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獨家)顧小白周鐸免費閱讀-配音女神:師父套路我免費閱讀by許許你一生

        發布時間:2019-03-08 11:03

        顧小白周鐸免費閱讀

        配音女神:師父套路我全文閱讀

          主角名為顧小白周鐸小說的名字是《配音女神:師父套路我》,這是一本劇情非常輕松有趣的現代言情小說,許許你一生此書的作者。顧小白是一名盡職盡責的配音師,可自從遇見了周鐸,顧小白便被這個男人徹底的給包圍了,她耍酒瘋能被他發現,與其他男人說話也能被他看見,這日子還怎么過。
          顧小白覺得自己上輩子一定是造了什么孽,惹到了周鐸這個小癟三,他竟然鉗住她的下巴,捧起她的頭顱,深情款款的親她眼,還一個勁地說心疼。
          她又好氣又好笑,失眠帶來的灰色情緒也被一點點敲散。
          吻得差不多了,周鐸才心滿意足地放開顧小白,捏捏她的臉蛋,刮刮她的鼻子,寵溺地開口,像及了戀人之間的親昵,“今晚乖乖等我,我先去上班了!”
          “嘣嘣嘣”房間里,顧小白像個瘋子一樣,使勁地跺地板。她剛才一定是瘋了,竟然被一個威脅她的男星調戲了!
          不行,一定要速戰速決,不能再這樣拖下去了!
          擇日不如撞日,顧小白決定了。當天下午,周鐸是去警察局領的人。一路上,顧小白將頭埋的低低的。像個鴕鳥一樣,緘默不言。
          直到自己公寓的門被打開,周鐸的手腳卡在裂隙上,痞痞地笑道:“聽警察說,你去我家是要偷窺我的美色,嗯?”
          顧小白放開了把手,緊咬著那小巧淹紅的嘴唇,不說話,小樣子委委屈屈。
          周鐸看得一陣心癢癢,忍不住想一把圈在懷里,狠狠地蹂躪她的身體,與自己的心嵌在一起,但他還是忍住了,正正臉色假咳了兩聲,繼續言語:

        第1章 突如其來的威脅

          “櫻子,拉住我的手。”

          顧小白望著屏幕上山洪噴泄的鏡面,盡量調整自己的氣息,營造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旁邊的吹風機呼啦呼啦刮著涼風,顧小白蹲在桌子下,蓄積著胸腔爆發力,濾音筒連接著聲波分析儀,一大串綠波浪線此起彼伏。

          “啊——”

          銀幕里女孩慘叫一聲,雙手松開了樹干上男人的手,她與湍急的洪水融合在一起。

          “櫻子,櫻子...”

          “砰砰砰”

          碩大的敲門聲,終于讓沉浸在銀幕上的顧小白拉回了一絲心緒。

          她赫赫喘著粗氣,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關掉了面前機器上的按鈕。

          真是鬧人!好不容易找到點感情。

          “砰砰砰”又是幾聲。

          顧小白顧不得多想了,心中泛起微微惱怒,扒拉一下,剝開了小黑屋的門,信步往外面走。

          她偷著貓眼看清楚了來人,是一個身穿運動服的青年帥哥,但是她不認識。

          顧小白拉開一小條門縫,露了一小半臉,配著因為激動緋紅色的小臉頰,沒好氣地開口,“你是誰?請問有什么事兒?”

          她也想出去和帥哥好好認識一下,奈何剛才氣憤先入為主的思想,直接砍斷了她的好感。

          果然,還是認不出他么?

          周鐸看著顧小白櫻桃色的小臉,嘴角彎起一抹笑弧,細細打量她,這丫頭的精神狀況確實好了很多。

          應該能進行下一步的治療,逐漸接觸更多人了。

          “找你。”

          薄唇輕啟,男人的聲音如同水光一般緩緩流瀉,顧小白瞬間怔忪。

          幾秒過后,她才伸出指頭指了指自己,想到幾分鐘之前這個指頭還揪住自己胸口,猛然放下,面色不自然的開口,“找我什么事?”

