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結)同眠共枕不相思完整版-同眠共枕不相思免費閱讀by十二

        發布時間:2019-03-09 09:36

        同眠共枕不相思完整版

        同眠共枕不相思全文閱讀

          安染封祁結局是什么?安染封祁的小說名叫《同眠共枕不相思》,是由網絡作家十二所著,又名《愛上你,放過你》。兩年前,封祁摟著她的閨蜜,無情的讓安染墜入深海。兩年后,華麗歸來的她,再次與他相遇,他卻開始纏著她夜夜不休。
          封祁不要她,連安家的人也要和她撇清關系?
          安染明白,安軒的事情處理好,以封祁的性格必然是立馬要和她離婚。
          只是封祁迫不及待的態度實在是傷了她的心,五年里無數次的冷漠她以為自己的心真的麻木到堅不可摧,可是當封老太太一個電話過來告訴她明天一定要來封家,她知道她和封祁的婚姻是時候要畫上一個句號。
          第二天封家老宅。
          封老太太大擺筵席,說是封祁好不容易回來一趟給封祁接風洗塵。

        第1章 無關情愛

          夜沉如潑墨。

          安染在廚房忙前忙后,很累卻笑的一臉幸福。

          因為今天長年在外做生意的老公終于愿意回來,她學了一手好廚藝都是為了這一刻。

          別墅樓下引擎熄火聲消落,小保姆方櫻快步上前替封祁拿好西裝外套,語氣里是難掩的激動,“太太,先生回來了。”

          聽到動靜安染心跳情不自禁加快,都忘了手上還拿著炒菜的鏟子就走了出去。

          她站在門口,那修長高大的身影偉岸的讓她悸動不已。

          也顧不得此刻自己一臉油煙上前,喉間的話語卻像是哽住一般,軟聲開口,“封祁,知道你今天回來,我做了一大桌子你愛吃的,快點進來!”

          得到的回應卻是冷漠。

          封祁像是沒有看見安染一般,修長的雙腿邁開走進別墅,筆直的坐在餐桌前。

          安染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不以為意的扯了扯嘴角。

          隨后,目光繾綣的追逐上那抹冷漠的背影,立馬跟上給封祁盛了一碗湯遞過去卻在手剛伸過去的時候,一雙大手揮打而過,那一碗湯直接滑落在灑上她的手背,安染卻疼得一聲不響。

          封祁淡淡說道:“不用。”

          安染繼續強笑,不以為意的繼續給封祁盛飯。

          “我累了。”封祁起身就往房間走去,而一桌子熱騰騰的飯菜逐漸消冷,只有安染自己知道,最冷不過人心。

          她和丈夫封祁結婚五年,他能夠呆在家里的日子用五根手指頭都能數得過來。

          這五年里,封祁以各種理由逃離這個家,逃離她。

          安染知道,封祁從來沒有愛過她這個妻子,甚至可以說反感,只因為五年前那場誤會,讓他不得不娶她。

          ……

          方櫻站在臥室門口,手上是早就泡好的柯西尼咖啡,見封祁上了樓,連忙把咖啡遞了過去說道:“先生,這幾年你都沒有回家,但是我一直記得你最愛柯西尼咖啡。“

          封祁臉色依然寡淡,毫無波瀾的冷眸輕輕掃了一眼方櫻,剛想伸手去拿,誰知那杯咖啡直接反倒在方櫻的手中,疼的方櫻一聲悶響趕緊捋起袖子試圖減緩燙感。

          那雪白的藕臂處一道醒目的燙疤吸引住了封祁的目光,這幾年里,凡是身上有傷疤的女人他都會特意去關注,只因為幾年前那抹堅毅的背影。

          五年的尋找,他想盡各種辦法,卻還是沒有找到當年那個從火海里救自己的人。

          封祁擰了擰眉,視線從方櫻手臂處移開冷聲說道:“以后做事小心點。”

          ……

          方櫻小心翼翼的站在門口處,盯著手臂處那塊疤痕眼底劃過一抹勢在必得的詭譎,見安染走了過來立馬換上純良的偽裝安慰道:“夫人,先生總有一天能夠看到夫人的好。”

          安染笑的有些澀,努力擠出笑道:“阿櫻,別總是夫人夫人的叫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叫我名字就行。”

          她和方櫻本就是好閨蜜,只是方櫻命苦,有個好賭的父親,如今家里還欠著一屁股外債。

          每天追債的人對她又是羞辱又是打罵,安染就讓方櫻在封家住下,畢竟封家沒人敢招惹,而方櫻一直說自己不能白吃白住,正恰巧趕著原來的那個阿姨家里出了事,方櫻也就接替了阿姨的工作。

