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整版)《強勢鎖婚老婆要乖哦席遙殷修離》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0 14:34

        《強勢鎖婚老婆要乖哦》席遙殷修離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這里有!《強勢鎖婚老婆要乖哦》講述了席遙殷修離跌宕起伏的故事,強勢鎖婚老婆要乖哦席遙殷修離小說節選:好!男人就該有這種魄力!小伙子的確不錯,我也相信凝寒在工作中不會徇私,你加油吧,只要你有能力,云山集團就是你表現的舞臺!

        強勢鎖婚老婆要乖哦
        推薦指數:★★★★★
        >>《強勢鎖婚老婆要乖哦》在線閱讀>>

        《強勢鎖婚老婆要乖哦》精選章節

        “而且我覺得你有點缺心眼啊!你在泡妞誒,你怎么還要招手讓我們過來?哪個男人在外面晃的時候,還會主動招呼老婆過來查崗?你這不是不打自招嘛。”

        “哈哈,表妹多心了。那個女人……身份有點特殊,剛才真不是你們想得那樣!”

        “好吧,解釋等于掩飾,我不說話了。”

        林晨識趣地閉上了嘴巴。

        但他的眼角余光卻在打量葉凝寒。

        她雖然面上帶著顯而易見的慍怒,但眼神卻是在不斷地掃著四周。

        我故意將老婆大人喚來,就是為了探探她的口風呢。

        在那家肥腸店里,我可是親眼見識過葉凝寒的駭人身手。

        而此時此刻,你帶著兩個表妹來到這里……想必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老婆啊,我覺得跟你閃婚,真是一件無比刺激的事呢!

        “老婆,你們來這里做什么啊?”林晨明知故問。

        “我警告你,以后在外面不準叫我老婆!”葉凝寒對林晨沒有半點客氣。

        剛才那一幕,已經說明了這個男人是個地地道道的情場混混。

        自己雖然是抓壯丁一樣地與他閃婚,但運氣太差了,竟是遇到這樣一個品行不端的男人。

        所以,她在心底打定主意,三個月之后,就讓這男人滾蛋!

        坐了一會兒后,林晨發現老婆大人和兩個表妹把自己當成了空氣,自說自話,根本就不搭理他,他只得摸了摸鼻頭,準備離開酒吧去找尋馮莎莎。

        此時。

        一道火紅身影出現在了酒吧的門口,頓時惹來了一陣騷動。

        秦雅仍是習慣性地穿著如烈火般醒目的大紅旗袍,旗袍的開叉一直到了大腿根部,讓得酒吧內的單身男人熱血沸騰。

        只不過,當那些有點念頭的男人見到秦雅身邊那四個如鐵塔般壯實的大漢后,一個個只能收起了那貪婪的目光。

        這四人,便是秦雅的貼身保鏢,外號四大金剛。

        傳聞他們四人,曾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讓天海市一個幾十人的小幫派銷聲匿跡。

        這等事跡,不但在天海市里廣為流傳,也為他們增添了強大的威信。

        更何況,這個如烈焰玫瑰般的性感女神,本身就是一個格斗高手!

        任何敢打她主意的男人,都會在短時間內從天海市消失!

        因此,大部分的男人,只有色心,沒有色膽。

        可是,以秦雅的身份,人們卻是發現,她在進門之后便恭恭敬敬地讓開了路,并扶著她身后一位拄著拐杖的白發老人,慢悠悠地來到了二樓的包間。

        今晚到場的特殊人物,包括林晨和葉凝寒,心底都對那個老人的身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林晨半瞇著雙眼,心里不禁暗道:

        這個女人的確不簡單。

        雖然只是一個B級任務,難度一點也不小。

        單是她身邊的那四個男人,身手應該不錯,而且現在有這么多的競爭對手在暗中潛伏,我只要出手,必然后患無窮。

        要想個法子,神不知鬼不覺地完成任務……

        咦?葉凝寒也對這目標人物露出了頗有興致的眼光?

        他轉眼便看見老婆大人眼底露出的精光。

        她見到這種場面一點也不慌張,看樣子也是為了秦雅而來。

        有意思!

