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本)葉寒全文免費閱讀-葉寒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08 11:04

        葉寒全文免費閱讀帶給您!葉寒是向左看寂寥所創作的小說《器宗武神》中的人物,葉寒小說精選:“不可能啊,我明明已經動用煉星塔自爆,和萬山宗強者同歸于盡,為何我現在還活著,燃燒靈魂一旦自爆,那么自然就是魂飛魄散死的不能再死了,而且煉星塔一旦自爆其為了可是極為恐怖的,我不可能活著。”葉寒內心之中疑惑無比,但是環顧四周內心之中卻是揪動不已。

        器宗武神
        推薦指數:★★★★★
        >>《器宗武神》在線閱讀>>

        《器宗武神》精選章節

        “三哥,三哥你醒醒,快醒醒,三哥你沒事吧?”

        一聲焦急的吶喊聲,將正愣住的葉寒驚醒,他緊皺著眉頭看著自己眼前焦急的少年,尤其是四周的場景更是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被某個念力強者拉入了強大的幻境之中。

        “不可能啊,我明明已經動用煉星塔自爆,和萬山宗強者同歸于盡,為何我現在還活著,燃燒靈魂一旦自爆,那么自然就是魂飛魄散死的不能再死了,而且煉星塔一旦自爆其為了可是極為恐怖的,我不可能活著。”葉寒內心之中疑惑無比,但是環顧四周內心之中卻是揪動不已。

        作為一位強大的萬象境強者,還是一代宗師級的練器大師,葉寒對于自己的靈魂強度是非常有信心的,最少在整個原山界域不可能有人能夠讓他陷入幻境之中,但是他萬萬無法理解自己明明在宗門被毀之后動用自己的丹火神魂使用煉星塔和敵人同歸于盡,按道理說應該是魂飛魄散才對,怎么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

        “三哥,三哥你醒了,你沒事吧,要不咱們不試了,咱們回家。”就在葉寒內心之中疑惑無比的時候,身邊壯碩的少年再次呈現在葉寒的面前,臉上滿是著急。

        嗯?

        “葉重?”葉寒內心之中一番抽動,這個身影足足數百年時間未曾見到了,這個時候讓他的內心之中怎么能夠沒有波瀾。

        在他的生命之中,重要的人并不多,而眼前的壯碩少年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葉重明明已經在三百多年前就已經為了救他而喪命在荒野強盜手中,此時怎么可能出現在他的面前?

        “難道,難道我重生了?可是不對啊。煉星塔自爆之時,我明明感覺到自己的靈魂被撕碎城無盡齏粉,畢竟那煉星塔神秘無比,我即便是得到了數百年的時間依舊不得入門,僅僅只能夠粗略的將其掌控,其內部龐大的靈力僅僅能夠動用分毫,大部分時間都是用來輔助煉器,難道是那神奇的煉星塔讓我重生一次?”葉寒內心之中驚異無比,這樣的情況即便是作為乙方老祖也是為所未聞見所未見。

        那煉星塔本是他前世逃難之時意外獲得的一件神奇寶物,對于煉器有著極為神奇的幫助,正是因為煉星塔的存在,才讓葉寒以靜脈被毀的資質成為名動天下的煉器宗師,更是能夠讓其在沒有最終覺醒武魂丹火的情況下修煉到堪比萬象境府主的強大戰力。

        葉寒畢竟是三百多年的宗師級人物,他的靈魂也因為煉器格外強大,在感知四周天地之后,慢慢的發現自己絕對不是身處在幻境之中,也就是說他真的重生了。

        “哈哈,沒想到,真的沒有想到,這等神奇之事居然發生在我葉寒的身上,三百年,整整三百年的時間,我小心翼翼的提升自己,卻因為自己本身年少時的基礎太差止步于萬象境界,數百年時間難以進步分毫,而現在上天卻讓我重活一次,哈哈,這一世我葉寒怎么可能讓那些悲劇重演,葉全海父子,那火芒部族十三斧強盜,那萬山宗門,你們且給我等著,今世我葉寒定要毀滅你等部族,踏破你萬山宗宗門。”葉寒的雙眼之中閃爍著無盡的光彩,重活一世,以他煉器方面的宗師級能力,定能夠一躍而起。

        “葉寒,真沒想到你這個葉氏天才居然連區區三品法器都煉制不了,真是可笑,如若你還煉制不出來,那么你將失去葉家繼承者的身份被驅逐出葉家。”就在葉寒內心之中震撼不已的時候,一聲冷哼聲從遠處傳來。

        嗯?

        葉寒微微一愣,抬頭望去頓時內心之中怒火燃燒。

        “葉全海?”葉寒的聲音帶著無盡的恨意,當初就是這葉全海將他驅逐出葉家,并且在之后派人毀了他的丹火神魂,讓他即便是后來有著無盡奇遇卻依舊止步萬象境界。

        “哈哈,什么葉氏天才,我看現在不過是蠢材而已,三品法器煉制不出來也要滾出葉家。”

        “就是,就是,還死死的占著部族繼承人的位子,部族怎么能夠讓這樣的蠢貨所掌控?”

