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結)《重生神醫楚離馮小青》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09 15:03

        《重生神醫》楚離馮小青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這里有!《重生神醫》講述了楚離馮小青跌宕起伏的故事,重生神醫楚離馮小青小說節選:剛才蕊蕊跟大哥哥碰手指頭的時候,感覺到手指頭上有麻麻的電流感,之后發生了什么,蕊蕊就不記得了。不過蕊蕊清醒后,肚子里想說的話都能說出來。

        重生神醫
        推薦指數:★★★★★
        >>《重生神醫》在線閱讀>>

        《重生神醫》精選章節

        剛才蕊蕊跟大哥哥碰手指頭的時候,感覺到手指頭上有麻麻的電流感,之后發生了什么,蕊蕊就不記得了。不過蕊蕊清醒后,肚子里想說的話都能說出來,這種感覺太舒服了。

        蕊蕊年紀小,但也懂得感激,很是愿意親近楚離。

        楚離再次半蹲下來,微笑道,“不用客氣。”

        除了感激外,甚至還有佩服和感動,年紀輕輕能說出這番大格局的話,董長明又高看了楚離幾分。

        現在的董長明對楚離是刮目相看。而此時他女兒今天說的話,比她前幾年說的加起來還多。董長明樂得合不攏嘴。

        之后,楚離把自己父母的名字告訴給了董長明,董長明連聲應下,并叫助手妥善記錄下來,答應一定幫楚離找到。

        能重新說話的蕊蕊十分高興,一開始她還不太能說一句完整話,但后來,她越說越流利,歡脫的圍著董長明嘰嘰喳喳。

        面對重疾康復,還圍著自己轉的女兒,董長明也喜不勝收。

        當他想起再要跟楚離說上兩句的時候,楚離已經離開了。

        “小李,查查清楚,以后要是這小兄弟有任何麻煩,都立刻給他行個方便。”董長明以兩個人才能聽到的音量對助理小李說到。

        “是。”小李點頭道。

        這時候,女JC見氣氛不錯,又厚著臉皮靠了過來,笑嘻嘻的連說,“千金康復了,真恭喜董局,賀喜董局!沒想到那廢物還有兩把刷子,呵呵。還是得虧了小千金福大命大!”

        董長明不耐煩的瞥了她一眼,“廢物?你的意思是,我女兒的病是廢物才能看好的?那你父親,不是廢物不如了?”

        魏旺的臉色立馬死灰般難看,他理虧在先,一個字也沒辦法辯解!

        女JC馬上意識到自己又說錯話了,解釋道,“董局,我不是這個意思。我……”

        董長明揮手打斷,“你明天去資料室報道吧。”

        資料室?!

        周圍同事都用憐憫和活該的復雜眼光看向那位女JC。這無疑是讓她坐冷板凳,這輩子都別想再有晉升機會了,這比直接開除還難受。

        離開之后楚離才想起來董長明這號人物,二十年后,他的確到了中央,也混得風生水起,是個很有手腕的風云人物,也非常替普通老百姓著想。但那時候董長明膝下并沒有兒女,有傳聞說他曾經女兒自殺了,說的無疑就是蕊蕊了。

        今天他穿越回來,救了他女兒的病,也算行了件功德之事吧。

        “你怎么知道他們兩年前去過寺廟?你會治病?”

        跟著楚離一并出來的馮小青質問道。

        楚離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哦,我兩年前那會兒正好也去了那家寺廟,碰到過他們一家三口。”

        “果然,原來你一早就認出來了董長明,怪不得這么積極。”馮小青毫不客氣道。

        楚離只能點頭,“是啊,呵呵,董局是咱們靖州市的大紅人,當然認識。”

        “呵呵,果然不安好心。”馮小青搖搖頭,狗改不了吃屎,一個廢物的性情,又怎么是說變就變得了的?

        回到那個陌生的家里,楚離怕露出馬腳,跟著馮小青亦步亦趨,卻突然被馮小青呵斥了,“你干什么!?”

        楚離抬頭一看,自己竟然跟著馮小青進了廁所里。

        “我,呵呵,我肚子有點不舒服。”楚離抱著肚子說道。

        馮小青皺了皺眉頭,“外面的洗手間才你該用的。”

        “哦哦。”

        楚離轉身要走,但突然眉頭一皺,他竟然在馮小青面相上,看出她馬上會經歷血光之災!

        楚離下意識的抓住了馮小青的手,馮小青嫌棄的要掙開,“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最近有沒有什么仇家?告訴我。”

        “你什么意思?有毛病,快放手!”馮小青掙扎道。

        “今天你必有血光之災,現在開始,你別離開我身邊半步。”

        楚離說得十分謹慎,馮小青卻突然臉頰漲紅,水汪汪的眼睛狠狠瞪了楚離一眼,“流氓!”