          而安染相對著要幸福安逸許多,大學畢業就嫁給了封祁,成為人人羨艷的封太太。

          別人的羨慕在安染心里卻是難以言喻的苦澀。

          所謂的封太太,她更羨慕尋常人家被丈夫愛著的小妻子。

          安染剛才有特意打扮一番,一改剛才忙碌狼狽的模樣,畫了一個精致的淡妝,一襲露背白色連衣裙溫婉又性感。

          好不容易盼到封祁回來,她不能再讓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避她。

          她想要要個孩子。

          前幾天聽別墅的那些阿姨談話,說男人有了孩子就會喜歡呆在家里,就會更顧家。

          ……

          房間內,封祁半躺在床上看著報紙,安染的進來,封祁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她上前躺上床,一雙小手攀上男人的腰,開始摸索著想要解開封祁的皮帶。

          她的動作生澀又笨拙,小臉紅的滴血,呼出的氣都是那般灼熱。

          封祁抓住安染拉褲鏈的小手,用力將安染拽著至面前,扼住她小巧的下巴,嗤笑開口,“看你這模樣,是有多想男人。”

          封祁的話安染一點也不在意,柔弱無骨般的腰肢扭動起來笑道:“我想了你五年,等了你五年!”

          她和他結婚五年,除了那場意外醉酒發生了一次關系,封祁再也沒有碰過她。

          她也是個女人渴望溫暖,不管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她都需要封祁。

          “封祁,我想你!”安染的情緒有些激動。

          五年了,她沉默忍受著封祁的冷漠五年,她再也不想繼續忍受下去。

          她要改變,要讓封祁知道封家還有她這個封太太!

          安染像只小貓似的拼命往封祁懷里蹭。

          封祁那雙深邃的眸冷漠一沉,低頭咬住安染的唇輾轉撕咬,不帶一點情感。

          他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衣裙瞬間被撕碎,沉下身子,狠狠占有……

          封祁一次次狠狠的占有讓安染前所未有的充實滿足,讓她清清晰晰的感受到她是封祁的妻子,是個女人。

          殊不知這場歡愛無關情愛,只是生理需求。

          ……

          一抹身影偷偷的潛進主臥隔間的浴室里。

          方櫻氣的一張臉都變得扭曲,昨夜她隔著墻偷聽了一夜安染和封祁做愛。

          安染每一聲動情的聲音仿佛都在叫囂著向方櫻耀武揚威,讓方櫻等不了,她必須快點拿下封祁,因為她知道再拖下去,可能更難抓住封祁的心。

          方櫻打開花灑,脫下衣服,對著鏡子觀賞著后背那道宛如火焰一般的傷疤笑的詭譎。

          她知道封祁有潔癖,事后肯定先洗漱一番,現在她需要的是等待。

          ……

          潺潺的水聲讓封祁蹙起眉頭,修長的雙腿頓停在了浴室門口。

          花灑下雪白的身姿隱隱晃動,可是那后背處一道猙獰的傷疤清晰的落入封祁的眸里。

          封祁沉寂的心猛地一跳,大步流星走了進去抓住女人的手,女人嚇得尖叫著,雙手嬌羞捂著,卻還不如不捂,“先生,你……”

        第2章 很愛方櫻

          “你后背的傷口哪來的?”封祁急切詢問。

          “先生……”方櫻羞紅的小臉仿若剛成熟的桃子,支支吾吾半天才繼續卻什么都沒有說。

          “你要是不老實說,明天就不用來封家做工!”封祁的聲音冷沉的嚇人,極具壓迫。

          方櫻一臉被嚇壞了,脫口而出,“先生,五年前那場大火是我救了你,但是我心知你是安染的老公,想著還是不讓先生知道比較好,我怕安染要是知道我在這封家沒有立足……”

          五年前,封祁因為在生意上得罪人差點葬身火海,沖天的火光里一抹嬌小的身影出現為他擋下了掉下的懸梁。

          被火燒的焦紅的懸梁就這么生生的砸在了那瘦弱的后背上,封祁的心第一次被震動。

          當時情況緊急到處都是濃煙火光,加上女孩那張臉被熏得烏黑,他并沒有看清長相,可是后背那傷口卻永刻于心。

          方櫻滿腔都是委屈,嬌小的身子卻暗暗往封祁的懷里擠,“先生還是先放開我,這樣不好。”

          ……

          安染一覺睡到天亮,渾身還有點發軟,纖細的小手情不自禁撫上肚皮,幻想著里面很快就會有個孩子。

          到時候,封祁不會總是對著她冷冰冰著一張臉,至少在孩子面前,那棱角的線條會柔和很多吧!

