別人的玩物,至于這一切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需要錢。

          三個月前因為連日大雨老家發生了山體滑坡,媽媽,爺爺,奶奶和我剛上幼兒園的妹妹都在一瞬間離我遠去,而唯一沒在屋里的爸爸因為抓住了什么東西也算是得救了,只是他被大水沖來的大石頭撞到了腰,整個人現在躺在病床上等待著手術。

          災難過后,政府給的撫恤款和爸爸的救濟款一共不到五萬,而這些錢在爸爸住院的初期就已經被花的一干二凈了,醫生天天催著說要快點做手術,可我看著自己卡里余額上的兩個零,無奈之下最終也只能選擇這條路了。

          我的介紹人是一個在這里認識的阿姨,走投無路下想要找她借點錢,她知道了我的情況后悄悄說,她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我的燃眉之急,問我想不想去。當時也沒有多想去了才知道,就是借年輕女孩的身體給那些富人家留個孩子。

          剛開始我也是排斥的,但那阿姨苦口婆心的勸我說:“只是借用一下身體而已,又不是真的要你去跟他們做,沒有什么侮辱的。”

          而正在那個時候,爸爸的腰椎整個因為炎癥歪斜,醫生說再不動手術估計就危險了,所以我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答應了。

          榮彥哲就是這樣成為了我的財主,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他什么都沒說,我一直跟在他身后,去私立醫院做了各種各樣的檢查,檢查結果表明我的身體各項指標正常,之后醫生便給我做了第一次試管受精。

          我和他簽了合同,先后做三次試管授精,第一次兩萬,成功后再兩萬,安胎三個月后給五萬,六個月時候給五萬,孩子平安落地后一次性付給我十萬,這樣算下來,只要成功的話我就能拿到將近二十五萬的樣子。

          但我屬于沒有運氣的那一類人,前后三次試管授精竟然都失敗了,按照合同的條款,三次試管授精都失敗財主可以要求更換母體,并且我要退回一半的酬金,但是錢我已經交給醫院了,甚至我還找榮彥哲透支了兩萬。

          當時我根本就沒有考慮過懷不上的這個情況,想著自己也年輕而且體檢也都正常,可是沒想到真的會這么不走運。

          榮彥哲大概是不喜歡有人這樣挑戰他的耐性吧,我跪在地上哭著求他給我一些時間,可是他陰沉著眼眸,蹲下身子滿是不屑的看著我,“有了時間你就能有錢嗎?”

          我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能跪在地上看著他站起身來抽著煙繞著我走著。

          他坐在離我不遠的地方扔掉手中的煙頭,耷拉著腦袋對著我招手做了個過來的動作,我看著他,沒能明白他的意思。

          “過來!”

          榮彥哲似乎一直如此淡然不怎么愛說話,每次開口都只有簡短的幾個字,可是就是這么簡短的開口,我卻總是覺得渾身戰栗,我慢慢起身,小心翼翼的挪到他的身旁。

          他一把攬過我,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吻上了我的唇,我雙腿瞬間發軟顫抖了起來,他坐起身,冷冷的說,“陪我睡,你就可以自然受孕!”

          理智趨勢我立刻站起身推開了他,高聲反駁了他的提議,榮彥哲卻只是笑著,冷冷的說:“七天,我保證你會在七天內來求我!”

          根本就等不到七天我就回來求他了,因為我剛回到醫院,醫生說手術效果并不樂觀倒是引起了眾多的并發癥,必須馬上進行二次手術。

          我真的感受到了絕望,無奈之下只能撥通了他的電話,卡里迅速多了八萬塊錢,而當天晚上他就開車在醫院門口來接我了。

          之前是說去酒店的,可是他忽然說什么酒店沒有情趣,于是就開車帶我來了郊外這個爛尾樓。

        第二章 掃興

          榮彥哲躺在我的身旁,看著我的眼神有些迷離,我能看出他眼底還未盡興的情欲,手指卻蠢蠢欲動的在我的小腹上來回滑動著,不知為何我的情緒忽然低落,側過身將他的手指留在了半空,他愣了愣神,“怎么,害羞了?”

          我沒有回頭看他,只是略帶委屈的說,“爸爸這兩天身體情況不太好,他自己在醫院我不太放心,我想回去看看。”

          榮彥哲蹙了蹙眉頭,眸底竟然涌動著一抹溫柔的疼惜,當然我自然的將這些歸之為我的錯覺,因為他接著說話時的語氣是那么的厭棄,“**的掃興!”

