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獨家)《七界第一仙流牙》完整版全文目錄

        發布時間:2019-03-09 15:03

        《七界第一仙》流牙完整版全文目錄帶給您,七界第一仙講述了梁夕的故事,七界第一仙流牙節選:看了看被濃密的樹葉遮住的太陽,梁夕拎著中午的食物往溪水邊走去,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既然半年能走下來,再多走幾天也是無妨。

        七界第一仙
        推薦指數:★★★★★
        >>《七界第一仙》在線閱讀>>

        《七界第一仙》精選章節

        看了看被濃密的樹葉遮住的太陽,梁夕拎著中午的食物往溪水邊走去,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既然半年能走下來,再多走幾天也是無妨。

        只是雖然誤了天靈門不能成為修道中人那是小事,但是如果被宇文青陽當成自己言而無信,那對梁夕來說絕對比殺了他還要難受,所以在休息好的前提下還是要抓緊時間趕路。

        熟練地將兩只小花兔(梁夕想不出怎么稱呼這會往外射水箭的動物,于是就暫時這么稱呼它們)開膛破肚,然后在溪水里把血水都洗干凈了。

        趁著這個功夫梁夕對著溪水照了照自己。

        溪水倒映下,自己頭發用一束草隨便扎在頭上,臉倒還算干凈,只是全身的衣服破破爛爛,幾乎成了布條子。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森林里那么多的灌木左一拉右一扯,偶爾還要和一些兇猛的野獸搏斗一番,現在還能穿在身上已經算是奇跡了。

        衣服雖然大半年沒洗沒換,但是一點異味也沒有,梁夕估計這也是因為自己被宇文青陽改造了身體的緣故。

        這一年的奔波不僅沒有在梁夕的臉上刻下風霜,反而讓他原本就棱角分明的臉更顯得英氣十足。

        對著溪水看了一會兒,梁夕嘿嘿一笑:“不穿得破爛點,怎么能掩蓋我的絕代風騷。”

        心滿意足提著兩團被剝干凈皮毛的嫩肉走到小溪邊上,梁夕清理出一片沒有樹葉的空地然后開始他琢磨了半天才成功的——鉆木取火。

        將燃起的小火苗細心地慢慢引起來,當形成一團火堆的時候梁夕將枯樹枝丟進去,然后用一根樹枝將兩團肉串起來架到了火上。

        片刻后原本粉嫩的肉塊表面就浮起一層好看的焦黃,香油也不斷滲出來,滴到火堆里滋滋作響,香味撲鼻。

        慢慢拿旋轉著樹枝,一炷香的時間后梁夕吸吸鼻子,感覺差不多了,提起樹枝正要嘗嘗肉熟了沒有,突然轟的一聲,地面一陣劇烈顫動,四周的樹木也是嘩嘩一陣亂顫,樹葉飄飄灑灑不斷落下,震耳欲聾的聲音嚇了梁夕一跳,差點把手里的午飯都甩出去。

        “怎么回事?”他高高躍起跳到一顆大樹上手搭涼棚四下張望著。

        森林一望無垠,滿眼的郁郁蔥蔥,根本看不出來剛才的巨響是傳自哪里。

        梁夕正疑惑著,突然遠處一道巨大的黑影沖天而起然后重重砸下,那一片的樹木雜亂無章地倒到地上,從梁夕的這個方向望去就像是地面無緣無故突然塌陷一樣。

        地面又是一陣劇烈的顫動,只是朝那個方向張望了一眼,梁夕就急忙抱住了身邊的樹干這才沒有摔下。

        轟隆隆的響聲震得他耳膜發疼,梁夕跳下大樹,地上已經落了厚厚的一層葉子,踩上去軟綿綿的。

        地面像是余震為消一樣還在不斷地微微顫抖,梁夕從樹上跳下來踩上地面,感覺自己像是喝醉了酒一樣要不斷搖晃才能穩住身子。

        不知道是什么東西搞出了這么大的動靜,但是梁夕的好奇心也被提起來了,將串著午飯的樹枝隨手插到身邊的樹干上,發足朝剛剛黑影騰起的方向奔去。

        還沒走近,不知道從哪里冒出的陣陣嘶嘶聲不斷從梁夕的耳朵涌進他的腦子,就像是無數條小蛇往自己腦袋里鉆的感覺,脹得他一陣頭暈目眩,用手扶著身邊一顆大樹喘了一陣才好受一些。