        一聲聲風涼話不斷的傳來,葉寒內心之中不斷的思考。

        嗯?

        “曼陀羅毒。”葉寒體內元力略微轉動,立即發現自己身中的情況,中了劇毒。

        曼陀羅毒乃是劇毒之一,中了此毒修為會慢慢下降直到修為盡失,前世葉寒正是在自己父母失蹤之后就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只不過后來逃難之時遇到奇遇,恢復身體,卻不知道自己身體是如何回事,此時略微感知就明白了自己這時居然是被人下毒。

        而他內心之中非常明白,下毒的人定是這葉全海無疑,而最后更是這葉全海等人對自己下了毒手。

        “三份玄鐵礦石煉制失敗,葉寒,我看你還是接受現實老老實實的交出繼承人之位,然后滾出葉氏部落吧。”

        “就是,三份如此高級的材料居然就這般浪費簡直可恥。”

        “玄鐵礦石?”葉寒微微一愣,不由的看向自己前方的煉器臺,上面有著三份有黑色的散碎礦石材料,很顯然這些材料在之前的煉制之中已經被煉制損壞。

        葉寒內心之中一陣明悟,深藏內心之中的記憶如同潮水一般涌來。

        在葉寒十三歲的時候,父母失蹤兩年的時間,葉寒也因為這曼陀羅毒修為大減,從丹火煉體境九重一路跌落到一重境界,而作為部族族長繼承人,自然引起很多人的不滿,同時在家族之中的待遇也越發的凄慘,而在這是葉寒將自己所有的積蓄全部拿出,兌換了這三份珍貴材料,要知道在小小的葉氏部族之中,能夠煉制低階靈器的玄鐵礦石可算是極為珍貴的了。

        孤注一擲的賭博,并不是葉寒為了自己,他還有一雙五歲的弟弟妹妹,這一次若是不能夠煉制完成,不但他自己會被驅逐出去毀去經脈丹火甚至自己的弟弟妹妹也會因此喪命,可以說此次乃是葉寒第一次生死考驗。

        “哼,絕對不容有失,前世我無法保護弟弟妹妹,今生卻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他們。”葉寒雙眼之中閃爍著無盡的寒光,弟弟妹妹乃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他絕對不允許出現任何的意外。

        “大長老,我想再試一次,不知道大長老是否能夠允許。”葉寒很快的將自己情緒平復一番,隨后對著遠處高臺上一個年長老者出聲說道。

        這年長老者乃是葉氏一族的大長老,實力達到丹火后天巔峰之境,當年被葉全海追殺之時,正是因為大長老幫他們抵擋了一番才讓他們得以逃出生天。

        “哼,大長老,這葉寒已經將三份玄鐵礦石煉制失敗,如此情況何必再試一次,他葉寒雖然之前是家族天才,十三歲的時候就達到煉體九重,但是現在他修為倒退僅僅是普通人一般,別說不能夠煉制法器,單單是這樣修為就不足擔任族長繼承人。”葉寒話音未落,鷹勾眼的三長老這個時候已經用自己如公鴨子般的嗓子大叫起來。

        滿頭白發的大長老這個時候看著下方的葉寒,內心之中有了一絲意動,葉寒本身葉氏部族的天才,十三歲就達到丹火煉體境九重,眼看著就要突破煉體到達后天境界,丹火也將提升到后天丹火,卻沒想到這時葉寒父母出現意外消失無蹤,而葉寒本人卻開始不斷的修為衰落,這些年為了能夠讓葉寒繼續享有修煉資源他廢了不少的力氣,此次西府一脈相逼要葉寒煉制出三品法器,否則就要剝奪繼承權和逐出部族。

        “你可有信心?”大長老看向葉寒帶著一絲慈祥。

        嗯?

        三長老臉上露出一絲怒氣,雙眼之中也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殺機。

        葉寒也不看那三長老,而是挺直了腰桿對視著大長老堅定的點了點頭。

        “好,自然你有信心,那么你再煉制一次。”

        “不行,煉器材料本就珍貴無比,焉能讓他一個區區丹火一重去胡亂耗費?”

        “就是,大長老莫非你是老糊涂了?他以前是天才沒錯,但是現在修為跌落不過一個尋常人,如何能夠煉制出三品法器,我如今已經達到丹火九重卻也沒有把握煉制出三品法器,給他就是浪費。”就在三長老出聲反對的時候,一個錦衣少年也站起來,這少年和那三長老有幾分神似,嚴重滿是陰霾。

        “葉弘?”葉寒臉上露出無盡殺機,前世就是這葉弘壞了他的丹田,粉碎了他的經脈,壞了他的丹火神魂。

        不過葉寒還沒有說話,只見那葉弘卻看向他冷笑一聲:“這葉寒若想再次煉制也不是不可能,那就是使用這煉制的殘存玄鐵吧,若是能夠煉制出來我自然不再說什么,如若不能還是趕出部族任他自生自滅,之前他不是用自己全部的積蓄購買了這份材料嘛,也不能讓他絕望不是。”

        哼!