          男人在情欲正濃時卻被忽然打斷該是多么惱火,此刻在榮彥哲的臉上我看到了。

          他淡然的把我的衣服扔到我身上,冷冷的說,“快穿上!”

          終于到了醫院已經是夜里十點多了,走廊里只開著暗暗的燈光,不時發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經過巡診臺的時候看到爸爸的主治醫生向我走來,他沒有穿白大褂,可能是要下班了,他看到我時皺了皺眉頭,“董小姐,我聽護士說今天三次巡護你都不在病房,明天你爸爸就做手術了,現在正是危險易發的時候,身邊怎么能離開人呢?”

          我連連鞠躬道歉,說著自己確實有事耽誤了,醫生對我連連擺手,“手術前病人不論是身體還是心理都會比較緊張,希望你們家屬可以盡可能陪在身邊才好。”說完他對我點頭致意便離開了。

          我走進病房,剛剛在巡診臺的一位護士也跟在我身后,她拿起病床前的信息表輕聲說,“從現在開始手術前不能喝水不能進食,一定要空腹。病人身邊不能離開人,不管你有什么天大的事情也都先放放吧!”

          “謝謝提醒,明天我們會找護工來的!”

          榮彥哲忽然推開門走進來,對著正在跟我說話的護士表情點頭致意。

          “你怎么?”

          我疑惑的看著一本正經的他,他撇了撇嘴聳聳肩沒有回應我的問題,只是將手里不知何時買的零食扔給我。

          我接過零食放在一旁,他疑惑著看我,“不吃?不喜歡?”

          “我還不餓。”

          看到他俊俏的臉我總是會想到他在我身上不斷用力的樣子,雖然是我自愿的,可是從心底里的不愿和委屈也都驅使著我,所以我真的有點做不到像他對我一樣這樣的坦然。

          護士做完她的工作后離開了,而他撕開一個面包的包裝遞給我,好像對今晚發生的一切都不在意。

          “你可是收了我的錢的,就算你不想活著,為了我的孩子也得先保護好身體吧!”

          我沒忍住一個顫栗,那種被海水漸漸淹沒的感覺,感覺腥咸的海水從七竅涌入身體的無力感,我接過他手中的面包,食之無味。

          他拉過探視用的椅子坐在我面前就這樣看著我,他萬年不變的冰山臉上似乎有了一種欣慰,直到面包被我吃完,臉上掛著笑意,“我先走了,明天接記得在病房等我。”

          “明天?”

          急切的站起身問他,他轉過身看著我,四目相對的一瞬間我便轉了頭。

          “怎么,不歡迎我?”

          “沒有,我沒有不歡迎,只是——只是明天還有什么事嗎?”

          “到了明天你自然會知道的。”

        第三章 義務

          清晨,一個人將我從病床旁叫醒,說是來照顧我爸的高級護工,緊接著爸爸就被升級到了單人病房,我知道能這樣幫我的只能是他,我急忙要去找榮彥哲,剛要出病房就看見他朝我走來,剛才的雄心壯志竟在看見他的一瞬間全都消失散盡。

          我怯懦的拒絕著他,例如病房太貴,高護太貴,我自己可以之類的,但他什么也沒有說只是對我做了一個閉嘴的動作。

          雙雙沉默了一會之后,他先開口,“錢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只要操心你該操心的事就好了。”

          我還想說什么,不過在對上他的眸時便什么也說不出來了,他往前跨一步靠我很近,側目在我耳邊低語:“下午七點,醫院門口等我。”

          高級護工干起活來利索多了,大姐長的也很和善,許是見我好說話吧,沒一會就跟我嘮起了家常,“姑娘真是好福氣啊,老公對你那么好還對叔叔也無微不至。我的上一家雇主啊,也是那女孩的媽媽生病了,她老公每次來醫院交錢兩個人都打架,說話也是難聽的很。像榮先生這樣的好男人不多了,姑娘你可要好好把握住啊。”

          看著她淳樸的笑容和發自真心的羨慕,可笑和可悲不斷的涌上心頭,“他是挺好的,對我也不錯,可是”

          “可是?”

