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大結局)庶女夏蓉全文閱讀-庶女夏蓉免費閱讀by天翎翎

        發布時間:2019-03-08 11:39

        庶女夏蓉全文閱讀

        庶女夏蓉全文閱讀

          《庶女夏蓉》是一部很好看的穿越言情小說,為網絡作者天翎翎所寫,夏蓉慕容熙是書中的主要人物。穿越女夏蓉為逃避買賣婚姻而凈身翹家,幸得冷酷哥哥君昊所救,得以扮裝丑男藏身于怡紅院,慕容熙對夏蓉一見鐘情,但不幸與之擦肩而過。
          夏蓉隨著小妞叢小姐的房間出來走上院外的小路,可是卻是朝著來時路的反方向行去,夏蓉不由疑惑,難道不是回去自己院子嗎?遂問道:“這是要去哪?”
          小妞鄙夷的瞥了一眼夏蓉說道:“怎么著,小姐不用你伺候了你就想當主子了?我告訴你個小賤蹄子,該你做的活,你就是死也要去給我做完了!”
          其實小妞座位小姐的心腹,怎能不知道小姐的心意。小姐可是最討厭這個庶女的,怎么可能輕易放過她,小姐的意思就是讓帶她去做別的活,只是不讓她在身邊伺候罷了。
          要是小妞領會不了小姐的意思真的放夏蓉回去休息了,回去等著她的肯定不止受罰這么簡單,在小姐身邊事了寵信才是最可怕的!
          “可是小姐不是讓你帶我下去,不用我伺候了嗎?”夏蓉趕緊爭辯道,他現在的身體可經不住什么折磨。

        第1章 去死

          夏蓉悠悠的醒過,胸悶,全身無力讓她恨不得再睡過去。但是眼前的景象卻讓她怎么也不能在閉上眼睛。

          一間對于現代人來說很大的房間,里邊除了基本的桌椅,柜子和床之外什么都沒有!連身下的床都是十分堅硬板身子骨的木床。微微的光線透過紙糊的窗戶,夏蓉發現這里既不是自己的房間,也不可能是任何自己可能睡覺的地方!

          她記得……夏蓉努力回想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今天她明明和姐姐約了一起去唱K的啊!她們姐妹倆在房間里嚎了整整一下午,因為比賽飆高音,倆人對著唱青藏高原,搞得最后嗓子完全報廢連輕慢的情歌都唱不出來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結賬回家。

          夏蓉還記得她一竄一竄的在側前面用破鑼聲音跟姐姐討論自己今天的高音有多好多好,然后就被背后冒出來的一股大力給撞飛了。姐姐的尖叫猶在耳邊,但是她現在明顯不在醫院啊!

          夏蓉在仔細看了看四周,這里要是醫院的話肯定是恐怖殺人醫院了,姐姐也不可能讓自己住這里啊!

          腦海中突然冒出的一個想法讓夏蓉立馬開始檢查自己的胳膊手。

          像干柴一樣的手臂和手上的粗糙,這明顯不是夏蓉的手嘛!穿越了!

          這時房間的門被人一腳踢開,一個身著古代服飾的小妞用尖酸刻薄的語調說道:“小賤蹄子,現在都什么時辰了你還躺在床上,還真當你是個小姐啊!還不趕緊去候著,伺候小姐起床洗漱!”

          此時屋里只有夏蓉和小妞兩個人,所以小妞口中的小賤蹄子肯定就是說夏蓉的,難道夏蓉穿越到了一個丫鬟身上?

          夏蓉趕緊坐起身,想著趁小妞還在跟她一起去見那位等著夏蓉伺候的小姐。她雖然穿越了,但是并沒有這具身體之前的記憶,要想活下去必須盡量不漏破綻!

          不料夏蓉一心急起身,本來就胸悶異常的胸口猛地一堵,一口鮮血涌上就被夏蓉吐了出來。夏蓉和小妞都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

          小妞嚇得趕緊說道:“你,你該不會是得了什么要死的病吧!我告訴你,你死了可別想賴到我身上!”說著還向后退了兩步,離床邊的血遠遠地。

          夏蓉剛想開口說話,誰知嗓子一動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伴隨著呈噴灑狀的鮮血,聲勢頗為駭人。

          小妞見狀立馬跳腳后撤尖叫道:“哇啊……你要死滾遠點,可別弄臟了我的裙子!”

          “咳,我,我沒事。咳咳,我,我跟你去,去伺候小姐!咳咳……”略略緩過點氣的夏蓉趕緊說道,不然她怕她真的要死這了,她記得古代丫鬟命不值錢啊!

          “你個小賤蹄子怎么這么惡毒,死還想給我們小姐弄點晦氣!看你這要死的樣還是好好在這里等死吧!小姐不用你伺候了!”說完這么惡毒的話小妞轉身就走,沒有留給夏蓉絲毫說話的機會。

          夏蓉看著自己這骨瘦如查,病入膏肓的身子,難道她剛剛穿越過來就要再死一次嗎?既然要死為什么還要讓她再多受一次苦,多挨這些罵?

          伸手將嘴邊的血跡抿干凈,她夏蓉已經不明不白的死過一次了,這次她一定要盡量活下去,死也不做處女鬼!夏蓉死的時候還是那啥呢,不過這具身子就不知道了。

          夏蓉撐起無力的身子,還好還能站起來。似乎除了無力咳血外加超級營養不良之外,夏蓉的這具身子似乎并沒有其他什么殘缺。

          夏蓉正想支撐著出去看看,順便看看能不能找些吃喝來填填肚子的時候,一個女人就從敞開的大門進了夏蓉的住處。小妞剛走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關上門。

          “我聽見你要死了?你怎么還沒死?你死了也許你爹還會過來多看我兩眼,到時候說不定我還能重新得寵!”一個雖然衣著簡樸,但是明顯精心打理過的漂亮老女人進門就對著夏蓉說道。

          夏蓉被這女人說得一頭霧水,抓住話中的關鍵詞問道:“我爹?”

          老女人聽見這兩個字就像打了雞血一樣瞬間興奮起來:“是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爹當年就是被我的花容月貌迷倒的,要不是那幾個賤女人耍了什么手段,我怎么可能被你爹冷落到連見一面都見不到!”

