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整版)綜漫之究極巫妖王葉御-綜漫之究極巫妖王免費閱讀by血中的哀傷

        發布時間:2019-03-09 09:37

        綜漫之究極巫妖王葉御

        綜漫之究極巫妖王全文閱讀

          綜漫之究極巫妖王是由作者血中的哀傷所著的一部超級精彩的游戲小說,小說綜漫之究極巫妖王全文講述了主角葉御降臨二次元成為了眷族,看他會如何穿越二次元尋找各種妹子,他會有怎樣的傳奇人生……
          葉御真想掀開杯子看一看自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身上是不是結冰了。
          “名字的話叫我葉御便好,然后就是你到底在說些什么,這里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誰?”
          葉御的開口頓時讓眼前的少女興奮了起來,然后她一臉開心的說出了一句讓葉御滿頭黑線的話語來。
          “太好了,原來你不是一個傻子和啞巴啊,剛剛實在是擔心死我了。”
          傻子、啞巴?
          你才是傻子呢,你全家都是傻子。
          強忍住心中的不悅,還是覺得有些冷的受不了的葉御縮了縮自己的身子,裹緊了身上的被子,耐著性子等待著赫斯提亞給自己回答。
          一段時間之后,就在葉御的耐心要被消磨殆盡的時候,赫斯提亞終于將話鋒一轉,開始解釋起來。
          “這里是我的家,也是以后赫斯提亞眷族的家哦。至于說眷族,難道你不知道么?”
          “不知道。”
          葉御果斷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懂。
          赫斯提亞看到了這一幕,直接單手扶額,然后無奈的看著他說道。
          “天啊,你怎么什么都不懂啊?你怎么什么都不懂啊?成為了一個眷族就意味著和你定下契約的神成為了家人,而神也會因為你成為家人的緣故,給予你力量,和怪物戰斗的力量。而你,則是我的第一個家人哦,不管你做什么事情都會支持你的家人~”
          “家人么?”
          葉御的神情顯得有些呆滯,他喃喃的念叨著眼前興奮的少女口中吐出來的詞語,身上以及靈魂上的寒意又是退卻了一點。
          記憶依然混亂,但是悲傷卻是如同潮水般的用來。
          家人啊……
          不知怎么的心頭的悲戚讓他忍不住想要大哭一頓,但是他卻強忍著不讓淚水落下。
          沒有任何理由,只是他決不允許自己這么在著一名少女面前軟弱的哭泣。

        第1章 凍結的靈魂

          很久以前,我們上神為了尋求刺激而降臨到了‘子民們’所生活的下界。

          然后我們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決定永遠在這個下界和你們一起生活。

          我們封印身為神的力量,委身于窘迫和不變的環境之中,開開心心的生活下去。

          我們能賜予你們的只有一樣東西,就是一種名為‘恩惠’的力量和怪獸來戰斗而已!

          獲得了這種力量的子民就會成為那位神的眷族、成為家人!

          你是我的眷族,赫斯提亞眷族唯一的成員!!!

          葉御現在的感覺很不好,他能夠感覺到強烈的痛處,那是自著每一根發梢開始蔓延而下直到靈魂深處的痛苦。

          思想還有著靈魂好像要被撕裂開來了一般,所能夠感覺到的只有無窮無盡的寒冷。

          記憶很混亂,混亂的讓葉御什么都想不起來,就連葉御這么一個名字都顯得那么不真切。

          仔細的去回想的話,迎面而來的只有無盡的冰霜,還有一直在著耳邊回蕩著的少女的呢喃聲。

          有病是吧,好好的神不做,偏偏要跑下來和凡人玩角色扮演的rpg游戲。

          帶著這樣子的不解還有著低估,葉御緩緩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如果葉御的面前有一面鏡子的話,他便會發現他那雙漆黑色的眸子在剛剛那一瞬間閃過一陣陰冷的冰藍色光芒。那抹光詭異、陰寒,不似人類仿若小心翼翼提防著一切的野獸一般。

          映入眼簾的是陌生天花板,而他則躺在一個十分窄小的房間里,環視四周這個房子只能夠用寒酸兩字來形容。

          忍不住縮了縮自己的身體,即便蘇醒了過來但是那股酷寒似乎依然殘存在他的靈魂之中一般讓他感受到了刺骨的冰寒。

          “你醒了啊,太好了呢!”