          “沒什么——”

          我冷冷的笑了笑生生把代孕兩個字咽了回去。

          快七點的時候,我匆忙交代了護工一些事情,急忙跑到醫院門口,看到榮彥哲的車不知何時已經停在那里了。

          我坐在副駕駛,系上安全帶可是車子卻還是不出發。我轉頭看他,他也正在上下打量著我,“總覺得你和正常女孩不一樣?”

          “能一樣嗎,正常女孩誰出來干這種工作啊?”對于他剛才的打量和他語氣中似有若無的譏諷我有些惱羞成怒。

          “也是。”他收了收打量我的目光,眸底閃爍出一抹光芒,“既然如此,那你不應該收拾的光鮮亮麗的來誘惑我嗎?”

          “你是說我該濃妝艷抹的嗎?”他的話語深深的刺中了我小的可憐的自尊心,我努力的克制卻還是沒能擋住淚水的決堤。

          “你也看到我此刻的情況了不是嗎?爸爸躺在病床上一次又一次的手術,生死未卜,我每天都提心吊膽的活著,不知道爸爸的病還要治多久,還要多久能治好,治好以后我們該怎么辦?我已經這樣了,你卻希望我能濃妝艷抹的勾引你嗎?”

          “我知道我們之間只是一筆交易,你給了我救命的錢,我也借子宮給你生個孩子。我也知道不能奢求你的理解或者是憐憫,反倒是我應該對你的慷慨解囊感恩戴德,要不是你在關鍵時刻出手相助,說不定我和爸爸此時已經流落街頭了。但即使如此也不代表我應該毫無底線的被你侮辱吧?”

          長時間的壓抑讓我的情緒幾乎處在崩潰邊緣,所以此刻當淚水決堤當情緒釋放時,就再怎么也收不住了。

          榮彥哲看著副駕駛上一把鼻涕一把淚哭著的我,淡然的拿出一支煙點燃。

          “完了?”煙被一圈一圈的吐出來,他突然開口問我,我被煙氣嗆了一下,咳嗽了一聲,還是不斷的抽泣著,逐漸恢復理智后拿出紙巾把臉擦了擦。

          他深吸一口,對著我的臉大大的吐出一口煙,我被突如其來的氣體嗆的咳嗽不止,他卻沒有理會只是淡然的說,“你記好了,我討厭女人在我面前哭。”

          每當他如此這樣嚴肅中帶著些許玩味著跟我說話時我會很害怕,也會對他的話言聽計從,畢竟他才是甲方啊,我根本沒有反駁的權利啊。

          他終于舍得打開車窗,將還剩一半的煙頭拋向窗外,他沒有回頭依然看著外面,“為什么你自己照顧爸爸,你家里人呢?”

          “他們都不在了。”

          “不在了?”

          “嗯,爺爺奶奶,媽媽還有妹妹都在山體滑坡里直接被埋了。”說話時很淡然,但是淚水還是出賣了我心痛的事實。

          他轉身看著我,抬手輕輕撫摸了我的頭,“沒事了,以后我會幫你照顧你爸,只要你盡到該盡的義務。”

          心中不禁一陣暖意,轉頭迎著夕陽看著他的側臉,該怎么形容呢,眉眼分明,俊朗如畫,若是在平常我定然已經被他迷得神魂顛倒了吧?

          可是一想到我們之間的交易,一想到我用身體作為交易的籌碼,所有美好的憧憬和向往都如石沉大海,不見蹤影。

          許是被我盯的時間太長了,他一臉壞笑的看著我,“別太迷戀我了,我會給你仔細看的機會的。”

          我在醫院不遠處租的房子,門被關上后,我便被他推倒在床上。

          他爬了上來,我來回晃動著身體表達著自己的不適,他挪開溫柔的臉頰,吹著氣在耳邊磁性的說著什么,我沒聽清他說什么,只是知道身體已經有了反應。

          但是想到初嘗情事時的苦楚,我還是有些畏懼的,而他似乎看透了我的內心一般,再一次低聲耳語,“放心,我會很溫柔的!”

          衣服被他利索的手上動作迅速的褪去,我顫顫巍巍的把自己緊緊裹在被子里,卻沒想到他會從下面鉆進來。

          “你,你想怎么樣?”

