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風水業務員-廖祥張雪柔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10 10:00

        一本書好不好,不是由小編來評價的,畢竟眾口難調,但小編還是要給大家推薦一下魂斷無名寫的這本《風水業務員》,劇情方面可以說是近年寫得最好的了,文筆邏輯性更是沒話說,在對男女主角廖祥張雪柔的刻畫方面更是入骨三分,深入骨髓。喜歡都市虐戀類小說的建議不要錯過喲。

        風水業務員

        推薦指數:8分

        《風水業務員》在線閱讀全文

        風水業務員第六十一章:商業詐騙

        “怎么樣?在車上你一直皺著眉頭,是有什么特別的發現嗎?”回到局里,戴一成詢問廖祥對今天這對兄妹的看法。

        “孫耀陽的情況我和你說過了,至于她妹妹的情況,有些特別。”廖祥沉默片刻說道。

        “特別?”

        “不錯,就是特別。”廖祥輕嘆口氣道:“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她的坐姿很奇怪,雙腿并攏,卻不敢有任何動作,而且一提到她的父親,她的情緒相較于她哥哥明顯激動很多。甚至可以說是處于崩潰邊緣。”

        “情緒上的波動很正常。畢竟她是個女孩兒。加上她們兄妹的確很早就和孫富貴沒有啥關系了。這一點別說是他們家人,就是孫富貴公司的人都知道,所以情緒激動應該是正常的吧?”戴一成嘆息不已。以他一個警察和普通人的分析來判斷,孫曉蓉的情緒雖然波動很大,但至少還算是正常。

        廖祥點點頭,沒有否定戴一成的判斷。畢竟對方是刑警,又在片區干過基層,對于人心的捕捉方面,肯定比自己準確。

        “戴警官,從孫曉蓉身上,我感覺到一股很微弱卻又似曾相識的氣息。之前在孫富貴的尸體上,我也有過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雖然不能確定兩者之間有關系,但我相信自己的判斷。”廖祥將今天的感覺如實相告。

        戴一成點點頭,并沒有就廖祥的判斷給予肯定。但他同樣敏銳的感覺到,孫富貴的死,突破口還在這對兄妹身上。

        隨后,戴一成帶著廖祥來到了會議室。就孫富貴的案子,警方開始進行新一輪的分析。而這輪分析,是建立在已經調查過多人的基礎上進行的。

        與此同時。

        宏安中介,張雪柔和小米正與顧客就合同事宜進行商榷。正當雙方準備去簽署合同時,推門走入兩個警察。

        由于警察來的突然,所有人都不由錯愕起來。特別是那個準備簽署合同的顧客,更是緊張不已的看著警察。

        “你就是張雪柔?”其中一個警察目光咄咄的看著張雪柔,冷聲問道。

        “我就是,請問有什么事情嗎?”張雪柔向前一步,站在顧客身旁,示意他稍安勿躁。

        “我們接到舉報,你們中介的購房合同,存在明顯的欺詐行為。”說著,他掏出一份合同,上面明顯有張雪柔的簽名和宏安中介的蓋章。

        看到上面的簽名和蓋章,張雪柔的心不由咯噔一下。但同時也開始疑惑,自己這邊的所有合同,都是經過律師事務所敲定的,絕不可能存在欺詐的可能,可是這份合同上面的條款,卻明顯存在漏洞。

        “不好意思,這房子我不租了,不租了。”那位顧客看到警察掏出了有問題的合同,當即選擇離開。普通人自然看不懂其中的貓膩,很自然而然的相信警方說的話。所以他心里已經認定,這家中介是個黑中介。

        對此,張雪柔自然不可能辯解。何況就算她辯解,對方也未必相信。只能任由這名顧客離開。

        但張雪柔也絕非傻子,心知自己可能進入了某人的圈套。當即小心翼翼的問道:“警察同志,不知我是否可以看一下這份合同?”

        “哼,怎么?想毀滅證據?”警察冷笑一聲,立刻收好合同喝道:“你這種人我見的多了,想方設法的在我們警方面前毀滅證據。本來還覺得你這樣的女人應該不會做這種事情,現在看來果然是最毒婦人心,為了賺錢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所以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說著,便上前抓住了張雪柔的玉臂。

        “警察同志,請等一等,我想這件事情肯定有誤會,我們中介的合同是經過律師事務所敲定的。”

        “哼,不好意思,有沒有問題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要試圖拖延時間,沒用的。帶走。”說著,另一個警察也上前一步,冰冷的手銬直接拷住了張雪柔。

        兩個警察壓著張雪柔上了警車。在離開中介的瞬間,張雪柔下意識的看向馬路斜對面的晨光中介。可讓她奇怪的是,晨光中介方面好像并沒有人看戲。難道說是她判斷錯了,這件事情跟刁一民沒關系?