          正在葉御一臉茫然的觀察著四周的時候,一道猶如是黃鶯般的悅耳聲音從門口處響起,語氣之中盡是驚喜。

          這不由的讓他抬頭望去,一個美麗的少女正帶著滿臉驚喜看著他,那臉上的喜悅以及笑容讓他冰寒的身體還有靈魂感受到了一絲溫暖。

          這名少女那光艷漆黑的頭發剛剛好把耳朵給遮住,及腰的雙馬尾。俏麗的面孔之上浮現出有些不自然的紅暈,看起來十分亢奮的樣子。容貌雖然稍顯稚嫩,但是在這稚嫩的容顏下,卻有著和著她面容毫不相配的火爆身材。

          特別是那不知道是裝飾還是單純為了減輕負擔自著腋下穿過提起雙乳的藍色繩子,讓著少女本就傲人的身材顯得格外的顯眼,讓人十分之容易沉迷于某些不健康的幻想之中。

          就在葉御在盯著少女發呆的時候,對方緩緩的開口了。

          “我叫赫斯提亞,是你的女神哦,你叫什么名字呢?”

          “哎哎哎,你不知道這么看著一個女士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情么?”

          “我說,你呆呆的看著我干嘛?難不成我撿回來的是一個傻子么?”

          “嗚嗚,我好慘,我的第一個眷族,居然是一個傻子!!!”

          看著已經跑到自己面前的少女,近在咫尺的距離已經讓他聞到了這少女身上特有的幽香,這不由的讓葉御有一些心猿意馬,耳邊傳來的聲音更是讓他分不清楚眼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雖然葉御很想去回答少女的問題,不過少女說話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一點,完全把他到了嘴邊的話語全部都打回去了。

          終于,在赫斯提亞準備放棄的時候,組織好了自己的言語的葉御緩緩的開口了。

          而這么一開口就連葉御自己都顯得有些驚訝,因為這聲音實在是顯得太冷酷了一點。

          那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仿佛能夠將人靈魂都凍結住的冰冷。

          葉御真想掀開杯子看一看自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身上是不是結冰了。

          “名字的話叫我葉御便好,然后就是你到底在說些什么,這里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誰?”

          葉御的開口頓時讓眼前的少女興奮了起來,然后她一臉開心的說出了一句讓葉御滿頭黑線的話語來。

          “太好了,原來你不是一個傻子和啞巴啊,剛剛實在是擔心死我了。”

          傻子、啞巴?

          你才是傻子呢,你全家都是傻子。

          強忍住心中的不悅,還是覺得有些冷的受不了的葉御縮了縮自己的身子,裹緊了身上的被子,耐著性子等待著赫斯提亞給自己回答。

          一段時間之后,就在葉御的耐心要被消磨殆盡的時候,赫斯提亞終于將話鋒一轉,開始解釋起來。

          “這里是我的家,也是以后赫斯提亞眷族的家哦。至于說眷族,難道你不知道么?”

          “不知道。”

          葉御果斷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懂。

          赫斯提亞看到了這一幕,直接單手扶額,然后無奈的看著他說道。

          “天啊,你怎么什么都不懂啊?你怎么什么都不懂啊?成為了一個眷族就意味著和你定下契約的神成為了家人,而神也會因為你成為家人的緣故,給予你力量,和怪物戰斗的力量。而你,則是我的第一個家人哦,不管你做什么事情都會支持你的家人~”

          “家人么?”

          葉御的神情顯得有些呆滯,他喃喃的念叨著眼前興奮的少女口中吐出來的詞語,身上以及靈魂上的寒意又是退卻了一點。

          記憶依然混亂,但是悲傷卻是如同潮水般的用來。

          家人啊……

          不知怎么的心頭的悲戚讓他忍不住想要大哭一頓,但是他卻強忍著不讓淚水落下。

          沒有任何理由,只是他決不允許自己這么在著一名少女面前軟弱的哭泣。

        第2章 做為家人

          葉御坐在那里發呆,不過身為女神的赫斯提亞卻是等不急了,少女一個飛撲將著葉御壓在了床上,火急火燎的便是去撕他的衣服。

          “喂喂喂……你這是在干什么啊!難道家人是指哪個方面嗎?但是我還沒有做好準備啊!”

