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本)總裁老公太兇猛林綰綰-總裁老公太兇猛免費閱讀by林綰綰

        發布時間:2019-03-08 12:10

        總裁老公太兇猛林綰綰

        總裁老公太兇猛全文閱讀

          總裁老公太兇猛作者林綰綰,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現代豪門總裁文,又名《總裁老公惹不得》、《許你一世深情》,林綰綰蕭夜凌是小說的主要人物。和蕭煜戀愛三年,卻不想他早就和繼妹林薇在一起,林薇還在堂姐的婚禮上,對她下藥、給她找了牛郎,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蕭煜,可她卻是四年后才知道那晚的男人是蕭夜凌,她前男友的叔叔!
          “對,就是咱們的好兄弟,冷君臨他太太!四年前他們結婚,咱們還去參加了他們的婚禮呢。她這個堂妹有點意思,你還記得三年前我們跟冷君臨一起去參加的葬禮嗎?就是她這個堂妹的葬禮!”
          蕭凌夜眸光微凜,打開資料翻起了林綰綰的資料。
          蕭衍繼續說,“這個林綰綰還是有點可憐的,她六歲的時候母親去世,葬禮才剛剛辦完,她老爸就再娶了繼母,繼母帶來了一個女兒叫林薇。對了,她還有一個同父同母的親姐姐,比她大六歲,剛剛十八歲的時候就被他父親嫁給一個有錢的糟老頭了。這個林綰綰十六歲開始戀愛,戀愛的對象是蕭煜!”
          “蕭煜?”“對!就是咱們那個大侄子!”蕭衍聳聳肩,“他們戀愛了三年,結果蕭煜移情別戀喜歡上她那個繼妹,后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她就‘死掉’了,家里還給她辦了葬禮。但是我查出來,她根本沒有死,而是離開云城去了M國!”
          蕭凌夜翻著資料,翻到她在M國的一切時,卻是一片空白。蕭凌夜抬頭看向蕭衍。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她在M國生活的軌跡好像被人抹去了一樣,完全查不到!”蕭凌夜的眉頭狠狠擰起。

        第1章 懷胎八月

          “啪——”

          耳光重重的落在臉上,林綰綰被打的腦袋嗡嗡作響,一張小臉瞬間火辣辣的疼痛起來。

          她踉蹌的退后兩步,下意識的捂住圓滾滾的肚子,另一只手捂住紅腫的臉頰。

          “林綰綰,你好狠的心,竟然對薇薇下這樣的毒手!從我帶薇薇進這個家門開始,你就處處跟我們母女作對,現在竟然還對薇薇下手……林綰綰,如果薇薇有什么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客廳里。

          繼母孫霞英撂下狠話之后就去抱住了渾身是血的林薇。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林綰綰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樣,緊緊的抓住蕭煜的袖子,不停的搖頭,“阿煜,你相信我,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蕭煜紅著眼睛,一把甩開林綰綰,“剛才這里就你們兩個人,不是你,難道是薇薇自己拿水果刀捅的自己嗎!”

          “是她自己捅的,真的是她自己捅的!”

          “你這個賤人!去死吧!”

          蕭煜紅著眼珠,忍無可忍!

          他抬腿,對著林綰綰圓滾滾的肚子就踹了過去,林綰綰整個人被踹飛出去,肚子重重的磕在桌角,頓時一陣尖銳的疼痛。

          “啊——”

          林綰綰尖叫一聲,痛的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

          一陣熱流順著腿根往下流。

          林綰綰驚恐而絕望。

          “阿煜……”

          “林綰綰,你這個蛇蝎女人,我真是瞎了眼睛,才會拒絕心地善良的薇薇,跟你這個毒婦在一起!”

          林綰綰內心一片冰涼。

          一個小時之前,她約了蕭煜去醫院產檢,林薇攔住了她,并且翻出一張她和蕭煜的床照!

          “林綰綰,我和蕭煜哥哥早就在一起了,他早就不愛你了!”

          “知道他為什么沒跟你提分手嗎?你以為是因為你懷了他的孩子?呵呵——別開玩笑了!我怎么可能讓你懷上蕭煜哥哥的孩子!你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蕭煜哥哥的!”

          “這個世界上,最愛他的人是我,只有我!”

          “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

          很快她就知道林薇口中的“任何代價”是什么意思,在聽到門鈴聲響起之后,她竟然抓起廚房里的水果刀,狠狠的刺在自己的小腹上。

          緊接著,她一聲尖叫,房間里的孫霞英沖了出來,而門外的蕭煜也踹門沖了進來。

          于是就有了開頭的一幕!

