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暴君的復仇寵妃小說-暴君的復仇寵妃免費閱讀by瘋梨嘟嘟

        發布時間:2019-03-08 10:43

        暴君的復仇寵妃小說

        暴君的復仇寵妃全文閱讀

          暴君的復仇寵妃好看嗎?暴君的復仇寵妃結局是什么?《暴君的復仇寵妃》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說,為網絡作者瘋梨嘟嘟所寫,主角上官若水南宮淵冥。初遇時她是天賦異稟的傾城國師,而他只是個落魄王子,為她兩次所救,對她一見傾心……
          南宮淵冥眼睛微瞇,鷹眸定在眼前的白色身影,眸光微閃,不偏不移。
          “上官若水,你這個妖女,休要用妖法亂我軍心!”身處馬上的洛傾城因這地動和風沙身子搖搖欲墜,她一手擋風,眼睛死死的盯著上官若水的方向,咬牙切齒。眼看就要攻破城門了,眼看她就要成為這世上最尊貴的女人了,她決不允許任何人破壞這一切。
          “將士們,這妖女善用妖法,我們豈能容她。斬殺妖女者,黃金一千兩。將士們沖啊……”
          這一聲如同一個悶雷,頓時在軍中炸開了鍋。顧不得腳下虛晃,風沙狂妄,所有人猛地向前沖殺。
          “呵……”銀鈴般的笑聲從半空中傳來,眾人這才發現,不知何時,上官若水已雙腳離地,浮在空中。笑聲雖是她發出,但卻不達眼底,面沉如水,安然的猶如死寂。饒是這些在沙場上征戰四方的兵將,此時都感受到了對死亡的恐懼,從上官若水身上散發出的死氣,似要吞并所有,毀天滅地。
          “若水,停下!”察覺到了她要做什么,南宮淵冥冷硬的面容破裂了。他瞳孔睜大,死死的盯著那浮在空中的女人。

        第一章 以血為祭(一)

          兩國交戰,城墻之下對峙千軍萬馬,上官若水跪于大軍前方,白衣染灰,巋然若松:

          “不要攻城!”

          她目光直直的射向為首主帥,那人一襲銀色戰甲,面容冷毅,眸光深幽,周身散發出一股冷冽之氣,讓人不寒而栗。

          “滾開!”

          冷酷的兩個字,似一根冰箭,射向她的心。四年的糾纏撓心,多日的纏綿溫情,被這一句“滾開”,生生擊得粉碎。

          上官若水秀拳緊握,銀牙暗咬,她自然看得到男人眼底的冷漠,透著冰徹入骨的寒,昔日里深情的眸子,此刻只剩陌生人般的死寂。而與他并馬而立的洛傾城唇邊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冷聲道:“上官若水,我勸你速速離去!兩軍交戰,豈容你在此亂我軍心。”

          不理她的話,她的眸子定定的看著南宮淵冥,目光堅定。她不能就此退縮,現實也容不得她退縮。她那才數月大的親身骨肉還懸在那城墻之上,那如幼苗般嬌小的身影,是她的命,牽動她每一絲心緒。她咬著牙,用期望并帶有懇求的目光望向他,聲音中滿是哀求:“他是你的兒子啊,我求你救他!”

          若可以,她寧愿用她自己的命換那小小身影,但他們卻要的是他放棄攻城,江山和骨肉,她多希望他能選擇后者。

          上官若水眼睛通紅,但卻努力壓抑著眼淚不奪眶而出,直直的跪在那,單薄的身影似隨時能被風吹倒。南宮淵冥巋然不動,冷毅的臉若冬日里的寒霜,眼底深潭般看不真切。

          洛傾城看著沉默的他,眸底劃過一絲擔憂,這個節骨眼上,她決不允許出任何差錯。她眸光一厲,顧不得往日維持的溫婉形象,言辭犀利:“你說那是相公的兒子,就是相公的兒子么?誰知道這是你和哪個男人……”

          “夠了!”低沉的輕喝,止住了她的話。洛傾城注意到他瞬間暗沉的臉,心中一悸,艷麗的臉上露出一絲暗色。

          迎著南宮淵冥的目光,她心頭一顫,洛傾城的羞辱她并不放在心里,但從他眼底散發出的質疑與冷酷卻將她的心,生生剝離。

          他質疑她!在多日的溫馨之后,在那一次次的纏綿之后,他質疑她!

          心酸致死的痛,涌上心頭,讓她一陣顫抖。但為了孩子,她強忍著那番蝕骨疼痛,身子依舊跪得筆直,聲音鑿鑿。

          “他是你的孩子!”

          肯定的聲音,卻在他冷漠的眸光之下,顯得蒼白無力。從他眸子里,除了冷凝,她看不到任何溫情,她似乎聽見心化作碎片的聲音。

          “讓開。”

          無情的聲音在這蒼茫的秋風中再次響起,她的心似被這聲音打入深淵,萬劫不復。

          南宮淵冥似沒了耐心,眼睛不再看她,右手一揚,戰旗高升,宣戰的號角已然吹響。

          “不要……”上官若水凄聲尖叫,原本蒼白的臉更顯慘白,轉頭看向那掛在城墻上的小人兒,身子在這冷風中,如一片浮萍般搖搖欲墜。

        第二章 以血為祭(二)

          他竟升起了那宣戰的戰旗!他竟不管他們的孩兒死活!

