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結)溫瑤蕭南城小說-愛以度余生免費閱讀by梧棲

        發布時間:2019-03-09 09:36

        溫瑤蕭南城小說

        愛以度余生全文閱讀

          溫瑤蕭南城小說目錄哪里有?溫瑤蕭南城全文閱讀哪里可以看?這本言情小說的名字是《愛以度余生》,又名《愛你,余生足矣》,作者是梧棲。溫瑤從小在貧民區長大,最后卻嫁給了權勢滔天的豪門總裁蕭南城。他明明瞧不起她,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入。
          面對蕭南城的低聲呵斥,女傭們面面相覷,慌亂的跑去叫醫生,她們邊跑邊竊竊私語,完全搞不懂蕭太太在蕭家到底處于什么地位。
          蕭南城二話不說,橫著抱起溫瑤就往大廳里走。
          他精致冰冷的面容在月光下變得有些柔和,就在這么一瞬間,溫瑤突然像是在冰冷到讓人窒息的冬季感受到了暖陽。
          蕭南城將她放在了沙發上,不經意間卻看到了那雙直戳他內心深處的眸子,像是有無盡的吸引力,讓他一邊極其痛苦一邊又挪不開眼。
          這種無法自控的感受讓蕭南城很不喜歡。

        第一章 摧毀

          凌晨兩點,貧民區。

          “求你……放過他們……”虛弱無力的請求聲幾乎被電閃雷鳴掩蓋,她一遍又一遍的重復著,像是被抽去了靈魂的木偶。

          “求求你……”

          “蕭家的聲譽,絕不允許被摧毀。”不容抗拒的嗓音極具有穿透力,眼前的男人有專人撐傘,他背對著溫瑤,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

          蕭家的聲譽……

          絕不允許被摧毀……

          這句話像是一把尖銳的利器刺進溫瑤的胸膛,頓時間一整顆心臟開始鮮血直流,痛不欲生!

          “噗通”!一聲!

          她再也支撐不住自己麻木的軀體跪倒在地,泥濘濺了腦海中閃過父親臨終前的遺愿,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做錯。

          “如果,我不嫁了呢……?”溫瑤的眼淚奪眶而出,她通紅的眼眶被凌亂的發絲遮蓋,儼然一個蓬頭垢面的女鬼。

          這個動作和聲音引得眼前的男人回頭,他居高臨下的睥著她,冰冷黑暗的瞳孔像是來自地獄的首領,他厭惡的挪了挪腳步,他不明白天底下為什么還有這么卑賤的女人。

          “蕭南城,如果我不嫁給你了,能不能放過他們……”溫瑤顫抖著抬頭,眼神對上這個與貧民區格格不入的男人,高貴冷伐的氣息撲面而來,一陣窒息,心如絞痛。

          “晚了!”蕭南城神態變換間帶著恨意,他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報復,報復眼前這個勢力又低賤的女人。

          干脆利落又無情冰冷的兩個字徹底擊敗了溫瑤心中最后的希望!

          她死死咬住的嘴唇已然沒了知覺,只漸漸地嘗到了血腥味。

          蕭南城看到如此的溫瑤,緊皺的眉頭終于緩和,只要她痛苦一分,他便高興十分。

          他噙著笑意,看著眼前的場景,享受著折磨溫瑤所帶來的快-感。

          這個地方是城市里最貧窮的居所,這里遍布泥濘和臭氣,是任何人都不愿踏足的骯臟之地。

          而此時,卻有一群穿著黑雨衣的男人挨家挨戶的破門而入,毫不留情的給所有人套上黑麻袋,然后像是搬運貨物一樣搬離。

          因傾盆大雨的突襲,這里所有的電路都斷了,那群黑衣人每個人都拿著手電筒照來照去,生怕留下一個沒有帶走。

          跪坐在一片泥濘中的溫瑤早就怔住,被碩大的雨滴拍打的臉頰不斷泛紅,頭發凌亂的散開,她眼神中透出的迷茫和恐懼被黑夜吞噬,昏暗的月光和車燈下,微微透著她絕望的影子。

          貧民區的所有人都被帶走后,蕭南城微微頷首,徑直走過溫瑤的身邊,并沒有任何要帶她走的意思。

          “哦對了,蕭太太——”蕭南城突然頓住腳步,他饒有興趣的又走回來,俯身,漆黑的雙瞳泛著幽然的冷漠,他戲謔的伸出手捏住溫瑤的下顎。

          “所有知曉你低賤身份的人都不在了,這個禮物你可還喜歡?”

