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結)許飛柳凝煙全文免費閱讀-許飛柳凝煙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09 15:34

        許飛柳凝煙全文免費閱讀帶給您!許飛柳凝煙是第六只烏鴉所創作的小說《女眷》中的人物,許飛柳凝煙小說精選:我叫許飛,今年十八歲。爹媽好賭!賭博,敗光了全部的家產,到最后連我上學的生活費都沒有,不得不在高二就輟學在社會上混。

        女眷
        推薦指數:★★★★★
        >>《女眷》在線閱讀>>

        《女眷》精選章節

        我叫許飛,今年十八歲。

        爹媽好賭!

        賭博,敗光了全部的家產,到最后連我上學的生活費都沒有,不得不在高二就輟學在社會上混。

        家里錢賭光了,就去借高利貸。

        為了還貸,我爹把我嫁給了一個有錢的寡婦。

        我不想去,可是不能不去,老爹借高利貸,拿的是我的身份證。

        女方的條件有三個,第一就是要做上門女婿;第二就是身強體壯,身子方面沒毛病;至于第三個就是要求必須生個兒子,據說女方那邊全是女人,家里面一個男丁都沒有,生了兒子還得跟人家姓。

        而這方面是我爹最自豪的,老許家十三代單傳,代代都是兒子,估摸著對方也正是看上了這一點才同意的。

        我爹跟我說那個女人有點兒怪,是個女校長。

        “她結過三次婚,第一個老公活了四年,第二個老公活了三年,第三個老公活了兩年,你是第四個……”

        那我……能活幾年?我都想哭了!沒見過這么出賣兒子的。

        我把這個事兒跟一起混的楊哥幾個說了,楊哥抽著煙:“放貸這個公司我知道,我之前給他們干過,有幾個借款人都莫名其妙的失蹤了,人就這么沒了。”

        我的身子哆嗦了一下。

        楊哥就對我說,你還是去做那個上門女婿吧,估摸著那個女人可能那個方面**比較強,如狼似虎的,三個男人都給吸干了。

        但是我比較強壯,年輕,應該能禁得住多吸兩年。

        最起碼應該也能活個一年吧,這高利貸半年可就到期了。

        我一想也是,多活半年是半年。

        訂好了車票,在準備離開這個城市的前一個晚上,楊哥請客,算是給我踐行。

        跟兄弟們喝了幾箱子的啤酒,最后楊哥拍著我的肩膀跟我說,如果以后真的混不下去,打個電話,能幫一定幫。

        回去的時候,手里面拎著一瓶啤酒,一邊走一邊晃蕩著,路上的人看到我都直往兩邊躲。

        心里面好像缺了一塊一樣。

        被爹媽出賣到這種程度的心痛;離開熟悉的兄弟的不舍,對于前途的恐懼,沒有體驗過的人,根本不知道這是一種什么滋味。

        就在經過一個巷道的時候,我突然聽到了一個刺耳尖銳的聲音。

        “救命……嗚嗚嗚嗚……”

        剛喊了一聲,后面明顯是被人堵住了嘴巴。

        這種事兒在這城市的夜晚很常見,不少人從那個地方經過,全都只當什么都沒聽到,低著頭加快了腳步。

        我有點兒醉醺醺的,心里面想著,就算是咱不上,在旁邊看看總行吧?

        借著月光,能看到三個男的圍著一個女人,正準備開始,女人被堵著嘴巴不斷掙扎。

        本來這種事兒,你讓我看是情義,不讓我看是道理,可是你罵什么人啊,還要打人?

        那個男的一看到我,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指著我的鼻子就罵道,草擬嗎的,看什么看,給我滾。

        一個小弟,三兩步跑到我面前,抬手就是一拳沖著我的臉砸了過來:“尼瑪的,讓你滾沒聽見啊。”

        臉上挨了一下,火辣辣的疼。

        你媽,敢打我!

        拎著手里面那個青島啤酒瓶,抬起手沖著那小子的腦袋就砸了過去。

        啪!

        啤酒瓶子直接爆開碎掉。

        “草你娘,敢打我兄弟。”老大怒了,順手從地上抄起一塊磚頭就撲過來。

        可是我的動作更快,雖然醉醺醺的,但是感覺還挺他娘爽的,一閃身躲開那一塊磚頭。

        然后一拳砸在男人的臉上,直接把整個人都給砸倒在地,接著就好像宣泄一樣,拳腳不斷的沖著這人的肚子上面招呼,砰砰直響。

        我感覺自己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兇狠。

        “大……大哥,別打了,再打出人命了,我們錯了,饒過我們這一回吧。”最后那個小弟被嚇傻了,顫顫巍巍的說道。

        我又踹了那貨一腳,然后說,慫貨,滾。

        小弟連忙扶著自己兩個兄弟,連滾帶爬的跑掉了。

        看了一眼那個女人,就在這個時候正在整理自己的衣服,剛剛看起來挺危險的,罩子都被扒掉了,要不是我來的及時,恐怕就慘了……身材真不錯,細皮嫩肉的,可惜沒看到好戲。

        心里面亂七八糟的,我也沒搭理這個女人,轉身就準備回去。

        可是被叫住了,你等等……女人的聲音從后面傳來。

        今兒心情實在是不好,于是我猛地轉身兇巴巴的問道,干啥?

