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本)非正常暴打組費雪盡歡-彭旭堯小說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0 16:31

        在早晨上班的路上,在午休的時候,在夜晚躺在被窩的時光,你都在做些什么呢?小編就喜歡看彭旭堯寫的《非正常暴打組》這本小說劇情精彩紛呈,人物刻畫生動形象,更加重要的是男女主角費雪盡歡之間那種不可言說的感情。還沒有看過這本小說的小伙伴建議你看一下,不好看打死小編。

        非正常暴打組

        推薦指數:8分

        《非正常暴打組》在線閱讀全文

        非正常暴打組第六章 減肥炸彈

        盡歡沒有理他,走到劉欣琴的身旁掀開她腿部的白布,露出大腿處猙獰恐怖的傷口,然后湊上去仔細的查看。

        “你都不會害怕嗎?”費雪也湊上去問道。

        “你看,她的傷口是不是有點奇怪。”盡歡向費雪問道。

        費雪仔細的看了一下,甚至用帶著橡膠手套的修長手指伸進傷口摸了一圈,然后點點頭,“的確很奇怪。”說完兩人又去看了侯璐,她的情況比劉欣琴還要嚴重。傷口在腹腔,表面創口大約一掌,但是兩人伸進去查看以后發現,侯璐的情況和劉欣琴卻是差不多的。

        “按正常情況,如果有人在她的腿部安置了小型炸藥引起爆炸的話,應該是表皮創傷面積最大,越往里越小的開放式創口。”費雪道。

        盡歡說:“沒錯,但是受害者的情況卻截然相反。劉欣琴腿部創口看上去只有一拳大小,但伸進去查看就會發現,里面的創傷要比外面要大。侯璐就更嚴重了,腹腔傷口表面看上去只有一掌大小,但里面的器官被炸成一團,幾乎當場死亡。就好像……”

        “爆炸是發生在身體內部的!”三個人異口同聲。

        陳美遇推推眼鏡,看著盡歡說道:“我經常聽冬克提起你,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我也發現了這一點,但是想不通原因,所以也就沒寫進報告,不管怎么樣,這兩人都是失血過多導致的死亡。但今天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合理的解釋,正準備打報告,那就是微型炸藥,植入人體,然后起爆,就會形成這樣的傷口了。”陳美遇說道,指了指一旁的電腦,那上面還有打了一半的報告。

        “不用了,陳醫生,事情應該不是你想的那樣。”費雪微笑著說道,波浪式的金色半長發十分柔軟,好像每一根發絲都沐浴在陽光下。陳美遇的工作環境根本接觸不到陽光,見此不禁有些微微發愣。

        “沒錯。”盡歡看了費雪一眼,“先不說侯璐,劉欣琴是個很聰明的人,絕對不會隨便讓別人往她的身體里植入東西,況且我們也沒有調查到相關的情況。”

        “那到底會是什么情況呢?”陳美遇問道。

        “答案應該就在DNP上。”費雪和盡歡同時說道,盡歡又看了費雪一眼,這一眼里的詫異就更明顯了。

        “DNP?那不是炸藥成分嗎?”陳美遇不解。

        “這次,DNP應該不是做炸藥的。”盡歡說,“陳醫生,麻煩你盡快的做一下四位死者的血檢,越快越好。”

        她說完,一把拽起費雪就往外走,腳步飛快,“我們趕緊回去,我有點情況要高羽則幫忙查一下。”

        費雪一聲不吭,微笑著被盡歡拉著跑走了。

        “你那時候看我的表情很吃驚啊。”費雪笑道,“為什么?”

        盡歡偏頭看了他一眼,發現自己還抓著他的手腕,連忙撒開手,沒好氣的說:“驚訝于你比我想象的厲害,知道的多。”

        “那不是當然的嗎,不然我怎么能做你的上司呢。”費雪笑著說,“另外在你的眼里我到底是有多廢柴啊,難道你以為我是靠臉吃飯的嗎?”費雪感到自己自尊受到打擊,不由得捧心。

        “那你倒是可以天天吃滿漢全席了。”盡歡小聲咕噥道。

        “哎哎,我沒聽錯吧,你的意思是我長得很帥嗎?”費雪連忙得寸進尺。

        “你好煩,我才沒有。”盡歡道。

        ……你好煩,我才不餓……你走開,不要管我……

        記憶里熟悉的話語和現實里相似的聲音重疊在一起,費雪不由得停住了腳步。

        “怎么了?”盡歡回頭,“在磨磨蹭蹭的,就丟下你了啊。”

        ……哥哥,不要丟下我……

        “盡歡。”費雪站在原地沒動。

        從昨天到現在,他從來沒有叫過盡歡的名字,這樣鄭重其事的一聲讓盡歡也不由得心里惴惴,“怎么了?”她又問。

        “盡歡,你有沒有忘記過一個人?”他問道,臉色藏在陰影里,晦暗不明。

        盡歡一愣,偏頭看向遠方,今天天氣很好,空氣干凈透明,可以望見很遠的天空,特別藍,沒有云。不像那天,黑夜,大雨。

        “我有一個想忘記的人。”

        “為什么?”

        “因為他死了,所以想忘記。”盡歡抬頭看他,語氣平靜。

        “是嗎?”費雪的聲音很輕。

        “是。”盡歡轉身繼續走,費雪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

        兩人沉著臉回到警局,誰也沒覺得不對,畢竟案件當頭,誰也輕松不起來。

        盡歡站在展示板前,曲起指節輕輕敲了敲展板,大家都看了過來。

        “我想,我知道四位受害者真正的死亡原因了。”盡歡說道。

        “什么,真的嗎?哇,小歡歡不愧是我調查局一枝花,簡直是我暴打組的吉祥物啊。”高羽則咋咋呼呼道。

        費雪看了盡歡一眼,坐在會議桌的那頭,沒有說話。

        盡歡轉身在展示板上寫下DNP三個字母。

        “DNP,那不是在后兩位受害者身上發現的炸藥殘留物嗎?”降古臨說。

        “沒錯。”盡歡道,“DNP,2,4-二硝基酚。”盡歡把這也寫在展板上。

        “DNP是一種淡黃色結晶,可溶于多種化學試劑,性能比較穩定,作為一種化學原料,現在常被用于有機合成,制作炸藥。”盡歡道。

        “所以?”高羽則急道,這不挺正常的嘛。

        “那只是DNP的常規用途,大部分人都不知道,DNP在二十世紀初的時候還被用于制作另外一種東西——減肥藥。”盡歡沉聲道。

        “減肥藥?”眾人驚呼。只有費雪看著盡歡,雙手交叉搭在嘴前,不言不語。

        “沒錯,DNP可以阻礙ATP的合成,這樣身體就會自發的分解脂肪和蛋白質來獲得能量,以彌補ATP合成的不足,從而減輕體重。”盡歡繼續道。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