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獨家)《女眷第六只烏鴉》完整版全文目錄

        發布時間:2019-03-09 17:05

        《女眷》第六只烏鴉完整版全文目錄帶給您,女眷講述了許飛柳凝煙的故事,女眷第六只烏鴉節選:只是送個包而已,居然遇到這種破事兒。我知道艾莉不待見我,但是也沒想到居然到這種地步,甚至污蔑我是小偷。

        女眷
        推薦指數:★★★★★
        >>《女眷》在線閱讀>>

        《女眷》精選章節

        只是送個包而已,居然遇到這種破事兒。

        我知道艾莉不待見我,但是也沒想到居然到這種地步,甚至污蔑我是小偷。

        不過揍了那幾個學生一頓,心里面倒是感覺舒服多了。

        我本來以為柳香蘭應該已經去工作了,也沒多想,回去之后直接蹬蹬蹬的就沖著樓上跑去,準備將我之前沒來得及洗的衣服給洗一下,消滅罪證。

        可是,我剛到門口,就看到一個人影從里面走出來,duang的一下就撞在我的胸口。

        胸前彈力十足,嬌小的身子直接被反彈回去,一下子坐到地上。

        我倒是沒事兒,仔細一看,那個身影不是柳香蘭又是誰,身子斜倒在地上,高開叉的裙擺下面露出了兩截雪白細膩的大腿。

        一只小手正揉著自己的額頭,似乎被撞得有些疼了。

        我去,她怎么會在我和柳如煙的房間里面,而且還撞到了。

        心中暗叫糟糕,我連忙跑過去,將柳香蘭給扶了起來:“媽,你怎么在這兒,撞疼你了沒有?”

        我低聲下氣的詢問道,生怕一不小心惹得柳香蘭不高興了。

        柳香蘭小手揉了揉額頭,然后擺了擺手說不要緊。

        然后柳香蘭問我,艾莉的包送過去了,我說是。

        低頭偷偷瞄著柳香蘭的臉色,我隱隱約約感覺好像有什么事兒不太對勁兒,柳香蘭的神色看起來很嚴肅。

        那個模樣讓我心里面有些害怕,該不會是我和柳如煙之間的事情,被柳香蘭發現了吧。

        那就糟了,要是被發現我們是假冒的話,我肯定會立馬被掃地出門的。

        高利貸的期限就半年,我就算是把倆腎都賣了也不夠啊。

        就在我心里面正擔憂的時候,柳香蘭又開口了:“你跟如煙究竟是怎么回事兒?”

        一句話,直接讓我心里面猛地咯噔了一下,額頭上面頓時浮現出了一層冷汗。

        這下真的完蛋了,要死了要死了。

        不斷的吞著口水,我結結巴巴的說道:“什么怎么……回事兒,我跟,我跟如煙好好的啊。”

        柳香蘭沒好氣的給了我一個白眼,美人就是美人,一舉一動都是風韻猶存,就算是一個白眼都看的人心里癢癢。

        “還跟我裝是不是?如煙都跟我老實交代了,你還不坦白。”說著柳香蘭伸出兩根青蔥手指,在我腦門上彈了一下。

        這個動作顯得很親昵,完全不像是要趕我走的意思。

        不過我現在都被柳香蘭的話給嚇壞了,根本沒有注意到這點。

        心里面一直在想著,柳如煙居然都坦白了?那我還裝個屁啊?

        艸,那個笨女人,說好了演戲的結果我這邊演的好好的,你自己居然先露餡兒了。

        我結結巴巴的說道:“媽……那個,不對,以后也不能叫你媽了,我也不是故意要騙你的,我只是……”

        我話都還沒說完,柳香蘭就嘆息了一聲,拍拍我的頭:“說什么呢,怎么就不能叫我媽了?”

        “我騙了你,你不是要把我趕走嗎?”我很奇怪的問道。

        “誰說我要趕你走了?”柳香蘭很驚訝。

        我更驚訝,都這樣了,明知道我和柳如煙是假裝的,難道說柳香蘭還允許我留在這里,跟柳如煙在一起?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呢,柳香蘭就自顧自的說道,其實這個事情也不能全怪你,如煙也有責任,畢竟如煙平時給人的感覺,實在是太嚴肅了一點兒,你有心理上的壓力也正常。

        剛開始聽著我還感覺自己真的是燒了八輩子的高香,居然遇到了這么一個善解人意的岳母。

        可是聽著聽著,我就感覺情況好像有點兒不太對勁兒。

        我跟柳香蘭,好像不在一個頻道上吧。

        她說的是啥意思,我怎么有點兒聽不懂,什么嚴肅,什么壓力?

