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王后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王后有毒免費閱讀by水滴

        發布時間:2019-03-09 09:36

        王后有毒全文免費閱讀

        王后有毒全文閱讀

          《王后有毒》是一部很好看的穿越言情小說,王后有毒伊秋水鳳離是書中的主要人物,小說作者水滴。她在現代是國際特警組織中的NO.1,讓恐怖分子聞風喪膽,在完成最后一次任務后,她乘坐的飛機出了意外,在空中爆炸,于是穿越到了古代。
          “大姐放心,我親眼看到她喝的。”伊麗人的嘴角現出一絲陰毒的笑容。她花銀子買通了伊秋水的貼身丫環,想在這個庶小姐杯里下點兒藥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雖然昨天她們四個人摔倒的事情是伊秀人腿抽筋了,但竟然摔在她面前,而且她還站在那里微笑,這就足以讓她們記恨她了。
          “好!”伊美人一咬牙,美麗的臉上滿是猙獰的表情,“把她給我抬過來!”
          幾個丫環抬過來人事不省的伊秋水。
          “大姐,接下來我們怎么辦?打她一頓出出氣?”伊麗人問。
          這五妹妹從小就沒少被她們打過,每天身上都帶著傷。
          伊美人陰毒地一笑:“打她一頓?這太便宜她了!你們幾個,把她帶上,跟我出府!”
          四姐妹帶著昏迷的伊秋水坐上了馬車,在京城最出名的妓院“尋歡院”門前停下來。
          “大姐,怎么來了這里?爹要是知道我們來這……。”伊慧人膽子沒那么大,知道這不是什么好地方,開始打退堂鼓。

        第1章 穿越成庶女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丞相伊府嫡長女伊美人,秀外慧中,溫柔婉約,尚書府嫡長子王杰,有潘安之貌,子建之才,兩人天造地設,特賜婚,欽此。”

          下面聽旨的人全都伏下身子,叩頭謝恩。

          宣旨太監將明黃色的圣旨交給伊丞相,收下遞來的銀子,走了。

          伊美人站在當地,身邊簇擁著三位妹妹,各個都恭喜她。

          她美滋滋地聽著,突然眉毛一皺:“伊秋水那個賤人呢?”

          “大姐忘了?她昨天聽說圣旨要下來,氣得跳了河,現在還在床上呢。爹怕她出來丟人,壓根兒就沒叫她過來。”伊麗人陰陽怪氣地說。

          “走,我們去看看!”伊美人說著向伊秋水的房間走去。

          伊秋水正躺在床上,看著自己的手出神。

          睡了一覺,醒來還是這個地方,看來,是真的穿了。

          她在現代是國際特警組織中的NO.1,讓恐怖分子聞風喪膽,好人提起她都挑大拇指,壞人談到她都詛咒她不得好死。

          在完成最后一次任務后,她乘坐的飛機出了意外,在空中爆炸。

          她醒來后,就到了這里。

          她附身的身體是大云朝丞相庶出的第五位小姐,叫伊秋水。丞相有四個嫡女,名字中分別帶著“美麗秀慧”,到了她這里,硬生生就變成了伊秋水,可見這位五庶女被忽視的程度。

          當時她看著這身體濕噠噠的樣兒,聽著周圍圍著的那些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挖苦,再對比腦中繼承的記憶,如果不是一時之間對身體操控還不太靈敏,非跳起來揍這幫人一頓不可。

          曾經,伊秋水和王杰相愛,王杰可是京城佳麗的夢中情人,卻偏偏看上了她這個丑女,向她許諾非她不娶,結果突然有一天,傳出消息說,圣上要下圣旨指婚給王杰和她的大姐伊美人。

          她開始不信,等看到王杰和伊美人深情相對,再看向她時滿臉厭惡,還說之前和她在一起,只是為了拿她當擋箭牌,多看伊美人幾眼。讓她回去拿鏡鏡照照自己的臉,別再出來丟人。她這才明白這是真的,當時就投了荷花池。

          再救上來后,就成了現代的伊秋水。

          好老套的故事,她在心里冷笑,就是個狗血的相愛被甩的故事。

          那種垃圾男人,為他去死,值得么?