          誠然,赫斯提亞的確是一名讓人容易想入非非的女性。不知輕重的少女在著和他扭打的過程之中身體也是不斷的和著葉御摩擦擠壓著,特別是她那一對和著她的身材極度不相稱的胸部。

          “不要再掙扎了啊!老老實實給我把衣服脫了。”

          葉御的掙扎反而讓赫斯提亞像是玩上了癮一樣,少女的臉上帶著腹黑的笑容,刷的將葉御身上單薄的襯衣全部撩起,雙手也是按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咿呀!”

          可是在著少女的手掌和著葉御的后背接觸的那一瞬間,發出一聲可愛的悲鳴的赫斯提亞整個人像是觸電了一邊自著葉御的身上摔了下來。

          “所以說你到底在玩什么啊?”

          一臉郁悶的葉御一邊將自己的衣服理好,一邊重新坐起來,一臉詫異的看著所在床邊瑟瑟發抖的赫斯提亞。

          “赫斯提亞?你怎么了……沒事吧?”

          “冷……好冷……”

          赫斯提亞哭喪著一張臉這么說著,她那帶著白色手套的雙手蒙上了一層淡淡的冰霜。

          冰霜……?

          葉御微微一愣,看著赫斯提亞手掌上的冰霜,露出了有些歉意的神情來。

          “抱歉……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沒有受傷吧?”

          嚇到她了吧?她會不會因此而畏懼不敢接近我呢?一邊這么想著葉御一邊想要欺身過去將摔倒在地的少女重新扶起來。

          不過葉御心理所想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赫斯提亞在看到葉御伸過來的手掌之后先是愣了片刻,然后一邊發出哇哇的怪叫聲,一邊像是樹袋熊一樣跳了起來,抱住了葉御的腦袋。

          “哇啊啊啊啊啊,你在做什么啊啊!!!快點下來啊!”

          “撿到寶啦!撿到寶啦!剛剛那是魔法吧!一定是魔法吧,我的眷屬居然在剛剛簽訂契約的時候就得到了魔法的恩惠啊!”

          “所以你在說些什么東西我完全不懂啊!總之快點從我的臉上下來啊!”

          葉御一邊掙扎著一邊大叫著,不過赫斯提亞絲毫不為之所動,少女還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之中。直到葉御被著什么東西絆了一下,帶著赫斯提亞猛地摔倒在了地上,興奮的怪叫聲這才就此平息。

          “痛痛痛痛痛……”

          因為葉御是整個人用臉著地的姿勢摔倒的,因此赫斯提亞完全成為了肉墊和緩沖,結結實實的承受了摔倒的力量。

          抱著自己腦袋的赫斯提亞像是一只倉鼠一樣蹲在原地淚眼汪汪的嘀咕著,而差一點沒有被對方那偉岸的胸部直接捂死的葉御則是一副得救了的樣子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冷靜下來了嗎,如果冷靜下來了話就給我好好的把這一切都解釋一下吧。”

          一臉無可奈何樣子的葉御嘆了一口氣,重新坐到了床上看著赫斯提亞這么說著。

          “人家知道了啦……”

          發現葉御真的是完全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赫斯提亞開始耐著性子一點一點的將關于著眷族和恩惠的東西說給他聽。

          好半晌之后大致了解了自己在著一個什么樣子的世界之中葉御微微點了點頭,旋即用十分古怪的眼神盯著赫斯提亞看著。

          “也就是說……你是一個女神嘍?”

          “沒有錯的說,人家就是女神的說。怎么樣,現在是不是有一點對我感覺到崇拜還有敬畏了呢?”

          赫斯提亞得意洋洋的站在床上,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來。

          “啊……怎么說呢,稍微有一點夢想破滅呢,原來女神住在這樣子狹窄破舊的地方啊。”

          葉御懶洋洋的這么說著,將赫斯提亞打擊的整個人軟了下來。

          “那……那個自然是有一定原因的啦!之所以會這么艱苦,只不過是為了體驗生活磨礪意志而已,沒錯就是這樣子的說!”