        女人明顯被我的模樣給嚇了一跳,大眼睛都縮了一下。

        這女人,真漂亮。

        黑頭發好像瀑布一樣,一身天藍色的連衣裙,看起來挺清純的,只是因為剛剛那幾個男人,變得有些亂糟糟,不過更有誘惑性了。

        尤其是那一雙大長腿,絕對是模特級別的,包裹在黑色長筒襪下面。

        身材是S型的,個頭居然不比我低多少,我可有一米八五,這個女人至少一米七幾。

        女人有些害怕,但是旋即一咬牙,抬頭看著我,昂首鮮艷的朱唇吻上了我的嘴巴。

        “這是謝禮!”女人在我耳邊輕聲呢喃著。

        把自己交給這個男人,也好過按照家里面的安排,木偶一般!

        沃日,這是干啥?

        一時間我忘記反應了。

        似乎等了很長時間還沒等到我,女人有些急了,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我都這樣了,你還沒動靜,是不是不行啊。

        臥槽?這話不能忍。

        誰敢說老子不行啊,這小城市里面誰不知道咱銀槍小霸王飛哥的厲害,一夜十七次郎,那可是道上的神話。

        管她呢,這么漂亮的女人在面前,我可能不能連禽獸都比不上。

        ……

        女人走了,臨走之前盯著我看了一眼,然后一瘸一拐的就走了,可能剛剛有點兒過頭了。

        夜風一吹,我這才發現自己連褲子都還沒提起來,幸好四周沒人,不然就要被當做變態了。

        順手從口袋里面拿起兩張從飯店里面順走的餐巾紙,隨便的擦拭了一下剛準備把手上的餐巾紙丟掉的,我突然間發現那上面,居然有一抹血紅。

        身子一個激靈,那個女人不會是……吧?

        一直過去很久,我都沒有從那種奇怪的感覺當中回過神來,感覺就好像做夢一樣。

        可能這就是那個女人對我救了她的謝禮吧?我心里面想著,反正以后可能都見不著面了。

        我要是能有這么一個美女做老婆多好,可惜,等待我的不知道是一個什么樣的老妖婆。

        一想到自己的前途,我就欲哭無淚。

        第二天,我睡了一個大懶覺,然后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下午的時候,拉著一個大大的箱子,來到了車站。

        這上門女婿也不是想做就能做的,約好了在一個咖啡廳里面見面,要先通過考核才行。

        下車后打的士直接來到咖啡廳門口,我的目光在店里面尋找起來。

        七號桌。

        終于,我找到了。

        呼,不知道這一下會看到一個多么可怕的女人。在這個時候,我的腦子里面浮現出了老妖婆,重量級選手各種畫面。

        當我的目光,看到那個女人的時候,我的呼吸忍不住微微一滯。

        那是一個外表看起來只有三十歲左右的女人,高挑的身子穿著一套很得體的黑色的制服。

        不是老妖婆,而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看起來平靜而且恬淡,粉色的櫻唇,細膩的面容,兩根纖細的手指捏起面前的咖啡,輕輕一抿,動作看起來非常的優雅。

        臉色很平靜,卻是帶著一種生人勿近的淡漠。

        那個身材,也是非常好,凹凸有致。

        我感覺自己有些理解之前那幾位為什么會死了,面對這么一個妖精一樣的女人,估計沒有幾個不像老黃牛一樣拼命的耕田,然后就累死了。

        就在這時候,那個女人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視線,抬起頭沖著我上下打量了兩眼,眉宇當中微微皺了一下,沖著我招了招手。

        看起來沒錯了。

        我連忙走了過去。

        “那個……我……我叫許飛,我……”平時伶牙俐齒的,這個時候變得結結巴巴了起來。

        “我知道,我叫柳如煙!”女人簡單的說道:“坐下吧。”

        我連忙坐下,剛想說話,就聽到另外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突然響起:“咦,姐,這就是未來的姐夫嗎?”

        我抬頭,只看到一個高挑的身影,好像剛從衛生間走出來,手里面正拿著一張紙巾擦拭著濕漉漉的指尖。

        當我看到那個女人的時候,我只感覺自己的呼吸猛地一滯,剛坐下的身子噌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是她,就是昨晚上那個女人!

        不過……她剛剛說啥?姐?

        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