          一夜的歡愛,房間里情欲的味道還未散去,安染起身準備自個澡,然后將房間打掃好,她知道封祁愛干凈。

          走到浴室門口的時候,她的雙腿就像是粘上膠水那般再也無法移動半分……

          “安染,不是你看見的這樣的,先生只不過是不小心進來了,樓下那個浴室花灑壞了,所以我……”方櫻一臉慌張,立馬從封祁懷中退出來,但是腰部那只大手栓的緊緊的讓她動彈不得。

          “先生,你放開我,夫人她……”

          “夫人,我……這……”

          方櫻瘦弱的身子都在哆嗦,戰戰兢兢恐懼的小模樣落在封祁的眼里,顯得安染平時有多么惡毒似的,居然能夠把人嚇成這樣。

          “封……封祁。”安染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封祁卻眉頭都沒抬一下拿過一旁的浴袍細心又溫柔的給方櫻披上,摟著方櫻的肩膀離開,完全將安染當作空氣。

          ……

          十分鐘后,安染的臥室里,方櫻哭著拉著安染的手,“安染,怎么辦,我沒想到先生會對我……可是你知道的,我有男朋友,而且我和我那男朋友馬上結婚。”

          “不怪你。”安染紅著眼說道,“封祁不愛我,他是故意的。”

          她相信只是誤會,方櫻是她最好的朋友,甚至可以為了她割血剜肉的人,是不可能去搶她的丈夫的,況且方櫻和她那個男朋友確實相愛,還馬上就要結婚。

          五年前,她為了救封祁全身被大面積燒傷,甚至差點死了。

          而這件事情她從來沒有提起,她和封祁從小就認識,十五歲情竇初開的年紀已經愛上了他,并不想封祁和她在一起是因為感激,她想要得是愛。

          好在方櫻用她身上的皮膚一塊一塊的給她植皮才能恢復如初。

          只是方櫻后背,還有頸脖子處手臂都是為她植皮留下的傷疤,也因為這些瘆人傷疤,每次談男朋友都以分手告終,最后這個已經數不清是第幾任了。

          想到這些安染就愧疚不已。

          “安染,我現在就收拾東西離開,我不想因為這件事情破壞我們姐妹倆的感情,也不想我和我男朋友的愛情出現什么差錯。”

          ……

          方櫻剛離開不久,一股大力就將房門踢開,冷風如一張網覆蓋而上讓安染窒息,封祁抓住安染的手咬牙切齒道:“你不是和方櫻情同姐妹?為什么將她趕走還讓人羞辱她?”

          “不是的,先生你誤會了,是我自己要離開……”方櫻大半張臉腫的老高,嘴角還帶著青紫的血絲突然出現抓住封祁的手擋在兩人之間。

          “你不需要為她解釋什么,五年前她想盡辦法爬上我的床,并且讓叫來記者媒體,讓所有人都知道逼迫我為了封氏的聲譽,不得不娶了她,可見她心機有多深。”

          五年里,封祁那次醉酒碰過她一次,昨天晚上是第二次。

          那次醉酒完全就是意外,那天晚上她被封祁強上了!

          她永遠都忘不了那天晚上封祁渾身滾燙失去理智般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至于記者媒體突然趕來,她也完全不知情。

          后來這件事情被封祁的奶奶知道,封祁的奶奶和安染已故的奶奶本就是好姐妹,一直都想要安染嫁給封祁,只不過封祁不喜歡。

          這兩人生米煮成熟飯,封老太太笑的樂開了花,以封氏的名聲嚴令讓封祁娶下安染。

          “安染,我應該更小心一點,我沒想到剛離開阿城突然對我做那種事情……而先生剛好看見,我……”

          阿城是方櫻那個要結婚的男朋友,方櫻平時都是老公老公的喚她那個男朋友,這一次也不知道是緊張害怕還是怎么的,只喚了一個阿城。

          阿城和方櫻是情人,情人之間的親熱再正常不過,卻被封祁撞見,封祁誤認為安染讓人將方櫻趕出封家,并且讓人羞辱方櫻。

          方櫻的話還沒說完卻被封祁直接攔腰抱了起來,“安染,我很愛方櫻,我不允許你傷害她,我們離婚。”

          其實封祁這次回來本就打算離婚,當初和封老太太的約定的期限就是五年,五年之后,封祁要是還沒有愛上安染,封老太太不能再干涉。

          昨夜那晚纏綿,在封祁心里只不過是一場施舍。

          很愛方櫻!