          夏蓉聽著老女人的話,心中冷靜分析著其中的關系。

          貌似夏蓉的爹還不是什么簡單人物,至少能迷倒一堆女人,能被女人么們爭奪的男人不是有權,就是有勢,要不就兩樣都有!

          可是既然爹這么牛牪犇逼,為什么夏蓉淪落到這幅摸樣?

          夏蓉繼續問道:“我死了,你就能見到我爹?”慢慢套話,總會有有用的信息的!

          老女人這個爹迷立馬回道:“是啊,你死了你爹就回來看我了!等你爹看到我肯定會回心轉意再次回到我身邊的,到……”

          夏蓉趕緊打斷老女人的YY問道:“我為什么要為了讓你見我爹去死?”

          老女人一愣,然后瘋狂的說道:“為什么?你為什么還不死?當年要不是因為你是個女孩,我怎么會失寵的!要不是因為你,你爹怎么可能這么多年都不來看我一眼!你去死,你去死!你死了他就會來看我了!只要他看見我就再也不會離開我了!我會給他生兒子,我……”

          夏蓉終于明白了自己的身份,自己竟然是眼前這個瘋女人的女兒!是這個為了男人的寵幸寧愿讓親生女兒去死的女人的女兒!

          夏蓉萬分慶幸自己是穿越來的,而這個女人只是這具肉身的母親而不是自己的,要不然自己會心痛死的!難怪這具肉身這幅摸樣,夏蓉能穿越八成還是因為這具肉身的主人被折磨死了。一個失寵女人的女兒,在古代就相當于一個不要錢的女傭一般!

          夏蓉繼續說道:“我是不會死的,所以你可以走了!”

          老女人聽到這話一個箭步過來,眼睛通紅的就抓著夏蓉的衣服說道:“不死?你為什么不死?你不死我怎么見你爹爹?我為什么要走?”

          “我只是生了點小病很快就會好的!你如果想見爹爹就到大門口去等!”夏蓉怕老女人真的發瘋趕緊解釋道。她現在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病人,要是真被瘋女人弄死了她死不瞑目了啊!

          瘋女人聽到夏蓉的話,傻傻的重復著:“去大門口等,去大門口,去……大門口……對啊,我可以去大門口等侯爺,到時候一定能見到侯爺的!”瘋女人終于轉移目標放棄夏蓉,可能要去大門口瘋了!

          又一次死里逃生的夏蓉渾身癱軟跌坐在地上。她很累,很想就此睡過去死了算了,身體累,心更累!穿越過來遇見的這些人讓她對這里的印象那是萬分的不好!

          不過她還不能死,她要去找吃的。好歹她夏蓉是個現代人,今生就當沒有爹娘好了,至少前世她有個很疼愛她的姐姐!既然她現在穿越了,就要好好的為自己活著。

          夏蓉坐在地上稍微恢復了下體力再站起來朝門外行去,這次沒有人在冒出來了。走出房門是個破落的院子,早已枯萎的花草顯示這主人的凄涼處境。

          看到院子里似乎除了自己再無人煙,夏蓉只有打起精神去到更遠的地方,希望能找到個人問一下到哪里能找到些吃的!吃飽了才有力氣生活下去!

          走出院子,夏蓉隨意選了個方向繼續往前走,早晚能碰到個人的。

          在夏蓉的印象里走了很久很久,久到她在心里將他們院子的偏遠埋怨了無數遍之后才碰上了一個丫鬟摸樣的小女孩。其實夏蓉并沒走出多遠,轉身都還能看見她住的院子!

          夏蓉心里想著:小孩子總不至于也那么刻薄吧,要是不認識自己就更好了!就截住小女孩問道:“你好,我想問一下哪里有吃的?”

          小女孩疑惑的看著這個像女鬼一樣的女孩問道:“你還沒吃飯?大廚房現在已經沒有吃的了!”下人吃都東西都在大廚房。

          “那我到那里可以弄到吃的喝的?”夏蓉不死心的問道。

          “只有等中午大廚房開飯才有吃的了!”小女孩說道,她也很奇怪這女孩哪里冒出來的,怎么什么都不知道還這副樣子在府里走。

          “你認識我是誰不?額,那個院子是誰的你知道不?”夏蓉間吃的無望,覺得還是先問清楚自己的身份比較保險。

          這下小女孩更奇怪了說道:“你是誰?那個院子聽說是那個瘋了的三姨娘的住處,你問這個干嗎?”

          “我?我是剛被買進來的,不過生病了沒人管。剛才路過那個院子的時候我看見一個瘋女人出來才問的!”夏蓉也很無奈啊,但是她臨時能編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哦,大廚房就在前邊拐彎在一直走就到了。你既然生病就趕緊回去,不要亂跑!要是被發現你在府里亂走會被打死的!”小女孩好心的提醒道,不管她信不信,反正做下人的不要好奇太多才能活得長。

          聽了小女孩的話夏蓉才發現自己現在的形象確實有夠恐怖的,身上早已經洗的發白的衣服帶著斑斑血跡,鮮紅的顏色明顯是才沾上不久。而她本身,單看手臂就知道肯定是面黃肌瘦,骨瘦如柴,再加上有可能還是披頭散發的!

          道了謝之后夏蓉盡量快的回去自己房間,真被打死就虧了!

        第2章 逍遙侯爺

          逍遙侯府是一座占地上百畝的豪宅,就算在長安城也是數一數二的宅院。

          而此時在這座逍遙侯府的大門處卻上演著一出鬧劇,雖然人們不敢圍到侯府門口去看里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高亢簡歷的女聲卻傳出老遠,讓路過的人們更加安靜,浮想聯翩!