          伊秋水摸了摸臉,臉上凹凸不平。這張臉是大云國最丑的臉,小時候被人下了毒導致。

          幸好,這毒只傷了臉,沒傷身子。

          “咚”地一聲,房門被推開了。

          趾高氣揚的伊美人領著姐妹們進來,氣勢洶洶。

          伊秋水眉頭一皺,雖然臉色還是病態的蒼白,但眼睛里卻含著清純甜美的笑。這是她在現代做特警時的心得:如果不想讓敵人看出你內心真正的想法,進而找出你的弱點,那就要記得時時微笑。微笑,是最好的偽裝。

          “秋水妹妹,你看這是什么?”伊美人得意洋洋地把圣旨在她面前晃了晃,“這可是皇帝賜婚的圣旨,日后,我就會嫁給杰哥哥當正妻。以前阿杰為了接近我才來找你,你可不要生什么歪心思,以后見到杰哥哥,你要叫姐夫,知道嗎?”她一臉恩賜的表情。

          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還真以為杰哥哥會愛上她?丑八怪!也不拿鏡子照照自己長什么樣兒!大云國的第一丑女,就連丞相都把她當成了相府之恥!

          昨天跳河,怎么就沒淹死她呢?自己明明拖了很長時間才去叫人,沒想到死丫頭命這么大,這都讓她活過來了。

          伊秋水掀開被子,站了起來:“大姐姐,你放心,那個男人就算回頭找我,我也不會再理他。看到他,我覺得惡心。也只有你這種更讓人惡心的人才配和她在一起,正常人誰會理他?你可千萬要把他看牢了,別再讓他去禍害別人家的好女兒了。”

          “你說什么?”伊美人美麗的臉變得鐵青,沒想到投一次河,這個一向懦弱任她們欺負的庶妹妹竟然敢和她頂嘴了,還當面說她惡心!

          真是不可饒恕!

          伊秋水走過她身邊,向外走去。

          伊美人身后的伊秀人看到了,悄悄伸出一只腳,打算把她絆個跟頭,給大姐出出氣。

          伊秋水雖然看到了,卻只當沒看到,腳尖輕輕在地上點了幾下,細小的石子飛出,撞到伊秀人的麻穴上。

          伊秀人立刻覺得伸出的腿麻了,身子一個不穩,重重地撲到伊美人身上,伊美人沒防備,倒下時伸手扯住伊麗人,伊麗人又拉了一把伊慧人,這四姐妹登時攪在一起,你壓我我壓你地倒在地上,釵橫散亂,連衣服都扯開了。

          伊秋水轉過身,假裝吃驚地說:“大姐姐,你們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躺在地上了?難道是聽說皇上要下旨賜婚,昨天沒睡好?雖然婚姻是女孩子的大事,但也用不著高興成這樣吧?傳到尚書府去,豈不是讓人家笑話我們丞相府的小姐們眼皮子淺,沒輕沒重,一點兒小事就睡不著覺?”

          她這帶奚落的話讓伊美人更加生氣,她一推壓在身上的伊秀人:“給我滾起來!”

          伊秀人揉著腿,苦著臉說:“我的腿麻了,起不來。”

          伊美人一把推開她:“沒出息的東西!”說著站了起來。

          “是你!是你害我們摔倒的!”屋里五個人,四個人都倒了,只有伊秋水一個人笑吟吟地站著。

          “唉呀,大姐,你這可冤枉我了。我離你們這么遠,就算伸手推也推不著你們啊。明明是秀人姐姐腿麻了把你們全拉倒了,怎么能怪到我頭上呢?”伊秋水假裝委屈地說。

          伊美人想想也是,怪只能怪伊秀人腿麻了還拉人,但在這個一向懦弱的五妹妹面前丟臉,是她怎么也不愿意的。她惡狠狠地說:“你少得意,別以為我拿你沒辦法,這件事兒,我記下了!你一個庶女,還想翻天不成?以后我們走著瞧!”說著抬腳走了。

          伊麗人伊慧人急忙跟上,伊秀人勉強爬起來,一瘸一拐地也走了。

          伊秋水看著四個人的背影冷笑:“走著瞧?還真當我是以前那個軟杮子?老娘什么都吃,就是不吃威脅!”

        第2章 裝什么清高

          黃昏,日西沉。

          “大姐,已經準備好了。”伊麗人對伊美人說。

          “那丫頭把藥喝下去了?”伊美人問。

          “大姐放心,我親眼看到她喝的。”伊麗人的嘴角現出一絲陰毒的笑容。她花銀子買通了伊秋水的貼身丫環,想在這個庶小姐杯里下點兒藥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雖然昨天她們四個人摔倒的事情是伊秀人腿抽筋了,但竟然摔在她面前,而且她還站在那里微笑,這就足以讓她們記恨她了。

          “好!”伊美人一咬牙,美麗的臉上滿是猙獰的表情,“把她給我抬過來!”

          幾個丫環抬過來人事不省的伊秋水。

          “大姐,接下來我們怎么辦?打她一頓出出氣?”伊麗人問。

          這五妹妹從小就沒少被她們打過,每天身上都帶著傷。

          伊美人陰毒地一笑:“打她一頓?這太便宜她了!你們幾個,把她帶上,跟我出府!”

