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本)天生仙王龍銘-天生仙王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08 12:01

        《天生仙王》小說的主角是龍銘,天生仙王是由作者六式所寫的一本玄幻小說,天生仙王小說講述了:龍銘天生神力,一心要成為仙王,一路艱辛,幾次生死,自己摸索修煉方法,遇到院長傳授自己開創的修煉體系,從而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小編推薦:
        《不滅雷帝》《完美至尊林凌》《亙古英仙》

        精彩節選:

        微風起,一陣龍吟響徹整個蠻谷。

        “咔擦。”接著便是如雞蛋破碎的聲音,蠻谷最深處的地表,一條條裂痕爆裂開來。

        蠻谷深處,許多之前傲視群雄,各據一方的霸主王獸,此刻盯著那條裂縫,眼神皆是忌憚之色。

        片刻,群王退避之時,卻有一個龐大的身影按耐不住,頭上等著兩根離火牛角朝著那條裂縫狂奔而去。

        步步生火,每一個腳步踩下去,整個蠻谷都好像晃動一番。

        “滋滋。”隨著那頭離火蠻牛有所動作,草叢里一條通天蟒也蠕動著,看著那條裂縫饒有興趣。

        高空之上還盤旋著紫金雕,展開一雙紫金色大翅,單翅覆壓三百余里,不見曦月,一雙爪子似要抓破蒼穹,雙眼死死盯著離火蠻牛與那條裂縫。

        遠處還有幾個王獸在觀望,都在看裂縫之中是否出現山寶。

        這些個往日不出世的,實力強大無匹,深居在蠻谷深處修行的王獸,此時紛紛出關,各自安靜地關注著此刻蠻谷裂縫的情形。

        而蠻谷的極遠處,黑壓壓的一片,都是這些王獸的部下妖獸,似乎如果離火蠻牛一挖出山寶,這里便會血染千里。

        那些個妖獸雖說不及王獸,可個個都是蠻谷外圍的一方首領,尋常的武師遇上都要退避三分。

        “咔擦,啦,啦……”裂縫越來越大,而離火蠻牛離裂縫也越來越近。

        “騰!”離火蠻牛就到裂縫近前時,卻不敢大意,雙腿用力往高空一蹬,躍上幾米高,然后“哞”地一聲,雙角變得通紅,接著一團火焰自角尖處噴出!

        嘶……遠處就連高空中的王獸都心吸一口涼氣,它們雖是靈獸,卻早已修煉成精,到達王侯之境,已然通靈,所以也十分清楚離火蠻牛這一擊威力多大。

        若是被這團火焰命中,恐是妖獸中最頂尖的存在也要灰飛煙滅。

        這可是離火蠻牛的本命火,雖說遠不及傳說中的天火,卻也算是高級靈火了。

        “轟!”火光照耀,諸多王獸都打起精神,搖看著這一幕。

        它們倒是不懼山寶被銷毀,若是山寶就這么簡單地被里火蠻牛的角火所毀,那也談不上什么寶物,它們不要也罷。

        要知道,在這傲元大陸之上,萬物皆可修行。

        就是簡單的一株靈草,若是修煉百年,萬法加身,亦有可能脫胎換骨,成就人身,繼續修行。

        傳聞山寶是某種靈藥,乃千年之前一位功參造化的神秘圣者留下,雖不說是否神藥,但圣藥這個品階,絕對跑不了。

        倘若是圣藥,就算低級天火也要焚燒好幾天才可煉化,這點離火卻完全不夠看。

        所以,王獸們壓根就不擔心,只是屏氣凝神,死死地盯著火光之處。

        “轟!!”火焰猶如爆炸般落入裂縫之中,離火蠻牛輕輕落地,站在一旁悄悄地盯著。

        別看他看似沖動的模樣,身為王獸卻沒一個傻,他雖然激動,卻不激進。

        “咻!”火焰進入裂縫的時候,卻沒有像下落時候那種大場面,只是簡簡單單地鉆了進去,然后,也沒了聲響。

        離火蠻牛疑惑,其他王獸也是愕然,這……能秒殺一個妖獸頭領的火焰,就這么久簡單地“鉆”了下去,接著就沒了?

        離火蠻牛微微仰頭,然后雙角發力,頭上兩角之間涌出兩團火焰,一甩頭,火焰“忽”地往裂縫飛了過去。

        兩團!

        火焰如虹,剎那間便到了裂縫之處。

        然而,眾王獸意料之中的大爆炸場面還是沒有出現,兩團火焰摧古拉朽而來,鉆進裂縫的時候,卻像受氣的小媳婦一樣,“咻”的就沒了。

        離火蠻牛瞪大眼睛,滿臉驚訝。

        他在蠻谷深處修行數十年,從未見過有什么東西能正面扛下他三團本命角火的。

        “滋滋……啦”離火蠻牛后退幾步,然后雙角蓄力,角上火光燃起,而且還帶點雷光之色!