          一個曾經是侯爺的三姨娘的瘋女人此時正在侯府大門口不遠抓著守門的家丁瘋狂的詢問侯爺的去向,就像瘋狗一樣逮著人就咬。

          “你說,你說侯爺什么時候回來?”瘋女人抓著一個侍衛問道。如果夏蓉在這里,肯定能認出來這就是她剛剛見過的這具身子的娘親,也是她把這瘋女人引到門口的。

          “三姨娘我求求您,您放過奴才啊!小人不知道啊!”侍衛不敢對一個姨娘怎么樣,只有請求其繞過他而已。

          “那誰知道?誰知道王爺去哪里了?”松開侍衛的三姨娘邊自言自語邊四處搜索著目標!掃到右邊的時候猛的眼睛一亮跑過去。

          “你快說,侯爺在那里?你把侯爺藏起來了是不是?“瘋女人扯著一個嚇傻的婢女搖晃著問道,眼珠子通紅的十分駭人。

          “三姨娘,奴婢沒有藏起侯爺啊!“婢女趕緊回道,生怕一會就被瘋女人吃了。

          “不是你是誰?你說,誰知道侯爺去哪里了?誰把后也藏起來了?”三姨娘對著這個是女咆哮,口水噴了侍女一臉侍女也不能怎么樣,自能驚恐的回道:

          “奴婢不知道,奴婢不知道,求三姨娘繞過奴婢吧!”說著竟然在三姨娘揪著衣領的情況下身子向下墜想跪下求饒,三姨娘抵不過它整個身子的力氣竟讓真讓她跪下了直磕頭。

          瘋女人松開手里這個又跑去抓另外一個比較漂亮的婢女道:“是你,是不是你把我的侯爺藏起來了?是不是你勾引侯爺不讓侯爺來見我?”這次瘋女人直接抓著婢女的頭發撕扯著,這下就算是跪下依然會被揪頭發,疼著呢!

          “啊~~~救命啊!三姨娘要殺人了!三姨娘,不是奴婢啊!奴婢沒有藏起侯爺不讓他見您啊!救命啊!”婢女邊慘叫邊求饒,頭上的疼痛已經讓她有點語無倫次了。

          就在三姨娘開始發瘋的時候就有侍女跑去報信。這不,當三姨娘開始揪人頭發的時候遠處已經可以看見一位身著華服,渾身散發著貴氣沉穩氣質的夫人帶著一群丫鬟婆子朝著這邊而來。

          等婢女的嚎叫聲落地,貴夫人也帶人趕到了三姨娘附近張嘴喝道:“住手!”

          瘋女人三姨娘早已經紅眼,對于這聲中氣十足,非常有威嚴的命令沒有半點反應,不知是沒聽到還是不理會,還是繼續抓著手中的婢女罵罵咧咧:

          “我就知道是你這個賤女人,肯定是你勾引侯爺不讓他來找我的,你用那些個狐媚手段勾引侯爺,你就是見不得我得寵!你這個賤女人,你還我的侯爺!等侯爺見到我肯定不會在看你一眼,我要殺了你……”咆哮姐到最后都變成高音帝了!

          就站在旁邊像是侯府女主人的貴夫人竟然全程心平氣和的聽完瘋女人的瘋言瘋語,她身后的家丁因為主人沒有示意也不敢輕舉妄動,陪著聽完了三姨娘的咆哮。

          直到三姨太咆哮完了貴夫人才揮手說道:“將三姨太送回她的住處,給受傷的丫頭一人一兩銀子看傷。”

          “奴才遵命!”貴夫人身后的奴才,奴婢齊聲應道。分出了兩個婢女兩個粗使婆子將糾纏的兩人分開。

          三姨娘雖然處于發瘋的無敵狀態,但是架不住人多啊,最后還是被兩個粗使婆子架開,雖然一直言語攻擊外加拳打腳踢瘋狂扭動身子想擺脫鉗制,但是依然兩個強壯的粗使婆子帶著,朝著她的小院送去。兩個婢女則扶著被三姨娘弄得狼狽不堪的婢女回了她們的住處。

          侯府外邊支著耳朵路過的人們聽不到侯府的鬧劇都很是失望,對這位害他們沒好戲聽的夫人也很是不滿。不過他們還是盡快趕回家,好將八卦向家人和左鄰右舍傳播,以增談資。

          這位討人厭的貴夫人就是侯府的真正的女主人,逍遙侯夫人郝蓮。

          郝夫人是現在西北大將軍的嫡親妹子,而且為人處事沉穩大氣深得逍遙侯爺歡心。就算現在年歲漸老容顏不再,逍遙侯爺在寵幸那些年輕妾室的時候依然不忘隔幾日就到郝夫人房中坐坐,府中事務也全部仰賴郝夫人主持。

          郝夫人生有一子一女,她的女兒夏瑤正是夏蓉要去伺候的小姐,整個侯府也只有這一位小姐。明明跟夏蓉是一樣的年紀,一樣的爹,這做人的差距咋就這么大呢!

          等瘋女人被帶的遠的看不見了,周圍的侍女侍衛也都散開了,郝夫人依舊站在那里動也不動,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三姨娘給氣到了,站在那里醒神。

          過了一會郝夫人抬起手向后擺了擺說道:“你們也下去吧。”身邊帶來的一群丫鬟婆子聽到命令也退了下去,只剩兩個隨身婢女在身邊陪著。很快侯府門口終于徹底清靜了,此時侯府門外才轉出一個中年男人來,就是我們的逍遙侯夏恒是也!

          侯爺走到郝夫人身前牽起她的手,帶著她一起向內宅走去,一邊說道:“辛苦你了,蓮兒。”逍遙侯雖然人到中年,但是依舊是個帥氣的中年美大叔,可以想見年輕的時候肯定迷惑了不少青春少女,也難怪三姨太對他一往情深!

          “這都是妾身應該的,妾身做的還不夠好才鬧出今天這樣的事,還望侯爺不要責怪妾身。”沉穩的貴夫人郝蓮在侯爺面前就像個羞澀的少女般,臉蛋微紅,聲音溫柔,情意綿綿。

          侯爺摩挲著手中郝夫人的小手,因為保養得宜依然洗白滑嫩,柔若無骨,輕聲說道:“我怎么會怪你呢,要不是有蓮兒你,我怎么能如此輕松自在!你也知道我是最信任你的,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侯爺聲音溫柔帶著磁性的安慰著。

          可惜如此安慰卻并沒有被郝夫人聽進去,因為她全部的精力都被握在侯爺手中被摩挲著的玉手給吸引過去了,神色間頗為情動,給因為年紀略顯失色的容顏增添了一抹麗色。

          “嗯~~~侯爺您說什么?妾身沒聽清楚!”說完郝夫人羞澀的低下了頭,侯爺是她心愛的人,即使這么多年了她依然對他沒有絲毫抵抗力。

          “我說,我們去你房中坐一會吧,反正今天也沒什么事了!”說完侯爺就牽起郝夫人的玉手朝著郝夫人的院子走去。

          “侯爺~現在還是白天呢!”郝夫人用和話語完全不同的嫵媚語氣說著。

          “我的好蓮兒,白天怎么了?”侯爺一邊用打趣的語氣調侃著郝夫人,一邊將郝夫人拉近自己的身體。周圍的奴才婢女們都識時務的低下頭,不敢欣賞這一出夫妻情深的戲碼。

          郝夫人身后的丫鬟也知趣的分出一人小跑著回院子,先吩咐布置去了。剩下的事大家知道的!

