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冰龍器魂西瓜蛇少》完整版全文目錄

        發布時間:2019-03-11 09:37

        《冰龍器魂》西瓜蛇少完整版全文目錄帶給您,冰龍器魂講述了李夜雨李夜雪的故事,冰龍器魂西瓜蛇少節選:王小玉和黃小翠恐懼的對視一眼,正想開口解釋。這時李夜雨打開門而出,王小玉兩女看到李夜雨后馬上跑到他身旁叫道:“雨少爺。”李夜雨點點頭,看著眼前的中年人,中年人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不過還是微微屈身,不情愿的向著李夜雨叫了一聲雨少爺。

        冰龍器魂
        推薦指數:★★★★★
        >>《冰龍器魂》在線閱讀>>

        《冰龍器魂》精選章節

        王小玉和黃小翠恐懼的對視一眼,正想開口解釋。這時李夜雨打開門而出,王小玉兩女看到李夜雨后馬上跑到他身旁叫道:“雨少爺。”李夜雨點點頭,看著眼前的中年人,中年人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不過還是微微屈身,不情愿的向著李夜雨叫了一聲雨少爺。

        李夜雨看著中年人眼中的不屑之色,頓時冷笑道:“夜總管,不知為了何事來此?”聽著李夜雨的口氣,夜石微微詫異,這李夜雨什么時候敢這樣說話了?口中冷淡道:“這兩個丫頭不服從命令,我只是執行規矩把她們趕離夜家而已。”王小玉和黃小翠急的淚水打轉,李夜雨心里暗道:“這兩個丫頭還真的聽我的話。嘿嘿。”李夜雨臉色一冷,眼睛如盯著獵物般看著夜石,冷聲道:“她們是我的丫環,憑什么聽命于你?”

        夜石被盯著冷汗直流,好犀利的眼神。但是口中卻軟了,自己還不敢真正得罪李夜雨,畢竟他是少爺,夜石不情愿的彎下身體,開口道:“對不起雨少爺,小人這就告退。”李夜雨大手一揮,哼道:“再有下次,后果自負!”夜石被李夜雨冷聲嚇得連忙道是,眼神帶著一絲異樣轉身離開了院子。

        王小玉和黃小翠眼睛含著淚花,她們怎么也想不到少爺為了自己而得罪夜總管。李夜雨伸手抹去兩女的淚花,笑道:“作為我的丫環,不可以哭,記住了。”兩女使勁的點頭回應到,李夜雨看著兩女收住淚水,邪邪笑道:“既然我付出了代價就要收回來了。嘿嘿!”說完雙手快速的伸到兩女的玉兔上用力的抓了幾下,兩女‘啊’的一聲捂著胸口跑開了,院子殘留著李夜雨得意的笑聲。

        清晨在王小玉和黃小翠兩女的服侍下,李夜雨衣冠裝戴好走出了院子,想去參觀一下夜月堡。夜月堡風景獨特,桂花飄香,青蔥郁郁,古典美,讓李夜雨不由一陣感嘆“如果是度假村的話,能賺不少錢吧?”不久的,李夜雨來到后山竹林,旁邊有個湖,垂柳依依,風景這邊獨好!

        就在李夜雨欣賞著美景的時候,聽到后面的腳步聲,轉頭看看了。發現后面有三個人,大約十七八歲,英俊的臉龐帶著幾分笑意,其中一個看到李夜雨后驚訝得開口說道:“喲?我倒是誰?這不是我們夜家的廢物少爺李夜雨嘛?那么好心情看風景?哈哈。”其余兩人也嘲笑不止。

        李夜雨眉頭微皺,想了想,原來這幾個人是自己二伯的兒子,從小就得知李夜雨重病纏身,一直欺負著李夜雨,李夜雨微微搖頭嘆息,對著面前幾人道:“我還以為是什么人,原來是幾只狗沒吃飽,在亂叫啊,可憐二伯沒有給東西你們吃,要不本少爺帶你們出去酒樓慰勞慰勞你們?”說完一副憐憫的樣子看著幾人。