          林綰綰看向林薇。

          渾身是血的倚在孫霞英懷里的林薇對她露出得意虛弱的笑容!

          林綰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個人,為了達到目的,竟然對自己都這么狠!

          肚子越來越痛!

          血越流越多!

          因為失血過多,林綰綰一張小臉慘白一片,她絕望的對蕭煜伸出手,“阿煜,孩子,我們的孩子……”

          “不是我們的!是你的!”

          “你說……什么?”

          “已經到了這一步,我就實話告訴你!”蕭煜看都不看林綰綰一眼,轉身就來到林薇身邊,打橫把她抱在懷里,他看著林薇的眼神是心疼的,和林綰綰說話的聲音卻冰冷刺骨,“八個月前,你堂姐婚禮那天晚上……跟你在一起的人根本就不是我!”

          林綰綰驚恐的瞪大眼睛。

          “什……么?”

          “那天晚上,我和薇薇在一起,那天你是伴娘,薇薇年紀小,一時沖動,她在你擋酒的杯子里下了藥,婚禮過后,你們全都在半山別墅休息下來,薇薇給你找了牛郎……等我發現之后趕過去,已經是第二天,我擔心事情敗露你會報警傷害到薇薇,所以找到你的時候,說那個男人是我!”

          “年紀小!一時沖動?”林綰綰渾身發抖,仰頭聲嘶力竭的吼,“那我呢!我就活該被她陷害!活該為她的錯誤買單嗎!”

          蕭煜抱著林薇,厭惡的看著林綰綰,繼續說,“那一夜之后我就想跟你分手!我們戀愛三年,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單純善良的女孩,不忍心傷害你,所以才一拖再拖,拖到現在!可沒想到你的善良單純全都是假的,事到如今,你竟然對薇薇痛下殺手!”

          “林綰綰,我瞎了眼,到今天才看清你的嘴臉!從今天開始,我們分手,以后再無干系!”

          說完,再也不看林綰綰一眼,蕭煜抱著失血的林薇大步離去!

          ……

          腹部尖銳的絞痛起來。

          熱流越來越多!

          失血過多的林綰綰腦袋眩暈昏沉。

          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撫摸著圓滾滾的小腹,眼淚成串的往下落。

          好恨!

          她好恨!

          從知道懷孕開始,她是多么開心!

          因為她懷上了心愛男人的孩子!

          她那么期待孩子的出生,甚至幻想著孩子出生之后的樣子,是像他,還是像她……

          可現在他卻告訴她,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假的!

          這些人……憑什么這樣玩弄她的感情!

          “砰——”

          房門被重重合上!

          林綰綰絕望的閉上眼,眼前卻籠罩了一道陰影。

          她睜開眼,看到孫霞英惡毒的冷臉。

          “痛苦嗎!這才只是一個開始!”

          “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當然是替我女兒除掉你這個眼中釘!”

          林綰綰一驚,下意識的往后縮,“殺人是犯法的!”

          “犯法?呵呵——你自己摔倒磕在桌角,導致流產大出血死掉的,跟我有什么關系!”

          說著,孫霞英一只腳踩住林綰綰的腹部,冷笑一聲,腳跟狠狠一用力。

          “啊——”林綰綰慘叫一聲,下意識的捂住小腹,“住手!你住手!”

          “林綰綰,你可別怪我!誰讓你是蘇青青的女兒,你們母女兩個就是犯賤,非要跟我們母女作對!蘇青青擋我的路我能弄死她,你敢擋薇薇的路,我一樣弄死你!”

          林綰綰渾身一震。

          “我媽,是你害死的?”

          “是又怎么樣!”孫霞英又是一腳踹下去,聽到林綰綰痛苦的尖叫,她滿意的笑了,“你那個短命鬼老媽是被我活活扔進海里喂鯊魚的!你們不是母女情深嗎,我現在就送你下去陪她!”

          言落,孫霞英又狠狠的在林綰綰肚子上踹了幾腳。

          渾身陣陣發冷,意識漸漸模糊,她已經感受不到疼痛!

          濃重的血腥味飄了出來,下身的血仿佛沒有止境,白色的長裙被鮮血染紅,浸濕。

          渙散的眼帶著刻骨的恨意,一點點的被黑暗籠罩,吞噬!

        第2章 攜子歸來

          三年后!

          云城機場!

          明亮的大廳內,旅客們都在排隊取行李,人群中,一個容貌絕美的女人安靜的站在那里,卻像一個發光體,格外引人注目。

          男人的眼神是炙熱而迷戀的,女人的眼神則是羨慕嫉妒恨!