          四姐妹帶著昏迷的伊秋水坐上了馬車,在京城最出名的妓院“尋歡院”門前停下來。

          “大姐,怎么來了這里?爹要是知道我們來這……。”伊慧人膽子沒那么大,知道這不是什么好地方,開始打退堂鼓。

          伊美人瞪她一眼:“膽小鬼!走,我們進去!”

          四姐妹進去,找到尋歡院的老鴇,扔下四個大大的金元寶,讓她找人給伊秋水破身,同時表明必須要那種最臟最丑最難看的男人,有特殊癖好的更好。

          老鴇雖然不知道伊秋水的身份,但看到金元寶已經什么都顧不得了,眉開眼笑地一口答應。

          四姐妹這才放心地離開。

          老鴇派人把伊秋水放到其中一個客房里,回頭正要去找個乞丐時,突然大門闖進了兩個男人,老鴇剛迎上去,為首的那個一把推開她,跌跌撞撞沖上了樓。

          “哎,你這……。”老鴇話還沒說完,后面的這個扔給她一碇金子,“想活命就別說話!”聲音里充滿了殺死。

          老鴇開了這么多年妓院,不是個沒眼色的人,一看對方身上那股殺氣,就知道不好惹,只得乖乖閉上了嘴,眼看著那人進了客房。

          她突然臉色一變。

          不好,那客房里……那客房里剛剛把丑丫頭放進去。

          算了!反正是他自己找上去的,如果覺得不對胃口,當然會出來。如果他將錯就錯地把那丫頭上了,她也省些力氣,免得再出去找人。

          伊秋水覺得身子很熱,熱得不同尋常。難道是發燒了?

          沒想到這破身子這么弱,前世她可從來沒發燒過。

          正迷迷糊糊地想著,有什么重物壓了上來,壓得她差點兒喘不過氣。

          誰這么沒公德心?

          她憤憤地睜開眼睛。

          一個很年輕的男人,十七八歲的年紀。

          刀削斧鑿一般的臉龐,雕刻完美的五官,光從長相來說,是那種妖孽中的極品。更難得的是,這個妖孽身上還有一種渾然天成的尊貴和優雅以及身為上位者天生的疏離和冰冷。那雙本來應該十分冷冽的眸子,現在充滿了欲望。

          欲望?

          伊秋水發現被他這樣一壓,平日里的身手竟然使不出來,身子里更加燥熱。

          靠,中計了!

          就算以前沒吃過春藥,畢竟黑道上有不少男人用這個誘騙女孩子,她看都不知道看過多少。

          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好好好!丞相府的美麗秀慧是吧?等著我回去給你們攪個天翻地覆吧!

          鳳離正覺得身上火熱難耐,趴在這個女人身上,無意中一抬頭,正好看進她那雙眸子里去。

          他猛地怔了一下。

          那雙眼睛……他從未見過的清澈和明媚。

          毒藥雖然損毀了伊秋水的臉,但卻沒破壞她那雙特別美麗的眼睛,尤其伊秋水現在的眼神,晶瑩透澈,眸若點漆,美得像是黑玉一樣,充滿了靈氣,好像全世界在她那雙眼睛里都變得通透起來。

          鳳離正發愣時,就聽到伊秋水輕輕地說:“鴨?鴨在這里叫什么?小倌?想不到這里的福利還真好,連小倌都長得這么好看!”

          鳳離臉色沉下去,細長的眼睛危險地瞇了起來,眸里充滿山雨欲來的沉怒。

          這該死的女人說他是什么?

          小倌?

          他鳳離竟然被一個女人當成是小倌?死丫頭,你這次是死定了!

          伊秋水只覺得身上越來越熱。

          靠,不管了。先解決了再說!她一把揪住鳳離的衣領子,惡狠狠地問:“喂,小倌!買你一夜要多少銀子?”

          鳳離額角青筋亂跳,原本充滿欲望的眸子也射出了冷冽的光芒,死死地扣著她的腰:“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廢話!來了不就是想做嗎?姑奶奶面前裝什么清高?怕姑奶奶沒銀子給嗎?”說著,她翻了個身,把鳳離壓在了身子下面,伸手拍了拍他的臉。

          嘖嘖,真是個極品男人啊,長得好,聲音也這么有磁性,真是太吸引人了。既然是干那個的,那他的床上功夫應該也很不錯吧?伊秋水心想。

          不怪她這么想,前世她雖然活到二十六歲,但一直以任務為重,根本沒時間談戀愛,更沒嘗過男女間的情事滋味。

          她不會,當然得找個會的。

          “很好!”鳳離咬牙切齒地說。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囂張的女人,不但說他是小倌,還對他動手動腳。本來他就中了媚.藥,這一路上強行壓制著,打算到妓院來發泄的,他一翻身,又壓上了伊秋水的身。