        當然,此時的她心已經亂了,又怎么可能判斷出其中細節?只能被動的被兩個警察帶會派出所。

        張雪柔被帶走之后,小米等人同樣亂了方寸。他不停的翻看著電話,可最終,卻只能停留在廖祥的手機號上面。

        他深吸口氣,撥通了廖祥的電話。可電話里卻傳來了一陣令人心煩的電子音:“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后再撥。SORRY……”聽到廖祥已經關機,小米登時慌了。她不知道該找誰,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沒有了希望。

        見小米失神的模樣,一旁的小張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張總一定會沒事的。別忘了廖祥幫刑警隊的忙去了,或許抽不開身,他一定不會對此事不管不顧的。”

        廖祥此時的確很忙。因為會議室里忙著分析案情,所以在戴一成的授意下,大家全都關了手機,廖祥自然也不例外。

        可不知為何,聽著刑警們的發言,廖祥的心沒由來的抽了一下。那瞬間的疼痛,讓他忍不住弓起了身子,好像大山深處腹背受敵的野獸一般。

        被帶回警局的張雪柔,此時獨立關在一間審訊室里。看著手腕上冰冷的手銬,她竟是苦笑起來。

        想著那份帶有自己簽名和中介公章的合同,張雪柔的心好疼,好疼。自從中介成立以來,她恪守本心,所做的一切都是盡可能的去為顧客考慮,可到頭來,卻發現自己被人陰了,而且還是以這樣極端的方式。

        雖然想不通其中緣由。但張雪柔卻沒由來的一陣憤怒。她不由想到張強的那番話。身在這個漩渦中,有時候不得不作出讓別人深惡痛絕的事情,唯有如此,才能站穩腳跟。

        “難道說今天的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嗎?難道說身在其中,就必須要傷害他人利益嗎?”張雪柔不斷地反問自己,她沒有答案,更沒有辦法說服自己,終于留下了眼淚。只是這淚水究竟是自我嘲諷還是悔恨,恐怕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審訊室外,透過單面玻璃看著里面哭泣的張雪柔,之前掏出合同的那名警察兀自嘆息:“哎……老刁這人也真黑,為了逼人家就范,非得做的這么絕。這好好的一個美女,我看著就心疼。”

        “得了,別墨跡了。這女人再漂亮,也吃不到你嘴里。有老刁那個畜生在,你最好還是按照他的意思辦吧。否則咱哥倆收了錢也討不著好。”另一個警察沉聲道。

        “我就是感慨一下。這么漂亮的一個女人,非被老刁給逼瘋了不可。”他沉沉嘆息,終不忍心再看落淚的張雪柔。

        而就在此時,迎面走來了兩個穿著清涼,濃妝艷抹的女人。以這兩個警察的眼力,自然看得出著兩個女人的出身,絕對是風塵女子一類的。

        兩個女人中,年紀稍大一些,卻更具成熟魅力的女人笑著對站在面前的警察說道:“張宇飛是嗎?”

        張飛宇點點頭,不自覺的皺起眉頭:“你是?”

        “刁總恐怕都和您說了吧?我們姐妹倆是來和張雪柔聊聊的。麻煩您給找一個僻靜些的地方,謝謝。”說話間,她抬起右手,輕輕撫摸張宇飛的臉龐。

        這雙手白皙,順滑。只是輕輕撫摸臉頰,就讓張宇飛不自覺的繃直了身體。那種感覺就好像面前這個女人的手不是摸在自己臉上,好像是摸在自己褲襠里那玩意上面。也幸虧是摸在臉上,若是褲襠里,只怕自己當場就要繳械投降。

        女人笑著收回了手,低下頭看了眼張宇飛支起的帳篷,嬌笑著附在張宇飛耳畔說道:“本錢不錯啊。這件事情辦成功之后,我不介意你來找我。”

        聞言,張宇飛渾身一陣哆嗦,褲襠里的玩意登時如何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癱軟下去。為了不讓這個女人看到自己的尷尬,他趕忙提了提自己的褲子,也顧不得內褲里的一片潮濕,輕聲道:“先把事情解決了再說。不過別下手太重,否則我也不好交代。”

        說完,沖一旁的警察點點頭。

        那警察會意,擺了擺手。兩個濃妝艷抹的女人躲在一旁。隨后,那名警察把張雪柔帶出來,向另一側的單獨牢房走去。

        “好好在這里想想吧。如果想通了,就把所有問題都交代清楚。這樣你還能判得輕點,否則的話,就不只是查封你的中介,賠償金額那么簡單了。我想你這樣一個美女,不愿意吃幾年牢飯吧?”說完,警察用力關上牢門。那沉重的聲音,著實把張雪柔嚇了一跳。

        特別是在聽到‘牢飯’兩個字之后,張雪柔更是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

        她恐懼,身體蜷縮在一起,蹲在冰冷的牢房角落里。一雙會說話的眼眸黯淡無光。

        “廖祥,你一定會來救我的對不對?”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