          這邊郝夫人享受著丈夫的溫情,那邊同樣是侯爺女人的三姨娘卻被兩個粗使婆子夾著,一路瘋狂喊叫掙扎不休的朝著她的院子行去。

          因為聲音凄厲,一路上驚動了不少人,包括侯府的小姐,夏瑤小姐。

          聽到凄厲慘叫夏瑤小姐吩咐身邊的丫鬟到:“你去看看是怎么回事,這么吵鬧!”

          “奴婢這就去,小姐稍等片刻。”說著丫鬟就小跑著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了。

          沒一會,丫鬟局喘著粗氣跑回來對小姐稟報道:“回小姐,是哪個瘋了的三姨娘去府門口鬧事,被夫人牌粗使婆子送回來了在吵鬧呢!”

          聽到丫鬟的回答,小姐朝身邊伺候的丫鬟們看了一眼問道:“怎么沒見那個小賤種?”

          小姐身邊的人都知道說的是誰,還不就是那個三姨娘生的賤種嗎!夏瑤身后他出一個熟悉的面孔,就是早上那個小妞回道:

          “回小姐,早上我去叫那個小賤種過來,誰知那個小賤種竟然吐血了,奴婢怕她萬一生什么病了,傳染給小姐就不好了,就讓她不用過來伺候了。奴婢知錯,請小姐責罰!”

          小姐揮了揮手說道:“起來吧,你何錯之有。只是那個小賤種怎么說病就病了,昨兒看著她不還好好的嗎,怎么說病就病了?一會你再去看看她,如果沒事就給我帶過來。”

          “是,小姐。”小妞回道。因為三姨娘剛剛才鬧過,這會還不知道回沒回去呢,要是現在就去萬一碰上三姨娘發瘋可不得了。小姐也是想到這一點才說等會再去的吧。

          其實小姐所謂的昨天夏蓉看著還好好的,那是因為她看著從來就沒好過,每天都一副臉色蠟黃,骨瘦如柴的樣子,大家都看習慣了,就算她生什么病了最多就是臉色蒼白一些,小姐是不會注意到這些的,所以就變成昨兒好好的了。

        第3章 夏瑤

          小妞伺候小姐吃完中飯,本想自己吃完飯再去看看那個小賤蹄子死沒有的,誰知竟然在大廚房門口看到了剛從里邊出來的夏蓉。

          夏蓉在房間里呆了一上午,就連瘋女人三姨太被送回院子也沒有出去看過一眼,她終于恢復了些氣力能起來收拾一下自己再趕去大廚房吃點東西。為了能填飽肚子她可是被漫長的等待煎熬的連骨髓都熬出油來了。

          小妞看到站在自己面前,似乎比以前還健康的夏蓉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問道:“你不是病的快死了嗎?你怎么也在這里?”她被嚇得連‘小賤蹄子“都忘了說了。

          夏蓉此時已經吃得飽飽的,大廚房的食物雖然不好吃,但是好在分量還不錯。有了能量補充夏蓉的臉上也多了一些紅潤,看起來有生氣了不少,也有了力氣。

          “我早上不是說過我沒什么事的嗎,是你不聽我說自己跑了,還讓我不用去伺候小姐了的!“夏蓉很是無辜的說道。早上確實是那么回事,只是她沒說她一直在吐血!

          小妞還是不信的問道:“可是你早上吐了那么多血?”

          此時的夏蓉因為早上吐過血感覺胸中的悶氣都吐出來了,反而感覺像是沒病了一樣。身上穿著衣柜里僅剩的一套衣服,雖然破舊,但是挺直的脊背看起來整個人的精氣神都上去了!難怪小妞會這樣問她。

          夏蓉無辜的看著小妞回道:“哦,那是我生病了才吐血的啊,雖然現在看著沒什么,但是不知道啥時候就會咯血,也沒有大夫來給我看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夏蓉因為營養不良導致本應不錯的容貌像個骷髏一樣的嚇人,尤其是那一雙大眼睛格外的突出,如果古代人有電影看的話一定會大叫她是‘ET外星人‘的!而小妞此時就被如此恐怖的大眼睛真誠的盯著。

          想到早上她咯血的樣子小妞恨不得立刻離開,但是又想到小姐的命令,夏蓉現在看起來可不像是有事的樣子遂說道:“既然你沒事了就跟我走吧,小姐還等著你呢。”病鬼吃過的飯她也沒胃口吃了,干脆一起去見小姐。

          “哦。”夏蓉無比失望的跟在小妞背后走。她都說了有病沒想到竟然還要她去見小姐,看小妞早上的樣子可不像是這樣的人啊!難道真是小姐要見她?

          走了一陣他們終于來到了小姐的院子。

          這小姐的院子跟夏蓉所住的院子完全就是別墅和茅廁的區別嘛!嶄新干凈,寬敞大氣的院子,里邊的花草也是精心打理過顯得很是茂盛,一排排房屋,來回走動伺候的丫鬟婆子,夏蓉啥時候才能過上這樣的生活?

          夏蓉跟著小妞在主廳見到了她的同父異母的姐妹,夏瑤小姐。

          見到夏瑤的第一眼夏蓉就在心里感嘆:這小姐的媽可真會生啊,要生成這幅摸樣不但要父母長得好,而且還要將所有好的遺傳基因都應用到這位小姐的身上才是!