          女人一身大紅色的緊身連衣裙,襯的皮膚雪白。

          絕美的臉!

          飽滿的胸!

          纖細的腰!

          修長的腿!

          性感,魅惑,帶著罌粟般致命的吸引力!

          男人們的目光若有若無的落在女人身上,卻因為女人面容清冷,沒有人敢上前搭訕。

          “媽咪!”

          女人身邊的小男孩喊了她一聲,眾人就看到女人臉上的冷意像是初雪遇到了暖陽,被一瞬間融化,女人彎腰抱起男孩,看他可愛的樣子,實在沒忍住“啪唧”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小家伙的耳根子瞬間紅了一片。

          林綰綰被小家伙的反應逗的哈哈大笑。

          “干爹發了微信,他說他在機場出口的停車場等我們,讓我們快點過去。”小家伙一本正經的說。

          “好!”

          面對眾人的圍觀,小家伙眉頭皺的緊緊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可這樣呆萌的模樣更是融化了一眾少女心。

          機場里的女人們一陣驚嘆!

          天哪!

          好可愛!

          小男孩看上去才三四歲,但是已經初見禍水模樣,一頭柔軟的黑色短發,細碎的劉海遮住飽滿的額頭,一雙劍眉下是燦若星辰的眸子,挺翹的小鼻梁,如櫻花般粉白的嘴唇,配著白皙的膚色,簡直是從雜志封面里走出來的小男模。

          女人們雙手捂胸!

          嗷!

          好可愛!

          好想拐回去!

          女人不是別人,正是闊別云城三年之久的林綰綰,而她身邊的男孩正是她三年前早產生下來的兒子。

          三年前,她被蕭煜那一腳踹的大出血,再加上后來孫霞英補的那幾腳,她失血過多陷入重度昏迷。

          孫霞英果然是送她跟母親作伴,帶人把她丟進了海里。

          也許是她命不該絕,孫霞英一行人剛離開,海水就開始漲潮,她被海浪沖到岸邊,被好心人發現送到了醫院。

          昏迷了半個月她才醒過來。

          醒來之后,她肚子上留下一道剖腹產的傷疤,以及一個虛弱的孩子!

          她懷孕之后做過產檢,懷的是龍鳳胎。

          當初她被送進醫院情況緊急,醫生給她做了剖宮產,但是兩個孩子只存活了一個,醫生說,她去世的女兒是被外力撞擊死亡的……活下來的這個情況也不容樂觀,當時兒子出生之后身上多處骨折,渾身都是青紫的淤血。

          索性,這孩子命大,住了半個月的保溫箱之后,活了下來。

          沒看到孩子的時候,她是不想要這個孩子的,因為這個孩子的存在時時刻刻提醒著她,她曾經是多么愚蠢!

          可當她看到孩子的第一眼,她就心軟了!

          那么小的孩子,什么都不會,每天除了睡就是吃,渾身紅通通皺巴巴,像個小老頭,一點都不可愛。

          可當她的手指湊到他嘴邊,他就吧唧吧唧的吮吸起來。

          那一瞬間像有一道線,瞬間就把母子兩人的心連在一起,那一刻她就決定,不管以后多苦多難,她都要把這個孩子撫養成人。

          出院之后,她回過一次家。

          家人已經為她舉辦了葬禮。

          她是被殺人滅口的,又知道了孫霞英那么多秘密,如果繼續留在云城,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碰上那些人,所以,她當即決定,離開云城,帶著孩子去了M國。

          剛到M國的時候一切都很難,她一個女人,沒有學歷沒有特長,只能在中餐廳打工,洗洗盤子碗,帶著一個沒有滿月的孩子,剛開始的那斷時間她真的很崩潰,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還好,一切都挺過來了。

          索性兒子乖巧,從小就很省心,等孩子半歲的時候她請了護工照顧孩子,自己撿起了夢想,報考了紐約表演大學,那時候的她像泡在水里的海綿,瘋狂的汲取知識。

          她發誓她要變強!

          強到可以把那些殺人犯繩之以法!

          “媽咪……”

          “嗯?”林綰綰瞬間回神,一眼看到兒子關切的小臉,“怎么了?”

          “干爹都叫我們好幾聲了,你都沒聽到!”

          “抱歉寶貝,媽咪剛才想事情太入神了。”

          一抬頭,果然看到機場出口處,許易正眸光含笑對著他們招手,看到母子倆看過來,他大步走來,順勢從林綰綰手里接過行李箱。

          “不用,我自己提就行。”

          “跟我還客氣什么!”