        “娘的,什么東西……”梁夕從衣服上扯下兩根布條塞進耳朵這才繼續前進。

        其間又傳來幾次巨響,伴隨著參天大樹倒地的轟鳴,不知道為什么,梁夕感覺自己從腳底一直寒到了腦勺,幾次想要轉身落荒而逃,但是好奇心卻一次又一次驅使他向前走去一探究竟。

        當梁夕感覺到自己已經接近剛才那一團黑乎乎的東西附近的時候,四周突然安靜了下來。

        梁夕貼著一顆大樹隱藏好自己等了片刻,確定沒有危險后才繼續小心翼翼前進。

        不知不覺中他已經到了森林的最深處,一片自己從沒到過的地方,參天巨木茂密的枝葉已經遮天蔽日,四周的光線像是冬日的傍晚一樣,必須要瞪大眼睛才能看清身邊的事物,空氣里充滿了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梁夕正仔細觀察著四周,突然在百步遠的地方突然亮起了兩團血紅的大燈籠,這么遠都能看清,那兩盞燈籠至少有一個人高。

        “不會是人皮燈籠吧!”梁夕嚇得背后起了一層白毛汗,他曾聽老一輩人說起,森林的深處有一種冤魂,如果有人誤入,他們就會把活人的皮扒下來,用人血做燈油撐起人皮燈籠。

        就在他考慮要不要先跑掉的時候,那兩盞燈籠似乎是要驗證梁夕的猜測,一聲嘶鳴從燈籠方向傳出。

        接著那一片的樹木像是被一只無形的巨手推過一般,摧枯拉朽般的氣勢下整排的古樹被推得離開原來的位置,深入地下數丈的樹根也被拔到了地面,斷掉的樹木重重堆在一起朝著梁夕鋪天蓋地地壓來。

        樹木一倒,陽光也照了進來,梁夕哎呀大叫一聲,急忙往旁邊安全的地方跳去,順勢抬頭朝那兩個燈籠的方向望了一眼。

        這一眼嚇得他差點從半空中摔下來,手腳冰涼的他被一根樹枝刮了一下后才回過神來,就地滾了幾圈躲開那些萬年老木后鼓起勇氣再次望去。

        一條全身漆黑的巨蛇悚然盤踞在不遠處的空地上,看上去像座小山一樣。

        身子估計要三個梁夕才能合抱住,身長往上去至少也有十七八丈,全身的鱗片仿佛可以吸收光亮一樣,看上去就像是一大片的影子。

        蛇頭仿佛是是一個巨大的水缸,剛才那兩盞紅燈籠赫然就是它一對赤紅的雙眼,兩個眼睛中間偏上的地方,一團像是腐肉樣的疤痕糾結在上面,看一眼就讓人喉頭發毛。

        “好大的蛇呀。”梁夕躲到剛才那堆斷木中。

        現在的情況很明顯,剛才那地動山搖的動靜就是這條巨蛇搞出來的,而它一扭一攪,一大片的樹木就都斷裂被推到一邊。

        現在以它身子為中心方圓半里幾乎被夷為平地,隱約只看見幾個斷口參差不齊的木頭樁子被半埋在土里。

        巨蛇盯著一個方向,眼神兇惡不斷吐著信子。

        從梁夕的角度也看不到它在盯著什么,不過倒是可以看到一個巨大的黑洞在不遠處,洞口周圍堆起了薄薄一層浮土,好像是什么東西從那個大洞里竄出來時帶上來的一樣。

        “難道這條蛇是從這個洞里爬上來了?”梁夕摸著下巴看看大洞再看看蛇。

        一般都是聽說巨蟒盤旋在高大的樹木上的,從土里鉆出一條蛇的說法自己似乎還從來沒有聽過。

        就在梁夕疑惑的時候,巨蛇艷紅的雙瞳里猛地閃過一道亮光,刷一聲它的身子像是離弦的箭一樣朝著前方射去。

        梁夕急忙跳起來攀到自己身前的木堆上望去。

        轟!

        蛇頭狠狠撞斷了一棵大樹后砸進土里,塵土飛揚中梁夕看到一個小小的白色物體躍上了半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