          只見這位小姐生的杏眼柳眉,瓊鼻櫻桃口,膚若凝脂,黑發如緞,雖然才十二三歲的年紀,但是那似楊柳般纖細柔軟的身材和如花般嬌嫩需要人呵護的氣質卻已經小成,真不知道她長大了會是怎么一個勾人摸樣。

          看到夏蓉進門來只是呆呆的看著小姐,小妞趕緊上前一腳踹到夏蓉的腿窩上讓她跪倒在地說道:“大膽,看見小姐竟敢不行禮!”說完又是一腳踢在跪地的夏蓉身上。

          痛的回過神,為免繼續挨打夏蓉趕緊說道:“給小姐請安了,我只是看小姐太美了,一時入迷,忘了請安,請小姐贖罪。”雖然說的不倫不類,但是夏蓉覺得只要是女人就沒有不喜歡被人夸漂亮的,而且也事實也確實這樣,才如此說道。

          誰知小姐還沒開口,小妞又上前來給了夏蓉腦袋一下子說道:“大膽,你個賤種竟然在小姐自稱是我!你只是個連奴婢都不如的賤種,要記清你的身份!”

          聽到夏蓉的話,本來夏瑤小姐確實微微彎起了唇角,聽了小妞的話又收了起來,恢復了本來的神色,甚至臉色還要差上一分。

          知道自己又犯錯的了的夏蓉趕緊認錯到:“對不起啊,小姐,我,額,奴婢知道錯了,請小姐贖罪啊!”為了能活著,夏蓉必須要做出這幅姿態,盡管卑微,但是如果不這樣就自己這剛好的身子肯定受不住懲罰,再死一次可能就不會這么幸運能穿越了。

          雖然也有一種可能就是自己的身體還沒有死。被車撞了也不一定就要死不是,也有可能是重度昏迷所以自己才魂穿了,但是夏蓉不敢賭。日子再艱難也要活著,自己好歹也是穿越人士,要相信一切都會好的!

          小姐看著跪在自己面前恭敬認錯的夏蓉很是不可置信的問道:“怎么今兒改性子了,不再說你也是小姐了?”

          從前的夏蓉可不是這個樣子,她跟她母親一樣的固執,堅持認為她也是小姐。就算被夏瑤再怎么欺負,再怎么使喚,再怎么責罰都始終堅稱自己是小姐才落得最后身死的下場,要不然就算她是庶女也不至于變成現在這幅摸樣。

          “小姐,以前都是我,奴婢錯了,奴婢知道錯了,求小姐饒了奴婢吧。奴婢是個將死的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要咯血死了,奴婢現在知道以前都錯了,奴婢給小姐您磕頭了,只求小姐不要再罰奴婢了!”這段話說的情真意切啊!因為這本來就是夏蓉的真心話啊!

          其實早上把血吐干凈以后,夏蓉覺得身體一陣輕松,除了很是虛弱夏蓉沒與其他感覺,更沒有覺得有哪里疼,哪里不舒服的。但是對付女人,裝可憐總比裝堅強來的效果好,誰讓女人心軟,大多吃軟不吃硬呢!

          “你真的病了?我怎么看你好好的!”夏瑤心里說好像看著還更好些,不光是臉色,好像整個人都變了,脫胎換骨了一樣。

          “小姐要是不信可以問她。”夏蓉說著轉身一指身后等著收拾她的小妞,將目標轉向她說道:“她早上看到我吐血吐得厲害才讓我不要來的,奴婢真的沒有說謊。至于為什么現在看不出來奴婢沒看過大夫也不會自醫就不知道了。”

          說完夏蓉悄悄的瞟了一眼坐著的夏瑤,再用大家都能聽到的聲音小聲說道:“也許是病入膏肓了回光返照也說不定。”

          身后的小妞聽到夏蓉的話也想起了早上那血吐得嘩嘩的,趕緊對小姐回稟道:“回小姐,奴婢早上去的時候她確實吐了一大口血出來,后來還一直咳嗽,那血就像是灑水一樣的咳得到處都是,所以奴婢才不讓她來伺候您的。”

          小妞說話的時候一直看著小姐,從小姐微微變化的面容,她這個跟了多年的奴婢自然知道小姐恐怕是對她的話還有疑慮,眼睛也一直在觀察夏蓉,似乎想確定她話的真假。

          小妞說完看了一眼一直跪著的夏蓉,確實怎么看也不像自己說的那樣啊!難怪小姐是那樣的神色,趕緊跪下說道:

          “小姐相信奴婢啊,奴婢發誓奴婢確實看見她吐了好多血,怕她將病氣過給小姐才不然她來伺候您的。奴婢也不知道她現在是怎么回事,也許真像她說的是什么回光返照什么的啊,小姐!”

          聽完小妞的誓言小姐才發話道:“起來吧,你是我從小就帶在身邊的,我怎么會不相信你。”聽到小姐發話知道小姐已經相信自己,小妞趕緊起身站在小姐身后。

          古人的誓言可信度還是很高的,人們相信如果違背誓言是會有老天落下懲罰的。所以小姐才會相信小妞的。

          小姐看著地上的夏蓉,想著應該怎么處理她:雖然現在看著她臉色也不錯,但是誰知道她是不是得了什么重病,也不知道會不會傳染!為了這么個賤種叫大夫有心有不甘。

          而且她這么突然轉性到底是為了什么?是為了讓自己心軟去找大夫就她一命?還是她有什么陰謀?從前打死不肯低頭現在自稱是奴婢?難道是為了變得乖巧留在自己身邊好把病癥傳染給自己?總之不會有好事!

          想著小姐就開口道:“既然她是真的生病了且已經磕頭認錯了,就把她帶下去吧,以后別讓她來伺候了!”小姐身后的小妞看到小姐的手勢,趕緊領命到這夏蓉下去了。

          夏瑤小姐可是立志要當皇后的,再過兩年就要選秀了,她自然會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不管夏蓉是有什么陰謀,只要不在自己身邊相信就翻不出什么風浪。

          而且現在的皇帝陛下才剛剛登基一年,到時候靠著父親的勢力,她多的皇后的寶座幾乎是十拿九穩。雖然只是遠遠的看過一眼皇帝,但是那英俊瀟灑的身影夏瑤是一見傾心,她分得清楚輕重,不會讓自己出什么意外。對他,她也是勢在必得!

        第4章 親事

          夏蓉隨著小妞叢小姐的房間出來走上院外的小路,可是卻是朝著來時路的反方向行去,夏蓉不由疑惑,難道不是回去自己院子嗎?遂問道:“這是要去哪?”

          小妞鄙夷的瞥了一眼夏蓉說道:“怎么著,小姐不用你伺候了你就想當主子了?我告訴你個小賤蹄子,該你做的活,你就是死也要去給我做完了!”