          許易笑著摸摸小家伙的頭發,跟他打招呼,“睿睿,想干爹了沒?”

          “干爹!”小家伙皺眉抗議,“男人的頭是不能摸的!”

          男人?!

          林綰綰一愣,就看到小家伙晃著腦袋,搖掉腦袋上的大手,嚴肅的說,“我在M國已經過了三歲生日了,三歲是個分水嶺,三歲之前都是小屁孩,過了三歲就是大男人了,干爹,以后不可以摸我頭了。”

          “好好好,我們睿睿以后就是小男子漢了。那么請問小男子漢,干爹能抱你嗎,你媽咪是柔弱的女性,她抱你很累的。”

          “可以!”

          小家伙對許易張開小手,許易笑著把小家伙抱進懷里,大步往前走,“走!干爹給你們訂了溪水人家的包間給你們接風,現在帶你們去吃正宗的中式大餐!”

          “走啦!”

          ……

          “阿煜哥哥?阿煜哥哥!”

          “嗯?”

          蕭煜瞬間回神,“怎么了?”

          林薇狐疑的順著蕭煜的目光看過去,卻只看到機場出口進進出出的旅客,她抱住蕭煜的手臂,“阿煜哥哥你看到熟人了?”

          “沒有,應該是看錯了……”

          不!

          一定是他眼花看錯了!

          他怎么可能會看到林綰綰!

          那個女人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了,他當時親眼看到她大出血的。

          三年來,蕭煜對林綰綰一直都有愧疚。

          當年,林綰綰拿水果刀捅了林薇,捅了她竟然還告訴他林薇是自己拿刀自殘的,憤怒之下他一腳踹上了林綰綰的肚子。

          當時鮮血就順著她的腿冒了出來。

          他太擔心林薇,所以想都不想直接抱著林薇去了醫院,而等他從醫院回來,卻聽到了林綰綰大出血死掉的消息。

          大出血!

          而那一腳是他踹的……

          “阿煜哥哥?”

          “嗯!”蕭煜深吸一口氣,回神攬住林薇的腰,“這次在國外取景拍攝還順利嗎?”

          “還好啦,就是想你!”

          “傻丫頭!”蕭煜伸手刮她的鼻子,“知道你這幾天沒有吃好,特意給你訂了溪水人家的包間,走吧!”

          “阿煜哥哥你最好了!”

        第3章 是不是被我的美貌折服了

          “你和睿睿住的房子我已經給你們租好了,等會兒吃完飯我直接送你們過去,生活用品我給你們買了一些,可能有一些遺漏的,等吃完飯咱們去檢查一下,如果有忘了買的樓下就有超市,我帶你們去買。”

          路上,許易開車,林綰綰抱著林睿坐在后座,聽到許易的話,她瞇著眼感慨。

          “啊!許易,你這么溫柔體貼,害的我都想嫁給你了!”

          “唔……這個提議不錯,還能白撿個兒子。”

          林睿鄭重的點頭,“媽咪,這個提議可以認真考慮一下!”

          “不行!你干爹只能遠觀不可褻玩。”

          許易哈哈一笑,“可以褻玩。”

          林綰綰,“……”

          “可惜我沒這個福氣啊。”

          她和許易是在兩年半前在M國認識的。

          當時她剛剛報考了倫敦表演大學,英文也剛剛能跟人交流,在國外受到不少歧視。

          這年頭,種族歧視實在是太常見了。

          尤其是那些女同學!

          林綰綰生完孩子之后身材更加火辣,在學校里有不少人追她,女孩子們都很嫉妒,時常給她使絆子。

          是許易一次次的幫助她。

          后來,許易從學校退學,但是沒有斷了跟她的聯系,知道她一個人帶著孩子需要錢,就經常給她介紹工作。

          大多都是去劇組跑龍套。

          既能在劇組磨練她的演技,也能讓她多一些拍攝經驗。

          總之,許易是她的貴人,也是恩人。

          “許易,租房子的錢……”

          “等你拿到片酬再還給我!”

          “對我這么有信心?”

          “作為經紀人,當然對自己的藝人有信心!”

          半年前,許易回國。

          三天前,他打電話給她,說國內有部宮斗劇《婉妃傳》開拍,這部電視劇斥資三億,陣容非常強大。

          這部電視劇是網絡同名小說改編,小說在網絡上非常紅,編劇也是作者本人。

          導演是國內著名導演李謀。

          因為是宮斗劇,需要很多優秀的女演員,其中一個女配角跟她形象非常符合,許易問她要不要回來試鏡。

          這是一個大好的機會!