        第四章 癡心妄想

          那天他很瘋狂,沙發,餐桌,臥室,廁所,基本上環顧整個屋子所觸及的地方,我們都做了,直到我實在受不了了連連求饒他才肯放過我。

          他抱著我睡到了天亮,他帶著我去了大商場,他買了好多衣服給我,后來他開車送我到了醫院門口。

          “你爸爸剛做完手術正是需要你的時候,你好好在醫院照顧他吧,交易的事我可以等。”

          “你的意思是?”

          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他是真的覺得我可憐還是說又有了什么新花樣,他轉頭靠我很近,“嗯?你不愿意?那么想和我做嗎?”

          我咬緊下唇不敢出聲,他揉了揉我的頭,罕見的柔聲說,“現在你爸爸很需要你,我只是想給你一點時間陪陪他,孩子的事情完全可以等等的。”

          “你沒騙我吧?”

          “難道你有不同意見嗎?”他故意湊近我,車里的氣氛驟然變的曖昧,“你要是不需要這段時間,那我完全可以滿足你的要求,現在就可以。”

          說著他就將副駕駛的座位放倒了,“試試在車里?”

          我迅速解開安全帶坐起身,“你別胡來了,這里可是醫院大門口!”

          看到我的緊張他竟然咧著嘴笑了起來,“你居然真的相信,在這個地方我還有什么性——趣!”

          我下意識的冷哼一聲,“反正你總是性趣濃郁,也算不上個君子吧?”

          “看來你對我有很多不滿啊?”

          我不敢看著他的眼睛,轉過身去,他狠狠的捏住我的手腕,見躲不過去我還是開口了。

          “開始時候說好只做試管授精的,可是后來你利用我的困難威脅我,不得已我只能,只能陪你睡,你說你算的上個君子嗎?”

          他放開捏著我的手,在車里掏著什么東西,不一會車里已經云霧繚繞,“都說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但我覺得為了自己想要達到的目的有一點小心機這不過分吧,我要是沒有這點手段,怎么能讓你心甘情愿的跟我做呢?”

          “你——!”

          他倒是坦誠,即使說這樣的話也是云淡風輕,我氣急了,下車后重重的摔了門就要走,結果他痞痞的趴在車窗上說讓我拿走后座的東西。

          即使生氣也還是不敢拒絕他的話,我氣沖沖的拿走后座上的東西,頭也不回的走著,可是聽到車離開的聲音還是沒忍住回了頭,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絕塵而去的車,心中卻有些空落落的。

          坐在爸爸的床前,護工說爸爸剛睡著一會,百無聊賴下看到沙發上那些購物袋,心中有些泛酸。

          上一次去逛大商場還是爸爸來學校看我,我們一起逛了好久,雖然什么都沒買。

          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帶爸爸去逛逛了。

          各種情緒突然的涌動使得我五味雜陳,手機屏幕上的信息刪了又打,打了又刪來來回回好幾遍,最終下定決心發了出去。

          “其實沒有必要為我破費的,協議里沒有這一項的。”

          “跟協議沒有關系!”

          雖然我發了信息但是我沒有想過他會回復,也沒有想到會秒回。

          正當我還在猶疑他這兩天的反常時,他又追加了一條我更看不懂的信息。

          “我愿意,我喜歡。”

          愿意?喜歡?

          愿意什么?喜歡什么?

          他愿意給我買衣服,愿意為我付協議里根本沒有的多出來的錢。

          喜歡這種照顧可憐之人的感覺,還是說喜歡——我?

          不過是一場交易而已,我只是他用錢買來隨心所欲的玩物,我居然癡心妄想的想到了喜歡,太可笑了。

          那之后的一個月里,男人就好像人間蒸發一樣的不見了。

          直到爸爸的術后并發癥已經基本痊愈了的那天,他發來短信,說帶我出去玩玩。

          我沒有回信,也知道自己沒有拒絕的權利。

          我在醫院等著他來接我,可是等來的人卻不是他。

          是他的——老婆!

        第五章 騷貨

          她不是一個人來的,身后跟著兩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就像電視劇里演的黑幫,他們不由分說的進來關上病房的門。

          護工一看這架勢也嚇壞了慢慢的挪到我身后輕聲問我,“董小姐,要不要報警?”