          其實小妞座位小姐的心腹,怎能不知道小姐的心意。小姐可是最討厭這個庶女的,怎么可能輕易放過她,小姐的意思就是讓帶她去做別的活,只是不讓她在身邊伺候罷了。

          要是小妞領會不了小姐的意思真的放夏蓉回去休息了,回去等著她的肯定不止受罰這么簡單,在小姐身邊事了寵信才是最可怕的!

          “可是小姐不是讓你帶我下去,不用我伺候了嗎?”夏蓉趕緊爭辯道,他現在的身體可經不住什么折磨。

          小妞伸手指著夏蓉回道:“我現在就是帶你下去啊,我讓你去洗衣服,洗下人的衣服,這不算是伺候小姐吧!你個小賤蹄子天生一副賤命,連下人都不如,就該去做這樣的伙計。”

          “我不要,小姐不是這么說的,我們去找小姐!”夏蓉覺得這都是小妞自作主張,雖然蔡建國小姐一面,但是這位小姐看起來不像這樣的人。

          “你以為小姐是你相見就去見的,你個小賤蹄子也配去找小姐?我告訴你,今兒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別以為生病了就什么都不用干了,想都別想!”小妞回道。

          “我不信,小姐是不會這樣對我的。好姐姐,求求你去問問小姐吧,我不去見小姐,我不配,我只求您去問問小姐,我相信小姐是不會現在讓我去洗衣服的!”小女子能屈能伸,她夏蓉只要能活著,說兩句好話又不會死,盡管壓抑的很辛苦。

          小妞一巴掌甩開夏蓉抱著她手臂的手,將弱不禁風的夏蓉甩的跌坐在地上才說道:“不用問了,你不想受罰就乖乖給我去洗衣服。要是不聽話,哼哼,我就讓人來打到你聽話為止。要怪就怪你娘,誰讓她給你生了一條賤命!”

          “姐姐,我求求你,你就去問問小姐吧。我不想死啊,求求你放我一條生路吧!”夏蓉干脆撲過去抱著小妞的腿求饒道。

          “滾開,誰說要你的命了。你個小賤蹄子,我只是讓你去洗衣服,那么多人都能洗衣服,為什么就你不能?我看你現在好好的,趕緊給我過去,活干不完不許吃飯。”一覺踢開夏蓉小妞懶得跟她磨蹭直接朝前邊走去。

          夏蓉見軟的無效,硬的又來不了,只能先跟著小妞去洗衣服。現在的天氣還不算太冷,像是春天或者秋天的樣子。洗衣服就洗衣服,先要活著然后才能想其他的事。

          雖然接受了洗衣服的命運,但是夏蓉也不能立馬變臉,萬一讓小妞察覺出剛才她是在演戲就糟了。隨意夏蓉一路都是抽抽搭搭的假哭跟在小妞的身后走。

          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臟衣服,夏蓉萬分后悔剛才沒有立即沖到小姐那里告狀。現在再想去已經晚了,因為小妞已經交代過讓人看著她不干完不許離開,而且以后這就是她的工作,一日不干完就一日不許吃飯。

          洗衣處的仆婦婢女們自然十分高興能有個人來幫他們分擔工作,個個都將她當成拉磨的驢一樣看得緊緊的,就算小妞不仗著小姐使威風她們也會看進這個棒勞力的。

          夏蓉掃了一眼周圍的人,竟然沒有一個看起來能有點善意的。既然沒有退路,她也只能認命的開始洗衣服,爭取早點洗完好吃飯。他的身體急需補充能量。

          而周圍那些看守們見夏蓉已經任命的開始洗衣服才恢復了小妞來之前的狀態。該干活的干活,該說笑的說笑,該聊天的聊天。只是他們因為夏蓉每個人都能少做不少活,而且又多了一項新的談資,這個得罪小姐的丑丫頭。

          可惜夏蓉既沒法插入他們的談話,也沒心情去關注他們。因為他有太多的工作西藥努力完成了。

          就在夏蓉對著下人們的衣服努力奮斗的時候,她的爹爹則和郝夫人兩個衣冠楚楚的坐在桌邊品茶聊天。

          “侯爺,今兒看見三妹妹我才想起三妹妹的女兒雖然比瑤兒小一歲,但是也快到家人的年紀了,不知道侯爺有沒有合適的人選?”郝夫人問道。

          侯爺拿著茶杯抿了一小口,想想才道:“不是還要過兩年才及笄嗎,到時候再說吧。”

          這個女兒本來就是庶女,又有了那樣的母親,想受侯爺大人的待見都難。更何況那個女兒自生下來至今侯爺都沒有見過,嫁人也不可能去給人家做嫡夫人,等長大了隨便找個差不多的官員送去作個姨娘就不錯了。

          “我倒是有個人選還望侯爺參詳一二。”郝夫人既然這么早提出來,就不會這么不清不楚的昏過去,她可是早就有了定計的。

          “哦?說出來聽聽?”侯爺對她這么在意一個庶女很是不解,不過夫人的意見還是要聽聽看的。

          “妾身覺得戶部侍郎錢大人是個不錯的人選,后也您覺得呢?”郝夫人問道。

          這個錢侍郎所在的戶部可是個朝廷之中認認羨慕的部門,管錢的基本就是管著其他部門的命啊!但是這個部門的人也因為個個手里不缺錢勢而不好拉攏。

          但是在朝為官想要地位穩固,力求發展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一個人脈,各個部門里都有能說得上話,辦的上事的人脈才能屹立不倒。這其中自然少不了戶部。既然錢勢不管用,那么對付戶部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聯姻了!

          戶部侍郎錢大人雖然是個中年胖老頭,但是他最大的優點就是色啊!這些年單單姨太太就娶了8房了,更不用說那些養在外邊或者住在青樓里的相好的能有多少了。

          “戶部侍郎?倒是個好人選,還是蓮兒知曉我心啊!我會跟他提的,最好是等過了年就給他送過去。”侯爺說道。

          他也一直想拉攏這位錢大人,現在投其所好正是個好機會。至于女兒嫁給一個大齡老色鬼?女兒什么的能為爹爹盡些力那應該感到榮幸,庶女就不是人啊!