          大腦皮質的激動還未完全散去,顧小白的心癢癢的,只希望趕快打發完面前這個男人,趁著還剩點感覺,繼續自己未完成的事。

          “我給你看樣東西!”

          男人邪魅一笑,從兜里撈出手機,調出一個界面,遞給了她。

          顧小白狐疑的接過手機,屏幕上是摁了暫停鍵的視頻,她不明所以,纖細蔥白的指腹點開了視頻。

          “轟”

          顧小白看了前面開始,大腦一瞬間當機。

          這個怎么會被發現了?!

          顧小白有些尷尬,開始正眼打量面前這個恰如少年的白面帥哥。

          “你什么意思?”

          “我非常好奇,到底什么人才能自己解開衣服躺在客廳里,還不拉窗簾。!”

          “所以過來拜訪一下。”

          “噗”

          男人毫不避諱地捏造了事實的真相。

          顧小白羞得滿臉通紅,她那次不過是發酒瘋而已,不知道怎么被拍下來了,但即使這樣,面前這個男人憑什么信誓旦旦過來拆穿她?

          顧小白趁著罅隙,手指卻飛快的在屏幕上摁出了刪除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塞到了男人的手里,砰的一聲砸上了門。

          尼瑪!好尷尬!

          “叮…叮叮。”

          門鈴再一次響起,顧小白又在貓眼上看了一眼,還是剛才那個男人!

          “手機上刪除了,我電腦還有備份!”

          門外類似調戲的聲音,如魔障一般音繞在顧小白的耳旁。

          她躲在在門后來回踱步,思襯著如何應對。

          “叮叮…”

          絡繹不絕的門鈴聲,顧小白沒了先前的脾氣,欲哭無淚,深深吸了口氣,像壯士一般擰開了門,夾雜著小脾氣,“你到底想怎樣?”

          “我看了這個視頻,對你有興趣,想讓你做我女朋友。”

          男人帥氣的臉龐上,唇角噙著一抹邪笑,顯得放蕩不羈。

          “滾。”顧小白咬牙切齒,想也不想就拒絕,甚至還在心里腹誹這人是斯文敗類!

          許久沒等到男人的離開,顧小白鼓起勇氣偷偷瞥了一眼,正好對上男人落在她身前的目光。

          顧小白又氣又尷尬,雙手擋在鎖骨,小臉紅彤彤的染成一片,像只煮熟的大閘蟹。

          “穿成這樣來見我,看來我們倆挺有默契。”男人眸光暗了暗,比起一年前救他時,這丫頭好像又發育了。

          難怪只是偶爾露個面,就能引起外賣員的窺覬……讓他不喜!

          “你!”

          顧小白真的想上去揍他一頓,可惜目測她才到達人家胳肢窩,估計打不過,“你換一個條件吧!”

          “可是你除了有這個優勢,我在你身上也得不到什么?”

          “你!我可以給你錢,要多少?”

          “嗯?”男人挑眉。

          “我是說,我可以跟你買這份視頻!”

          “我不缺錢,給你三天時間考慮考慮,我住在你對面,考慮好了,晚上隨時歡迎你過來敲我的門!”男人功成圓滿露出一個璀璨的笑容,“對了,我叫周鐸,要記住!不來的話,我就發網上了。”

          顧小白憤恨不滿的看著輕浮遠去的周鐸,碎口:“卑鄙,無恥,下流,坑……”

          遠去的人似乎心有感應似的,別過頭。

          顧小白看著原路返回的周鐸,心撲騰撲騰跳到嗓子上,這么小也能聽見?

          周鐸一步一步靠近,將她堵在門邊,低頭彎腰在她耳邊囈語,顧小白扭了兩下沒躲過,乖乖順從,“你醉酒的樣子,很好看!”