          再加上一些別的原因,林綰綰當即決定回國,而許易也無條件的支持她,做了她的經紀人。

          對于許易,林綰綰除了感激還是感激。

          林綰綰抱著林睿,扒拉著駕駛座的靠椅,歪著頭問,“唔……許易,你老實說,你是不是被我的美貌折服了,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幫助我?哎,你說實話吧,我不會笑話你的,畢竟我貌美如花傾國傾城,你就是愛上我了也是情理之中的。”

          好自戀!

          許易和林睿對視一眼,兩人同時做了個受不了的干嘔表情。

          “哈哈!”

          ……

          溪水人家是云城知名的高級中餐廳。

          餐廳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小樓,從大門進去就仿佛進入了古代的大院,亭臺樓閣小橋流水,有穿著漢服的服務員領著幾人,穿過朱紅色的抄手游廊,一直來到最里面就餐的小樓。

          兩層的小樓,一樓是雅座,二樓是包間,完全中式風格的裝修,清雅動人,韻味十足。

          還不到晚飯時間,一樓的雅座已經坐滿了人。

          林綰綰嘖嘖感嘆,“有錢人真多!”

          她以前就聽說過這家餐廳。

          生意非常火爆!

          火爆到什么程度?

          雅座都需要提前三個月預定,樓上的包間更是要提前半年預定,而且……還不一定能預定到。

          “許易,你到底是干嘛的啊……”

          好像就沒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成的。

          “放心,我不干非法營生。”許易抱著小家伙走在前面,笑著說,“這家餐廳是我一個朋友開的,我不需要預定。”

          原來是這樣!

          服務員領著幾人上了二樓的包間。

          小家伙沒有滿月就去了國外,這是第一次回國,看到國內的傳統文化,他趴在許易的肩頭看的目不轉睛。

          記憶中,來這種高檔餐廳吃飯還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林綰綰沒出息的竟然有些緊張。

          “許易,我想上廁所。”

          “右轉走到底就是。”

          “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

          林綰綰去衛生間洗了把臉,順著走廊又走回來,還沒有走到包間門口,突然有一陣風撲了過來。

          “麻麻!”

          小腿一緊,被一個軟乎乎的手臂抱住,林綰綰瞬間回神,一低頭差點被閃瞎眼。

          抱著她的是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長的粉粉嫩嫩,女孩一身非主流的打扮,個性的泡面爆炸頭,身上穿著一件鉚釘皮質上衣,下身一條不規則裙擺的紗裙,裙子上夸張的綴滿了亮閃閃的水鉆,燈光下,水鉆反射著五彩的光芒,簡直閃瞎人的雙眼!

          “小家伙,你認錯人了吧?”

          小家伙甩甩爆炸頭,一臉傲嬌,“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怎么可能認錯人,你就是我麻麻!”

          “那你今年幾歲?”

          小家伙伸出四個手指頭,強調著說,“四歲!我前兩天剛過完三歲生日,現在已經四歲了!”

          果然不是三歲小孩了啊,林綰綰嘴角狂抽!

          林綰綰一向不喜歡除了睿睿以外的孩子,可不知為何,被這個小丫頭抱著,她竟然一點兒也不反感。

          如果當初她那個龍鳳胎女兒活下來了,應該也會這么可愛吧。

          林綰綰眸光溫軟下來。

          “小丫頭……”

          “麻麻你快進來!”

          “哎……”

          小丫頭不等林綰綰說完,拉住她的手就把她往其中一個包間里拽,“快進來呀麻麻!”

          繞過拱形門進入就餐的包間林綰綰才發現包間里竟然還有兩個人。

          一男一女都穿著正裝,正面對面就餐。

          從林綰綰的角度只能看到男人的背影,卻剛好能看到女人的臉,不等她站定,小丫頭就拉著她沖了過去。

          “老阿姨,這就是我麻麻呦,怎么樣,長的漂亮吧,甩你十條街吧!我跟你說哦,你這顏值別說入我粑粑的眼了,連我這一關都過不了,我可不想我未來的弟弟妹妹長成黑山老妖!”

          “你,你……”女人氣的臉頰憋紅。

          小丫頭甩甩爆炸頭,繼續說,“我粑粑對我麻麻一心一意,不是你們這些妖艷賤貨能勾引的,所以你還是早點死心吧!”