        那葉弘的話音一落,大長老不由的怒哼一聲,已經煉制損壞的材料如何能夠再次煉制,這本身就是在難為人。

        但是就在大長老還沒有說話之時,葉寒卻一步邁出來到煉制臺之前朗聲說道:“好,我就用這材料煉制,大長老,如若煉制之后,西府一脈就將不得繼續干涉我東府事務。”

        “你……寒兒,你這是何苦。”大長老不由的嘆息一聲。

        “哈哈,好,葉寒我看你到底能夠煉制出什么,哈哈,一份破損的材料,如何能夠煉制法器真是可笑。”葉弘不由的嗤笑一聲。

        “這少族長莫不是瘋了吧?”

        “就是,就是,即便那材料是他付出了所有購買的,但是此等已經煉制一次的材料如何能夠煉制出法器?”

        “哎,看來西府這次要徹底的掌控部族了!”

        一聲聲的嘆息嘲諷的話語不斷的傳來,但是葉寒卻不為所動,或許對于旁人來說用這些煉制的殘渣煉制法器比較困難,但是葉寒畢竟是煉器宗師這還難不倒他。

        倒是身體之中的曼陀羅毒非常的危險,此時他要煉制這區區三品法器或許也需要拼命才行。

        呼……

        一聲輕響,一絲青色的火焰從葉寒天靈之處飛出,如同一條靈蛇一般飛向煉制臺上的破損材料,而他的身上隱約間能夠看到一片青色光輝,這正是煉體境的丹火顏色。

        不過丹火剛剛驅動,體內曼陀羅毒卻開始滲透,葉寒臉色不由的稍微一變,卻只能夠堅持住調動自己的體內丹火。

        “哼哼,找死!”葉弘看著葉寒不由的冷笑一聲,曼陀羅毒越是運行丹火毒性滲透也就越深,如葉寒此等拼命要不了多久就會毒氣攻心。

        呼呼……

        丹火將三塊破損的玄鐵礦石包裹,隨后緩緩的凝聚起來,懸浮在葉寒的身前,但是卻忽上忽下,顯然葉寒煉制起來也十分吃力,此時的葉寒嘴角滲出一絲鮮血可想而知此時的煉制對他的身體有著多大的壓力!

        然而就在此時,葉寒的體內卻忽然沖出一股乳白色的元力,瞬間充斥葉寒的體內,葉寒神色猛然一愣。

        “這……這……煉星塔!”葉寒內心之中大吃一驚,他沒有想到那煉星塔居然和他一同轉世,而且居然存在他的紫府丹田之中。

        轟……

        隨著一聲輕微的爆響,葉寒身上的丹火之力猛然間消逝無蹤,葉寒也不由的倒退數步。

        “哈哈,果然區區的丹火一重如何煉制出三品法器,葉寒我看你還是趕緊打點你的鋪蓋,帶著你那兩個小雜種弟妹滾出葉氏部族吧。”看著葉寒轉瞬間結束,葉弘不由的大笑起來。

        哼?

        葉寒冷哼一聲,注視著葉弘內心之中更是將此人放在了必殺之人之中,辱我家人者必殺之。

        “看來少族長還是不行啊,雖然三塊破損殘料已經融為一體,但是這名短的時間如何能夠煉制成功怕是完了。”

        “不自量力了,兩年時間他已經無法稱之為天才!”

        一個個族人們在這個時候紛紛搖頭,在他們看來葉寒根本不可能創造奇跡。

        呼……

        葉寒手中丹火之力微微一動,頓時間一股青色元力激射而出,融入那煉制的法器之內。

        其實看著這法器葉寒也不由苦笑一聲,堂堂的煉器宗師,卻無法將這材料煉制成型也是可笑。

        “不可能!”

        “老天啊,少族長他是怎么做到的。”

        哼!

        一聲聲的驚呼聲,隨后是葉全海以及葉弘的冷哼聲,而此時葉寒隨手一揮,那塊如同頑石一般的玄鐵礦石卻懸浮起來,表面呈現三層青色元力氣息,很顯然是三品法器。

        “哼,煉制出三品法器算什么,再過十天時間就是部族大比,到時候我看你如何支撐柱,到時候我會親手殺了你。”葉弘站起身來,雙眼之中滿是陰冷,即便是葉寒能夠煉制出三品法器,但是本身丹火一重到時候一樣不是他的對手。

        葉寒也同樣冷笑:“好,十日之后的部族大比,我同樣會親手殺了你這個廢物,十八歲丹火煉體境九重廢物無比。”

        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