        林晨驀然起身,笑瞇瞇道:“老婆啊,看樣子你還有要事,那我就先走了?”

        葉凝寒沒好氣地“嗯”了一聲,而林晨則大搖大擺地走出了酒吧。

        零點酒吧的大門停車場,停放著一輛不太顯眼的白色沃爾沃轎車。

        此時馮莎莎半靠在車門外,曼妙身姿一覽無遺。

        她緊緊抱著雙臂,渾身不住地微微顫抖,臉上則是難以抑制的興奮!

        就在剛剛,她與晴姐聯系后,赫然發現那個神秘男人,竟然就是弒神曾經的頭牌殺神!

        這一信息,讓她立刻忘卻了那個男人的輕浮。

        在地下世界里,殺神是一個讓所有人膽寒的名字,也是一個讓無數年輕女人向往的名字。

        除了弒神中那少數幾個高層,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

        這位傭兵之王接取的任務全都是S級以上的兇險任務,而他所面對的也都是罪大惡極之人,所以在執行任務時,殺神從來不留活口,這也讓知道他真面目的人,寥寥無幾。

        馮莎莎之所以會加入弒神組織,就是因為林晨當年的某次任務,在機緣巧合下救下了她親人的性命!

        所以,為了報答他,馮莎莎才加入了弒神。

        只是當她加入之后,弒神早已物是人非。

        這時的她,一見林晨獨自一人走了出來,她立刻三步并作兩步,小跑著來到了他的面前。

        她壓低著聲線,滿臉的興奮:

        “殺、殺神?很高興見到你!我是馮莎莎,代號紫羅蘭!晴姐已經告訴我一切了!”

        林晨淡然一笑,做了個收聲的手勢:“那是你的車?我們去車上說吧。”

        上車之后,林晨開門見山道:“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難道弒神現在連B級任務都要接取了?”

        “真是越混越回去了!”林晨隱隱有點不忿。

        他在弒神時,組織威名誰敢冒犯?

        而如今自己才離開幾個月,居然是落魄到要接受B級任務了?

        馮莎莎臉上一紅,柔和道:“晴姐和我沒接受任何任務。我是來監視某些人的……”

        “監視?”林晨奇道。

        “是的。你離開弒神之后,弒神分為了兩派。一派是保守派,以晴姐為首;另外一派則是激進派,以皮克馬首是瞻。”

        “皮克前陣子得到了消息,說是華夏的鎮國之寶現身了!所以就派遣了大批人員分批進入華夏,而晴姐知道這事情背后絕不簡單,所以便派我來打頭陣。”

        “這么說……你們已經知道了那件至寶就在天海市?并且,與秦雅息息相關?”

        “對,我的任務就是監視秦雅。”

        .

        《我的特工老婆》

        uchuhu

        .2495.。

        .

        忽然,馮莎莎滿懷期待地看著林晨,眼中充滿了火熱。

        “殺神,你能不能再次回歸?”

        “晴姐需要你,弒神也需要你!”

        “回歸?呵,皮克那小子既然要來華夏了,我就更不會回去了。”

        “我與他之間……有些死結。”

        “照顧好自己,另外告訴晴姐,叫她別來華夏了。

        “既然這么多的勢力都將魔掌伸到了天海市,她來了肯定不安全。至于寶貝,越貴重,越致命!所以,還是遠離這些危險的東西吧!”

        林晨說完,不再停留,打算離開,就在林晨剛剛打開車門的一瞬間,一種令人心悸的感覺瞬間籠罩了他的全身!

        他身子猛地朝后一彈,一個翻身就將馮莎莎壓在了身下。

        她滿臉通紅,還來不及反應,就聽見砰地一聲悶響,沃爾沃的車窗上現出了一個豆粒般大小的小洞!

        一顆銀白色的子彈貫穿了擋風玻璃,深深地扎進了駕駛位的座椅中!