          之后兩人又隨意聊了些別的,庶女的親事就這么三言兩語給打發了。也是,古代孩子的親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在這種三妻四妾的時代,連親生母親都管不著,只要嫡母決定的事就是基本定下來了。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夏蓉也逐漸適應了這種每天與冷水臟衣為伍的日子,雖然每天回去還要應付瘋子娘親,也經常吃不上飯。但是她很滿足,因為她并沒有再生病,雖然還是一副鬼樣,但是她還是堅強的活了下來并逐漸適應。

          在女人多的地方有一個好處就是有八卦,聽洗衣的女人的八卦夏蓉明白了這里根本就不是中國古代。現在的國家叫正元國,皇帝叫慕容熙,是個去年才登基,今年才15歲的少年天子。

          夏蓉的爹爹叫夏恒,是本朝的逍遙侯爺,是一位錢權都有的大人物。而侯府的女主人就是那天的貴夫人郝夫人,之前見過的小姐就是她唯一的女兒夏瑤,。

          侯府還有位嫡少爺夏彬是位被人朝拜的嫡仙般的人物,長相帥氣,文質彬彬,才氣更是名滿長安的!現在在國子監讀書,是皇帝的好友。而夏瑤自己只是個沒名字的庶女罷了。

          這日早上下朝,逍遙侯爺將戶部侍郎留住,相約在醉仙居一起吃頓酒。

          “侯爺您貴人事忙,有事不妨直言相告?”錢大人與逍遙侯寒暄著吃了兩口酒之后直接問道。他是戶部侍郎,自然有這樣說話的本錢,就算是侯爺對他也是要拉攏的。

          看著這位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臉色蠟黃,腳步虛浮,無精打采,眼袋拖拉老長的錢大人,侯爺絲毫沒有覺得將自己女兒送給他糟蹋會有什么不妥,也不覺得他的語氣太過不客氣,他只為有可能拉攏一個助力而努力。

          “既然錢兄問了,我也不拐彎抹角了。我有一庶女,今年12歲了,想許給錢兄,不知錢兄可有此意?”侯爺夜直奔主題的說道。

          “侯爺的女兒?現在才12歲嗎?那我想要娶過來不是還要再等兩年?”其實錢大人是很意動的,畢竟侯爺的長相在那擺著,而且他那個嫡女也是長安第一美女。想來這個庶女也不會差到哪去。

          侯爺哪能不明白這個老色鬼話里的意思說道:“過了年就13了,也到了嫁人的年紀,若是錢兄有意,過了年九個一將小女領進門的。”侯爺自己也跟老色鬼一樣不愿意多等兩年。

          “那敢情好,不過要是侯爺不介意,我想先見見這位小姐。”錢大人的人生追求就是美女啊!作為自己被拉攏的代價,貨色自然不能太差。雖然相信王爺的基因,不過還是先驗貨比較實在。

          “錢兄想先見見小女也無不可,只是小女畢竟是個女孩,這事還容我回去與夫人商量一下,等過些時日在于錢兄回話不知可好?”侯爺回道。

        第5章 賣女

          雖然讓人見一面也不會少塊肉,但是如果不小心些被人知道了就會有傷侯府的顏面。就算只是個庶女,在婚前還要被人相看在古代還是很侮辱人的。所以要回去問問夫人有沒有什么穩妥的辦法。

          “那就多謝侯爺體諒了,我敬侯爺一杯。”兩個人喝酒談天好不自在,只是可憐了依舊與臟衣服搏斗,為了一口飯食而努力的夏蓉,就這么被人賣了。

          等侯爺喝的醉醺醺的回府之后就直接去了他的親親郝夫人的房間。

          “夫人,我今天已經與錢侍郎說了,他也基本同意了,不過他想先見見人。”侯爺被郝夫人伺候著更衣時說道。

          “這恐怕不妥吧,要是被人知道了丟的可是我們侯府的臉!”郝夫人皺眉說道。

          其實郝夫人是怕夏蓉這幅容貌被愛好美色的錢大人看到了會不同意。之前之所以會提這件事,就是因為男女在洞房前都是不見面的,到時候就算被錢大人發現了她的這幅樣子也無所謂,反正人他已經領走了,而且他還有那么多如花美眷,無礙的。

          但是錢大人的好色精明顯然讓郝夫人吃了一驚,竟然要提前驗貨,這可怎么辦呢?她在女兒夏瑤身邊可是看見過無數次這個小賤種的,脾氣倔強,堅定的認為她也是小姐,十分惹人討厭,所以她才縱容女兒欺負她的。

          “所以我才說回來與你商量一下,看有沒有個穩妥的辦法既能讓他們見到面,又不會讓人發覺啊!”侯爺酒喝多已經有點瞌睡了,換完衣服就倒在了床上說道。

          “容妾身想一想,不如讓錢大人稍等些時日,臘月初八我要去廟里上香,到時將人帶上讓后也一間可好?”郝夫人說道。

          郝夫人有每年臘月初八上香的習慣,古代女人平時是不出門的,只有上相的時候才會坐車去廟里拜拜祈求平安。雖然他們也可以找個借口將錢大人請來府里坐坐,但是郝夫人需要時間來改造夏蓉不是!

          到時候要是實在不行恐怕就只能找個漂亮的女孩冒名頂替了,反正侯爺也沒見過這個小庶女,知道的人都在她的管轄之內不會說處去,事后將她處理了就行。

          “哦,就按你說的辦。”侯爺說完就進入了夢鄉。雖然他明天肯定不會記得現在說過什么,但是好夫人會記得的,她也給自己爭取到了時間。

          安頓好侯爺郝夫人就趕去了女兒的住處,她的印象里夏蓉一直在女兒身邊伺候的。

          “女兒,那個小賤種呢?郝夫人看見夏瑤就先問道。

          “母親現在趕來可有什么事?找那個小賤種干嘛?”夏瑤不解的看著趕來的母親問道。

          “我趕來就是為了那個小賤種,你先把她帶來讓我看看。”郝夫人沒看見人說道。

          下藥看見母親著急的態度趕緊解釋道:“她之前生病,我就沒讓她在身邊伺候了,母親稍等,我這就讓人去帶她過來。”身后的小妞硬件這兒兩位的對話自覺請命前去,沒一會就將衣服還沒洗完的夏蓉帶了過來。

          看見夏蓉的樣子,夏夫人就揮手說道:“行了,下去吧,回去好好吃飯,活就不用再干了。”夏蓉那副架勢一眼就能看出她是被從哪里找來的,郝夫人現在的目標不是讓她干活,是讓她趕緊養出些肉出來。

          夏蓉看到首位的貴夫人這樣說,小姐也沒有反駁,高興的趕緊道:“多謝夫人,多謝夫人!夫人您一定會有福報的!”說完就趕緊走了,生怕小妞再過來生什么幺蛾子。

          等夏蓉走后,小姐才開口問道:“母親,發生了什么事?”她的母親是不會無緣無故這樣做的,他們都很討厭這個小庶女的!