          “轟,隆”

          顧小白佇立在門口好久,久久不能釋懷!生平第一次,她被周鐸的聲音弄…酥了。

          “哐鐺”

          又是一陣砸門聲。

          顧小白坐在沙發上,久久不能平復心中的澎湃。

          電話響起,顧小白看了眼來電顯示,正襟危坐,小心翼翼開口,“喂,陳姐。”

          對面立即一陣河東獅吼,“小白你怎么回事?這次的音稿怎么還不見發過來?全片就等著你的配音審核了。”

          “馬上馬上。”顧小白諂媚的頭如點蒜。

          “快點。”

          “好好,陳姐。”

          顧小白等著對方掐斷了電話,無力癱在沙發上,心有余悸。

          幾分鐘過后,備忘錄提示音響起,顧小白看了眼,上面寫了最后稿子的截止日期。

          她長呼了一口氣,黯然神傷朝著小黑屋走去。

        第2章 出師未捷吻先沒

          “來啊!小寶貝,我們來快活啊…!”

          “不要,不要。”顧小白雙手拄著地,瑟縮的往后退。她想看清楚男人的臉,可是頭頂的光燈刺眼,逆著光,她怎么看不清?

          “nonono~”男人舉了舉指頭,“你會快活的!”

          “我求求你了,你放過我吧!”

          顧小白吐著濃濃的哭腔,嬌柔婉轉的嗓音聽起來楚楚可憐,眼淚吧嗒吧噠噠往下掉。

          “你知道嗎?我等這一刻等了很久。”

          男人突然蹲下身體,溫柔的揩去了女人的臉龐滾落的淚珠,“別怕,我會好好愛~你的。”

          ……

          她看清了面前的人,“呀!周鐸。”

          睡了一宿的顧小白猛然從床上翻爬起來,手心一把捂住胸口,指甲深深的嵌進絨面睡衣里,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豆大的汗珠一滴滴順著泛紅的臉龐劃落。

          她能感覺自己的心臟像裝了馬達一樣砰砰直跳個不停,她竟然被這樣一個噩夢嚇醒了。

          顧小白伸手摁了一下床頭的壁燈,看了眼床頭柜的鬧鐘。

          七點多一點,掀開了被子,翻身準備起床。

          廁所里。

          顧小白呆呆地揮舞著大頭牙刷,滿嘴泡沫,含了一口水。

          “噗”

          吐掉,擺下漱口杯。雙手掬了一碰清水,使勁地拍在臉上。

          她始終想不通?周鐸是怎么得到這個視頻?按照角度來計算,應該是住在她對面那幢樓所為!

          視屏上所謂的醉酒,是沈雨霖結婚的那晚,她放縱自己,買了一箱啤酒,窩在屋子里喝得爛醉如泥,第二天早上起來,看到自己光滑躺在客廳里,自個也嚇了一跳。

          也是唯一一次,她知道了自己,醉酒后會脫衣服,酒品如此之差。

          不想了,不想了。

          顧小白從架子上扯過一條土狗色的毛巾,隨意蘸了蘸臉上的水,走出了衛生間。

          一個小時后。

          顧小白摁響了周鐸的門鈴。

          摁了一次,沒反應。

          繼續第二次,還是沒反應。

          顧小白沉重地嘆了口氣,準備打道回府。

          “誰呀?”

          略帶不滿的音色響起,夾雜著濃濃的起床氣。

          顧小白被這聲音嚇了一跳!好熟悉的感覺。

          “那個,周先生……”

          顧小白話還沒說完,便被周鐸打斷。

          “哦。”周鐸看見顧小白,微微錯愕,隨即玄乍開一抹笑容,“原來是小白啊~”拉長了尾音,帶著絲絲揶揄。

          顧小白自動忽略他的聲音,正了正身體,一本正經開口。

          “對,是我,我想跟你談談。”

          “這么快就想好了?”周鐸訝異!倏爾哈哈大笑,“小白,我不是讓你晚上過來嗎?怎么這會兒就忍不住了?”