        馮莎莎大驚失色。

        林晨抬頭一瞥,便望見了三百米之外的高樓上,一抹亮光剛剛消失。

        他緊緊地抱著馮莎莎,屏住呼吸,等了半響后,對面高樓上卻是沒有了動靜。

        “你有沒有槍?”林晨忽然問道。

        馮莎莎點了點頭,從車里拿出了一把裝著消聲器的沙漠之鷹。

        林晨愣了一愣,笑道:“想不到你也喜歡用這種槍?晴姐給你改造過沒有?”

        “嗯,晴姐幫我改造過了。”

        “那就好!”

        沙漠之鷹入手之后,林晨整個人的氣勢陡然一變。

        一股濃郁的殺氣瞬間覆蓋了他的全身,身下的馮莎莎忽然感受到了他的變化,竟是莫名地冒起了冷汗。

        “別動!”

        林晨剛剛撐起身子,另外一顆銀白子彈借著夜色的掩護,再次襲向了沃爾沃轎車!

        然而。

        就在馮莎莎快要驚呼出聲時,林晨面無表情地抬起了沙漠之鷹,對準車窗上的那個小洞連續扣動了扳機。

        三顆子彈悄無聲息地脫膛而出,身旁的馮莎莎早已張大著嘴巴,滿臉的不可置信!

        三連發?

        這就是晴姐說過的殺神絕技之一嗎?

        第一顆子彈出膛后,很快就在幾十米外撞上了那顆襲來的子彈,并成功地改變了它的軌道;

        第二顆子彈緊隨其后,撞上了失去動能的第一顆子彈。

        第三顆子彈后發先至,再次撞上了第二顆子彈,讓它在空中再次撞擊了第一顆子彈。

        一瞬之間,第一顆子彈便如一顆流星一般,以常人難以想象的速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到了三百米外!

        啊!

        三百米外的高樓天臺上,傳出了一道撕心裂肺的慘叫。

        一個黑影,捂著仍在淌血的右臂,匆匆離開了天臺。

        沙漠之鷹的有效射程只有兩百米,即使經過晴姐的改造,射程最多增加到二百五十米,這樣的射程絕對不可能傷到那狙擊手。

        但林晨用三連發絕技,讓第一顆子彈擁有了能夠打到三百米之外的動能,因此那道黑影才被他所傷。

        這就是他的三連發絕技!

        林晨微微一笑,拍了拍馮莎莎的肩頭:“好了,沒事了。這槍雖然改造過,但是威力還是不如我那把。那人應該沒死,但他不可能再開槍了。”

        馮莎莎死里逃生,冷汗直冒,在林晨的幫助下,終于是艱難地坐了起來。

        她心有余悸道:“殺神,剛才那個人是沖著你來的,還是沖著我來的?”

        “沖著你來的。”

        “哎,晴姐啊晴姐,你何必來趟這渾水呢。錢已經掙了那么多,周游世界多好啊,”他感慨一句,轉頭對馮莎莎繼續說:“你記得轉告她今晚發生的一切。一定是有人察覺到她的意圖了,所以他們才會出手,想要除掉你這個監視人!你被除掉之后,晴姐就失去了耳目。剛才動手的人,說不定就是弒神的人!"

        “你的身份已經暴露了,趕緊離開天海市吧!”

        “還有,以后你還在這個圈子混的話,記得做任務時最好穿長褲或是短褲,別穿這種包裙。”

        他的目光往下一沉,笑道:“性感到是性感,但真要動起手來,很影響你的行動!”

        原來,剛才林晨撲倒馮莎莎時,那條性感的黑色包裙已是被撕開了很大一條口子,她早已被林晨看得一清二楚。

        馮莎莎的臉上頓時緋紅一片。

        在這個男人面前,她只覺自己還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

        “嗯,我會轉告晴姐的,不過……我不會離開天海市。晴姐說了,如果我出現了意外,可以來投靠你!”

        “投靠我?喂喂,我早就不是弒神的人了。況且我現在還要追求我的老婆,沒空招呼你!”

        林晨很無語。

        他不知道晴姐究竟在打什么主意,竟是給這新人留了這么一條退路?

        可是,你要問問作為當事人的我,同不同意啊!