          伊秋水中的媚.藥很烈,這時候有點兒失去了神智,身上的汗流了出來,不停地摩擦著鳳離的身體,就連呼吸里都帶著一股迷離的欲望。

          曖昧的低吟聲音不停地在鳳離耳邊回蕩,熱熱的呼吸聲挑逗著他被媚.藥浸漬著的神經,伊秋水的手下意識地伸到了他的衣服里,上下撫弄著。

          鳳離本來中了媚.藥,氣息就不穩,伊秋水媚眼如絲,身體里有一股淡淡的莫名馨香,竟然讓他忽略了她丑陋的長相,只想同她共赴巫山。

          他甚至忘記了之前升起的怒氣,輕輕勾起她的下巴,一臉邪氣地吻了上去。

          甜。

          真甜。

          她的唇和她的身體一樣散發著甜甜的味道。

        第3章 友情提醒

          伊秋水身上的味道很甜,甜得讓人迷醉。鳳離可不是沒什么經驗的青澀小子,卻仍舊在她甜美的味道中迷失了自己。

          他的舌頭靈巧地撬開她的牙關,僅僅是一個吻,伊秋水的后背就竄過了麻酥酥的感覺,整個人都戰栗起來。

          這種感覺,好陌生,可是好美。

          這個小倌,還真是選對了,不但模樣勾人,連接吻的技術都這么好,魅惑中帶著霸氣,讓人不得不靠近,不得不沉淪!

          伊秋水青澀的反應怎么可能逃得過鳳離的眼睛?他低沉地笑起來,眼眸沉處翻滾著噴薄而出的洶涌暗流,那是嗜人的情.欲。

          空氣中充滿了兩人津液交換的曖昧聲音,讓兩人的體溫越升越高,幾乎要把他們燃燒起來。

          連鳳離都驚詫不已。

          他不是沒有過女人,但不管哪個女人,就算美如天仙,就算那次在父皇宮里中了最烈性的媚.藥,都沒挑起過他這么強烈的欲望。

          他的自制力一向自以為傲。

          沒想到,僅僅是和這個丑陋女人一個長吻,就差點兒讓他失守。不對,這絕對不是媚.藥的作用,這是……這是這個女人的作用!

          他邪魅一笑,動作不再溫柔,在伊秋水的嘴唇上撕扯啃咬著。

          伊秋水只覺得嘴唇上一陣疼痛,不由清醒了些,皺著眉頭要把他推開:“起來,起來,一邊兒去!”

          鳳離顯然誤會了她的推拒,緊緊地捏著她小巧的下巴:“女人,你挑的火,你得負責滅了。欲擒故縱太晚了些!”

          什么欲擒故縱?伊秋水嘴唇上的痛楚一消失,神智又有點往深處滑,不太明白鳳離說的意思。看著她緋紅的臉,聞著她身體上越來越濃郁的甜香味道,鳳離的眼睛狼一樣冒出了綠光。

          伊秋水呻.吟了一聲,神智一失,又依著本能往他身上靠。

          鳳離這時心里反而有點兒不對勁的感覺。

          這個丑女人……怎么……也好像中了媚.藥的模樣?

          靠,不會是和他一樣吧?

          伊秋水得不到回應,開始撕扯衣服,不管是鳳離的,還是自己的。她現在臉頰潮紅,衣衫半裸,晶瑩雪白的肩頭和性感的鎖骨全都露了出來,再往下看,還能看到若隱若現的曲線……

          活色生香!

          這個時候還能忍得住的男人,只有太監。

          偏偏伊秋水還伸舌頭在他的肩頭上舔了一下,柔軟濕潤的觸感讓他一下子忘了所有的事情。

          他低下頭,咬著她的耳垂,低聲道:“爺這次吃點兒虧,就買了你吧。”一個長得這么丑的女人,怎么可能會是妓女?可如果不是妓女,又怎么會出現在妓院里?這種種疑點,已經讓他不想再去深究,他只想放縱自己一次,再放縱一次。

          一個“買”字涌進伊秋水耳朵里,生生讓她迷亂的神智恢復了少許。

          買?

          誰買誰?

          她猛地轉頭,死死看著鳳離:“你還沒說你一夜多少銀子!”

          鳳離滿臉情欲一下子變得鐵青!

          邪魅狂霸拽酷的鳳離,竟然會落到被人出價買的境地?

          死女人!找死!他本來想對她好一點,沒想到她竟然敢對他開價!

          “看你這么丑,也挺不容易的,就給你和極品花魁一樣的價錢吧,一夜一千兩白銀。”他的聲音里壓抑著怒意,深邃的目光幾乎要把她陷進去。

          靠!她堂堂國際特警界的NO.1,就連各國元首見到都得恭敬客氣,居然敢有人給她開價碼?