        “而且,你想讓我們家如煙,在一年之內換兩個男人嗎?”白了我一眼,柳香蘭繼續說道:“這種病我也查了一下,不是什么大病,只要經過心理輔導加上藥物治療,幾乎都能治好的。更何況你的情況,純粹只是心理上的壓力,只要心理負擔放開就沒事兒了。”

        “等等,什么病?”我是越聽越糊涂了。

        “還裝是不?”柳香蘭沒好氣的說道,然后順手從后面床上拿過來了一條黑色的絲襪丟在我的面前。

        媽呀,糟糕。

        一看到這條絲襪,我頓時腦子蒙了一下。

        這條絲襪可不是柳如煙昨晚上換下來的那一條,也就是我用的那一條嗎。

        上面還殘留著一些痕跡,我本來準備回來洗的,沒想到居然被發現了?

        我暈了,誰能想到這個風韻猶存高貴大方的岳母大人,居然還有偷偷跑到人家房間里面,翻看人家換下來的衣服的嗜好?

        我一個腦袋兩個大,本能的感覺到這一下麻煩大了。

        “我就說,這都一個月了,如煙怎么還沒動靜,原來……原來你都弄到這上面了。”眼看著那上面一大坨痕跡,柳香蘭的臉龐看起來紅撲撲的,估計也很不好意思。

        畢竟在自己女兒的絲襪上面,看到了女婿留下來的東西,還那么大一片,柳香蘭幾乎都能想象得到當時的畫面是何等的激烈。

        然后那張臉看起來更紅了。

        “然后我就打電話給如煙,問如煙這是怎么回事兒。”柳香蘭悄悄別過腦袋,小聲說道。

        一句話讓我差點兒哭出來。

        天,這一下真的是完蛋了。

        咱干這種事兒的時候,自然是偷偷摸摸的,不可能讓柳如煙知道。

        可是現在柳香蘭居然去問柳如煙這是怎么回事兒,我幾乎可以想象柳如煙知道了這些事情之后,會是一個什么反應,估計都恨不得將我給生吞活剝了吧。

        我真的是要哭了,可是柳香蘭并沒有注意到我的表情,自顧自的說著:“如煙跟我說,你們兩個每次那個的時候,你都出不來,都得事后自己再弄出來才行。”

        “你們兩個,偷偷去醫院檢查,居然也不跟我說一下,是逆向XX吧!”柳香蘭小聲說道。

        逆向XX,聽名字都知道是咋回事兒,說白了就是男女歡好的時候,男人因為各方面的原因,東西不會出來,反倒是逆向回流。

        這種事情最直接的結果就是不孕不育。

        “這個病其實也不要緊,你既然能自己弄出來,那就說明你的身體是沒問題的,只是在面對如煙的時候,可能實在是太緊張了,導致心理上的壓力,所以才會出現這種問題。”

        “只要找一個好心理醫生,進行輔導治療,再加上一些藥物,一定會沒問題的。”

        沃日了,老子才沒病呢,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好不好,是你女兒不讓老子碰,不然的話你看我出的來出不來。

        沒想到柳如煙居然給我編造了這么一個病,不過也真虧得柳如煙,居然能在這么短的時間,編造出這么一個理由,將事情給忽悠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樓下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肯定是柳如煙回來了。

        我心想這一下糟糕了,柳如煙知道了我居然用她的絲襪做這種事情,不知道心里面會氣成什么模樣。

        沒過多長時間就看到柳如煙的身影已經出現在門口,氣喘吁吁的,臉色看起來紅撲撲的,也不知道是上樓累的還是氣得。

        先是看了我一眼,那一個眼神,讓我膽戰心驚,渾身冰涼,就好像看一個死人。

        然后這才轉身看向柳香蘭:“媽!”

        “嗯,你也回來了。”柳香蘭輕笑了一下:“其實,這種事情你們可以早點兒跟我說的,我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小飛心理上有問題,就得及時開導。”

        這話,說的我好像有什么精神病一樣。

        “如煙,你也是的,平時實在是太嚴肅了,可是你在小飛面前也這么嚴肅,有誰受得了?男人不都喜歡那種溫柔的女孩兒,哪像你這樣,整天板著一張臉,以后要多注意,改改……”

        在柳香蘭面前,柳如煙格外的乖巧,低著頭小聲說:“我知道了,媽。”

        “嗯,知道就好,另外,我感覺你們這樣也不是辦法。”柳香蘭想了一下,繼續說道:“雖然你們兩個是夫妻,但是白天你在學校,晚上才回來還要休息,每天在一起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了。”

        “所以,我想讓小飛也到學校去,你們兩個多接觸接觸嘛,一來二去,可能小飛心里面的疙瘩就解開了呢。”

        柳香蘭的話讓我們都愣住了,啥?讓我去學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