        林晨將話說到這份上了,馮莎莎卻是毫不動搖。

        她認真地看著林晨的眼睛,正色道:“晴姐說了,皮克既然要來華夏,就一定不會放過你!而我雖然是新人,但能力還是有的,以后你有不方便出面的時候,我就能替你辦事!”

        “美女,我們萍水相逢,要不是看到你手中的弒神戒指,我根本不會搭理你……所以,你放過我吧,我呆會兒就給晴姐打電話!”

        林晨欲哭無淚。

        自己回到華夏的本意,就是遠離那槍林彈雨、爾虞我詐的生活,但現在卻不知不覺,又陷入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之中……

        馮莎莎還想說些什么。

        但是她目光一滯,視線停留在了窗外的一個曼妙身影上。

        葉凝寒的表面身份是云山集團的副總裁,平日里的應酬自然很多。

        而在幾分鐘前,她剛剛接到了董事長喬云山的電話,說是需要她出場應酬一個京城來的大人物,于是她只得留下兩名隊員,自己獨身前往迎接。

        她正在停車場尋找自己的寶馬車,路過這里,卻好死不死看見了林晨將馮莎莎拉起來的那一幕。

        更讓她嗤之以鼻的是,她看到了馮莎莎的衣衫不整。

        “殺神,這個就是你的老婆?好像她看到我們了!”

        “怎么辦?我會不會影響你和她之間的感情?我真不是有意的。”

        .

        《我的特工老婆》

        uchuhu

        .2495.。

        .

        葉凝寒的突然出現,讓馮莎莎非常尷尬。

        她趕緊整理衣物,不想讓殺神老婆誤會,試圖為林晨挽回顏面。

        可是她臉上那抹還未褪去的緋紅,讓葉凝寒更是堅定了兩人之前在車里做過什么齷蹉的事情!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居然在停車場里做那些事!

        果然是個用下半身思考的蠢蛋!

        此時的林晨,也只能無可奈何地聳了聳肩。

        他走下車,來到葉凝寒身邊,訕笑道:“老婆,好巧!”

        葉凝寒沉著臉,瞄了瞄馮莎莎,冷笑道:“記住別在外面叫我老婆!”

        “還有,你也是云山集團的一員了,以后要想玩,就找個安靜的酒店去玩,別在這大庭廣眾下丟人現眼!你丟得起這個人,我還拉不下這個臉!”

        說完,葉凝寒頭也不回地朝前走去,留下了一幅苦瓜臉的林晨。

        哎,這下誤會越來越深。

        我和老婆的賭局,只怕贏的難度更加大了啊。

        正在此時。

        葉凝寒的電話響了。

        她瞅了瞅電話號碼,臉色微變。

        掛斷后,她竟是去而復返,并一臉鄙視地望著林晨。

        “怎么了?”

        “跟我走!”

        葉凝寒也不解釋,直接帶著林晨坐進了自己的寶馬X7。

        “老婆,你準備帶我去哪里?”林晨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葉凝寒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沉聲說:“云山集團的董事長要見你!”

        “啥?大老板要見我?有沒有搞錯?我一個剛剛入職的新人,何德何能可以讓大老板親自召見我?”

        林晨一頭霧水。

        “你還記得昨晚住我隔壁的那個女人嗎?”葉凝寒冷聲道。

        “記得啊,就是那個風韻猶存的少婦嘛,怎么了?這跟喬總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去啊?”

        “你錯了。那個少婦叫做樂情,她和喬總關系很好!她昨天看到你了,而我又承認了你是我男朋友……喬總今天要招待一個大人物,樂情也陪同左右,并且告訴了喬總我倆的事!”

        “我一直沒有找男朋友,因此喬總對你很感興趣,非要見你,這下你明白了?”

        葉凝寒只覺最近真是倒霉透頂。

        為了擺脫自己的婚約,她抓了一個臨時老公,不但沒有將他甩掉,還讓樂情撞見了他,逼得自己允許這個齷蹉的男人住進了公寓。

        現在喬云山知道了這家伙的存在后,更是提出要見見他,有什么好見的!