        顯然,這頭離火蠻牛有一絲上古金雷牛的血脈。

        看此情形,遠處王獸都暗暗心驚,就連空中的紫金雕也露出愕容。

        她雖然也有金翅大鵬的血脈,而且血脈比這頭離火蠻牛純凈的多,像離火蠻牛的一絲血脈之力,日后要進化成金雷牛,難如登天。

        她卻不同,他有著純凈的金翅大鵬血脈,只是修煉日子尚短,日后地定然一飛沖天。

        “吼!”離火蠻牛沖天大吼,雙角火焰越燃越烈,就連遠處的王獸都感覺到一片熾熱。

        然后火焰中的一絲雷電氣息纏繞,雙角結印,角上的符文變幻莫測。

        待到兩角的火焰融成一處,離火蠻牛死死盯著那條裂縫,然后雙角猛地一伸!

        “轟轟!”一團火焰瞬間爆發,自離火蠻牛角尖處,朝著裂縫勢如破竹而去。

        這次可不是單次攻擊,而是離火蠻牛使出秘法,自角內不斷地噴發火焰。

        遠處的某些王獸驚出一身汗,他們都是剛進階的王獸,之前還不懂離火蠻牛的厲害,可是看到這次持續性的攻擊,心中才赫然。

        要是這團夾帶著電流的火焰掃過自己,自己也不知道能撐幾秒,而看離火蠻牛的樣子,全力以赴恐怕能掃出十幾秒不倒啊!

        別小看十幾秒,王獸之戰,就是一秒之差,勝負立分!

        面對這團持續的電流火焰,周圍的樹木仿佛承受不住那種霸道,紛紛“咔啦咔啦”地倒裂。

        “咻!”火焰依然悄無聲息地進入裂縫,沒有一點波動。

        離火蠻牛雙目緊瞪,是是盯著裂縫處,頭一甩,加重力度把電流火焰甩了出去。

        “呼哧呼哧……”

        火焰都是以一種毀天滅地的氣勢涌出,然后似膽小如鼠地進入裂縫。

        五秒、七秒……

        到第九秒的時候,離火蠻牛終于發現不對勁!

        而王獸們也紛紛凝神,似乎都感受到裂縫中的不一般。

        電流火焰進去的時候,似乎有種與生俱來的,恐懼!

        就連圣藥,也決然不會讓火焰出現恐懼!

        王獸個個都是修道數百年,都是獸精,哪還能不清楚其中道理?

        所謂世間萬物,生生相克,就如獸克獸,妖獸在王獸面前,有種與生俱來的不可抵擋,恐懼感;也好比如,圣藥出,百藥俯首;皇者出,萬物稱臣一般。

        而能讓電流火焰俯首稱臣的,毫無疑問,比它更高級別的火——天火!

        嘶……

        眾王獸心中暗吸涼氣,莫非,這山寶石傳說中的天火不成?!

        頓時,個個眼冒精光,就要朝著裂縫奔來。

        離火蠻牛顯然也知道這點,于是就要收回火焰。

        但是,任憑他怎么車催動牛角,電流火焰卻是一個勁地往外涌出。

        那條裂縫底下,就像無底洞一樣,貪婪地吞噬著離火蠻牛的火焰。

        糟糕!

        離火蠻牛大驚,冷汗從牛背上都流了下來,他要切斷與電流火焰的聯系,卻發現都是徒勞。

        遠處就要有動作的王獸也發現異樣,頓時安定下來,靜看情況待變。

        離火蠻牛現在是欲哭無淚,他本打算是偷了山寶趕緊跑的,哪知現在身體卻不受控制,渾身火焰被吸收,身體漸漸支撐不住。

        照這樣下去,遲早被吸成獸干啊!

        離火蠻牛大吼一聲,當機立斷,頭部猛然發力,左角“咔擦”一聲,斷了!

        自斷牛角!

        離火蠻牛,最重要的角,居然被他自己斷了。

        左邊牛角一斷,火焰才慢慢停止下來,而離火蠻牛借著這個機會,毫不猶豫地回頭,撒腿就跑。

        山寶?他想都不敢想了,他離裂縫最近,首當其沖地感受到一股來自內心的恐懼!

        其他王獸見離火蠻牛一反常態,還自斷牛角而逃,剛要邁步進裂縫看看情況。

        空中盤旋的紫金雕雙翅一伸,突然雙眸張大,瞳孔收縮,接著,絲毫不顧山寶,一展翅,回頭便飛掠而逃!

        那條草叢的通天蟒,也是蛇身顫抖,猛地一甩蛇尾,朝著蠻谷外圍不要命地沖。

        接著,其他王獸也是一個樣,不論實力多么強大,都是邁開腿,向著外圍狂奔!

        正此時,裂縫中,突然爆出一聲巨響!