          顧小白靜靜的待周鐸自彈自唱表演完畢,面色不動的開口。

          “我想,周先生你是誤會了?關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不經過我的允許,擅自拍攝關于我的視頻,已經侵犯了我的隱私權!加上你后來攜視屏威脅我,追究起來,你是要負法律責任。”

          “但是,看在我們是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份上,我相信你也不是故意的,你只要當著我的面,把視屏刪除了,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責任。”

          周鐸壓根沒聽進去一個字,只是顧小白那粉嫩的小嘴一直張著咿呀咿呀,像一顆紅透了的小草莓,忍不住自己想要上去一親芳澤。

          “周先生。”

          顧小白氣急了,周鐸一直盯著她看,她不好發作,只得提高聲音來提醒他。

          “啊!”

          周鐸回過神來,小女人糯糯的聲音聽起來根本沒有什么震懾力?她竟然大清早的跑到這里來跟他談法律,嘖嘖。

          周鐸蜻蜓點水在顧小白鮮紅的唇瓣下啄了一口,笑著問她。

          “你在跟我講道理?”

          “呼。”

          走廊里吹過一陣涼風,顧小白腦袋充血般呆楞在原地。

          看著顧小白傻傻的容顏,周鐸說不出來的高興。

          反應過來,顧小白恨不得撕了面前那張臉,咬牙切齒,“我在跟你談法律。”

          “可是…我一般不講法。”周鐸無奈地側過身子,拉開門,讓出一條道:“進來嗎?”

          “進來你妹。”顧小白忍不住爆粗口,翻出手背使勁在嘴唇邊擦了擦!惡狠狠地了周鐸一眼,小旋風一般的溜回了房間,摔上了門。

          當真是,出師未捷吻先沒!

        第3章 ?萬事備東風來

          顧小白想了整整一個下午,還是沒想出什么好辦法來!

          不到萬不得已,她當然真的不會去告周鐸,呈堂證供,那些視頻是要當做證據的,會放大。

          到時候人們豈不是都知道了,她最怕就是鬧得人盡皆知。

          再者,萬一周鐸耍炸呢?抵死不承認做過的事?

          周鐸說過的話,她也沒有留證據。

          私了……也黃了。

          想來想去,顧小白冒出個鋌而走險的辦法,那就是……偷!嘿嘿!

          偷的第一步,先搞到他們家門鎖的密碼,然后偷電腦,砸電腦……哈哈!

          顧小白頭一次露出了奸詐陰險的笑容,仿佛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明的不行,她來暗的?實在不行,還有以牙還牙呢!

          顧小白在草稿紙上做了嚴密的部署!偷偷摸摸的找了兩塊鏡子,鬼鬼祟祟的在走廊上徘徊了一段時間。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顧小白搞定了一切,慵懶的坐在客廳上翻看著手機里公司微信群,同住在這幢公司的“員工公寓”里,她得找找周鐸是什么職業,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而現在她只需要等到周鐸回來就行……

          然而找了一圈,她也沒有找到周鐸兩個字!剩下還有十多個沒改備注的!

          顧小白煩躁的關了手機。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周鐸正坐在辦公室,正觀看著她在走廊里的一舉一動。

          這小東西除了在墻上不起眼的地方放了塊鏡子,沒干什么?到底,她在想什么呢?

          周鐸想不通?

          “周總,火舞已經收購完畢。”

          門外,一秘書報告。

          “好,讓律師重新擬定一份合同,發下去吧!務必記住,顧小白的工資翻倍。”

          周鐸轉了轉手中的鋼筆,想起早上那個淺淺的吻,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

          嗯,要循序漸進,不能操之過急!

          周鐸晚上回去參加了家庭的周末聚餐!一家人嘮嘮叨叨的督促他趕快成家!

          “成家,我喜歡男的,怎么成?”

          周鐸揀起一塊鯽魚往嘴里帶。

          “混賬。”

          周老爺子一拍桌子,嘴唇周圍的胡子翹了翹,“你一個男人,喜歡什么男人?過年,你就是騙也要給我騙個孫媳婦回來!”

