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結)《六年之癢捉住逃妻媽咪》完整版全文在線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09 16:03

        《六年之癢捉住逃妻媽咪》完整版全文在線閱讀這里有!小說《六年之癢捉住逃妻媽咪》主角是蔣銘丞阮小緣,六年之癢捉住逃妻媽咪主要講述:蔣銘丞看著這個消失六年的女人,怒、怨、恨在他心中發酵了六年,此刻找到了這個導火線。

        六年之癢捉住逃妻媽咪
        推薦指數:★★★★★
        >>《六年之癢捉住逃妻媽咪》在線閱讀>>

        《六年之癢捉住逃妻媽咪》精選章節

        蔣銘丞看著這個消失六年的女人,怒、怨、恨在他心中發酵了六年,此刻找到了這個導火線。

        他再也控制不住將這個女人鎖在家里的沖動,而這個時候一道稚嫩的聲音打斷了大人們的思維。

        “爸爸是不會讓媽媽哭的。”阮小乖摸了摸阮小緣臉上的淚水,驀地一句話打破了大人間沉悶的氛圍。

        “爸爸是會解救我和媽媽的超人,叔叔你讓媽媽哭了,還欺負媽媽。叔叔,你是大壞蛋!”

        阮小乖試圖用幼小的身軀擋住身后的媽媽,奶兇奶兇的像個小奶狗,“媽媽不要怕,找到超人爸爸之前,小乖就是麻麻的英雄!”

        阮小緣將身前的小英雄,阮小乖又抱回了懷里,感動哽在喉嚨里,最后都化為溫柔。朝蔣銘丞看去,卻看不清他的表情,她不想傷害他卻也該為六年前做個了解。

        “是……是,他不是你爸爸……”

        “啊!”阮小緣話音未落,就被蔣銘丞猛然抱起。

        打橫的公主抱將一直在她懷里的阮小乖也一同被抱了起來,“蔣先生,你做什么?快放開我,別在嚇到孩子了!”

        蔣銘丞身材一直很好,富有爆發力的手臂將她鎖住根本真脫不開。

        阮小乖鼓起包子臉,“媽媽別怕,小乖救媽媽!”

        甚至大膽的在阮小緣肚皮上跪起來去勾蔣銘丞的脖子,搖搖欲墜的好幾次險些掉下去。

        阮小緣吃痛,一手撫在小乖的背后,防止他掉下去。

        好在,這樣危險的動作還好并沒來得及實施成功,已經極快的來到了停車場。

        蔣銘丞穩而不慢的將他們塞進車里,一如既往的不帶多少感情的冰冷語氣,“無論他是不是我兒子,不管你還愛不愛我,這都是你欠我的。”

        “阮小緣,這是你欠我的。”蔣銘丞說這句話的時候面上掛著疏離的笑容,好像是在面談公事一樣。

        他坐在駕駛座位上捏了捏西裝里的煙又放下了,“不用自作多情,你是我唯一的屈辱,我對你只有恨。”

        平靜的話語,冰刃一樣割開了阮小緣的心,明明這就是她想要的……

        “你要帶我們去哪里?”不知道為什么即使六年不見,即使現在的蔣銘丞強大又充滿了未知和危險,阮小緣卻覺得他不會傷害她們。

        蔣銘丞沒有回答,而是發動車子。

        這時一個穿著黑色晚禮服的人影突然撲到了車前,阻止了他急切的沖動,“銘丞哥哥!”

        蔣銘丞皺了皺眉,坐在后座的阮小乖伸出頭來搶先道,“是那個小阿姨!”

        來人正是蔣藝情,阮小緣把阮小乖塞回懷里,開車想下車和蔣藝情交談,卻發現車門被鎖住了,“現在有人來了,我們該面對現實了……蔣,蔣先生。”

        “蔣先生?呵。”蔣銘丞噗笑一聲,沒有給阮小緣開門。而是自己下去后將前面也鎖住了,他看著阮小緣拍打著窗戶的樣子無動于衷,確保了她們出不來后才將目光投給了蔣藝情。

        “你來做什么?”蔣藝情是蔣銘丞家領養的女孩,本來從小就是已童養媳的身份存在蔣家,如果他沒有遇到阮小緣的話,或許已經和蔣藝情結婚生子了。

        “是媽咪讓我來找銘丞哥哥。”蔣藝情說了個開頭,像是想到什么,懊惱的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看起來可愛極了,“我這個糊涂蟲,把東西忘在車里了,銘丞哥哥不如和我一起去拿吧?”

        蔣銘丞無動于衷并不打算浪費時間,回過身去抬手就去拉車門,蔣藝情看出他并不想搭理她,一副要直接開車走人的樣子。

        蔣藝情這下急了,連忙拉住了蔣銘丞的手,“是關于阮小緣的東西!”

        蔣銘丞一頓,回頭看了這個名義上的妹妹一眼,蔣藝情被看得渾身一抖,“銘,銘丞哥哥知道我不敢騙你,而且我車就在這個停車場,就這么幾步路,沒有鑰匙別人也放不走小緣姐姐的。”

        蔣銘丞始終沒有會話,蔣藝情越來越沒有信心了,要知道除了在面對阮小緣的時候,蔣銘丞都是個冷漠到可怕的人。

        只是這個冷漠自律的人始終有個軟肋,他看了一眼在車內的阮小緣他們,最終點了點頭,跟著蔣藝情去了她的車里。

        蔣藝情走在前面松了一口氣同時又有些難受和憤然,即使六年了阮小緣在銘丞哥哥心理依然是最重要的那個,特別是現在還帶了個孩子回來,她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眼神里閃過一瞬的狠毒。

        從車庫a區走到了c區,這已經是足夠遠得地方了,蔣藝情突然轉過身來,對著身后的蔣銘丞的大喊道,“銘丞哥哥執迷不悟了,忘了那個女人吧!”

        蔣銘丞不帶感情的看著蔣藝情,“騙我來只是想說這些?”

        蔣藝情聽到這話后卻很不贊同,“我說過,藝情不會騙銘丞哥哥的。”

        蔣銘丞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皺著眉頭緊緊的盯著蔣藝情,只見這個妹妹指了指他身后,也正是來之前的地方,“銘丞哥哥快看,這就是我要你看的關于阮小緣的東西。”

        “轟——”蔣銘丞還沒來得及轉身,身后他來之前的地方傳來了巨大的爆炸聲音。

        他看著蔣藝情早有準備的蹲下捂住耳朵,而他被巨大的聲音震得嗡嗡的,他不敢相信的轉身朝爆炸區跑去,朝被鎖在車上的阮小緣母子兩跑去。

        “哈哈哈,阮小緣終于死了!”蔣藝情癲狂的笑聲被還在不斷發出的小爆破聲中淹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