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整版)慕燁顧蜜全文免費閱讀-慕燁顧蜜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09 14:05

        慕燁顧蜜全文免費閱讀帶給您!慕燁顧蜜是野鳥花所創作的小說《絕世小農妃奸臣哪里逃》中的人物,慕燁顧蜜小說精選:望山村的田頭,王氏將包在頭上的汗巾扯下,在臉上抹了把汗水,將手中最后一株秧苗插入田里,就聽見不遠處焦灼的叫喊聲:“哎呦!嫂子,出大事兒了,你家傻媳婦兒被打死了!

        絕世小農妃奸臣哪里逃
        推薦指數:★★★★★
        >>《絕世小農妃奸臣哪里逃》在線閱讀>>

        《絕世小農妃奸臣哪里逃》精選章節

        “王大娘,王大娘!”

        望山村的田頭,王氏將包在頭上的汗巾扯下,在臉上抹了把汗水,將手中最后一株秧苗插入田里,就聽見不遠處焦灼的叫喊聲:“哎呦!嫂子,出大事兒了,你家傻媳婦兒被打死了!”

        “張翠花,你說什么?”

        聽到張翠花咋咋呼呼的這么喊,王氏臉色驟然一變,嘴都在哆嗦。

        年前,她用一頭野豬換了村東頭顧家的一個傻閨女,給老三當媳婦兒,雖說是個傻子,只要能生孩子,算算也挺劃算。

        這剛過門沒幾天,怎么就死了?

        “嫂子,你還傻愣住干啥?還不回去瞅瞅。”

        張翠花眼中焦急,一把將王氏拉出了水田,就朝著村里跑。

        “翠花,早上那傻子還好端端的,怎么說死就死了?”王氏眼皮不停的跳,心里亂糟糟的。

        “你大媳婦啥德行,你不知道?那傻子偷吃了你大媳婦的一碗肉,被你大媳婦打的皮開肉腚,鮮血直流,可嚇人了。”

        王氏一聽,腿一軟差點一頭栽在了地上,還好張翠花拉著這才沒直接暈過去。

        人還沒進院子里,就聽見大媳婦李秀梅怒氣沖天的怒罵聲:“你個賤人,老娘的東西你也敢偷?你活的是不耐煩了是吧?”

        “你少給我裝死,給老娘起來!”

        李秀梅手里拿著根扁擔,狠狠打在身穿破衣披散著頭發卷縮在地上的少女身上。

        村里不少人都圍在墻頭看熱鬧,對李秀梅指指點點,一副看好戲的姿態,甚至有人吃起了瓜子,有說有笑。

        王氏推開門見媳婦滿頭是血的倒在血泊里,趕緊跑過去將她抱在懷里,懷里的小身體都已經開始僵硬了。

        她臉色一白,暗叫不好,嚇得哭出聲來:“顧蜜?你醒醒,是娘!娘來了。”

        “哼!”見王氏來了,李秀梅冷哼一聲將手里的扁擔扔在地上,拍了拍手上的塵土,言語刻薄道:“你少在這里裝可憐,下次要敢偷吃我東西,看我不打死你。”

        “秀梅,不就一碗肉嗎?都是一家人,你下這么重的手干嘛?看病的錢你掏是不是。”王氏眼里滿是心疼,轉頭厲色看向自己大媳婦兒。

        “哈哈,一碗肉?”李秀梅冷笑,叉腰看向王氏,一副根本沒將王氏看在眼里的姿態。

        “那碗肉是長安哥給我留下補身體的,被這個不要臉的傻子偷吃了,打一下怎么了?”

        “補身體?你都補了兩年了,也沒見你懷上孩子。”王氏不屑的癟癟嘴。

        她這么一說,墻頭上看熱鬧的村民都哄堂大笑起來,這戳痛了李秀梅的痛楚,她瞬間就爆發了。

        “娘,你實在是太偏向這個傻子了,太欺負人了!”

        說著李秀梅還指著王氏撒潑道:“我在你們慕家做牛做馬,任勞任怨,為了長安這些我都能忍,你居然為了個傻子處處針對我,這個我實在是忍不了,既然你們這么喜歡這個傻子,那我們干脆分家好了,我跟長安自己過自己的。”

        一提分家,匆匆趕回來的慕長安震驚的看向李秀梅。李秀梅狠狠瞪了一眼慕長安,嚇得慕長安將反駁的話咽了回去。

        見自己兒子這般窩囊,王氏不滿的看向李秀梅道:“你不將我們慕家拆散,你是不甘心是吧?”

        “長安,我就問你這個家分不分?我嫁來你們家這都兩年了,我過了一天好日子嗎?家里食不果腹還要供小叔子讀書,這也就算了。你還給他娶了個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傻子回來,家里的事情不都落我頭上了。現在我想吃一碗肉,轉眼就被人偷吃了,我氣不過打一下怎么了?”

        “我……秀梅,別鬧了。”慕長安心虛的不敢看自己媳婦兒,伸手想要拉李秀梅,卻被李秀梅一把甩開。

        見他又想和稀泥,李秀梅可不干了,她今兒是鐵了心想要分家,想徹底甩掉老三家這兩個廢物

        也顧不得圍觀的人有多少,拿起腳上的扁擔,開始打砸家里的物件,嗓門也是越來越大。

        與此同時,王氏懷里的小身體突然抽動了一下,眼皮顫動,一口氣喘了過來,彎腰猛咳。

        “蜜兒?你……你醒了?”

        王氏大喜,心疼的將顧蜜臉頰上的血漬擦凈,將衣服手帕扯下來堵住頭上慢慢結痂的血窟窿。

        “你竟敢裝死訛我,看老娘不打死你這個賤人。”

        李秀梅見顧蜜醒過來,直接上前去拽顧蜜的胳膊,想要將她拽起來。

        然而醒過來的顧蜜眼中卻寒光盡顯,突然蹭的一下站了來。

        顧蜜直接跑到被慕長安緊緊抱住的李秀梅跟前,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她就扇了一個大耳光。

        這一巴掌來的突然,以至于周遭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整個院子安靜了下來。

        “你……你敢打我?”

        李秀梅捂著腫的跟包子似的臉,一雙眼睛瞪的老大,哇的一聲哭出了聲音。

        沒人發現,放下手的顧蜜,她呆愣的神色不復存在,眼眸深處掠過一絲冰寒。

        她竟然穿越了,早就不是原來的顧蜜了。

        想想也可笑,她一個古武世家的玄醫掌門,竟然重生在了一個癡傻農婦身上,這是在太匪夷所思了。

        只怪自己太糊涂,醉酒開車,才出了這種光怪離奇的事兒。

        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