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獨家)《魔主焚天》小說最新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08 12:34

        《魔主焚天》小說最新章節閱讀這里有!魔主焚天講述了王天寶的精彩人生傳奇,魔主焚天小說主要內容:>越來越冷,饑寒交迫的天寶在這懸崖里開始一點一點失去知覺,但是他手中的殺豬刀卻緊緊地握著。不知過了多久,這樣莫名其妙的過程,終于結束了。天寶一頭扎進了河流之中,已經昏迷的他瞬間清醒,掙扎著往岸上游去,氣喘吁吁地爬到岸邊,看著手中的殺豬刀,“這個樣都沒死,看來你真是把神奇的寶刀,能給我帶來好運。

        魔主焚天
        推薦指數:★★★★★
        >>《魔主焚天》在線閱讀>>

        《魔主焚天》精選章節

        越來越冷,饑寒交迫的天寶在這懸崖里開始一點一點失去知覺,但是他手中的殺豬刀卻緊緊地握著。不知過了多久,這樣莫名其妙的過程,終于結束了。

        天寶一頭扎進了河流之中,已經昏迷的他瞬間清醒,掙扎著往岸上游去,氣喘吁吁地爬到岸邊,看著手中的殺豬刀,“這個樣都沒死,看來你真是把神奇的寶刀,能給我帶來好運。”

        他不敢多在這里久待,他怕那些人會追到這里來,所以就沿著這條河流往懸崖外面走。走了許多時辰,仍然沒有走到頭。

        此時,天寶已經是又累又渴,趴在河里就是一頓豪飲。河水非常的清澈,能看到里面游動的魚蝦,他決定下去捕些魚蝦充饑。

        河水很深,而且很涼。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再不吃東西,餓也要餓死在這里。在河水里徒手抓魚,非常的困難。

        沒辦法,他又回到岸上砍倒一棵小樹,做了一桿標槍,靜靜地站在河邊扎魚。這里的魚雖然在河水中十分的敏捷,但是好像沒有見過人類,十分的蠢笨。

        不多時他就扎了好幾條大魚,就近在岸邊烤魚吃。水質這么好的水里生長的魚,肉質非常鮮美,直到兩條大魚下肚,天寶才覺得自己的魂魄回歸到了體內。

        打了聲飽嗝,心滿意足地捧起自己的殺豬刀,美滋滋地觀賞起來。十多年過去了,陪伴自己日日夜夜的殺豬刀,居然是人們口中傳頌的神兵天龍刀,剛被人認出來,就引起了眾人的瘋搶,讓飄香盛會的比武場地瞬間變成了屠戮戰場,真是有魔力啊。

        “哈哈,無名小輩,空懷至寶,卻不識它的價值,有意思。”一個蒼老的聲音,確切的說是一個衰老的老頭的聲音,突然在天寶的頭頂傳來,嚇的激靈一下子就從地上坐了起來。

        掃視一圈,又抬頭看看天空,空無一人,“誰?誰在說話!”

        這是一個空曠的山谷,中間出了一條河流跟羊腸小道,周圍的山上郁郁蔥蔥,什么人都沒有。天寶小心翼翼地順著道路又開始狂奔,這一次直接跑的都快吐血了,仍然能沒出的了這個山谷。

        “哈哈,小子,你落入這困天伏魔陣中,還想跑的出去嗎?”那個蒼老的聲音再次傳來,一會感覺這個聲音是從前面傳來的,又感覺是從身后傳來的,仔細聽起來好像是從頭頂傳來的,但是他看不到任何的身影。

        “你是誰?是人是鬼?”聽到困天伏魔陣,他雖然不懂這到底是什么陣法,不過聽話里的意思,他根本跑不出這個山谷,只能顫巍巍地問。

        “哈哈,啊哈哈,我是誰?我是誰?”這個詭異的聲音,突然癲狂起來,如同晴日里的天雷滾滾,“我是誰!我是誰!”

        整個山谷搖搖欲墜,地動山搖山河破碎的感覺,天寶被震的血氣上涌,他緊緊捂住耳朵,聲音仿佛生在他的體內,震的五臟六腑欲將碎裂,立時噴出一口鮮血,痛苦地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

        過了很久,四周恢復如初,天寶被那個聲音折磨的死去活來,慢慢地從地上爬起來,警惕地看著四周,“你,你還在嗎?”

        “當然在,我一直都在!”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竟然一點內力都沒有,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何闖入這困天伏魔大陣。”

        話音剛落,王天寶就被一層神秘的力量包裹著,漸漸地飛上半空,他想掙脫,但是那股力量卻死死地將他困在了半空。緊接著,數道金色的光柱從四面八方穿入他的體內,渾身熱氣纏繞,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快說,是誰派你來的。”那個聲音又傳了出來。

        天寶知道這個神秘的高手正在幫他療傷,就原原本本地將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緊接著,他的殺豬刀又被神秘的力量給操控飛上了半空。

        殺豬刀就是傳說中的天龍刀,在這一刻,通靈的刀性想掙脫力量的控制,發出一陣陣嗡鳴聲,若隱若現的龍體在那股力量之下橫沖直撞,卻始終無法沖破那股神秘的力量。

        “恩,果然是萬年前失落的天龍刀,可惜啊。在上一次的神魔大戰中,被仙神毀為兩半,從此消失在人神兩界,沒想到卻被你當作殺豬刀使用了十幾年。哈哈哈哈。”