          句句諷刺,句句扎心!溫瑤幾度崩潰!那些可都是看著她陪著她一起長大的街坊鄰里啊!可是現在全都因為她!被帶走!

          蕭南城雖看不清眼前女人的神情模樣,但是他感受到了她的顫栗和恐懼,就單憑這一點,蕭南城就覺得今天來這一趟,值了。

          他深邃的五官在昏暗的光線格外虛幻,薄情的嘴唇嘲諷的上挑,然后趴在溫瑤的耳邊,是那樣令人羞恥的動作。

          “明天的婚禮,我很期待。”

        第二章 不配

          話畢,蕭南城像是甩開垃圾一樣甩開溫瑤的臉,接過管家遞來的手帕不耐煩的擦了擦,然后順勢扔在溫瑤的臉上

          “自己走回去,不準遲到。”說完便轉身離開。

          溫瑤心中的恐懼感和愧疚感已然席卷全身,很久之后她才緩緩起身,挨家挨戶去看,她不知道那些人都被帶去哪里了,又或者,他們還能繼續活著嗎。

          蕭家在這個城市有錢有權,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尤其是蕭家唯一的繼承人蕭南城,更是心狠手辣,殺伐決斷,令人聞風喪當。

          溫瑤自然是怕的,如果不是父親的遺愿,她又怎么肯嫁給這種人,又怎么想到會連累無辜的人。

          她的父親生性樸實善良,年輕時救過蕭父一命并未在意,蕭父卻因此尋覓了他二十年,如今,找到時,溫父已經癌癥晚期,無法救治。

          蕭父為了報答,提出讓溫瑤嫁到蕭家的提議,溫父為了讓溫瑤脫離貧民過上好日子,欣然答應,這就是溫父的遺愿。

          只是溫父并沒有想到,他的這個遺愿,害了貧民區所有的人。

          溫瑤的眼淚像是決堤的江水,伴隨著雨水一往而下,即便是無聲的哭泣,在這寂靜中也能透出無邊的絕望。

          ——

          蕭氏莊園。

          碩大的歐式風格的房間內,溫瑤穿著華麗圣潔的白婚紗坐在鏡子前,面色蒼白,毫無血色。

          “出去。”蕭南城的聲音突然出現,房間內的人都小心翼翼的離開。

          “蕭太太,你到的竟然比我預想的早了一個小時。”蕭南城一步一步走進來,他料到了她根本不可能徒步走回來,言語間帶著譏諷,“打車了吧?”

          溫瑤一言不發,她淋著大雨走了那么遠的路,身心已經達到極限,她真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蕭南城站在溫瑤的背后,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看清溫瑤的臉,溫軟的眼角喊著淚水,是那樣的無助和慌亂,是那樣惹人心疼。

          是那樣的……熟悉……

          蕭南城的腦袋突然開始疼痛!他一旦回憶起小時候的那件事,就會頭痛欲裂!

          他有些控制不住的暴躁,暈眩的抓住溫瑤,一把將她拖到床上,雙腿鉗制住她,讓她無法動彈。

          蕭南城額間暴起的青筋預示著黑暗的到來,他粗魯的解開溫瑤的婚紗,“你不配穿這個婚紗!”

          這個婚紗是蕭南城兩年前親自命人打造的婚紗,這是留給他心愛的女人的,也就是在他小時候溺水時救她的女孩李馨兒。

          那個女孩是蕭父司機的女兒,原本他們就已經快要訂婚,全都因為溫瑤的出現,蕭父命人將李馨兒一家人都送出了國。

          想到這里,蕭南城越來越恨身下的這個女人,他原本就頭痛的想找出口發泄,看著溫瑤這張人畜無害的臉,他冷笑一聲,狠狠地一口咬在她的嘴唇上,毫不費力的就撬開她的唇瓣。

          “嗯——嗯……”溫瑤完全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虛弱至極的她沒有任何反抗的力氣,只能像是囈語般哼出呼救的信號。