          “瑤兒,我準備將她許給戶部侍郎錢大人,你父親問過,錢大人也答應了,但是前提是要先見見她。我將時間推后到臘月初八上香的時候,在這之前你一定要將她給我養胖了,弄出個人樣來。”

          夏瑤了然的點頭回道:“我知道了,母親。”

          郝夫人拍拍夏瑤的手之后起身說道:“知道就好,我先走了,你父親喝醉了還在房中。”

          “母親您慢走。”夏瑤目送母親步出她的院子。

          夏瑤雖然是個嬌生慣養的大小姐,但是不等于她什么都不懂。相反發誓要成為皇后的她早已經開始熟悉那些不能說的秘密。所以不需要母親點破,她也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她該怎么做。畢竟這一些本意是為她和侯府好!

          夏蓉覺得老天待他還是很不錯的,雖然在她干活那一個月里她不知道背地里罵過多少天,但是之后的生活簡直就是天堂啊!

          整天什么都不用干還有東西吃,吃的東西還很不錯,這從她迅速撐起來的皮膚就能看出來。而且因為不用出去少太陽,她的膚色也漸漸從蠟黃暗淡朝著白皙發展了。

          夏瑤前世可是十分小心保護著自己的白皮膚的,連太陽都是能不曬就不曬的。穿越過來以后因為一直受壓迫,連生存都是問題自然沒工夫考慮曬太陽神馬的問題。之后有條件了她就整天躲在屋里,除了吃飯的時候能見個人,平時就像不存在一樣。

          今兒是臘月初八,雪。

          聽說侯府后院里最大的女人郝夫人今兒要去廟里上香,夏蓉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就被選上要跟著一起去。反正現在小姐身邊的丫頭,也是夏蓉的老熟人小妞小姐一大早就來找夏蓉,給她帶來了漂亮的新衣服,還要給她梳妝。

          “姐姐,夫人怎么知道我的啊?為什么要帶我一起去上香?”雖然心里很是痛恨這個小妞,但是嘴里還要討好她,這樣才能問出些有用的信息不是。

          “帶你去你就去,問這么多做什么。”小妞沒好氣的給這個小賤種梳妝打扮,要不是她馬上就要被送去給一個老色鬼做九姨娘,就算是小姐的命令,她也肯定會狠狠的不小心拔掉她的頭發。

          不過這個賤種果然是侯爺的孩子,這不養胖了之后也是一個小美人呢!跟小姐相像的面容因為身體不好反而多了一種病態的柔弱讓人想呵護,笑起來嘴角邊有一對小小的酒窩,格外的可愛呢!小妞你可要清醒啊!

          “我只是有點受寵若驚了,還請姐姐見諒!”夏蓉見這個小妞還是很討厭自己,要是再問有可能會挨罵,所以也就閉嘴不問了,不是有句話叫船到橋頭自然直嘛!

          夏蓉被打扮的像個漂亮的洋娃娃般被領著上了一輛等候在侯爺府門口的馬車。夏蓉剛登上馬車就看到了坐在車廂嘴里側的之前有過一面之緣的貴夫人,乖巧的說道:

          “夫人好,之前有過一面之緣,多日不見夫人您越發年輕漂亮了!奴婢多謝之前夫人對奴婢的照顧了,奴婢一定銘記在心。”聽府里的下人們說夏蓉是個到現在還沒有被取名的庶女,所以她也不敢自稱夏蓉,只能安生點用奴婢了。

          “你這一病之后倒是懂事許多,就像變了個人似的。”郝夫人之前是見過夏蓉的,也知道夏蓉為什么那么招女兒討厭,對于這么不知分寸的人她也是很討厭的,雖然這次是因為她的母親才要除掉她的,但是也是她的本意。

          但是今天一見夏蓉,她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那個小庶女!

          單單是容貌,雖然還沒有完全恢復,但是已經可以想見等養好了絕對是個不輸女兒的美人兒,雖然她們是不同的美,但是同樣的吸引男人們的視線。

          再說夏蓉今日的表現,那話說得很漂亮,姿態也懂得放低,之前那個不知分寸的賤種上哪去了?病一場就能變成這樣?她要是以后一直想今天一樣,搞不好還能在錢府混得風生水起,收攏錢大人的心呢。

          “多謝夫人夸獎,都是仰賴夫人和小姐的教導。奴婢在病的以為要死之時才明白夫人和小姐的良苦用心,以前都是奴婢錯了,幸好奴婢還有機會改過自新,多謝夫人能給奴婢這個機會,奴婢感激不盡!”

          夏蓉覺得這身子之前不可能一點錯沒有,不然侯府那么多庶子庶女為什么偏偏要找她的麻煩?就算是因為她有個瘋娘也不可能啊!因為她發現那個娘只是偶爾發瘋,平時還是很安靜的,不可能會連累夏蓉被欺負成這樣的。

          所以夏蓉的道謝是真心的,不管郝夫人信不信。

          “你明白就好,等以后你家人了我也放心了。”郝夫人之前的擔心也全都散了。雖然將她的相貌養好了,但是她要是還是那副脾氣,指不定到了錢府還會惹出什么亂子,到時候可能還會牽連到侯府。

          畢竟之前這個小庶女可是心高氣傲的緊,還曾經放言她也要去選秀女,她也要進宮,到時候她一定會做皇后的!這話雖然大家都知道不可能,但是關鍵是招人惡心啊,尤其是夏瑤!

          現在她變得這么懂事,應該不會再為了去給錢大人做九姨太額事情鬧翻天了吧。

          夏蓉哪里知道夫人心里的彎彎繞啊,回道:“多謝夫人關心。”

          之后倆人就一起陷入了沉默,靜靜等待到達目的地。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