        第4章 我慣的,你有意見

          林綰綰頓時就明白了。

          面前的這對男女估計是在相親,而牽著她的小家伙是男人的女兒,小丫頭對父親的這個相親對象不滿意,所以就拉著她過來搞破壞了。

          林綰綰頭疼不已。

          吃個飯竟然也能碰到這種情況。

          林綰綰蹲下身,“小家伙……”

          “麻麻,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小丫頭入戲太深,不等林綰綰說完,突然就紅了眼眶撲到林綰綰懷里,“因為爺爺奶奶不喜歡你,不同意你進家門,所以你跟粑粑這對苦命鴛鴦只能偷偷在一起……你放心,爺爺奶奶不喜歡你,心肝喜歡你,心肝只認你這一個麻麻!還有粑粑,粑粑心里也只有你一個人,我們一家三口怎么樣都不會分開的。”

          小丫頭說著說著就趴在她的胸口哭了起來,林綰綰感覺到懷里的小丫頭身子微微發抖,她胸前的衣服立馬就濕熱了起來。

          林綰綰頓時心疼的一塌糊涂。

          這孩子好可憐。

          粑粑要給她找后媽,有后媽就有后爸,她肯定是擔心她粑粑娶了后媽對她就不好了,所以才這么排斥粑粑相親的。

          林綰綰心疼的反手抱住小丫頭。

          “乖啊,別哭了。”

          “嗚嗚嗚……”

          餐桌上,女人的臉色青白交加,十分難看。

          也對!

          任誰被人一口一句“黑山老妖”“妖艷賤貨”都不會高興的。

          隔著餐桌,她握住男人的手,委屈的對男人嘟起嘴巴,“夜……我知道你女兒不喜歡我,可這丫頭也太沒有禮貌了吧。”

          林綰綰懷里的小丫頭哭聲更加嘹亮了。

          隨著女人話音落下,林綰綰就感覺包間的溫度瞬間“刷刷刷”的降了好幾度,這么熱的天,她胳膊上竟然生生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你剛才,說什么?”

          男人終于開口說話,他的聲音低沉沙啞,意外的好聽,卻也蘊含著強大的氣場。

          “我,我說小心肝沒,沒禮貌……”女人吞吞口水,艱難的說,“夜,這孩子才三歲多,正是需要管教的時候……”

          男人毫不留情的抽出手,聲音更加冰冷了幾度,“我慣的,你有意見?”

          女人噎住,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夜……”

          “你可以走了!”

          女人錯愕,她好不容易爭取到這次相親的機會,就因為她說了小家伙沒有禮貌,她就被out了?!

          “夜……”

          “滾!”

          女人眼看著男人動了怒,身子立馬一斗,她不敢再廢話,匆匆拿了自己的隨身物品,離開了包間。

          擦肩而過的瞬間,她還惡狠狠的瞪了林綰綰一眼。

          林綰綰無辜的摸摸鼻子。

          “砰——”

          房門關上。

          林綰綰剛想安慰安慰懷里抽泣的小家伙,就看到一直背對著她的男人突然轉過了身。

          林綰綰心臟猛然一跳!

          好英俊的男人!

          男人一身筆挺的黑色西裝,寬肩窄腰,身材極好!

          他個子很高,目測185cm以上,兩條大長腿格外吸睛!一張臉如同斧鑿刀刻般棱角分明,濃墨渲染的眉,漆黑暗沉的眸子,此時他眉頭微皺,不茍言笑的樣子氣場十分強大。

          這男人……

          怎么看上去這么眼熟呢!

          可是如果見過,這么出色的外表,她不應該忘了才對啊!

          走神間,男人突然開口。

          他聲音低沉,帶著濃濃的警告意味。

          “蕭心肝!”

          “哎!來了來了!”小丫頭歡快的應了一聲,麻溜的從林綰綰懷里蹦跶起來,林綰綰低頭一看,小丫頭臉上還有眼淚,可嘴角已經揚起大大的笑容,哪還有一點兒傷心的樣子。

          這轉變看的林綰綰目瞪口呆。

          “過來!”

          小丫頭屁顛屁顛的跑過去,狗腿的抱住男人的大腿,“粑粑,粑粑你別生氣嘛,人家不是故意破壞你相親的,是你自己說的嘛,給心肝找麻麻會經過心肝同意的嘛,剛才那個女人長的那么磕磣,根本就配不上粑粑嘛!你看她,才剛剛跟你相親就敢罵我沒禮貌,如果以后真當了我麻麻,還不得虐待死我啊,你說對不對?”

          “那你想怎樣?”

          “我喜歡這個阿姨!”小丫頭伸手指指林綰綰。

          男人的目光這才落到林綰綰身上,看到她的一瞬間,他深邃的眸光閃過一絲驚艷,很快,他的眸光陡然暗沉下來,眉頭也緊緊的擰起來。

          這男人對她好像有些敵意啊!