          可是這個呼救在蕭南城聽來,是享受的喘息。

          “長著一張溫婉純潔的臉,卻有一顆迫不及待的心,你說,賤不賤?”蕭南城眼神中的冰冷漸漸滲入溫瑤的身體里,猶如千萬只螞蟻在啃噬著自己的身體。

          蕭南城粗暴的扯下溫瑤的貼身衣物,毫不留情的進入,撕裂般的疼痛感讓溫瑤渾身冒出冷汗,她無助的攥緊了床單來緩解這份疼痛。

          “竟然還是處的?”蕭南城微微有些驚訝,他感受到了阻礙和熱流。

          “這個社會竟然還有二十幾歲的處女,也真是稀奇!”蕭南城的頭痛已然被緩解,他看著滿身虛寒的溫瑤,心中解氣了幾分。

          “啊……”

          “痛……”隨著蕭南城的動作,溫瑤痛的幾乎無法呼吸,羞恥感讓她無法睜開雙眼,而蕭南城越是看到她這樣就越興奮,他不斷地加快動作,溫瑤幾度昏厥。

          事后,蕭南城滿意的抽身而出,整理好衣服,就像剛才什么都沒發生一樣。

          “不要以為嫁進蕭家就能成為蕭家的女主人,只要我一天不認可你,你就只能算是女傭。”

          “把自己收拾干凈,帶會兒別丟了蕭家的臉!”

          蕭南城看著床上衣衫不整像是沒了氣息的溫瑤,眼神中盡是厭惡,他并不想再多看她一眼,順勢就將眼神收回。

          只是就在最后一秒,他看到了溫瑤那雙被磨破的腳,一個個的水泡邊上還泛著血印,有些觸目驚心,看著都疼。

          蕭南城有些震驚,這個女人竟然真的是一步一步走回來的?

        第三章 婚禮

          蕭氏莊園天臺,婚禮現場的音樂已然響起,蕭南城走到牧師前,身材挺拔,俊朗非凡。

          所有人都在等著新娘的入場,他們對這個能嫁入蕭家的女人充滿了興趣。

          可是,卻遲遲不見新娘的影子。

          蕭南城腦海中閃出溫瑤那張蒼白絕望的臉,他突然意識到什么!

          該死!他下意識的就拋下在場的來賓,下樓快步走去溫瑤的房間。

          “嘭!”一聲!

          房間門被蕭南城一腳踹開,緊接著映入眼簾的是雙腿朝外,坐在窗臺上背對著他的溫瑤!

          “你在干什么!”這里是五樓!

          溫瑤被突如其來的低吼嚇到,她迷茫的回頭,蒼白的臉頰上不斷地劃過淚水。

          “為什么……他們有什么錯……”喃喃糯糯的聲音傳入蕭南城的心里,微微蕩起了一絲漣漪。

          蕭南城知道溫瑤在說誰,他慢慢的向她靠近,雖然心里已經有些軟意,可是嘴上卻說:“低賤的人,生來就是錯。”

          這句話對溫瑤來說就如同晴天霹靂,原本就已經潰爛的心臟又開始絞痛,如果不去仔細感受,就好像沒了呼吸。

          她是低賤的人,貧民區所有的人都是低賤的人。

          所以,都不應該活著嗎?

          “爸爸的遺愿,我可能沒辦法完成了。”溫瑤抬頭看了看天空,如釋負重般,舒了一口氣。

          蕭南城大驚,就在溫瑤跳下去的那一瞬間,他本能的沖過去拉住她的手!

          “你敢死你試試!”蕭南城額間暴起青筋,他用盡了力氣想把溫瑤拉上來。

          溫瑤的大腿被某個尖銳的東西刮到,劇烈的疼痛感席卷全身,可是面對死亡,這點疼痛又算的了什么。

          “你放過我吧……”求死的眼神像是一把匕首插進蕭南城的眼睛里。

          這個眼神為什么這么熟悉……

          突然而至的頭痛讓蕭南城差點就松開手,他不明白自己為什么一看到溫瑤的眼神就回想起小時候,那段模糊的記憶。

          “那些人都被送去做船員,你如果這么想死,那就真的讓他們陪葬!”蕭南城看著毫無生欲的溫瑤,脫口而出。

          溫瑤聞言怔住,空洞的眼神突然閃出一絲希望。

          她停止掙扎,蕭南城趁機將她拽了上來,然后沒給溫瑤任何喘息的機會,毫不留情的就是一巴掌!