          怎么可能。

          安染嘴角僵硬的動了動,笑道:“我知道你故意氣我,這么多年你在我面前表達無數次愛別人。”

          五年來,只要是出現在封祁身邊的女人,封祁都毫不掩飾的表示過喜歡,唯獨對她,只有厭惡和冷淡。

          這五年里他無時無刻不在用各種方法逼迫安染自動退出,可是安染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強,不管他怎么對待她都不死心。

          所以安染覺得這次也是一樣,都只是為了逼迫她自動離開,這樣封老太太就不會怪罪他。

          封祁這次是想到了新招數?故意接近她最好的朋友好讓她死心?

          她才不信!

          “我一直要娶的女人都是方櫻,不是你安染。”封祁冷漠的丟下這么一句話抱著方櫻離開。

          安染獨自站在兩人的婚房里,看著她的老公抱著她的閨蜜,眼底是她一直奢望的溫柔!

          安染在想:和以前一樣,裝作不在意,過段時間封祁覺得這招不管用也就沒事。

          ……

          安家撕心裂肺的哭鬧聲一聲聲的戳著安染的心窩子。

          安母突然打電話過來,說是家里來了一大批小混混抓著他那剛成年的弟弟償命,說是在游泳館和別人起了爭執,把一個還不太會游泳的人推下水,直接給淹死了。

          安母見安染來了立馬抓住安染的手,急切要求:“安染,快點打電話讓封祁幫幫你弟弟,你弟弟殺死人要是進了監獄,這一輩子就毀了,他還這么小。”

          安染猶豫了幾秒,這些年來,年幼不懂事的弟弟惹了不少禍事,每次都是封祁出面解決,可是這兩天發生的事情讓她和封祁之間似乎越隔越遠,現在她和封祁的關系她實在是有些開不了口讓封祁幫忙。

          見安染猶豫,安母扯著安染的頭發立馬怒罵:“你弟弟現在命都快沒了,你的心怎么這么狠,你還在這里猶豫什么,你這丫頭心是石頭做的么?還不快點打電話!”

          畢竟是血肉親情,安染就算是再怎么卑微不下身段去求封祁,卻也不得不去求封祁,因為能夠幫她的只有他了。

          電話撥了過去。

        第3章 撇清關系

          醫院。

          封祁盯著方櫻后背的傷口,指尖順著猙獰的弧線往下輕柔的撫摸,眼前又浮起當日的那一幕。

          那瘦小的身子在那一刻真的英勇無比,趴在她身上為他擋去一切災難,疼的一聲不吭的將他背出火場。

          方櫻害羞的將臉埋進封祁的懷中,將襯衫穿好,“沒什么可看的,丑死了。”

          五年前,她本來設計給封祁下藥打算來個一夜情,還提前就掐好了時間讓記者媒體趕來,來個輿論逼婚,卻沒有想到陰差陽錯封祁和安染上了床。

          計劃失敗,她眼睜睜的看著這個這個優秀到接近完美的男人和安染結婚。

          不過一場火災卻給了她機會,她暗暗密謀了五年想辦法從安染身邊接近封祁,誰知道封祁完全不怎么回家,讓她也沒機會下手,前兩天終于回來了,安染高興的同時,方櫻更是摩拳擦掌打算奮力一搏。

          “不丑,我覺得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東西。”

          因為那里面有感動。

          “先生,你還是和太太和好吧,五年前我冒著身命危險救你,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插足你們的感情,安染是我最好的姐妹,我不想因為我你們……”

          “好了!”封祁打斷方櫻的話,“和你無關,我從沒愛過安染,而且昨天回來就是為了和她離婚,不過我慶幸的是找到了你。”

          “方櫻,跟著我,你才是我心中的封太太,也不知道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如果你有喜歡的人我給你一筆錢,你去修復一下后背的傷疤,如果沒有……”封祁盯著方櫻的目光深情動人,方櫻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一般。

          安城最優秀的男人此刻在向她表白,方櫻有些快要克制不住自己,真想立馬點頭答應。

          但是聰明的方櫻知道,欲拒還迎更能夠抓住男人的心,她眼眶都是委屈的淚水,道:“先生,我,我沒有喜歡的人,可是先生的愛我不敢要,安染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我就這樣和先生在一起對先生的名聲不好。”