          赫斯提亞慌慌張張的辯解著,不過葉御懶洋洋的一句話再一次將少女打擊的抬不起頭來。

          “單純是因為太窮了吧,你剛才不是說我是你的唯一的眷族嗎。”

          “嗚……欺負人。”

          這一會赫斯提亞干脆直接哭泣鼻子來了,讓著葉御有些哭笑不得。

          這就是女神嗎?簡直就和著一個沒有長大的小女孩沒什么區別啊。

          “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我的女神大人,那么你來教一教我作為你的眷族應該怎么做才好吧。”

          或許是不喜歡看見女孩子在著自己面前哭,或許是剛剛少女的那一句家人稍微觸動了葉御的心弦。他俯下身子,有些溫柔的將著少女抱到了自己的懷中。

          在著擁抱住少女柔軟的身子的一瞬間,葉御也是不由自主的閉上了雙眸,心中的冰寒之感徹底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絲絲讓人迷醉的溫暖。

          除卻名字之外自己的一切還有著過去都被埋葬在了森寒的冰霜之中,在著這個世界之上或許連自己存在的證明都不存在了吧?

          但是至少現在眼前這個少女將自己視為家人,反正也完全沒有可以去的地方,干脆就作為著她的家人和她一起生活好了。

          “恩恩,作為著我的眷族,自然是要什么都要聽我的,幫我賺錢,有什么好吃的或者好玩的也要第一時間想到我。”

          聽著葉御這么說著赫斯提亞頓時停止了哭泣,因為擁抱而微微臉紅的少女先是低著頭一陣子,然后這么一本正經的說著。

          “這和你的奴隸有什么區別啊。”

          葉御有些哭笑不得說著,赫斯提亞有些不好意思的自著他的懷中站了起來。

          “反……反正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是家人嘍,一起好好的努力吧,為了赫斯提亞之名!”

          “為了赫斯提亞之名嗎?”

          葉御輕聲的念著這個名字,看著眼前帶著幸福笑容的少女,不由的有些微微觸動,旋即在著對方不解的眼神之中握緊了她的手掌。

          無論是自著這個住所還有自己作為著少女的第一名也是唯一一名眷族的身份都是讓著葉御感覺到有些心情沉重。

          明明是一名女神,卻落魄到了這樣子的地步,這讓葉御沒法不去心疼。

          “我會的……會讓赫斯提亞這個名字在著整個地下城之中讓所有人敬畏的。”

          葉御在著赫斯提亞微微臉紅和不解的神情之中湊到了她的耳邊,這么溫柔的說著,后者微微一愣,然后猛烈的點了點頭。

          “恩,那一天一定會到來的!”

        第3章 成為冒險者

          在了解了這個世界的大致情況之后,葉御也是終于明白為什么少女剛才要去撕自己的衣服了,原來和著神明簽訂契約成為了眷屬之后就會成為冒險者,擁有屬性、技能還有著魔法之類的東西。

          而這些東西則會以著十分直觀的數據出現在眷族的后背上。

          “快點、快點,葉御,快讓我來看一看你的屬性吧!剛剛展現出來了魔法,天生的屬性一定十分優秀吧?”

          “是是是,我知道啦我的上神大人。”

          葉御一邊這么說著一邊有些無奈的趴在了床上,將著上衣拉了上來。

          “哦哦哦……我來看一看,這個屬性……這個屬性額。”

          “怎么了,我的屬性怎么了?”

          葉御有些好奇的回頭問道,看起來赫斯提亞的表情十分的古怪的樣子。

          “應該怎么說才好呢,力量、耐力、靈巧、敏捷全部都是最低的I級別,嘛,不過作為新人來說這樣子也很正常啊,但是為什么魔力是……魔力是問號啊!”

          “額,問號是什么級別?”

          “問號就是連我這個神明大人都探查不出來啊,這不對啊,不可能啊,這不科學,也不魔法啊,怎么可能會出現基本屬性探查不出來的情況啊!”

          赫斯提亞一臉不解的模樣,繼續向下面看去,除去基本屬性之外技能一欄則是空著的,但是魔法欄卻是有著東西。

          “果然!葉御你是有著魔法的呢,剛剛簽訂契約就有魔法,實在是太棒啦!讓我來看看是什么魔法,額……‘不潔的冰霜???’?”