          “下次尋死,別弄臟了我蕭家的地!”漆黑的雙眸驟然緊縮,像是一頭暴怒的獅子張著血口大盆,就要一口吞下眼前的獵物。

          溫瑤捂著臉頰的手一直在顫抖,說到底,她是害怕的,她在狹窄骯臟的貧民區里生活了二十年,她以為那里已經是人間地獄了,可是她現在才明白,環境惡劣的地方并不是地獄,人心陰暗的地方才是地獄。

          蕭南城看溫瑤毫無反應,凌厲的眼神掃過去,一把捏住她的下顎,毫不憐惜的將她有些低垂的臉給扳過來。

          “說話!”充滿怒火的聲音不高不低,卻是那樣震人心魂的穿透到溫瑤的心里。

          她再次受到驚嚇,本能的開始搖頭,拼了命的想往后退,可是卻被蕭南城鉗制的死死的。

          “我希望你能記住一句話。”蕭南城的手剛才拽溫瑤的時候太過用力,現在還在微微抖動,他精致的雙眉緊緊皺起,個更用力去捏溫瑤的下顎,眼神犀利。

          “你要為你所做的一切事情承擔后果。”

          “就比如剛才——”蕭南城原本還怒火中天的模樣,轉眼間就變成了長著獠牙還在詭笑的地獄之王。

          “從今往后,你就是蕭家最低等的女傭。”

        第四章 女主人

          原本正常的婚禮被取消,所有來賓都摸不清蕭家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出聲,只能裝作若無其事的離場。

          蕭南城直接回了公司,把溫瑤一個人扔在蕭氏莊園。

          ——

          蕭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蕭總,外面有個人非說是您的女朋友——”助理還沒說完,就見蕭南城原本還在簽文件的手突然定住,然后緊皺的眉頭像是被瞬間捋平了一樣。

          他放下手中的筆,陰沉的面容終于有了份笑意:“讓她進來。”

          助理一臉懵逼,BOSS不是剛結了婚嗎?女朋友又是什么情況?他撓了撓頭,把那個自稱是蕭南城女朋友的人帶了進來,然后識趣的走了出去。

          “南城——”李馨兒穿著黑色的風衣,帶著帽子和墨鏡,哽咽的沖上來緊緊抱住蕭南城,她被送出國已經兩個月了,這次偷偷跑回來,她發誓絕對要想辦法留在蕭南城身邊。

          “回來就好。”蕭南城自然是開心的,可是溫瑤那張蒼白無助的臉在他的腦海里揮之不去,尤其是那雙眼睛,莫名的熟悉。

          “對不起南城,是我不好,沒能守住我們的承諾。”李馨兒眼角含淚的看著蕭南城,像是帶有靈氣的眼睛微微一眨,里面滿是歉意。

          蕭南城的心突然怔了一下。

          就是這種感覺!怪不得!

          他總覺得溫瑤的眼睛和眼神熟悉,原來是因為她那雙眼睛和李馨兒的眼睛很相似,他童年時期失足掉入海里,醒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李馨兒的眼睛,是那樣緊張、擔心和無助,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是李馨兒救了他。

          就在這一刻,他將像是瘟神一樣的溫瑤從自己腦海中狠狠拔除。

          “馨兒,既然來了,以后就不要再走了。”蕭南城拉著李馨兒的手準備出門。

          “可是,蕭董事長那里——”

          “有我在,任何人休想再將你送出去。”

          蕭南城帶著李馨兒直接回了蕭氏莊園,所有的人見到李馨兒都默默低著頭往后退兩步。

          因為他們知道,眼前的這個女人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蕭家女主人。

          就在他們上樓之際,就在所有女傭放下手中的工作默默站在一旁時,不遠的角落里有一個年輕溫婉的背影跪在地上認真的擦地。

          這個背影在此刻顯得格格不入。

          “你——”蕭南城突然對著那女傭冷冷的開口。

          李馨兒隨著他的眼神看過去,那女傭轉過身抬起頭來,雖然面頰蒼白毫無生氣,但那雙泛著水光的眼睛可真讓人憐惜。

          “滾出去。”蕭南城命令的語言不容的她抗拒。

          溫瑤很清楚自己的處境,她知道自己身處于冰冷又陰暗的深淵里面,周圍是不斷伸過來的魔爪,頭頂是掌握著一群人生死大權的蕭家獨子。

          她艱難的站起身,低著腦袋,一步一步的走出去。

          蕭南城不經意的眼神,看到她的右腿竟然流出血跡,突然想起那日婚禮時她滿是水泡和傷口的腳,心中多了幾分燥意,精致的眉頭微微皺起,滿是不耐煩。

          “南城,她是?”李馨兒察覺到了不對勁,她從來沒見蕭南城對女傭的事上心過,而且還有了怒意。

          “新來的女傭。”