          這樣小心翼翼處處為他人著想的模樣讓封祁越發喜歡這個善解人意的女人,這才是他心目中的封太太。

          封祁緊緊的將方櫻擁入懷中將她性感的身子壓下,恨不得立馬一番輾轉,狠狠占有……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響起。

          封祁被攪了興致,臉色陰沉拿起手機按下接聽鍵。

          “封祁,我……你能過來一下嘛?”電話那頭的安染語氣極為小心。

          封祁臉上的寒霜漸厚。

          “封祁,我弟弟他出了點事,只有你能夠……”

          “好!”

          出乎意料的,封祁居然什么都沒有說答應了。

          安染心一暖,看來封祁心里還是有點她的位置,不然也不會這五年來處處照顧她的家。

          可是下一秒,封祁的語氣冷漠的極致:“答應離婚,我就救你弟弟。”

          安家,幾個男人抓著安軒一頓拳打腳踢,安母哭著跪在地上抓著那些人的褲腿哀求道:“等等,你們等等,我女婿是封祁,只要你們放過我兒子,要多少錢都行。”

          “安染,封祁接電話了嘛?你倒是快點啊!”

          安染腦海里全是封祁的那句話,心口處悶的快要窒息,而這邊又迫在眉睫……

          半個小時后,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帶著冷漠的風駛進安家。

          安染最終還是妥協了,她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弟弟被別人打死見死不救。

          那可是她親弟弟。

          封祁從車上下來,昂貴的黑色西裝從頭到腳都透著疏離的矜貴,帶著氣勢磅礴的威壓邁進安家。

          安染一如前幾天那般站在門口望著男人,上次是期待,是欣喜,而這次更多的確是對他們這段婚姻的絕望。

          在這安城,真的沒有封祁擺不平的事情,封祁闊綽的給了那些歹徒一筆巨款,完全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那不在意灑脫的態度似乎一如對這場婚姻的不在意。

          揮灑一筆巨款出去的同時,封祁將一紙離婚協議甩在了安染的身上。

          “簽了。”冷漠的話語有些迫不及待,如同在安染的心口給了重重一拳疼的發慌。

          一旁的安母見狀立馬上前仰著獻媚的笑道:“封女婿,是不是我們家安染哪里做的不好,我這就好好教訓這個死丫頭,夫妻之間吵架很正常的嘛,別動不動就離婚啊!”

          封祁面容冷峻,那微微勾起的唇角十分譏諷。

          “姐!你怎么不伺候好姐夫,沒了姐夫以后誰給我撐腰啊!”安軒更是一點都沒有在意她這個姐姐被人拋棄,只是一頓抱怨。

          安父死的早,安母和安軒在這個世界上僅剩下的兩個至親,如今卻在她被別人要求離婚的時候,沒有一點維護她的意思。

          他們在乎的只有封祁的錢,以及封家的權。

          兩人的幾句言語更是讓安然難堪又卑微,在封祁心中的形象變得更加可笑,連看封祁一眼的勇氣在這一瞬間都消散。

          安染拿著那離婚協議的手微抖,低著頭輕垂下的長睫恰到好處的掩藏住眼底的落寞和苦澀。

          許久,安染才勉強找到自己的聲音,“封祁,離婚不僅僅需要我簽字,還需要奶奶。”

          當初兩人結婚簽訂了五年的協議,協議上寫明,五年后封老太太不能干涉封祁的感情,卻也寫明,離婚需要告知她,并且她簽字成效,意思是尊重一下她這個主婚人。

          當初封祁極力反對那份協議,可是一想到五年后就能夠擺脫安染這個難纏的女人只能妥協。

          “姐,可不能離婚!我剛看中一輛跑車,你和姐夫離婚了誰給我買……”

          “啪!”

          安染一巴掌甩上安軒的臉怒,指著封祁怒喝道:“安軒你也成年了,想要什么東西就自己去努力,不要總是向他要,他以后不會是你姐夫了!”

          “姐夫,你最疼我了,別和我姐離婚,離婚可以,但是別不管我啊,我們還可以做好朋友不是么!安染不配當我姐,你這么好的男人她不珍惜她活該被棄!”安軒卻一點不知錯,對他來說,這個有錢的姐夫簡直就是他的貴人,姐姐可以沒有,但是這個提款機不能失去。

          聽著安軒的話,安染臉色霎白,安家怎么出了安軒這個一個沒出息的東西。

          她安染難道離開了封祁就天塌下來了?