          “老爺子,別生氣,別生氣。”

          周圍的人都圍上去安撫老爺子的情緒,周鐸他爸媽還一臉瞪著不安分的周鐸。

          周老爺子一陣呼喊,“吃完了趕緊走,別在這里礙手礙腳。”

          周鐸不在乎,飯扒了兩口,在眾人看不見的角落里,沖著周老爺子比了一個贊。

          周老爺子也回了一個爺孫只有爺孫兩個才懂的暗號。

          “得嘞,我走,家里沒有我的容身之地。”周鐸抽了兩張紙巾,往廚房方向一瞄,“周媽,我的東西準備好了嗎?”

          “小少爺,早就準備好了。”

          被叫做周媽的人提著一大袋裝好的便當,遞交到了周鐸手里。

          “你拿來干什么?”

          周媽不知道周鐸要這些飯菜干什么?

          “喂貓。”

          周鐸想也不想脫口而出。

          “爸!”周鐸的媽媽看看周鐸,又看看周老爺子,她好不容易一個星期才能見到兒子一次,回來吃頓飯,屁股還沒坐熱呢!就被老爺子趕走了。

          “讓他走!他在這吃不下飯。”

          ……

          回到公寓鐸時候差不多十點了,周鐸還沒敲開顧小白家的門,便遠遠看到了她蹲在樓梯走廊里。

          “顧小白。”

          他走到她身邊,喊了聲。

          顧小白抬頭一看,周鐸正居高臨下的望著她,眼波帶笑。

          顧小白被這笑容晃了一眼,踉踉蹌蹌站起身,兩眼發黑,昏了過去。

          “顧小白,顧小白!”

          周鐸慌了,嘩的扔掉了手中的飯菜,接住了她倒下的身體。

          顧小白很爭氣,周鐸才跑了一層樓梯,她就慘悠悠地醒過來了。

          “你帶我去那里?”

          她被公主抱著,挨近他的胸膛,甚至還能摩擦到他壁壘分明的肌肉。

          “你醒了?”周鐸舒了一口氣,“我還以為你心臟病發了呢!準備送你去醫院。”

          顧小白剛想回一句,“你怎么這么嘴欠呢?”不過后來想想他們關系不熟,掙扎著從他身體上翻爬下來,“謝謝你啊!剛才我可能蹲太久,直立性低血壓了!”

          “你是在等我嗎?”

          周鐸任由她離開自己的懷抱,吊兒郎當的開口。

          “是。”

          顧小白沉默了好久,終于囁嚅了一句話。

          “好,那走吧!”

          周鐸上前拉過了顧小白的臂膀,攙扶著她,卻被她微微避開。

          他也不在乎,虛浮著伸出一只手,亦步亦趨地跟在她后面。

          到達門口,周鐸摁了密碼,顧小包背靠著他。

          “我不用進去了,我來就是想告訴你,這幾天我來姨媽了,可能……”

          后面的話,她沒說出口,不過,她想,周鐸應該能明白吧!

          要她直言不諱地說做不了那事兒,要讓周鐸失望了!她是怎么也說不出口。

          周鐸炙熱的目光考究在顧小白身上,像是猜測她話里的真實性。

          顧小白也就任由周鐸大大方方的大量,難不成,他還能扒了她的褲子驗證一下不成?

          周鐸:“來幾天?”

          顧小白:“一個星期。”

          “靠。”周鐸捶了一下墻壁,“麻煩!”

          顧小白聽的膽戰心驚,但她就是不說話!

          “拿著”周鐸推了推顧小白的臂膀。

          “什么?”

          “酒店打包的飯菜,送給你了!”

          顧小白斜著眼睛瞟了一眼湯汁濺出來的精致盒子,不像是打包的。

          “快點拿著!一個星期來找我。”

          周鐸語氣里微微有些不耐煩。

          “喔喔!”顧小白利索的接過了那袋東西,顫顫巍巍的離去。

          “還有,明天晚上在家等我,那也不許去!”