          伊秋水咬牙,仰起下巴:“一萬兩黃金,姑奶奶包你這夜了!”

          反正那伊丞相老不死根本沒管過她,沒盡過一點兒身為父親的責任,那她敗光他的銀子,也算是給前任報仇。

          哼,比錢多是嗎?那就看誰比誰錢多!就不信她堂堂丞相府的小姐,還比不上一個極品小倌!

          鳳離氣急,重重地咬上她的唇。

          伊秋水不甘示弱,回咬過去。

          兩人像是野獸一下,撕扯著,翻滾著,也不知是誰先動的手,彼此的衣服一件件掉落,狂野,混亂,曖昧,風流,活色,生香。

          鳳離的動作不由得頓了一下,這個女人……還是處子?

          他狂亂的思緒有短暫的清醒。

          一個妓.院里出現的極丑的處子……怎么想怎么不對勁!但她身上傳來的甜香讓他的思緒再次沉淪, 等伊秋水再醒過來時,只覺得身子疼得不像是自己的,稍稍支起身子,就覺得下面傳來一陣刺痛。

          看看床上,凌亂不堪,暗紅的印痕,白色的痕跡,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發生過什么事情。

          更不要說空氣中還充斥著濃郁的淫靡氣息。

          禽獸禽獸禽獸禽獸禽獸禽獸!

          伊秋水咬著牙站起身,看著身上的痕跡,滿腦子里只有這兩個字在不停地回蕩。

          少女雪白的身子從上到下都滿是青紫的印子,夾雜著紅紅的吻痕,大腿間,肚皮上, 她憤怒地看向鳳離,他正背對著她安靜地睡著。目光觸及到他后背上那些被她抓出來的撓痕之后,她愣了一下。

          呃,這個……好像昨天晚上她也好不到哪兒去,光看這個男人的后背,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把他怎么怎么了。

          算了,大人不計小人過!

          伊秋水想著,輕手輕腳地套上衣服,動作稍微大點兒,引起渾身上下的一陣酸痛。

          媽蛋,不行,疼成這樣,怎么可能不計較?

          伊秋水瞬間就把之前的決定扔到九宵云外。

          她摸遍全身上下。

          ……沒帶銀子怎么辦?

          這個……小倌出來賣是很不容易的。

          伊秋水一咬牙,把腰上系的那塊看起來成色還不錯的玉佩解下來,放到桌上,想了想,又拿起旁邊的筆,蘸了蘸墨,在紙上寫下幾個丑丑的大字:“你的賣身銀子,多的不用找了,賞你!另外,友情提醒一句,下次再出來賣,記得溫柔點兒,女人都不喜歡太野蠻的男人。”

          寫完,她上下看了看,覺得不缺什么了,這才把玉佩壓到紙上,偷偷摸摸地拉開房門,往外探了探頭。

          這時候,天蒙蒙亮,正是妓院們要關門的時候,到處一片冷清。

          她悄悄溜出門,借著陰影掩護,出了妓.院。

          就算不用想,她都知道昨天晚上肯定是被那四個惡毒女人下了藥!等她回去,非折騰死她們四個不可!

        第4章 居然錯過了

          鳳離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他舒服地翻了個身,手在床上伸了伸,什么也沒攬著,這才猛地睜開眼。

          床上,房間里都只有他一個人。

          鳳離雙眼微微一瞇,眼光從妖嬈變得危險,襯著造物精心設計的五官,竟然有一種致命的慵懶風情。

          那個該死的……女人?

          他從來沒在任何一個女人身上得到那樣滿足的快感,昨天晚上雖然發現她是第一次,但忍不住就要了又要,最后沉沉睡去時饜足得像一只剛吃飽的貓,不然也不會讓她這么輕易就逃了出去。

          他精致的唇邊現出一絲笑意。

          想逃嗎?

          只要是他想要的人,從來還沒有人能逃得出他的手心呢。

          沒想到那個丫頭長得那么難以入眼,身子卻讓人這么放不開。那味道……銷魂得很!

          他摸了摸嘴唇,意外地發現自己有點心動的感覺。

          說起來,他早脫了青澀的年紀,又不缺女人,但現在才知道什么叫做食髓知味。

          和那個丑丫頭比起來,他以前經歷過的那些女人……實在是少了太多味道,根本沒法和她相比!

          他伸了個懶腰,坐起來,突然發現床頭的柜子上有一張紙,紙上壓著一塊玉佩。

          他想起昨天晚上的對白,心里一沉,眼角抽動了一下。

          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吧?

          拿起白紙,紙上歪歪扭扭的字和她的人一樣難看,但勉強能讓他看明白寫的是什么。

          他看完后,臉徹底黑了,身上散發出了地獄修羅一樣的冰冷氣息。

          這個死丫頭!