          封祁不要她,連安家的人也要和她撇清關系?

        第4章 歡愛算是你對我的告別

          封祁不要她,連安家的人也要和她撇清關系?

          -----------------------------

          安染明白,安軒的事情處理好,以封祁的性格必然是立馬要和她離婚。

          只是封祁迫不及待的態度實在是傷了她的心,五年里無數次的冷漠她以為自己的心真的麻木到堅不可摧,可是當封老太太一個電話過來告訴她明天一定要來封家,她知道她和封祁的婚姻是時候要畫上一個句號。

          第二天封家老宅。

          封老太太大擺筵席,說是封祁好不容易回來一趟給封祁接風洗塵。

          還有就是正逢安染和封祁結婚五周年,封祁要求好好慶祝一番。

          安染看著陸陸續續過來的親眷好友,內心仿佛被一只手扼的發悶。

          結婚紀念日!

          哪一次結婚紀念日封祁這么看重過?每年的結婚紀念日封祁都是在國外不回家,她每次都堅持給封祁打電話,可是接電話的總是各種各樣的女人告訴她封祁在洗澡,或者是男歡女愛的喘息聲……

          安染知道封祁是打算當著所有人的面,宣布離婚!只是封祁為什么要選擇結婚紀念日這天……

          封老太太慈愛的笑著拉住安染的手說道:“安染,剛才封祁啊跟我說他以后會把重心放在家里,你這五年來總算是盼到頭了喲。”

          安染嘴角僵的扯不動,要不是封老太太一直維護她,這場婚姻連五年都堅持不了。

          “奶奶,你有高血壓,平時啊,記得一定要注意一下飲食,多休息,我待會會去特意提醒一下阿姨們不能你愛吃就給你做,身體最重要。”

          這些年,她隔三差五會來封家照顧封老太太,只是今天之后,安染知道自己再也沒有機會照顧這個老小孩。

          安染說到最后,聲音像是碎玻璃渣堵住一般,而在封老太太看來安染一定是太開心,五年來苦盡甘來終于得到了封祁的心。

          就在此時,安染的手機響了,是方櫻的電話。

          安染心里還是對方櫻有些芥蒂,即使一直都是封祁去主動去強迫,可是最愛的男人說愛上自己的好閨蜜,她是個女人,她的心做不到那么大一點都不在意。

          可是安染心軟,手機一直響似乎在告訴她事情緊急,安染還是走到宴會一角接聽電話,電話剛接聽,方櫻的哭聲傳入安染耳畔。

          聽到哭聲的安染不由的心更加軟,連忙關切問道:“怎么了”

          “安染,先生他……他讓阿城和我解除了婚約,我該怎么辦?我不能沒有阿城,你和他真心相愛,他雖然沒車沒房,但是對我是極好的,先生還強迫我待會陪他出席封家的家宴,我怎么能夠出席封家的家宴呢,我只是一個小保姆,況且這樣對安染你不公平……”越是哭到最后,方櫻的聲音越發泣不成聲。

          安染和方櫻認識十多年,要是方櫻真的對封祁有意思早就下手了,何必要等到今天呢?

          方櫻無時無刻都在為她著想,安染甚至覺得自己的心太過狹隘,為了一個男人剛才居然故意疏遠自己多年為她剜肉割血,不顧生命的好姐妹。

          電話那頭突然一陣嘈雜,低沉冷漠的嗓音催促道:“準備好了?”

          這個聲音,安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正是她的丈夫封祁。

          那一刻,握著手機的手仿佛被抽空了力氣,手機摔在地上四分五裂,一如她的心,破碎的無法粘合……

          勞斯萊斯-幻影被十幾輛豪車保駕護航一般停在封家門口,安染眼眶一片水霧,小手緊緊的拽著衣擺。

          男人從車里下來,緊隨著下來的還有方櫻。

          所有人不明所以的看著這一幕,尤其是對一旁的方櫻一陣議論,而方櫻輕咬粉唇依偎在封祁的身旁,一只手輕拽著封祁的西裝一角,好似真的一臉不情愿出席這場宴會的模樣。

          “這不是封祁和其夫人結婚紀念日么,封總這帶著一個女人從車上下來什么意思。”

          “你這還看不出么,據說封祁和其夫人結婚五年并沒有什么感情,五年都不怎么回來,這次突然回來原來并不是為了什么結婚紀念日,是想要帶著小三易主。”

          ……

          此起彼伏的議論聲從竊竊私語變得肆無忌憚的談論,安染瘦弱的身子微微顫抖,緊緊的盯著那張線條溫柔的俊臉,他的大手攔著方櫻的腰,不顧所有人的議論在方櫻耳旁說著什么似乎是安慰的話語,卻在所有人的面前更像是情人之間的耳鬢廝磨。

          “混賬東西!”封老太太氣的臉色發紅,拄著拐杖大步走了過去,“封祁!讓這個女人滾出封家,我們封家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可以隨便來的!”