          在著念叨出葉御的魔法名字之后,赫斯提亞再一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不潔的冰霜是冰系的魔法嗎,但是后面的三個問號又是什么情況啊,怎么和著魔力一欄一樣又冒出來問號了啊!

          “不潔的冰霜?”

          葉御也是喃喃的念叨著這個名字,說實話這個魔法的名字給予葉御不怎么好的感覺。

          好像有著這么一個自己,但是他卻十分的討厭那樣子的自己,那樣子冰冷無情完全由著冰霜構建而成的自己。

          模糊不清的過去被徹底的冰封在了冰霜之中,如果可以的話,葉御希望那樣子的過去永遠不要再出現。

          “嘛,不管怎么說都是魔法啊!要知道這可是魔法哦,許多人到了LV2甚至說LV3都不能夠領悟的奧義呢!恩,看葉御你的屬性的樣子,很適合去朝著法師的路線發展呢。”

          “法師……我嗎?”

          雖然赫斯提亞這么說著,不過葉御還是絲毫沒有頭緒,至少關于魔法究竟應該怎么樣去使用才好葉御還沒什么頭緒。

          不過這并不重要……無論那東西是什么,只要自己知道這是力量便足夠了。屬于自己的被自己握在掌心之中的力量。

          雖然葉御的屬性還有魔法方面都稍微有些奇怪,不過完全被笨蛋一樣的赫斯提亞給忽略掉了,至于葉御自己自然也是一頭霧水。

          在著赫斯提亞看來,因為葉御是天才,擁有著強大的潛力,所以這些顯得有些奇怪的地方就顯得很正常了。

          既然是天才嘛,總是要有一點和著別人不一樣的地方才對嘛。

          處理完了這些事情之后,葉御就要開始作為著一名冒險者去努力的打怪變強賺錢升級,來養活自家的女神大人了。

          當得知自家的女神大人居然在街道上擺著雜貨攤賣炸土豆之后葉御強忍著笑表示出了十二萬萬分的同情。

          “炸土豆怎么了!你這是在瞧不起炸土豆嗎!我告訴你炸土豆可是很好吃的說,而且做著這樣子的工作我也很好的體驗到了生活的疾苦呢。”

          “我知道了,知道了我的上神大人,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去努力賺錢讓上神大人吃到炸土豆之外的食物的。”

          安慰著像是被猜到了尾巴的貓咪一樣的少女,葉御這么說著兩個人一起走進了一座豪華的建筑之中。

          ‘冒險者公會’算是地下城管之中規模最為龐大的組織了,這個組織專門為冒險者提供服務,包括魔晶的兌換還有著替新手冒險者引路等等事情。

          每一名新手冒險者都會有一名顧問,由他們來教導冒險者關于地下城的各種知識和注意事項,以防冒險者做出什么危險的事情出來。

          埃伊娜·祖爾便是這其中的一名半精靈冒險者顧問,由于親切體貼加上相貌甜美,因此相當受到男性冒險者的歡迎。

          在著看見葉御和赫斯提亞這一對組合走進了公會大廳之后,埃伊娜便是第一時間注意到了他們。

          “歡迎光臨上神赫斯提亞,您這是……招募到了眷族了嗎?”

          對于赫斯提亞埃伊娜并不陌生,印象之中似乎是一個完全沒有眷族的落魄神明,不過現在看起來似乎有些不一樣了呢。

          “那是自然,這就是我的眷族,葉御,怎么樣,是不是十分的優秀呢?”

          赫斯提亞得意洋洋的挺起胸來,讓著埃伊娜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看起來的確是一表人才呢,那么上神赫斯提亞是帶他來進行注冊登記的嗎?”

          “沒錯的說,從今天起他就是我赫斯提亞麾下的冒險者了!”