          賣身銀?

          賞?

          太野蠻?

          死丫頭是打算氣死他吧?

          鳳離的牙齒咬得咯吱咯吱直響,一把把手里的白紙捏成了團,一用內力,再松開手時,紙屑蝴蝶一樣紛紛落下去,灑了一地。

          鳳離臉上的笑容,惡魔一樣,扭曲而妖嬈。

          伊秋水溜到大街上,正往丞相府走時,一個黑影落到她面前。

          “跟我來!”蒼老的聲音說,頭也不回地向城外走去。

          伊秋水心中一突。

          她有原來身體的記憶,知道這個黑影是伊秋水的師父楊心慈。

          伊秋水小時候也是個美人胚子,后來中的毒就是楊心慈下的。當時楊心慈說,以她的長相,長大必定禍國殃民,不如盡早除了,但又覺得她資質難得,想收為徒弟,權衡再三后就下了毒。

          楊心慈這個老太婆的意思是,如果你有本事,就自己把這個毒的解藥制出來,只要能解了毒,你就出師了。

          楊心慈毒醫雙絕,在江湖上根本沒有對手。原來那個伊秋水生性懦弱,不敢反抗,乖乖跟著師父學醫術毒術。當然,這些都是暗中進行的,丞相府的人沒一個知道。

          但這不意味著現在這個伊秋水也會任她擺布。

          在記憶里,伊秋水知道,楊心慈脾氣古怪,心狠手辣,說給徒弟下毒就下了毒。在后來學習的日子里,稍有點兒不懂的地方,楊心慈就對她拳打腳踢,有時候新的毒藥制出來,找不到試藥的,甚至會拿她來試。好幾次她都差點兒因為這個死了。

          而所謂的教,就是楊心慈時不時扔給她一本書,讓她從頭到尾背下來,到了時限師父就會出現教較,若她背得有一點兒不對,登時便是一痛毒打。

          這種人,也配當師父?什么楊心慈,不如就叫楊心狠,楊心黑,楊心毒!

          伊秋水看著楊心慈的背影,冷冷地想。

          鳳離催馬站在山坡上,瞇著眼睛。

          他現在的心情很不好。一覺醒來,丑丫頭不見了,翻遍整個妓.院都沒找出來。當然,這個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早想到她肯定不是妓.院的人。他叫帶他來的近衛將軍李寬打聽,李寬竟然不知道那丑丫頭是誰,就連妓.院的老鴇都不知道她的底細,只知道那是幾個姑娘送過來的,特意叫她找最臟最丑的男人給她開葷!!!

          看來他昨天想得沒錯,這丑丫頭的確是得罪人了,被人灌媚.藥。

          想找人,可連個線索都沒有,這叫他上哪找?

          眼看就要回城外大營了,他一個人催馬趕了一段路,實在憋悶,停了下來。

          那個丑丫頭,等他找到她,非把她綁在身邊不可,看她還敢偷偷跑掉?居然還留下那么一張紙條,說什么他太野蠻!下次再見到她,非讓她好好見識一下什么叫真正的野蠻不可!

          鳳離一邊想,一邊翻弄著手里的玉佩。

          除了背上隱隱的傷痕外,這是那個丑丫頭留給他的唯一一樣東西了。

          光憑著這個,能找到她嗎?

          一想到昨天夜里的狂亂,想到她揚著小下巴不服氣地對他開價的情景,他的心里就有些微的感觸。多少年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不怕他,把他當成普通人一樣對待。不對,是把他當成普通人還不如的小倌!可是他居然不覺得生氣,還覺得心里有些甜絲絲的感覺。

          她當時的表現就像一只炸毛的小貓。女子本該是溫柔婉約的,她那么直來直去,似乎生怕受什么傷,到底是受過多少委屈才變成這種性子?

          他想留她在身邊,想護著她,想讓她知道,這個世上,至少還有一個男人,是真正對她好,是不在意她的長相的。

          想到這里,他的心竟然悸動起來,一個聲音不停地說著:“鳳離鳳離,你一直尋找的女人,你一直在等待的女人,其實就是她啊。”

          他的目光從玉佩上移開,向山坡下掃了一眼。

          突然,他怔住了!

          山坡下面走著的兩個女人,一個老的,一個丑的……那可不正是丑丫頭嗎?

          鳳離的心一下子跳得快了,心跳聲越來越響,他幾乎張口就要出聲喊,但一向理智的他立刻克制住了自己。那個老女人不知道是誰,丑丫頭再見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反應,如果撒腿就跑怎么辦?

          莫不如直接催馬下坡追上去罷!