        李夜河幾人聽到后不由一愣,這小子什么時候變得那么狂妄了?不由得氣的臉色鐵青,為首的李夜河站出一步喝道:“你說什么!你這個廢物,就算現在病愈了也是一個沒有用的廢物!知道嗎?廢物!不揍你就太對不起我們的拳頭了。”說完右手波動起紅光,一把紅色的大刀凝聚出現在李夜河的手里,一圈紅色的光暈漂浮著。

        冷笑的揮了揮火河刀,得意的看著李夜雨,“看到沒?老子是地階器師,你呢?沒有修為的廢物!”夜雷和夜力不由在一旁奚落著李夜雨。

        李夜雨聽著三人的奚落聲,左一個廢物,右一個廢物,臉色一沉,眼中冰冷的盯著三人,冷笑道:“普通品質的器刀,有什么好炫耀?垃圾。”

        李夜河聽后怒叫一聲,揮刀向李夜雨的砍去,只是嚇嚇李夜雨,畢竟不能真的傷害他。李夜雨看著砍來的刀,不由冷哼道:“速度太慢,簡直垃圾一個!”

        李夜河聽后怒吼一聲:“小子,去死!”說完手中加重了幾分力帶著絲絲火焰迅速的砍到李夜雨胸前,夜雷兩人看得冷汗直流,可是來不及阻止了。

        就在這個時候,李夜雨迅速的右腳向后,左腳向左的踏了兩步,驚險的躲開砍來的火河刀,這詭異的步法是‘傲夜第一決’中的鬼步,鬼步顧名思義,就是在鬼門關面前徘徊的步法,驚而又險的閃開攻擊!需要用傲夜真氣施展。

        李夜河驚愕之間也慶幸李夜雨能閃開,想起自己這一刀,要是砍中,李夜雨肯定死定了。想想冷汗直流,夜雷兩人不由松了口氣。

        李夜雨挑挑眉,笑道:“戰斗時候還分心?找死!”右手手刀橫劈李夜河的胸膛‘嘭’的一聲悶響,李夜河應聲而‘飛’,被震退了幾步,勉強沒讓自己倒下,李夜河強壓著氣血翻騰的內息,微微凝重道:“好大的力氣,真不敢相信,你既然敢傷我?那么我就不會手下留情了,哼!”說完在夜雷兩人的驚訝下,揮刀而去。

        李夜河淡紅色的魄力從手中爆發出來,在火河刀上形成一層如火焰般的魄氣,看上去就像是火河刀燒了起來。這是器師的天賦能力,只要是進階了器師這個階段,就可以獲得“魄力附器”。運用自身的魄力附加一層魄氣在器刀上,使攻擊力提升百分之十五,需要消耗魄力。

        李夜雨看到不由得說:“火屬性魄力,嘿嘿。”李夜河揮刀砍下,李夜雨冷笑的踏著鬼步躲開,伸手就欲攻擊李夜河。李夜河一刀落空,火河刀狠狠的砍在地面上,頓時發生爆炸,地面碎石紛飛,可見李夜河用盡了力氣。

        產生的爆炸力把李夜雨震開幾步,李夜雨微微調試著體內翻騰的氣血,微微驚訝,想不到這火屬性魄力附帶爆炸效果,體內的翻騰氣血已經壓下,暗道:“看來得速戰速決!”

        李夜河也不由一絲驚訝和怒火,這小子的步伐怪異,自己打不中,體內的魄力可消耗不了那么長的時間,李夜河大喝一聲:“小子讓你狂,看招!”

        李夜雨無視李夜河的話,腳跟一點,身體頓時沖到李夜河面前,李夜河冷笑的看著李夜雨,雙手舉起火河刀到頭頂,火河刀頓時紅光大作,李夜河大叫道:“夜火刃!”雙手對著沖來的李夜雨豎劈而下,這時李夜河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一道一丈余長的火焰刀氣從火河刀幻化而成劈出,這是夜家火屬性的基本刀法技能,若是被斬中,不死也得重傷,何況是沒有修為的李夜雨?直讓一旁的夜雷、夜力驚慌失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