          林綰綰識相的離場,“我的朋友還在等我,不打擾你們了,再見。”

          男人沉默不語。

          小丫頭反而有些舍不得,依依不舍的把林綰綰送出門,“漂亮阿姨再見!”

          “再見!”

          ……

          林綰綰一走,蕭凌夜看著小丫頭的眼神更冷了,小丫頭早就習慣自家粑粑的冷臉,一點兒也沒有被嚇到。

          “誰帶你來的?!”

          “二叔!”

          小丫頭毫不猶豫的把人給賣了。

          包廂外,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蕭衍實在沒忍住推門走了進來,“蕭心肝!你有沒有良心!誰求我帶你來這里的,你不是說跟二叔最最最親嗎,最最最愛二叔嗎!怎么看到你粑粑立馬就把二叔給賣了!臭丫頭,以后別想二叔再帶你出來玩兒了!”

          “二叔,別這樣嘛~”

          “哼!”

          蕭衍傲嬌的轉過頭不理她。

          小丫頭順著蕭衍的大腿往上爬,蕭衍生怕她摔倒,慌忙拖住她的小屁股,小丫頭順勢勾住他的脖子,奉上一枚親親。

          “哼!別以為親我一下就能彌補我心靈的創傷了!”

          小丫頭眼珠子骨碌碌一轉,扭過頭,在他另一邊臉上“啪唧”一下又親了一口。

          蕭衍立馬咧嘴一笑。

          “這還差不多!”

          幾人在包間里吃完晚飯,小丫頭典型的小懶蟲,吃飽喝足之后就睡著了,蕭凌夜脫下西裝外套裹住小丫頭,把她抱進懷里,看著熟睡的小女孩,他眸子里有片刻的溫軟。

          然而,等他抬起頭看向蕭衍的時候,眸光已經恢復了以往的冷然。

          看的蕭衍心里拔涼拔涼的。

          丫的!

          女兒就是寶,弟弟就是草!

          這也太區別對待了吧!

          “阿衍!”

          “干嘛?”

          “一個小時之內,把剛才那個女人的資料弄來!”

          “剛才那個被心肝拉進包間的女人?”蕭衍愣了一下就明白了,“你懷疑她故意接近心肝,利用心肝接近你?”

        第5章 只喜歡你

          “你懷疑她故意接近行啊,利用心肝接近你?”

          他老哥!

          蕭氏國際集團的總裁,公司涉及地產,酒店,珠寶,百貨商場,影視公司……等等等等!

          蕭氏集團旗下任何一個公司,在行業里都是佼佼者!

          身價?

          呵呵!

          這么說吧,只要他哥跺跺腳,國際金融圈都要震一震!

          這些年,想利用心肝接近老哥的人還真是不少,但是這么多女人,這是老哥頭一次讓他調查底細的。

          “哥,啥情況?”

          “心肝挺喜歡她!”

          這點蕭衍倒是不否認。

          他們家心肝真的是蕭家一家人的小心肝。

          這一點從名字就看出來了。

          小心肝小名小寶貝,大名蕭心肝。

          老哥今年三十歲了,三十年來不近女色。

          三年前,突然有人把小心肝放到他們家別墅門口,還留了紙條說小心肝是老哥的女兒。

          孩子剛送來的時候樣子真是慘不忍睹。

          剛剛出生的小孩,渾身皺巴巴的像只小猴子。經過醫生檢查,小丫頭骨頭斷了好幾根,身上全都是傷痕,就靠一口氣吊著,他們當即就把小丫頭送進醫院,并且用胎毛和老哥做了親子鑒定報告。

          鑒定結果,這孩子竟然真的是老哥的女兒。

          家里的兩老就盼望著老哥娶親生子,知道小丫頭是老哥的女兒之后,又是心疼又是高興。

          因為小丫頭從小沒有麻麻,再加上小丫頭從小就聰明伶俐,兩老對小丫頭更是疼愛,從小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也就養成了小丫頭刁蠻任性,目空一切的性子。

          小丫頭自從懂事開始就排斥一切出現在老哥身邊的女人。

          雖然剛才小心肝的所作所為有故意氣走老哥相親對象的成分,但是這也是這么多年來,蕭衍第一次看到小丫頭主動跟一個女人投懷送抱。

          也是第一次聽到她說“我就喜歡這個阿姨”這種話。

          如果有人故意利用心肝……

          蕭衍當即站起來,“我馬上就去查!”