          想到這里,他剛一揚馬韁,忽地破空中傳來一陣風聲,他心中警大作,急忙往后一仰,幾個暗器斜斜地貼著他的臉劃了過去。

          遇襲!刺客!

          他的警覺性一下子提到了最高,一邊倉促應戰,一邊卻分心注意著山坡下面。

          不行,現在不行叫丑丫頭,萬一被刺客發現她認得他,會不會給她帶來危險?

          刺客有十多個,雖然他有把握勝過他們,而且過一會兒他的手下就會回來,不會出什么危險,但是一想到坡下的丑丫頭,他的心就浮躁起來,一時生怕刺客們發現她,一時又生怕她再次跑了,讓他找不到。

          在這雙重矛盾之下,一個刺客終于找到了他分神之下露出的破綻,一刀砍中了他的手臂,傷口很深,血流如注。

          楊心慈帶著伊秋水轉了個彎,很快就消失了。

          鳳離一邊向山上撤,一邊迎戰。

          山坡后面,是一個斷崖。斷崖雖然不高,但底下崢嶸交錯,亂石嶙峋,掉下去的人,九死一生。

          他心里記掛著丑丫頭,終于不得已使出了保命的絕招,一時之間,光華大作,所有的黑衣人都在這一招之下倒到地上。

          鳳離來不及細查他們的情況,抬腿就向伊秋水消失的方向追。

          他的保命絕招從來不留活口,可惜這次因為他手臂受傷,出了意外,竟然有一個殺手重傷之后還活著。他疏忽之下,被那個殺手撲倒,兩人翻滾著全落到了斷崖下面。昏迷之前的那一瞬間,他心里仍舊想著:死丫頭!丑丫頭!回來!別離開我!我找了你這么多年!別走!

          伊秋水這時候也正在和楊心慈大打出手。

          原來楊心慈發現這個徒弟不像以前那樣懦弱怕事之后,心中惡念升了起來,生怕不好控制她,干脆想趁她羽毛未豐的時候除了她。

          伊秋水哪肯乖乖束手待斃?兩人一言不合打了起來,一時間毒粉藥粉滿天飛。楊心慈雖然毒術醫術高明,但功夫很低,因此并不是伊秋水的對手。

          正在伊秋水即將取勝的時候,她的心沒來由地疼了一下,接著好像有誰在召喚她,那種低沉的痛入骨髓的感情,讓她不由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四周看了看。

          楊心慈抓住這個機會,手中的藥粉一下子灑到她的臉上,同時一掌擊到她胸前,伊秋水一口鮮血噴出,大怒之下,反手一招。

          楊心慈本來一擊得手,正暗自得意,沒想到伊秋水竟然仍舊強悍至此,不防備間被她反手攻到要害,一下子便蔫蔫地倒了下去,沒了氣息。

          伊秋水怔了一下,四周看了看。

          風清云淡,哪有什么人在周圍?

          可她在前世受過那么長時間的強化訓練,根本不可能出現幻聽幻覺,那個召喚她的聲音,低沉溫柔中充滿了痛楚,似乎滿是生生世世尋找而不可得的遺憾。

          到底……是誰?

          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5章 再次錯過

          七年后。

          大云國京城外有一條江,江面很寬,很深,平日很很少人來。鳳陽站在江邊,對著滔滔江水懷念他死去的愛妃。

          他的愛妃楊憐兒就是葬身在這里,連尸骨都沒有找到。

          馬蹄聲傳來,鳳陽的近身侍衛李剛立刻警惕地握上腰間的佩劍。

          官道上,一輛馬車停下來,一個瓷娃娃一樣漂亮的小男孩跳下馬車。鳳陽放松了點警惕,但仍舊警戒著四周,畢竟,當今圣上的性命現在可只有他一個人在維護。

          那小男孩走得稍微遠了一點兒,撩起衣服下擺開始噓噓。

          做完之后,他轉頭四顧,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寧!”馬車里一個聲音在叫他。

          “馬上!”小瓷娃回答,轉身往車上走。

          鳳陽聽到聲音,下意識地朝小男孩看去。

          他六七歲的模樣,膚如凝脂,唇若點朱,五官精致得像上天的恩賜。唯一有點兒可惜的是,這張同齡人實在難以比擬的漂亮臉蛋上,卻有著十分冷冽的眼神,讓人看一眼就覺得像置身冰窖。

          看清小瓷娃的長相,鳳陽只覺得腦袋轟地一下,愣住了。

          男孩這時候已經鉆進了馬車里,車夫揚起鞭子,趕著馬車繼續前行。

          “圣上,圣上?”李剛看到鳳陽的表情,輕聲叫著。

          鳳陽回過神來,一把抓住李剛的手:“你看到沒有?”

