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整版)大風水師謝林蘭心by桃葉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08 15:00

        今天給大家推薦一部精品恐怖靈異類小說,由桃葉創作的《大風水師》有熟悉的小伙伴應該已經看過這本當前最火的小說了,在劇情方面瑕不掩瑜,更多的是值得推崇的地方,人物刻畫得栩栩如生,無可挑剔,在作者的筆下把謝林蘭心的故事說得很好,所以給大家強烈推薦。

        大風水師

        推薦指數:8分

        《大風水師》在線閱讀全文

        大風水師第3章 紅衣女

        后來,姑父收養了謝林。

        他姑父是個賭徒,年輕時賭干凈了所有的身價,后來被高利貸追債砍的鮮血淋漓跟白斬雞沾了醬油似的扔在路邊。

        十二歲的謝林,瘦小的身軀拉個板板車,獨自一人將姑父送到衛生站。

        姑父撿回一命,從此洗心革面,金盆洗手。

        不僅沒有再賭錢,還在街上開了個喪葬用品店鋪賣紙錢紙人紙馬紙車紙房什么的,一力承擔了撫養謝林的責任。

        姑父對謝林,有撫養再造之恩。

        一直到謝林上完大學,姑父家的老祖宗去世。

        埋老祖宗那天,人們早早抬老祖宗上了山,到了事先挖好的墓穴。誰知,面前的一幕竟然讓人大跌眼鏡。

        姑父赤身裸體,肥肥的身體看上去跟一條仔沙坑里扭動的大白蟲似的,躺在老祖宗新挖的墓穴里一動不動。

        人們趕忙把姑父拉出來。

        后來據姑父回憶說,老祖宗停靈的前幾天,他一個守了好幾夜。到最后一夜實在受不住了回去睡了。

        誰知后半夜起來尿尿,竟然看到院子里有個女人。

        一身紅旗袍,將女人身材勾勒的前凸后翹的。

        女人火爆的身材讓鰥夫多年的姑父差點噴鼻血,素了這么多年,加上鎮上那些女人身材都不怎么好,和面前的女人比前來簡直就是歪瓜裂棗。

        一看院中又沒別人,明月吐月光陰風吹柳巷的。

        他就上去拍了拍女人的肩膀,說小姐你在我老祖宗的喪禮上穿大紅不太好吧?

        那紅旗袍女人回過頭,兩人不知怎么一下勾搭上了。

        女人還提出叫姑父去她家中過夜。

        姑父早被迷的神魂顛倒,迫不及待答應,和女人走了一段路來到女人家門口。

        自己明明在紅旗袍家,和紅旗袍女人一夜春宵。怎么一覺醒來,竟然躺在老祖宗的即將下葬的墓穴里?

        這不僅不敬,而且不吉利。

        后來,果真出事了。

        葬禮已結束,姑父立馬得了一種腎病,類似尿毒癥。每個月需要一大筆錢去做透析和其他醫療手段,否則會沒命。

        謝林有時候很懊惱。

        自己從姑父出事一來,處理過不少陰陽先生的事件,能通過風水和其他玄學手段醫好蘭心父親的病,卻始終找不到姑父這病怎么治。

        想給他換腎,卻每次因為各種機緣巧合找不到腎源。

        他唯有勤快賺錢,用錢為姑父續命。

        畢竟姑父將自己帶大也吃了不少苦,他還想讓姑父好好在世上享受一番,那哪怕有一天他無能為力姑父去了,也不留遺憾。

        所以他自從畢業一來,才那么積極。

        一年四季全國各地大小城市的跑,一來為了掙錢,二來為了增廣見識,找找姑父那邪病的治療方法。

        同行的朋友不了解他的,都說他想錢想瘋了。

        謝林想的出神,連自己手機響了好一陣都不知道。對方又打來,山寨機的鈴聲特別大把謝林嚇一跳。

        謝林住在低價單間房,隔音也不好。

        震耳欲聾的手機鈴聲,讓鄰居的東北哥們兒都忍不住敲了敲床板:“干哈呢哥們聲音老大?老子啪啪啪啪呢都給你嚇軟了!”

        謝林才回過神,一看來電趙耗子,接起來言簡意賅:“什么事?”

        “喲喲喲,林哥兒。”

        趙耗子油腔滑調:“大帥哥最近忙啥呢?”

        “不說掛了。”

        謝林說完將手機從耳朵上拿下來就要按小紅鍵掛斷。

        “別呀!”

        趙耗子急了:“找你肯定有事撒!還是賺錢的好事?”

        “什么好事?”

        謝林忍不住打趣了一句:“配陰婚啊?”

        趙耗子是謝林上大學時認識的,上大學時候在謝林對面的學校學殯儀管理,畢業后去了一家殯儀館工作,平時給死人入殮化妝什么的。

        趙耗子的職業不僅在殯儀館給人死人化妝,他媽的還倒騰死人配陰婚。

        有時候外省預定尸源的,為了在路上不被檢查出來,趙耗子就走山路,穿州過省的把尸體給背過去。

        要不是挖墳偷尸體缺德,他還真他媽稱職呢。

        趙耗子一聽謝林這話,依舊嬉皮笑臉熱情不改:“哎喲喂, 我哪兒能讓你干那事。我這回去香城,正趕上個地方鬧鬼。你去看看不,那個鬧鬼房子的主人說了,誰要能給他那祖宅里的鬼趕走了,給四十萬。四十萬吶乖乖,真有錢沒地兒花兒啊。”

        四十萬。

        謝林一聽,也有些動心了。

        有了四十萬的話,自己可以歇一段時間不用愁姑父的醫療費。想去那個地方,心里一直裝著的那個人住的地方

        想到這兒,謝林問:“什么房子?房主人肯出這么多錢?”

        “不都說了嘛祖宅!“

        趙耗子語氣十分興奮的:“人家老祖宗從民國時候留下來的,修的跟故宮似的。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時候都沒能給毀了。現在住了一堆鬼進去,能不心痛嗎?人都發話了,只要能趕走房子里的鬼,讓祖宅和以前一樣能住人,多少錢都樂意出。哎我說,到時候記得分兄弟一點啊,給你找這么個大活兒。”

        謝林問:“什么時候去?”

        第二天一早,趙耗子開一輛面包車停在謝林家門口,不一會兩人走了一條崎嶇山路去香城。面包車里空蕩蕩的,但總有一股奇怪的味兒,似香非香的。

        不用說,這小子車里指定裝尸體了。

        趙耗子說過,背尸人背的尸體都是經過特殊處理填充過香料的,這樣才不容易腐爛。畢竟大部分時間背著走山路,時間長,遇上夏天大太陽,不處理一下尸體一定腐爛。這送到客戶手上,還怎么賣錢?

        謝林不動聲色。

        十個小時后,香城到了。

        香城和桐城比鄰而居卻位處大山下,算個小地方。因為一年四季花海芬芳取名香城。香城的氣溫一直四季如春,今年卻莫名下了雪。

        冬城無處不飛花。

        香城早千樹萬樹梨花開。

        趙耗子不顧這寒冷的天氣,帶謝林在一處民俗客棧下了榻,叫謝林在客棧等自己,就開上面包車出去了。

        謝林心下明白他去送尸體,只能目送趙耗子離開后,轉身進去了客棧。

        剛一進去,就聽見“啪”的一聲,一只青花瓷茶杯不知從哪兒飛到謝林腳下,碎瓷片子濺的到處都是。

        接著就是一陣亂哄哄的腳步聲還有一陣殺豬似的叫聲:“放開我,你個老娘們兒放開我聽到沒?”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