          “董雪,是嗎?”她臉色鐵青,怒氣沖天的樣子。

          “您是?”我疑惑的看著她,她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眼睛睜的大大的瞪著我。

          “我是楊晴。”

          我迅速的在大腦里搜尋了一遍,真的沒有這個名字的絲毫痕跡出現。但是我能看的出來,她絕不是我的朋友。

          “你確實不認識我,但是你應該認識我的老公!你說你一個大學生長的也不錯,怎么就這么**,要去干這種勾引男人的勾當?”她厲聲打斷了我的沉思,然后激動的站起身來朝我撲過來,她張牙舞爪的樣子可怕極了。

          “是不是誤會了,你冷靜點!”

          楊晴從檔案袋里掏出一沓照片砸在我的臉上,戾氣的聲音里滿是嘲諷與厭棄,“我都親眼看見了,你還跟我說是誤會?”

          我紅著眼低著頭看著散落一地的照片,昏暗的廠房里,榮彥哲和我的臉卻被照得十分清晰,而照片上的我和他正在做著茍且之事。

          整個腦袋一瞬間都是懵著的,我死死的盯著滿地的照片久久回不過神來。

          我還沒來得及掉下的淚滴被楊晴重重的一巴掌打了回去,隨即她的聲音一次高于一次的傳入我的耳朵,大都是些不堪入耳的字眼,“**,**,狐貍精。”之類的。

          “不是這樣的,能不能——”

          我想說出一切,說出我只是答應了做代孕而已,但是卻不知為何和榮彥哲發生了不該有的關系,可是這樣的說辭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我又該怎么把它當成一個解釋說給別人聽呢。

          楊晴沒有像個潑婦一樣打斷我的話,反而有些冷靜的看著我,“能,我能給你解釋的機會,你解釋吧!在這樣的夜,這沒人的舊廠房里,你和我的老公衣不蔽體的在干什么?”

          “是因為是我答應他是”

          我還沒找出合適的語言來解釋,只見她抬手又是一巴掌落在我的臉上,這次她真的很用力,而且我能感覺到她無名指上的鉆戒在我臉上狠狠滑過的痛楚。

          嘴角又液體在流動,我伸手去摸,是血。

          “**!”我猜到她不會這么容易的放過我,她看著紅著眼的我,抬起細細的高跟鞋狠狠的朝我踹了好幾腳,我吃痛的臥倒在地。

          她惡狠狠的看著我,招手示意身后的兩個人過來。

          我驚恐的看著她惡意橫生的面孔,對于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感到無知和恐懼。

          兩個男人控住我的胳膊讓我動彈不得,而楊晴走到我的近處,也不再說什么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在我臉上留下印記。

          她幾乎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力氣,中途也許是手感到了酸痛,停下來歇息一會,而那時候她也不會放過我,嘴里不住的吐出難以入耳的字眼。

          而我也漸漸的脫離了清醒,不住的搖晃使我感到暈眩,我眼中看到的楊晴慢慢變的重影甚至三重影,直到我眼前一黑徹底看不到她了為止。

          我聽到了一個虛弱的聲音不住的呼喚,像是在喊著我的名字,是爸爸。

          爸爸剛剛醒來就看到發生在他面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他著急的想要起身,卻無奈高位截癱的他沒有腿整個身體都使不上什么勁,只能無助的伸出手,氧氣罩下的唇一張一合的無力的喊著我的名字。

          “爸爸。”我努力睜開眼睛,只看見爸爸翻到在床上向我伸出手,臉色痛苦極了,我聲音嘶啞的喊著,掙扎著想要去他的身邊。

          “這個廢人是你爸?”

          “我錯了,我求求你,放過爸爸吧!”

          不知為何我似乎能體會到楊晴此刻的心情,她的痛苦以及她的絕望,所以我怕失去理智的她會對爸爸做出什么事。

          是非對錯我已經不在意了,此刻只是想著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傷害到爸爸,我掙脫束縛爬到病床前擋著爸爸,可是早已傷痕累累的我又怎么攔得住她。

          她狠狠扼住爸爸的手臂,問他怎么會教育出這樣一個女兒,我跪在地上不斷哭著朝她磕頭,“別說了,求求你別再說了,爸爸剛做完手術,他受不了這樣的**的,我求求你了。”

          “他受不了?你和我老公赤身裸體的糾纏在一起的時候怎么沒有想過我受得了嗎?”