          ……

          竹韻包間。

          林綰綰剛進包間,林睿就一臉緊張的撲過來抱住她的腿。

          “怎么了,寶貝?”

          “媽咪,你怎么去了這么久,我還以為出什么事了。”

          心里一暖。

          林綰綰抱起小家伙,拍著他的小屁股往包間里走,“媽咪能出什么事!剛才在外面碰到一個特別可愛的小丫頭,順便幫了她一個忙而已。”

          特別可愛?

          小丫頭?

          這還是媽咪頭一次在他面前夸別的小孩!

          林睿小警報頓時拉響了!

          “怎么了?”

          林睿小臉糾結起來,“媽咪,你是不是比較喜歡女孩子啊?”

          一副“我怎么不是個女孩”的懊惱模樣。

          林綰綰被他逗的哈哈打笑,狠狠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媽咪喜歡睿睿,最喜歡睿睿!”

          小家伙耳根一紅,掙扎著從林綰綰懷里爬下來,一本正經的說,“我是四歲的大男子漢了,以后不能隨便親了。”

          “再大也是媽咪的乖兒子!”

          小家伙這才咧嘴笑起來。

          許易替兩人拉開椅子,眸光溫軟,“別鬧了,快來吃飯!”

          “來啦!”

          ……

          一個小時之后。

          “呼!熱!熱死了!”

          蕭衍喘著粗氣渾身熱汗,沖進包間抓起杯子就“咕嚕嚕”灌了一壺涼茶,喝完之后燥熱感才退散一些,他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對準空調,“涼快!終于活過來了!”

          “查到了嗎?”

          “查到了!”蕭衍神秘兮兮的把資料藏起來,“哥,你猜我查到什么了?”

          “說!”

          “真是沒趣!”蕭衍把資料扔給蕭凌夜,這才說,“剛才那個女人叫林綰綰,今年才二十三歲,你別說,這女人跟咱們還真有點淵源,她堂姐是林雙雙。”

          “林雙雙?”

          “對,就是咱們的好兄弟,冷君臨他太太!四年前他們結婚,咱們還去參加了他們的婚禮呢。她這個堂妹有點意思,你還記得三年前我們跟冷君臨一起去參加的葬禮嗎?就是她這個堂妹的葬禮!”

          蕭凌夜眸光微凜,打開資料翻起了林綰綰的資料。

          蕭衍繼續說,“這個林綰綰還是有點可憐的,她六歲的時候母親去世,葬禮才剛剛辦完,她老爸就再娶了繼母,繼母帶來了一個女兒叫林薇。對了,她還有一個同父同母的親姐姐,比她大六歲,剛剛十八歲的時候就被他父親嫁給一個有錢的糟老頭了。這個林綰綰十六歲開始戀愛,戀愛的對象是蕭煜!”

          “蕭煜?”

          “對!就是咱們那個大侄子!”蕭衍聳聳肩,“他們戀愛了三年,結果蕭煜移情別戀喜歡上她那個繼妹,后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她就‘死掉’了,家里還給她辦了葬禮。但是我查出來,她根本沒有死,而是離開云城去了M國!”

          蕭凌夜翻著資料,翻到她在M國的一切時,卻是一片空白。

          蕭凌夜抬頭看向蕭衍。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她在M國生活的軌跡好像被人抹去了一樣,完全查不到!”

          蕭凌夜的眉頭狠狠擰起。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她肯定不是故意接近小心肝的!”

          “嗯?”

          “因為她是今天剛剛回國的,兩個小時之前才下的飛機,不會有這個時間計劃這么多!”

          蕭夜凌不置可否。

          “你就安心吧,她不可能對小心肝懷有任何目的的。”

          蕭夜凌瞥他一眼,“你確定?”

          “確定!”

          “哦?”

          “因為這個林綰綰是個演員,她這次回國就是為了《婉妃傳》這部戲試鏡來的。”

          “這就是你說服我的理由?”

          “當然不是!”蕭衍嘿嘿一笑,湊近蕭凌夜,神秘兮兮的說,“你猜她的經紀人是誰?”

          蕭凌夜眸光微冷,隨手扔掉資料,“別賣關子!”

          “切!沒趣!她的經紀人是許易!她在M國的資料之所以查不到我估計也是許易的原因。許易三年前去的M國,他們應該是那個時候認識的,還有許易前兩天不是跟我們要了《婉妃傳》一個女演員試鏡的機會嗎,應該就是給這個林綰綰的!”

          蕭凌夜指尖猛然一頓!

          許易!

          他可不是會無緣無故對人好的人!

          所以……

          那個女人跟許易……是什么關系?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