          蕭南城收回看溫瑤的眼神,冷漠至極,像是在說一件事不關己的事情。

          李馨兒再度朝著那個女傭看過去,心中有了幾分篤定——他看那個女傭的眼神好像沒有那么簡單。

        第五章 女傭

          溫瑤換到了大廳外的長廊,她大腿上的傷口一直在流血,弄得一路上都是星星點點的血跡,無可奈何之下她只能用手捂住傷口,跪在地上沿著血跡一點點擦干凈。

          不知過了多久,估計快凌晨了,長廊上的燈都滅了一半,溫瑤終于把地上的血跡清理干凈,可是當她回頭看的時候——

          卻發現自己竟然蠢到一邊擦血跡一邊又流血!手根本就沒捂住那鮮紅的液體!

          “你是……蕭太太嗎?”旁邊突然有一個略帶睡意的女人走過來,看向溫瑤。

          她怔怔的抬頭,發現這個人就是蕭南城今天帶回來的人,想必是他的愛人吧,昏沉的腦袋不愿意多想,只喏喏的點了點頭。

          “你快起來吧,這種事情都是傭人們該做的,還有,你的腿是怎么了?我幫你叫醫生好不好?”李馨兒溫柔的話語戳進溫瑤的心里,還有那雙無比關切的眼神。

          溫瑤突然想到結婚那天蕭南城說她不配穿那套婚紗,如果沒猜錯的話,那套婚紗本來應該屬于眼前這位的吧。

          別說蕭南城了,就連溫瑤自己都對她產生了一絲好感,只是溫瑤因為自小生活的環境,導致她對所有事情都不會輕易敞開心扉。

          “不用了,我還要把地擦干凈。”溫瑤心里突然有些絞痛,她看著地上血跡斑駁,有些無可奈何。

          旁邊的很多幾個女傭都偷偷瞄溫瑤,懷著看笑話的態度看她。

          “誰允許你們笑的?”一聲低吼讓在場的所有人渾身戰栗,全部低下了腦袋。

          蕭南城的突然而至讓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他手中拿著一件睡衣的薄披風,首先就是給李馨兒披上。

          然后他冷凝著臉,一步步走近跪在地上的溫瑤。

          “站起來!”他居高臨下的睨著她,心中的燥熱讓他無法平靜,從一開始看到她的腿受傷到現在,他就沒有一刻能靜下心,如果不是李馨兒一再的說溫瑤好歹是蕭家的女主人,非要提議出來看看她,恐怕蕭南城這一夜是難以入眠了。

          “你是聾子嗎?”面對溫瑤的無動于衷,蕭南城顯然怒火更旺。

          溫瑤驚慌失措的垂著腦袋,她跪了太久,根本站不起來。

          “南城,她的腿受傷了,還是扶她一下吧?”李馨兒試探的口吻,她剛想上前扶溫瑤,卻被蕭南城攔住。

          “馨兒,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樣善良,她可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單純。”

          蕭南城精致的眉頭緊緊皺起,他不允許自己對這個女人心軟,她可是在貧民區長大的女人,論心眼和手段,她一定不會差!

          蕭南城一把抓住溫瑤的胳膊,毫不費力的將她拎了起來,語氣間有些惱火:“怎么,在我面前上演苦肉計?”

          他順勢一拉,將眼前這個瘦弱的女人拉近自己的懷里:“這么多血,流給誰看?”

          溫瑤像是一只受了驚的兔子,無措的抬頭對上蕭南城漆黑的雙眸,她早就領略了這位蕭家獨子的冷酷無情,微微有些窒息,面對蕭南城,她實在是太倔了,總是不肯說話。

          “又他媽裝啞巴!”蕭南城表情陰霾,語氣很是不悅,可是當他剛想甩開溫瑤時,卻突然感覺到她的身體很燙,不知道為什么,自己的手好像不聽話一般,鬼使神差的就覆上溫瑤的額頭。

          他的瞳孔驟然一縮,竟然燒的那么厲害!

          “你們都瞎眼了嗎!還不去叫醫生!”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