        “轟!!”

        然后一團妖異的藍色火焰沖天而起,順著蠻谷外圍霸道而下!

        王獸逃,妖獸也跟著逃,然后,整個蠻谷都熱鬧了。

        前邊是一眾平時隱居深處的兇狠王獸,后邊跟著妖獸首領,妖獸首領外邊,數以萬計的妖獸朝著外圍跑。

        而后邊,則是跟著一團巨大的藍色火焰。

        火焰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吼!”“嗷嗚!”“啊啊啊啊!”

        蠻谷中,各種聲音響起,實力低下的妖獸,還未被藍色火焰近身,便雙腿乏力,直接跪倒,然后被藍火淹沒,化為烏有。

        就這一天,蠻谷徹底動了!

        …………

        “村長你看,我們在獸潮過后,撿到這個小不點。”蠻谷底下,最外圍之處,一個小村落內,一名壯漢手中抱著一個“哇哇”直哭的幼兒,后邊還站著幾個裸著上身的漢子。

        他們個個雄武有力,可見都是修武之人。

        “嗯,我看看?”被稱為村長的老者,慈祥地抱過孩童。

        “這男孩似乎剛出生,父母到底是誰,竟把一幼童隨處亂扔。”村長微微皺眉。

        “不知道,這是我們打獵時發現的,剛才獸潮,我們也不敢太過深入,只在最外圍轉悠,孩子是在一處樹根下發現的,父母,可能被獸潮湮滅了,”

        說到最后,大漢聲音也微微嘆息。

        “也罷。”老者輕嘆一口氣,咧了咧滿臉的皺紋,粗糙的手指在幼兒臉上來回滑動:“以后,你就跟著我把。”

        “幫你取個名字吧,以后就跟著我姓龍,單名一個銘字。”老者眺望遠方,語氣平緩。

        孩童依舊“呱呱”大哭,而那稍微睜開的一雙眼里,卻閃出淡淡妖異藍光。

        時光如梭,一眨眼便是三年。

        蠻谷最外圍的村落里,總是“呀哎呀呀”地傳來嬰兒啼叫聲。

        只見村落練武場上,一眾五六歲的孩童正在舉著重力石,打著基礎練體拳。

        而五六歲孩童的背后,還跟著一個弱小的身影,一位眼里閃爍著藍色光芒的三歲幼兒,此時正雙手握住一塊重力石。

        石頭約莫五十幾,就算村落上五歲開始練武的孩童也未必舉得起。

        三歲幼兒眨巴眨巴眼睛,端詳著重力石看不停。

        練武場上邊有個大會臺,臺上為首站著個慈祥老者,后面還站著幾個身形彪悍的壯年男子。

        “喲,龍叔你看,小龍銘那是要舉重力石呢。”臺上,一壯年男子指著幼童的方便,大笑不停。

        老者輕輕瞇下眼:“小崽子,剛學會走路沒多久,奶腥味還沒掉,就想學人練武啊?”

        此話一出,在練武場上那十幾個孩童紛紛回頭,看著幼童敦厚的樣子哈哈大笑。

        “小毛頭,還沒到五歲,就這么想著練習武藝啊?來,看你虎哥給你展示一下。”孩童前邊,一位體型強壯的八歲少年站了出來。

        小毛頭,也是對龍銘的昵稱。

        在傲元大陸,五歲便要洗髓習功,八歲煉體,十二歲再次淬身學法,十六歲便可以娶媳生子。

        虎哥說罷,緊握住雙拳,然后大步跑到一莽牛上,用力牽住牛角,接著猛地一出力!

        只聽“哞”地一聲牛吼,莽牛應聲倒地,濺起滿臉灰塵。

        而虎哥拍拍手掌,喘了幾口大氣便跑回練武場里。

        “哈哈哈,李虎好樣的,果然像我,不愧是我龍大牛的娃兒。”會臺上,一壯年大漢見莽牛倒地,立馬驚呼出聲。

        “八歲便可掀翻莽牛,雖然不是攔腰舉起,但是能做到這個地步,不錯。”老者摸摸下巴,語氣中帶著些許贊賞。

        “龍爺爺你看我。”練武場上,一個瘦弱的聲音響起,然后只聽“咔擦”一聲,一張硬弓被生生拉斷!

        “小猴好樣的,我龍山的兒子果然是天生神力。”會臺上,另一位大漢神采飛揚地吹噓著。

        “此硬弓雖說普通,不過少說也得三百斤巨力,一般孩童拉都拉不開。小猴只學習混元體術一年,便有這個效果,悟性不錯。”

        見此情形,老者也是贊嘆有加。

        “我也來試試。”話音剛落,練武場上一個孩童也走到一塊重力石上,雙手抱住石頭,緩緩用力。

        展開內容+
        • 天生仙王 截圖1
        • 天生仙王 截圖2
        • 天生仙王 截圖3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