          顧小白驚愕,腳往后退了幾步,一副你要干嗎?

          “找你有事。”

          周鐸看出了顧小白眼睛里的驚恐,重重強調了一句,“好事。”

          最后,顧小白艱難地點了點頭,防狼一般回了自己的房間。

          隨之,那包飯菜也被丟進了垃圾桶。

        第4章 去警察局撈人

          凌晨一點,顧小白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反側合不上眼。

          QQ上還死寂一般躺著一條短信,沈雨霖的單獨分組,她畏懼點開來看。她怕塵封在過去的記憶如排山倒海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一直熬到清晨,顧小白才悉悉索索穿好衣服,頂著一大圈烏青的熊貓眼出門倒垃圾,拉開一絲門縫,透涼的冷空氣迎面撲來,她瑟縮地抖了抖。

          將衛衣的帽子蓋住頭,迅速的跑到一樓,又跑折回來。

          “顧小白,你跑那么快干什么?不是說,女生來大姨媽,不可以劇烈運動么?”

          樓梯的盡頭,周鐸正居高臨下匪夷所思地盯著喘著大氣的她。

          顧小白沒想到又遇見了周鐸,沒回答,白了他一眼,拉攏了衣服,準備從他旁邊岔過去。

          什么時候,她和周鐸變得這么熱絡熟稔了?

          周鐸可沒放過她,在樓梯的走道里,張開雙手,堵住了顧小白奔奔的步伐。

          “什么事?”

          顧小白頭也不抬,眼睛盯著小白鞋的貝殼頭,數著波紋,聽不出情緒。

          “抬起頭,我看看!”

          “周鐸,你是不是有病?!”

          顧小白覺得自己上輩子一定是造了什么孽,惹到了周鐸這個小癟三,他竟然鉗住她的下巴,捧起她的頭顱,深情款款的親她眼,還一個勁地說心疼。

          她又好氣又好笑,失眠帶來的灰色情緒也被一點點敲散。

          吻得差不多了,周鐸才心滿意足地放開顧小白,捏捏她的臉蛋,刮刮她的鼻子,寵溺地開口,像及了戀人之間的親昵,“今晚乖乖等我,我先去上班了!”

          ——

          “嘣嘣嘣”

          房間里,顧小白像個瘋子一樣,使勁地跺地板。她剛才一定是瘋了,竟然被一個威脅她的男星調戲了!

          不行,一定要速戰速決,不能再這樣拖下去了!

          擇日不如撞日,顧小白決定了。

          當天下午,周鐸是去警察局領的人。

          一路上,顧小白將頭埋的低低的。像個鴕鳥一樣,緘默不言。

          直到自己公寓的門被打開,周鐸的手腳卡在裂隙上,痞痞地笑道:“聽警察說,你去我家是要偷窺我的美色,嗯?”

          顧小白放開了把手,緊咬著那小巧淹紅的嘴唇,不說話,小樣子委委屈屈。

          周鐸看得一陣心癢癢,忍不住想一把圈在懷里,狠狠地蹂躪她的身體,與自己的心嵌在一起,但他還是忍住了,正正臉色假咳了兩聲,繼續言語:

          “早說你這么想要!我送上門來,保證讓你如愿以償。”周鐸彎腰低頭,在她耳邊輕輕呵了口氣。

          “嚯”

          顧小白脊背微滯,全身被雷劈了一般,不僅是因為周鐸親密的距離,還有他那抑揚頓挫的聲音。

          “在中國,女人強,奸,男人是不犯法的。”

          這下周鐸總該明白,她在警察局的說辭不過是為了洗白她為何出現在他的家里以及掩蓋行竊之事!

          顧小白有些心煩氣燥,撂下這么句話,雙腳重重地踩在周鐸的腳上,“蹬”地又跳起來咬了他的手背,只聽見周鐸“嘶拉”悶哼了一聲,眉毛擰成一團麻花,他卡在門縫的手腳并沒有松動的痕跡。

          效果失敗,顧小白挫敗地往沙發里面走!