          “那么這邊請吧。”

          埃伊娜一邊說著一邊做出一個請的動作,在著轉身的時候少女還特意的觀察了一下葉御。自始至終這個男人都沒有說些什么,只是用著那雙有些淡漠的黑色眸子打量著公會大廳之中的狀況。

          這讓閱人無數的埃伊娜不由的感覺到,這個年輕的冒險者或許真的是一個很有天賦的家伙呢。

        第4章 基礎知識的學習

          作為著地下城管理組織冒險者公會的一員,擔任了許久的服務窗口小姐的埃伊娜已經不知道見過多少新人了。這些新人要不大大咧咧,一副覺得自己多么了不起的樣子,一開口就要求最難得任務什么的。要不就是畏畏縮縮,只敢躲在自家的上神的身后不敢抬頭。

          前者大多數死的比較快,而后者的話則很難有什么成就,屬于默默無聞的奮斗著的那種類型。

          一個人的性格就能夠決定一個人的命運,至少在著埃伊娜看來,葉御屬于那種沉著、穩重的男人,這樣子的人別的不說,在著地下城之中絕對能夠很好地保證自己的小命。

          活下來是第一前提,只要能夠活下來,就算再怎么弱小的冒險者也終究會慢慢的變強的。

          至于赫斯提亞口中的天才什么的,埃伊娜并不怎么在意,天才她見得多了,崛起的有、展露一陣鋒芒之后便是消聲滅跡的有,隕落的也有。

          真正可以一帆風順的成長起來的天才,是少之又少的。

          “來登記一下吧,填一個簡單地手續就可以了。”

          帶著赫斯提亞和葉御來到了自己的窗口前,埃伊娜輕車熟路的將一系列資料和文件遞到了葉御的面前。

          “公會可以提供給作為冒險者的你許多的便利,當然相應的我們也會收取一定的報酬。作為冒險者,打敗怪物獲得的晶石可以在我們公會兌換成金幣,報酬便是從著這個兌換之中直接扣取。”

          葉御點了點頭,將著簽好的合同遞還給了埃伊娜,表示明白了她的話語。

          “恩,你知道就好,冒險者相對來說行動自由,也沒有什么硬性的規定,只要記得一條便可以了,那就是冒險者絕對不能去冒險!”

          “冒險者絕對不能去冒險?”

          葉御抵著頭嘟囔著這句話,看起顯得十分矛盾的話語卻是充滿著深意,大致的意思也就是必須時刻小心,做好萬全準備,隨時都將安全放在第一位。

          “活下來永遠是第一要務,遇到無法戰勝的敵人大聲呼救或者說逃跑都不是什么丟人的事情。在戰斗之前先分析一下自己擁有的把握,也想一想你的上神。”

          “在你剛剛開始冒險生涯的這一段時間我會擔任你的顧問,我會交給你許多關于冒險者和地下城的基礎知識,平常有什么不懂的問題詢問我就可以了。”

          埃伊娜這么說著,一邊的赫斯提亞拍了拍葉御的肩膀。

          “我去上班去了嘍,葉御你可要好好的學習哦。還有一開始的話不要勉強自己,畢竟走法師路線的話,前期會非常的辛苦呢。”

          赫斯提亞這么說著,揮了揮手依依不舍的離開了冒險者公會,只留下葉御和埃伊娜兩個人。

          “剛剛你的上神說……你走的是法師路線?”

          “恩……應該是這樣子沒錯吧?好像我的基礎能力之中魔力屬性偏高。”

          葉御這么含糊的說著,雖然他還不是很清楚自己究竟有著什么不同尋常的地方,但是魔力一欄是問號這種事情還是不要隨便到處亂說為好。

          “法師嗎……法師的話無疑是十分強大的,但是法師的成長之路卻是極為艱難的,因為一開始我們不可能提供給你多么好的魔法裝備。實際上我們這里只有最普通的武器。法師必備的魔杖、魔法道具之類的東西全部需要你自己來努力,在著前期你只能夠靠著自己的力量揮動武器去打敗怪物了。”

          埃伊娜說著顯得有些惋惜,眼前的少年的確算是很優秀的新人了,但是很可惜卻是魔力屬性偏高,需要走法師路線。埃伊娜已經能夠遇見這個少年未來艱難的旅途了,希望他能夠撐下去吧。

          雖然說是簡單的基礎教學,不過等到埃伊娜全部說完了之后天色也是接近黃昏。看著一臉昏昏欲睡的模樣的葉御,埃伊娜有些不悅的搖了搖頭。

          “這些東西雖然繁瑣,但是每一點都十分的重要,對于前期的你來說銘記住了這些可以極大的保證你在地下城之中的安全。”

          “放心好了,我全部都記住了。”