          “真的不是的,你冷靜點好嗎?”我重重的將頭磕在地上,早已經哭的失了聲,急促的呼吸帶動著心臟不住的顫抖,猛然間抬起手想要抓住什么或者保護什么,卻落了個空。

          楊晴卻抓準了機會將我伸出的手踩在腳底,她狠狠的左右輾轉著。

          “額——”

          指間的骨頭似乎已經被踩碎,跪倒在地的我被這錐心般的痛所驚醒。

          爸爸看著面前的場景,心痛的想要過來幫我,可是無奈又一次翻到在床上,楊晴卻見狀一把將爸爸從病床上拉了下來。

          “爸!”

          或許是**使然吧,我猛然的掙開楊晴和那兩個男人的束縛沖到了爸爸的身旁。

          楊晴似發狂的野獸紅著眼怒吼,“你們在看什么,把她給我拉回來。”

          “都他媽的別動,我看看誰這么厲害!”男人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第六章 消失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著整個病房都安靜了,兩個已經走到我身邊的男人也愣在了原地,我費力的起身,搖搖晃晃的扶著病床站起來,映入眼簾的是榮彥哲的臉龐。

          他疾步走到我身邊蹙著眉厲聲問,“這個誰干的?是你們兩個?”

          “榮總,我們——”本來生氣盎然的兩人瞬間低頭靜默,甚至連看都不敢看榮彥哲一眼,像是很怕他的樣子。

          楊晴立即起身走到他身旁,一臉得意的看著他,“是我,我不過是打這個**幾下,你就這么心疼啊?”

          “是你?”

          “就是我!”

          榮彥哲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之后,用冷得嚇人的語氣說,“我給你十秒鐘時間立刻帶著你的人從我眼前消失!”

          “憑什么讓我走!”楊晴卻不在乎他的冷冽也厲聲回應著,榮彥哲沒有理會她,而是將我抱在懷里。

          “榮彥哲,明明是出軌了,為什么你還這么理直氣壯,你太過分了吧?”

          楊晴終于徹底崩潰,之前的冷靜和傲氣瞬間不復存在,她無助,悲涼,她一身的純手工定制也沒能幫她尋回剛才的自信。

          可即使如此,榮彥哲還是連看都沒看她一眼,卻溫柔的轉身安慰著我,才斜斜的回頭看著楊晴,他的臉背對著我,所以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之后我聽到的聲音卻著實使我打了個冷顫。

          “你確定還不走?”

          “明明是你?為什么——”

          楊晴依舊哭泣著卻好像不敢在出聲了一樣,榮彥哲沒有被她的淚水所感動,依舊冷冷的說,“這大庭廣眾的,別逼我做的太難看!”

          “好,我走!”楊晴等了一會之后才輕聲說。

          不過從她的眼神可以看出來,這件事顯然不會就這么算了的,今天的場景一定還會再發生的。

          榮彥哲沒有理會楊晴的動作表情甚至她的淚水,只是低頭看著我的傷勢,我扭動著掙脫了他的懷抱,低著頭怯怯的說,“看看我爸,先看看我爸!”

          他也沒有說什么,徑直走到床邊按下了呼救鈴。

          我還沒能把爸爸弄上床的時候醫生和護士就已經來了,經過了一番漫長的檢查之后才說是心臟有什么問題,爸爸被推進了急救室不過很快就出來了,護士說爸爸沒什么大礙,只是剛才打了麻藥,所以估計能睡一會了。

          終于病房再次恢復了安靜,我拿著護士給我的冰袋一點點的敷著已經腫的不像話的臉,榮彥哲幾次要帶我去檢查都被我以要照顧爸爸為由拒絕了。

          “走,去檢查!”他也不再溫柔的勸說而是起身用力的抓住我的胳膊要把我拽走,眼眸堅定的不容我做任何拒絕。

          我抬眼看了他,用力的甩掉他抓著我的手,我突然的動作好像是他完全沒有預料的,他嗔怒的瞪著我。

          “我為什么要聽你的?我和爸爸遭受這些還不都是因為你?那個女人——”強忍了好久的委屈終于如數出走,我最終還是不夠堅強,不能當做一切都沒發生過。

          我第一次對著他怒吼,說不想看到他了。

          可是他卻沒有在意我的怒吼和委屈,只是不由分說的將我打橫抱起。

          我大聲的哭喊著,不斷用手打著他的胸膛,他環著我腰身的手忽然一緊,冷冷的說,“你若是接著大聲哭鬧,你爸爸馬上就會被你吵醒的。”

          即使委屈依舊,但是為了爸爸我還是盡力的克制了。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