          “奶奶,方櫻會是封太太,比起安染,我覺得方櫻更適合。”封祁不為所動,具有穿透性的嗓音直擊每個人的心頭。

          “封祁啊,安染在我們封家五年,五年里為封家付出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我們封家從來就沒有出現負心漢,也是絕對不允許出現你成為負心漢。”封老太太恨鐵不成鋼的勸說。

          一旁的安染眼眶已經布滿淚水,她腳步一點一點往后退,貝齒咬的嘴唇滲出血絲。

          “從來沒有愛過,不算負心。”封祁嘲諷掀唇,冷冽的目光掃過站在墻角落里的安染,摟著方櫻腰部的力度潛意識加大,“五年前約定好,如果我還愛不上安染,奶奶就不干涉我的感情,奶奶現在是打算以封家祖母的身份教我怎么做一個毀約的人?”

          封祁似乎不想再多言語,拿出五年前的那份合約走向安染。

          高大的身子站立在安染面前將安染小小世界里的陽光全部遮住陷入地獄般的痛楚中無法掙扎出來。

          那張合約被他抬高至安染的面前,封祁的語氣中帶著殘忍,“這次我會來就是為了履行這份五年合約,安染,你是時候主動離開封家,離開我封祁的世界……”

          “啪!”

          響亮的巴掌聲一瞬間壓過所有的議論聲,安染幾乎是用盡全身的力氣落下這一巴掌。

          她抬起的手僵在空中發著抖,渾身被怒火和心寒包裹痛苦折磨。

          片刻,安染艱難的收回那只手,轉身推開人群跑開。

          頃刻間,藍天白云上烏云覆蓋,連老天都在為安然哭泣一般,雨毫無預兆的拍打而下,像是在憐愛的為安染遮住滾滾而落的眼淚,保留她最后一絲自尊。

          封祁!我和你之間真的就這么結束?

          昨天那場歡愛算是你對我的告別?

          “安染!”方櫻立馬追了上去滿臉淚水,臉上都是愧疚,卻在仔細一看,那嘴角得意的笑像是在耀武揚威一般。

        第5章 安染多可憐啊

          “封祁,我這老媽子沒有你這個狼心狗肺的孫子!”

          “老太太!”

          安染剛走,封老太太心口的郁結之氣一下子涌了上來,滄桑的身子倒了下去。

          現場頓時一片混亂。

          ……

          后花園處,安染渾身濕透,發絲狼狽的黏在臉頰兩側,低頭看著跪在地上比她看起來更為狼狽可憐的女人,心瞬間空洞死寂。

          方櫻消瘦的身子被冷風吹的瑟瑟打抖,她抓住安染的小腿,哭的哽咽不成聲,不斷的磕頭認錯求著安染原諒,“安染,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她一巴掌一巴掌往自己臉上甩,言語里都是自責悔恨,“我就不該讓先生注意到我這個不起眼的小人物!安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因為這件事情我們形同仇人!”

          “先生不愛你,他真的不愛你,五年里,我陪在你身邊看你默默付出,我真的好心疼你,安染你是時候要明白,你是無法感化先生的,先生如今愛上了我,還……”

          方櫻的話停頓了一刻,臉上浮上了幾抹嬌羞之感,“昨天還強行要了我清白的身子,你不知道他有多么喜歡我,要了我一遍又一遍,我其實愛的一直是阿城,但是他要了我清白身子,我只能跟著先生了……”

          清白身子?

          安染冷冷呵笑,“什么清白的身子?”

          五年前她就已經和別人……

          那還是讀書時候發生的事情,安染從小到大就長得好看,清純中帶著嫵媚,自然追求她的男生不再少數。

          可是誰不想被一個道上的小混混看上,安染拒絕了多次,那小混混被逼急了打算用強的。

          情急之下,是方櫻救了她,深夜房間也沒開燈,安染的身形和方櫻又比較像,方櫻讓安然先走,自己先拖著那小混混。

          可是第二天……

          方櫻衣衫襤褸出現在她面前哭著說自己毀了!