        說完,馮小青突然用了很大力把楚離推開了,并狠狠關上了廁所門。

        楚離百思不得其解,他明明是關心她,怎么就變成流氓了?

        馮小青從洗手間出來,看見楚離還站在門口,氣不打一處來,“你不走就算了,就在這站一輩子吧!”

        馮小青裹著真絲睡衣,躺到大床上,背對著楚離,把被子裹得緊緊的,連頭都沒漏出來。

        楚離更加納悶了,怎么搞得好像他對她圖謀不軌似的。

        等等。

        楚離往廁所一看,不看不要緊,那洗手臺旁邊的臟衣簍里,扔了一條淺粉色的內內,內內上,有一塊不大不小的血色印記。

        難怪有血光之災,原來是因為馮小青來那個了!

        頓時,楚離無比尷尬,他連再跟馮小青直視的臉面都沒有了,趕緊溜回書房去。

        可他才走兩步,被窩里突然傳出哼哼唧唧的悶哼聲,回頭一看,亮紫色的被子下,馮小青蜷曲成一團,跟弓著的蝦米一樣,不停的顫抖。

        痛經?

        身為一代醫仙,楚離對這種女性疾病并不稀罕,在紫薇星上,一些女修也存在這種毛病,只是沒想到自己重生回來面對的第一個痛經的女人,竟然是他的干媽馮小青。

        馮小青還縮在被窩里,剛剛突然來的大姨媽徹底抽干了她的力氣,小腹仿佛有一只手狠狠的擰緊了她的器官,還反復左右扭動。

        每次來大姨媽就仿佛會經歷一場浩劫,馮小青的身上已經布滿了薄汗,當被子被溫柔的拉開,馮小青神情十分恍惚,虛弱道,“你,你干什么?”

        被香汗打濕的發絲貼在馮小青慘白的小臉上,楚離有幾分心疼,他坐到了床邊,一只手慢慢滑向馮小青的……

        “你……”馮小青想推開楚離,可她現在綿軟無力,像棉花一樣碰在楚離胳膊上,自然是沒辦法掙脫開。

        “混蛋,滾開,我現在不行,別讓我更恨你!”

        不管馮小青如何掙扎,楚離的手都沒停下來,當他掌心捂在馮小青小腹后,輕輕說了句,“抱歉,一會兒就好了。”

        楚離明明知道她正來著大姨媽,竟然跑來碰她!他這樣做,一定是想羞辱她!馮小青殺了他的心思都有了。

        不過,當楚離手心源源不斷的熱量傳遞到馮小青腹部,再竄遍全身,就好像整個人泡在了溫泉里,舒服得不怎么感覺到痛了。

        痛感漸漸在消失,甚至是神奇的不見了!

        “不可能啊,我從小就有嚴重的痛經,每回都要丟半條命,中藥西藥都吃過了,一直沒有治好。”

        小腹不痛了,馮小青的精神也好轉了起來,她自己揉了揉肚子,的確沒有感覺了。

        原來是自己誤會他了,他并不是想乘虛而入。

        馮小青看楚離的眼神有了微妙的變化。

        見馮小青好轉,楚離站起來就走,不多時,他又端了一碗紅糖水進來。

        “你?你不是孫坤。”馮小青接過碗,注意力卻在楚離身上,神色比見到怪物還要夸張。

        楚離也嚇了一跳,不可能讓馮小青看出來什么了吧?

        馮小青又接著說,“你以前從來不會做這種事,見到我痛只會遠遠躲開,覺得我晦氣。”

        “哦,你才把我從局里接回來,你是我的大恩人,我巴結下你應該的,聽說熱的東西管用,我就用手給你捂了,你現在好點了嗎?”楚離差點嚇出一身冷汗,趕緊岔開話題道。

        他才重生回來,不想惹太多的麻煩,如果讓馮小青知道自己是她以后的干、兒、子,說不定馮小青會把他當成神經病。

        原來是誤打誤撞?馮小青自嘲的笑了笑,笑里帶了點失落。

        也是,這兩天孫坤感覺越來越古怪,跟以前好像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不過,自己的老公,又怎么可能認錯呢。

        一提到局里,馮小青就想起楚離是怎么進去的,她越想越氣,楚離端來的紅糖水,她更是嫌棄的碰都不肯碰。

        楚離見馮小青臉色越來越黑,既然她已經沒什么事,他不好再惹是非,趕緊端著碗跑開了。

        書房有一張簡易的沙發床,床單也有用過的痕跡,看來這個孫坤在這書房睡了不少日子,估計是結婚一開始,就跟馮小青分床睡了。

        楚離猜想,這孫坤可能一早就知道自己老二沒有功能,娶了馮小青這個天姿國色的大美女,更加不想被她當成是太監。

        索性就風流成性,故意在外面招惹是非,好讓馮小青誤以為自己根本只是對她提不起興趣而已。

        畢竟男人可以壞,但不能不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