          “看到什么?”李剛有點兒不解。

          那個小男孩,和鳳離像是一個模子里出來的,雖然他只來得及看一眼,但卻絕對不會認錯。

          那張臉雖然稚嫩,和鳳離小時候一模一樣。

          剛才那一眼,他幾乎以為自己又回到了和小時候的鳳離第一次見面的情景。

          “沒什么。”鳳陽清醒過來,嘆息一聲。

          應該只是相像而已。再怎么說,鳳離一直在他的嚴密監視之下,怎么可能有這么大的孩子還不讓他知道?

          馬車一路行駛到城里,車廂里斷斷續續地傳出來母子倆的談話聲。

          “娘,等下我們要去哪?”

          “去你花花姨那里,敲詐她去!”伊秋水嘿嘿奸笑著。

          花花姨,原名李小花,是商人之女,四年前她隨父親去騰霧國做生意,結果路上遇到盜匪,奄奄一息時被伊秋水救下來治好,兩人成了好朋友。李小花后來每次去騰霧國時,都會借住在她那里,對伊安寧這個小鬼精靈也喜歡到不得了。

          李小花不只一次說過,伊秋水什么時候回大云國,一定要去她家里住。

          馬車停在了李小花家門口,李小花樂顛顛沖出來,抱著伊安寧直親,叫家里下人幫這母子倆收拾住處,自己則嚷著要帶她們去酒樓接風。

          一轉眼,李小花看到伊秋水那張丑陋的臉,臉上還有兩道翻開的刀疤,特別嚇人,伸手就往她臉上抓:“水水,把你這張臉拿下去,真想嚇死幾個嗎?”

          伊秋水一側頭躲開她的手:“不能拿。”

          “知道知道,你幾年前就說過了,不就是得用這張臉記著當年的大仇未報嗎?可是現在你是在我家噯,仇記在心里就好了,我要看你的真臉!”說著不由分說把伊秋水臉上的人皮面具揭了下來。

          底下,露出一張傾國傾城禍國殃民的臉。

          雪白嬌嫩的皮膚吹彈可破,眼睛清澈如星星,嘴唇嫣紅誘人,讓人忍不住就想湊上去咬一口。明明氣質清純美麗,偏偏雙眼一眨一瞥之間就不經意地帶出一股風情,純如仙卻又魅如魔,讓人看得移不開眼。

          饒是李小花不止一次見過這張臉,仍舊呆了半晌才勉強撿回了心神,嘆口氣說:“算了,水水,你還是戴人皮面具吧,頂著這張臉上街,我怕還沒到酒樓就被人圍觀擠死了。”

          說歸說,她卻還是把伊秋水原來那張面具放到一邊,挑了一張看起來不過清秀的遞給伊秋水:“用這張。”

          伊秋水搖搖頭,依她的話戴好,兩女一童去了京城最大的酒樓“太白樓”。

          太白樓下,馬車剛剛停好,伊安寧已經跳下馬車,向前跑了幾步,沒留神撞到一個男人的懷里。

          “對不起!”他急忙道歉。娘教過他,做人要有禮貌,撞到了人就要道歉才行。

          男人沒說話。

          李小花也下了車,對伊安寧擺手:“安寧,來這里。”

          伊安寧垂著頭,轉身走過去,拉住了她的手。

          男人身邊的女伴蜜兮見男人一直不動,不甘心地拉了下他的手,嬌嗲地問:“離,怎么了嘛,我們進去啊。”

          一個只知道低頭的小孩子有什么好看的?連張臉都看不著。

          鳳離搖了下頭。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剛剛那小孩子的笑聲好像一直笑到了他的心里去,那聲“對不起”讓他的心底的某個隱秘角落微微地一動,一向冷硬的心瞬間柔軟。

          “離,走了啦。”蜜兮催他。

          鳳離下意識地看了眼李小花,一張普普通通的大眾臉。

          他搖了下頭,道:“走吧。”帶著蜜兮進了酒樓。

          另一邊,伊秋水終于下了馬車,三人剛剛走進樓里,小二就迎了上來,不好意思地笑著說:“客官,今天酒樓里已經滿了,要不您看……。”

          李小花一怔,見樓下大堂里果然坐滿了人,連一個空位子都沒有。

          “上面的單間呢?”她問。

          “單間也都滿了。”小二說。

          李小花嘆了口氣:“那算了,我們去別處吧。”太白樓雖然出名,但京城里出名的也不只這一家,再換一家就是。

          三人轉身向外走去,這時剛剛帶著蜜兮走到二樓的鳳離像有什么熟悉的東西吸引著他一樣,猛地轉頭向大堂門口看去。

          正好看到三個人離開的背影。

          驚鴻一瞥。

          蜜兮見他時不時停下,不高興地拉著他的手:“離,我們走啦。”

          鳳離也發現了自己的失態,繼續往單間里走。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