          打起精神來的葉御點了點頭這么說著,雖然埃伊娜對于他的說法有些表示懷疑就是了。

          臨走之前,埃伊娜送給了葉御一柄小小的匕首并且給他布置了一個任務,那就是前往地下城的第一層去殺死一個最弱小的哥布林,并且將它的晶石帶回來。

          今天天色已經不早了,夜晚的地下城要比著白天更加的危險,所以埃伊娜直接讓葉御明天再開始正式前往地下城冒險。

          “總覺得……有種奇怪的即視感啊……”

          拿著一柄小小的匕首往回走著,葉御這么喃喃自語的嘀咕著。埃伊娜的任務總讓他聯想到了什么奇怪的東西上面去了,但是仔細去想的話卻是什么都想不起來。

          “總之……去一層殺死一個哥布林是吧?”

          埃伊娜的要求是讓葉御小心一點,就算是第一層也盡量不要深入,第一層的話只要殺死一個哥布林就可以了。

          戰斗還有冒險有著許多的東西需要去學習,不需要這么操之過急。

          這是埃伊娜的原話,按照埃伊娜的意思,葉御最好是在著第一層待上一兩個月之后再想著去下層探索。

          畢竟魔力屬性偏高并不代表一定能夠領悟魔法,有些人就算魔力屬性很好最終卻依然成為了一個戰士,就是因為沒辦法領悟魔法。

          當然埃伊娜并不知道葉御在著和赫斯提亞簽訂契約的時候就已經覺醒了屬于自己的魔法了,雖然說這個魔法葉御自己還沒搞明白是什么東西。

          即便是已經到了黃昏,這個迷宮都市的大街上依然是人滿為患。在這里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種族,稍微有些不太適應這樣子熱鬧的氛圍的葉御艱難的在著人群之中穿梭著。

          大部分種族葉御都叫不出名字來,這些人之中既有一些普通市民,也有一些穿著十分華麗的裝備的人,看起來是今天探索完地下城回來的的冒險者們。

          穿過繁華的大街,通過一個狹窄的小道,轉了幾個彎。

          當那些喧囂完全消失在身后的時候,葉御也走到了道路的盡頭,來到了他和赫斯提亞的居所之前。

        第5章 以赫斯提亞之名

          說起來是神明和她的眷族的居所,但是看起來實在是稍微太寒酸了一點。

          葉御抬頭仰望著眼前的建筑物。

          建造在這個完全沒有人氣的小路最深處的是一個破落的教會。

          也可以這樣說,這個為了表示對神的敬仰所建造的兩層樓的建筑物差不多算是完全崩壞了吧。外觀上,到處都是石材破碎剝落的痕跡。容易使人感覺到一種經過長年累月,從人們記憶中消失的那種淡淡的哀愁。

          在正面玄關最上面,一個全身破破爛爛的,連臉都失去半邊的女神石像,微笑著俯視著葉御。

          一想到堂堂一名女神居然居住在這樣子的地方,葉御便是感覺到一陣無奈和心酸,與此同時的某種責任感也是變得沉甸甸了起來。

          要努力去賺錢,至少也要給赫斯提亞一個像樣一點的居所吧?

          葉御走進了屋內,屋內有著不輸于外面的半破壞程度。從那破碎的地板縫隙之間,雜草茂密地生長著。頭頂上的天花板大部分也都早已掉落,基本上都相當于沒有一樣。從屋頂開的那個大洞那。暖暖的陽光射了進來。照射著那好不容易保持著原狀的祭壇。

          沒有在這個基本上可以叫做廢墟的教會中多做停留,葉御來到了祭壇前方的一個小房間,走了進去。在這個昏暗的房間中有一排書架,上面沒有一本書。在最里面的那個書架的后面則是向地底延伸的階梯。

          走完這個感覺像是無底的階梯,在葉遙的眼前,出現了一道門,門是開著的,從門上的小窗,漏出了隱約的光芒。

          “已經回來了嗎赫斯提亞?”

          并沒有和著一般的眷族那樣子稱呼上神,葉御這么直呼神的名諱,走進了門內。

          被葉御呼喚著的女神在紫色的沙發上躺著,以一個仰躺的姿勢,手里拿著一本打開的書。聽到葉御的聲音之后,她立馬就站起來了。

          “回來啦回來啦!怎么樣冒險者的基本知識學習的如何?”