        天龍刀似乎不滿意這個神秘老人的話語,覺得是在嘲笑它,被.操.控之下仍然不甘,嗡鳴之聲,愈加的強烈,刀體周身爆發出耀眼的光芒,似乎是在展示著它的力量。

        “哈哈,被人打壞本體,還是這么暴躁啊!”神秘的老人再次發出一聲大笑,“你本一介屠夫,天龍刀追隨你這么多年,實屬你們的緣分。而且,在這個時間點上現身,定是天意所為,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話音剛落。操控天寶和天龍刀的力量突然消失,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天龍刀直直地插入了旁邊的巖石中,好像知道害羞一般,又像是惱羞成怒一樣。他試著將天龍刀從石頭里拔出來,費了好大的勁,卻紋絲不動。

        “天龍刀的現身,必將引來新的動亂與殺戮。你平平庸庸,如何做的了天龍的刀主人?”神秘的老人在空中嘆氣道,“真不知道這是你的福氣還是禍水。”

        天寶默默地低下頭來,這個老人說的對啊。雖說自己一腔熱血,日想夜盼地成為武界高手,走南闖北,笑傲江湖。又得天龍刀相助,寶刀在手,天下我有。可是自己卻始終是一個平凡的老百姓,還是最下層的老百姓。

        要不是這困天伏魔陣,恐怕追兵早已趕到將寶刀奪走了。

        “雖說你陰差陽錯誤入這困天伏魔陣,僥幸躲過追殺,可以在這大陣中孤獨終老,但是,你的天龍刀甘心在這陣中再挨上百年嗎?”

        “它已經失落了萬年,出世必然要腥風血雨,可惜啊,它的主人居然是一個可笑的屠夫。”

        插在巨石中的天龍刀突然發出一聲悲鳴,似一聲劃破長空的龍嘯,尖銳的聲音帶著憤世的蒼涼與悲壯,久久在山谷回蕩。

        低頭的天寶,突然跪倒在地,“老人家,請收我為徒吧。”

        天空的聲音戛然而止,過了許久,那個神秘的老人仍然沒有說話。天寶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師傅,請我我為徒吧!”

        “老夫從不收徒!”神秘的老人話語低沉,似乎有些失落與傷感,“你若真想步入武學修煉之道,就自己下工夫吧!”

        說話間,天空散落下許多的古典書籍,散落在山谷中間的小道上。

        “困天伏魔陣無邊無際,你永遠也走不出去。等你小有成就我教你脫離之法。”說完這句話,神秘老人再也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王天寶將天空散落下來的各種書籍全部整理在一起,發現全是自己沒見過的武學寶典,玲瑯滿目應接不暇,就像是餓急了的叫花子,突然給弄了一桌子的好菜,自己卻不知道如何下嘴了。

        挑了半天,他終于挑到了一本《逆天降龍刀》的刀譜,迫不及待地翻看起來,里面的心法口訣,他一句也看不懂,還好后面配有圖畫。便跑過去拔出石頭上的天龍刀,有模有樣地練習起來。

        看他比劃了半天,神秘老人突然發出一聲無奈地嘆息,“逆天降龍刀,本就是因天龍刀的誕生而創的絕世刀法,有驚天動地的威力,竟然被你練成了這個樣子。”

        不待天寶回話,一股強橫的力量沖入他的身體,好像一頭巨大的猛獸在他的體內涌動,似乎將要把自己的五經八脈給沖斷,不由自主地抓起天龍刀。

        老人的聲音再次響起,“看好了!”

        本來黯然失神的天龍刀,在他手中爆發出耀眼的光芒,巨大的龍嘯響徹整個山谷,他的身體涌現出蓬勃的能量,與天龍刀融為一體,迫不及待地想要劈出去。

        “看好了,第一刀,天龍出海。”

        王天寶手中的天龍刀化出數丈狂霸的金色刀氣,帶著震耳欲聾的呼嘯劈向對面的山峰,山體頓時崩碎,這一刀結結實實地將一個巨大的山峰給劈為了兩段。緊接著,天寶不由自主地飛上半空。

        第二刀,怒殺三界。

        神秘老人的話語未落,天龍刀真如入海的蛟龍,發出愉悅的龍嘯,刀體的龍紋更加清晰,不斷閃爍著刺眼的光芒,四周山峰的靈力與靈氣如決堤的洪水,猛烈地匯聚在天龍刀的刀體。磅礴的力量似乎要將天寶壓碎,但是他的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

        他大聲地呼喊著,“啊!怒殺三界!”早已按耐不住地天龍刀發出狂暴的龍嘯,將河水震的翻江倒海,里面的魚蝦全部震昏了過去,漂的滿河都是,熾烈的刀氣幻化成實質化的刀體狠狠地劈了出去,這一刀飛沙走石,昏天暗地,整個山峰被夷為平地。

        第三刀,第四刀.........

        十三刀過后,整個山谷不復存在,天寶趴在一堆廢墟上已經虛脫了。但是,荒廢的山谷似乎帶有自我修復功能,破碎的山峰,壓死的樹木與野草正在慢慢復原。渾濁的河水正在變清,死去的魚蝦,擺動了幾下尾巴,又重新游進了水里。

        這他.媽的也太詭異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