          周鐸像是波強大的流感病毒,任憑她十八般武藝上場,也趕不走他!

          周鐸還沒有來得及生氣,只看見顧小白病懨懨地撅在沙發里,抱著一頭粉紅色的豬,一動不動。

          他走過去,踢踢她的小腿肚,“怎么啦?”

          她回答:“周鐸,我們熟嗎?”

          她記得,她們不過認識了不到兩天而已,因為一件視屏的事牽扯在一起!

          周鐸臉僵了一下,隨即皮笑,“慢慢地我們就熟了!”

          “周鐸,我不缺朋友,也不缺…”顧小白艱難弩了弩嘴,“炮友。”

          “唰”

          這一句,惹惱了周鐸,他扛起顧小白就往小黑屋里跑,摸著墻壁開了燈。

          “噔”四周驟亮,他又開了暖燈,混著頹靡的昏黃。

          小黑屋的部署一覽無遺,周鐸指著錄音拐角一個鐵盒子,乒乓打開,幾樣成人用品展開。

          周鐸略帶怒氣,俯身壓向她,“你私下里就這么放得開?”

          顧小白臉紅得像個蘋果,就是當初給一個視頻配音時,她怎么都達不到效果,師父給寄了份這個,但她當時并沒有用,怕被人發現,還特意藏了起來……鼻尖聞到雄性荷爾蒙,她未雨綢繆驚嚇的捂住了嘴巴,防止他偷襲。

          忍不住爆了粗口說出來的話斷斷續續,漲紅了臉。

          “你他媽...的怎么會知道這盒東西?”

          周鐸的怒火蹭的因為這個動作下去大半,他不禁像揉羊羔毛一般揉了揉她的短發,避開她的問題。

          “你把我們倆的關系,當做成人間不需要負責的游戲?”

          顧小白睜大了眼睛,難道不是嗎?當初是誰敲開了她家的門,說要來一炮的!

          “要不你當我女朋友?或者媳婦兒也成!”

          這一下換成顧小白匪夷所思地望著周鐸了,撕開了指縫,“你神經病啊!”

          周鐸一本正經思考半久,回答:“我神經沒有問題。”

          ……

          “顧小白。”周鐸突然將出神的她拉了回來,“剛才我說的話是認真的!”

        第5章 不張我親你

          “我不去你家。”

          顧小白義正嚴辭,坦然拒絕。

          中午,她已經將他的電腦故意泡在澡缸里,雖然這中間被周鐸突然拜訪的好友撞見,送進了警察局,但終歸,她在周鐸這里的威脅算是解除了,現在說話,語氣都剛硬起來。

          “你還來著大姨媽,我又不能對你做什么?”

          周鐸側過腦袋,耐心地哄騙她。

          “噔噔噔”

          顧小白在周鐸的目光下,跑進了房間,咬咬牙,割愛般的從儲蓄袋里拿出一沓鈔票,一萬塊!

          然后匆忙地跑出去,重重地拍到周鐸的手里,“這是賠你的電腦錢,以后不要再來找我了!”

          周鐸微滯,捏著被硬塞到手里那沓像燙手山芋一樣鈔票,目不轉睛地望著顧小白…然后彎腰一個側翻,扛起顧小白就往自個屋里跑。

          “你放開我…周鐸…”

          “放開,周鐸…我頭暈…”

          “讓你放開我…”

          顧小白掄起拳頭砸他的頭顱和后背,還揪他的頭發…

          只聽見周鐸悶哼一聲,不在乎顧小白這些小把戲,手卻勒得她更緊了!