          赫斯提亞那稚嫩的童顏上浮現出了興奮的笑意,咚咚咚咚地就跑到了葉御的跟前。

          雖然有著夸張的胸部但是實際上只是孩童一般體型的赫斯提亞足足比著葉御矮上了一個頭,這樣子站在葉御的身邊看起來就像是撒嬌的妹妹一樣。

          不過雖然相處的時間并不長,但是這個神明大人還真的很喜歡撒嬌呢。或許是因為一個人太久了,實在是太寂寞了吧?

          葉御這么想著,手掌無意識的落在赫斯提亞的腦袋上輕輕撫摸起來,頓時便是讓著赫斯提亞不高興的嘟起嘴來。

          “真是失禮哎,無論是稱呼還是說行為什么的!首先呢,你是我的眷族要稱呼我為上神大人哦,然后,

          摸頭這種對付小女孩的行為是禁止事項!”

          一只手將葉御的手拿開,赫斯提亞豎起一根手指壓在葉御的鼻梁之前。

          “抱歉……我只是覺得稱呼赫斯提亞的話顯得親切一些呢,家人的話……稱呼上神大人什么的,感覺太生分了。”

          葉御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這么說著,赫斯提亞則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扭捏起身體來。

          “嗚……既然葉御這么說的話,那么我就恩準你直呼人家的名字好了,誰讓你是我親愛的眷屬呢。”

          赫斯提亞這么說著,拉著葉御坐在了沙發上,開始向著他詢問各種各樣的事情。

          “怎么樣、怎么樣,學習感覺到困難嗎?明天就要正式去地下城了,有沒有感覺到緊張、害怕?對了,那個顧問半精靈有沒有對你做奇怪的事情?”

          說完,赫斯提亞的兩只小手胡亂的在葉御的身上摸摸,似乎是為了確認自己的眷族有沒有被別人占便宜。

          “那個……都是很淺顯易懂的東西,并沒有什么值得在意的。理論的知識永遠只是知識,還是得等到我前往地下城實踐了之后才知道好不好用。”

          “恩,也是,早點休息吧,第一次去地下城的話不養精蓄銳可不行呢。”

          赫斯提亞這么說著,拉著葉御便是往床上走,一副緊張的不得了好像是她要前往地下城的樣子。

          “葉御你先坐在這里,我去準備晚餐,今天店里的銷售很不錯,店主很感激所以給了我很多的土豆丸子哦!”

          感覺到有些無奈的葉御只得任憑著這位上神大人來折騰自己了,看著臉上露出燦爛笑容去弄晚餐的少女,葉御不由的陷入短暫的迷茫。

          明明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居住在這樣子狹窄破舊的地方,為了生存不得不去打工,但是盡管如此卻依然能夠露出這般幸福的笑容嗎?

          這樣子便足夠了嗎,這樣子的生活對于著身為神的赫斯提亞來說就已經是幸福了嗎,為什么會這樣子呢?

          葉御這么出神的想著,他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面孔。冰冷僵硬,就算是自己在笑,也給人如同冰霜般難以接近的感覺吧?

          今天和著埃伊娜在一起的時候葉御已經感覺出來了,這好像是一種本能的自我保護一般的行為舉動,

          似乎已經讓對方不悅許久了。

          畢竟埃伊娜苦口婆心的和自己講解關于地下城冒險者的種種一切,但是自己卻一直冷著一張臉對著她,脾氣再好的人也會不高興的吧?

          這么想著,葉御有些無奈的苦笑著。

          也唯有和她在一起的時候……自己才能夠稍微松懈一點,感覺到一絲難得的溫暖吧?

          這么想著,看著笑嘻嘻的端著一大盤炸土豆走回來的赫斯提亞,葉御不由自主的再度露出淡淡的笑容來。

          看著少女這樣子滿足幸福的笑容,葉御便是感覺自己靈魂之中的寒意在逐漸褪去,整個人仿佛得到了救贖一樣。

          赫斯提亞,我的女神,我將用盡一切去守護你的笑容,以……神人赫斯提亞的眷族之名。

          看著眼前少女的笑容,心中許下諾言。這一刻,葉御終于徹徹底底的舍棄掉了被冰封的一切,以著赫斯提亞的眷族的身份,完完全全的融入了這個世界之中。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