        這家伙……簡直把我的計劃完全打亂!

        林晨捋了捋思緒,哈哈一笑,說道:

        “我明白了!原來住我們家隔壁的少婦......是喬總的情人啊!”

        “她撞見了玉樹臨風的我,并將這消息告訴了喬總。所以喬總想見一見我這后輩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將傾國傾城的老婆大人追到手!”

        “老婆你放心!老公我一定好好表現,不會落了你的面子!”

        對于林晨的超厚臉皮,葉凝寒都覺得自己可能產生抗體了!

        當下她也懶得和林晨耍嘴皮子,油門一踩,寶馬車便如同離弦之箭般,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而還落在停車場的馮莎莎,望著那快要變成小黑點的寶馬車,她緊咬貝齒,猛然下了個決心,竟然開著車跟了上去。

        云山大酒店。

        這是云山集團的產業之一,也是喬云山招待貴客的重要地點。

        當葉凝寒領著林晨一前一后走進了酒店后,立刻有服務生接待了他們,并將他們引到了名為“暢香園”的豪華包間里。

        一個四十上下的男人挺著一個游泳圈似的大肚腩,端坐在正位上,眼神雖是有些疲憊,但眼眸深處則有精光閃爍,這人便是云山集團的大老板喬云山。

        他的身旁坐著的那位婦人,林晨已經見過,正是公寓隔壁的樂情。

        今天她刻意裝扮了一番,一身淡雅青藍長裙,別有幾分韻味。

        而除了這兩人之外,包間里竟是再無他人?不是說要接待大人物嗎?

        林晨心中生奇,葉凝寒已是恭敬笑道:

        “喬總,不是要接待嗎?怎么只有您和樂姐啊?”

        喬云山大手一揮:“凝寒來了啊。客人一會兒才來,我讓你先來,就是想見見你那傳說中的男朋友呢!嗯?想必這位就是了吧?不錯不錯,一表人才。不要客氣,趕快入座吧。”

        葉凝寒剛想找個理由將這惱人的家伙打發走,但沒想到林晨一個箭步,便在沙發上隨意坐了下來。

        “喬總客氣了!說起來,我還是您的員工呢!”

        “員工?”喬云山將疑惑的目光投向了葉凝寒。

        葉凝寒心中恨得咬牙切齒,但此時也只得擺出一副官方笑容:“是的,喬總。他今天剛剛應聘了云山集團的客戶代表,只不過明天才進入試用期。”

        喬云山大笑道:“好,這樣最好!凝寒啊,你們小兩口要加油噢。集團現在擁有一個一飛沖天的機會,正是需要各方各面的人才呢。對了,小伙子,你叫什么?”

        “林晨,雙木林,早晨的晨。”

        “林間的早晨?很有寓意啊。嗯?林晨,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

        昨晚林晨在零點酒吧出手教訓那幾個“托”時,喬云山正好在二樓包間目睹了那一幕。

        只是霓虹閃爍,他根本看不清林晨的面容。

        所以,他只是覺得有些面熟。

        “喬總,我們沒見過面。我也才來天海市幾個月。”

        “恩,別多心,既然你加入了云山集團,只要好好干,就有機會!”

        “不過話說凝寒都已經是副總裁了,你會不會壓力太大呢,哈哈哈。”

        林晨自信一笑,應道:“壓力肯定是會有的。凝寒很能干,年紀輕輕就做到了副總裁的高位。”

        “但我也不差!我有信心奮起直追,在不久的將來,讓世人覺得我和凝寒是門當戶對!”

        “好!男人就該有這種魄力!小伙子的確不錯,我也相信凝寒在工作中不會徇私,你加油吧,只要你有能力,云山集團就是你表現的舞臺!”

        說話間,“暢香園”的包間大門被人緩緩推開。

        一個火紅身影扶著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出現在了四人的視線之中。

        那道火紅的身影,正是天海市鼎鼎大名的“紅袍女皇”秦雅!

        喔?哥正愁沒機會下手呢,你就“自投羅網”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