          這件事情也一直都是安染心里的一根刺一樣深深的折磨著安染,安染覺得要不是自己,方櫻怎么可能被強暴。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情,安染不管是在學習上還是生活中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著方櫻,把方櫻當作至親信任的人。

          安染的冷笑讓方櫻臉色痛楚不堪,眼淚滾滾而落,泣聲道:“安染你現在是在嘲諷我?安染你別忘了,我身子不干凈都是為了誰!”

          方櫻故意伸手扯開領口,胸口處斑斑紫紫的曖昧痕跡清晰的落入安染的眼里。

          為了在今天讓安染放棄封祁,昨天晚上她可是花了大價錢找了個牛郎翻云覆雨一番,還故意留下這些痕跡就是為了今天給安染看。

          方櫻的話讓安然的心抽搐的疼。

          “你是覺得我這個臟了的身子不配被人喜歡是不是?安染,我一直把你當作我最好的姐妹,我沒有想到在你心里我是那么的污穢!要不是這快要和阿城結婚,我沒辦法只能去醫院做個修復,不然你覺得我這個身子,哪有好男人愿意娶我!”

          “要不是先生強迫我,我早就和阿城過著平淡的幸福生活,昨天先生還故意不帶套要我,你說要是我肚子里懷了先生的種怎么辦?我可還沒結婚,怎么可以懷孕,我這一輩子恐怕都要被別人戳著脊梁骨活著,這樣的生活著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方櫻跪著不斷的往安染身邊靠近,仰著那張被她自己打的紅腫的臉蛋哀求道:“安染,你就成全我和先生吧!就算是報答我當年奮不顧身替你擋下小混混的欺辱,為了讓你活下來,痛不欲生的將自己的皮肉植給你!讓你變得完美的報答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想要和你搶先生的,實在是我現在很有可能已經懷了先生的孩子!”

          她再三強調孩子。

          方櫻知道安染一直想要和封祁有個屬于他們兩人的孩子。

          她和老公結婚五年都沒有一個孩子,就是因為封祁都不怎么碰她,這是安染心里難以觸及的傷口。

          安染強忍著淚,苦笑著盯著方櫻道:“你放心,我已經答應封祁離婚,只要奶奶簽字的話,我和他再無瓜葛。”

          安染說完,伸手將抓著她褲腿的方櫻拉開離開。

          方櫻卻沖著安染的后背喊道:“安染,謝謝你!謝謝你的成全,我們永遠都是最好的姐妹對不對。”

          最好的姐妹?

          成全!

          安染后背一僵。

          如果可以,她并不想成全,愛都是自私的,就算是封祁愛上方櫻她也不想成全。

          ……

          一場大雨下肆虐,仿佛要講整個世界都給掀翻,將白天變成黑夜。

          安染坐在和封祁的婚房里,看著自己精心布置的一切,心越發的像是被人割了幾刀似得刺痛厲害。

          敲門聲響起,方櫻站在房外假意關心道:“安染你沒事吧!安染你長的漂亮,身材還好,以后一定會找到那個對的,喜歡你的人的,安染你開開門我給你熬了一些養生湯,都是你愛喝的。”

          安染的手死死的抓著床單。

          “安染,你是我永遠的好姐妹,你放心,我知道你如果離開了封家,離開了

          封祁的庇佑,加上你那個愛惹事敗家的弟弟,你的生活質量一定會大大的降低,我和封祁商量了,即使你們離婚,他還是會幫忙負擔你家里一切的花銷……”

          房門突然被打開,安染站在門前,惡狠狠的盯著方櫻,氣的一巴掌將方櫻手中的湯碗掀翻怒吼道:“不需要,不需要你們來可憐我。”

          瓷碗破碎的聲音將封祁吸引過來,封祁大步碾過,抓住方櫻那只被燙的紅腫的手,心疼毫不掩飾的表露出來,對著安染語氣惡劣又殘忍道:“你怎么還在別墅,給我滾,有多遠滾多遠。”

          安染死死咬唇,一言不發,眼里是倔強又受傷的痛。

          “封祁,你別這么對安染,安染多可憐啊,被你趕回家的話,別人怎么看安染,就讓安染住在別墅好不好。”方櫻替安染求情。

          所謂的求情,卻也是恰到好處的展現出來她的善良,更加對比安染剛才的行為就是惡意報復,讓封祁越發厭惡。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