          “我的腰!”顧小白欲哭無淚,胃里翻江倒海般燒灼痛。

          周鐸輕緩地放下顧小白,見她額頭沁出細微的汗,嘴唇泛著白,一下子慌了。

          “顧小白,你沒事吧!”他拍了拍她肩部,呼喊“我送你去醫院。”

          “沒…事。”她掙扎著周鐸的手,就要往家里跑。

          “這個時候,不準鬧小脾氣。”

          周鐸突然扳下臉,公主抱起顧小白,三步作兩步往外跑。

          顧小白無暇指證他言語里面的親呢,小手攢緊了他的衣袖,拉拉,“我真的沒事,我…餓了”

          周鐸的腳一下子躑躅,又聽見她補充,“剛才可能犯低血糖了,你放我下來。”

          顧小白掙扎著,周鐸沒放手,又將她擺在了沙發上,“你等著,我給你叫外賣。”

          “不…”

          “不準拒絕。”

          周鐸眉眼透露著濃濃的擔心,然后瘋狂在家里翻箱倒柜,終于找到一小塊巧克力,撕開外包裝,“你先墊著。”

          顧小白猶豫片刻,始終沒有接。

          “拿著呀!”周鐸湊上來,吊兒郎兒,“難道讓我喂你。”

          顧小白眉毛擰在一起,看著皺巴巴的外殼,“這巧克力不會過期了吧!”

          ………

          顧小白承認她這句話有點戳人了,但從一個男人家不知道哪個旮旯兒翻出來一塊甜食,包裝還是那么破敗,她……吃不下去呀!

          周鐸:“能吃蛋糕嘛?”

          顧小白:“能。”

          聽到肯定答案,周鐸徑直走向桌子,將一個包裝精美的蛋糕盒掀開,里面還放著一束小小的牛皮紙紅玫瑰。

          “那個,你送我回去,我家里有吃的!”

          顧小白不傻,看得出來人家精心準備的禮物是要送人的!她沒有那么不識趣,再說了,她也不想吃他的東西!扯出過多的交際。

          周鐸垂低著頭顱,抬著劃好的蛋糕走到她面前,“張嘴。”

          顧小白搖搖頭,她看見,周鐸把奶油全部刮干凈了!

          “不張我親你。”

          顧小白吃了第一口。

          “給我親親。”

          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周鐸的嘴巴就放上去了!

          “唔…”

          顧小白氣的要瘋了,大腦瞬間當機之后,脫掉小白鞋就往周鐸身上咂。

          “生日快樂,顧小白!”

          周鐸放下了蛋糕,接過了顧小白目瞪口呆舉著那只鞋子,細心的替她穿好,綁上鞋帶。

          顧小白全程無反抗,僵坐在沙發上,感動之余的還有不真實!她和周鐸的相遇是一場夢。

          “周鐸,你對我的目的是什么?”

          “娶你。”

          ……

          顧小白發現了,她和周鐸談話絕對不會超過三句。

          “你以為我騙你?”

          “戒指我都準備好了!你不相信?”

          “我有那么差嗎?”

          周鐸三連問啟動之后,直接將蛋糕端過來,“顧小白,念念上面的字。”

          顧小白隨即瞅了一眼,轟,雖然被挖了一個角落,但龍飛鳳舞的字跡很清楚,儼然就是她的大名。

          “顧小白,看看花里有什么?”

          銀光閃閃的鉆戒。

          “顧小白,這蛋糕是我親手做的。”

          周鐸承認自己有些小孩氣了,把自己的心剖出來擺給顧小白,也不管她接不接受,他竟然不言而喻的想要跟顧小白邀功請賞……

          “周鐸,我不喜歡你。”

          這下變成顧小白手足無措,她沒有處理過這種情況的經驗啊!

          “沒事,我又不丑,感情可以慢慢培養。”

          周鐸:“顧小白,你頭還暈不暈了?”

          顧小白:“我要回家。”

          周鐸:“五分鐘送東西的人還不來,我就投訴他!”

          顧小白:“我還有事,你讓我離開。”

          周鐸:“要不你再吃一口蛋糕填填肚子吧!”

          顧小白:……(請給他們兩個之間接一根天線好嗎?盡量交流無障礙!)

          “周鐸,我有男朋友,你不要再糾纏我了!”

          “你沒有。”

          “我心里住著人,誰也趕不走。”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