          心似被瞬間擊垮,他的冷漠決然,孩子的生死險境,讓她飽受著蝕骨的疼與冷。

          “南宮淵冥,你真不顧你兒子的命么?”城墻上,不知是誰,對著他一聲大吼,聲音中,似帶著一絲懼意顫抖。他們也怕吧。這個人現已一統三國,兵強馬壯,鐵血無情,一旦開戰,他們幾近沒有勝算。故才會用那襁褓中的嬰兒威脅,只望能得到一絲轉機。

          “我的么?”

          淡淡的三個字,似一把重錘,砸在了她的心上。她的眼底滿是不可置信的疼,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聽,那低沉的聲音,殘忍的話語,將她所有的付出與真心,生生踩在腳底。眼前一陣恍惚,但卻又看得真切。洛傾城得意的笑,那似勝利者般的驕傲,似要將她掩進一抹塵埃。

          她本以為,他不救孩子,是為了大業;她本以為,縱使千帆過盡,他至少會承認她為他生的子嗣。但不想,原來她錯了,錯的離譜,錯的殤情。

          “南宮淵冥,你真的如此想么?”心痛到窒息,卻仍舊抱著一絲希冀。她抬眼看他,眼底是排山倒海的疼痛悲情。

          他望著她,臉色冷硬。她企圖從他臉上找出一絲不忍,但沒有,什么都沒有。

          “是。”

          冰冷的一個字,如最無情的宣判,將她打進深淵。她只覺得空氣似被抽干,心口若火燒般疼痛撕絞,胸口涌出一股熱氣,順著喉嚨噴涌而出,落在那黃土之上,如點點紅梅,開得美麗妖嬈。

          她顫著身子,緩緩站起,心上似有千萬根冰針扎下,鋪天蓋地的冰冷與疼痛,如一桶寒泉之水,從頭到腳,澆滅了她心中所有希冀,泯滅了過往所有恩愛與溫情。

          “讓開吧。”低沉的聲音嘆息般沉然響起,他深邃的眼眸,有如萬丈深淵,讓她墜入萬劫之地。

          “為什么……”她渾身顫抖,眸光低垂。不知道這三個字是問他,還是問自己。那痛意好似瞬間沉寂,取而代之的是從骨髓里散發出漫頂的絕望與悲慟。

          她強撐著地緩緩起身,膝蓋因著長跪而有些許虛浮,站直的身子單薄的似被風一吹即倒。

          南宮淵冥盯著那漂浮的身子,眉頭有一刻收緊,但轉瞬即逝。洛傾城頓時警鈴大作,手上的長鞭猛地翻轉,砸在地上,眼底是凌厲的殺氣。

          “上官若水,你再不離開,休怪我鞭下無情!”

          氣氛瞬間劍拔弩張。南宮淵冥似沒看到般,鐵血的臉上無一絲波瀾。只是那銳利的雙眸,緊緊盯著那白色的身影。

          “呵……”

          一聲輕笑如破竹般,打破了這一刻對峙。上官若水唇角竟勾起一抹淡笑,抬眸間,美若天仙,晃了數十萬兵眾的眼。那如罌粟般綻放的容顏,看得眾人心神恍惚。

          而在此時,城墻上的人等得早已惱羞,恐懼與不安最后化作決絕的戾氣,現出要毀滅一切的瘋狂。

          “好,南宮淵冥,既然你不管你自己孩兒死活,那我們今日便拼個魚死網破。無論勝敗,今日便以你的子嗣為引,為我等將士獻祭。”

          只見那領頭人“唰”的一聲拔刀,揮刀向吊著嬰孩的繩索砍去。而就在此刻,突然間,狂風乍起,地動山搖,那人一個不穩,向后栽倒,生生避開了那綁著孩子的繩索。

        第三章 以血為祭(三)

          南宮淵冥眼睛微瞇,鷹眸定在眼前的白色身影,眸光微閃,不偏不移。

          “上官若水,你這個妖女,休要用妖法亂我軍心!”身處馬上的洛傾城因這地動和風沙身子搖搖欲墜,她一手擋風,眼睛死死的盯著上官若水的方向,咬牙切齒。眼看就要攻破城門了,眼看她就要成為這世上最尊貴的女人了,她決不允許任何人破壞這一切。

          “將士們,這妖女善用妖法,我們豈能容她。斬殺妖女者,黃金一千兩。將士們沖啊……”

          這一聲如同一個悶雷,頓時在軍中炸開了鍋。顧不得腳下虛晃,風沙狂妄,所有人猛地向前沖殺。

          “呵……”銀鈴般的笑聲從半空中傳來,眾人這才發現,不知何時,上官若水已雙腳離地,浮在空中。笑聲雖是她發出,但卻不達眼底,面沉如水,安然的猶如死寂。饒是這些在沙場上征戰四方的兵將,此時都感受到了對死亡的恐懼,從上官若水身上散發出的死氣,似要吞并所有,毀天滅地。

          “若水,停下!”察覺到了她要做什么,南宮淵冥冷硬的面容破裂了。他瞳孔睜大,死死的盯著那浮在空中的女人。

          死寂!

          一旦啟動,毀天滅地。

          而此刻,上官若水卻并不看她,淡漠的眼底一片死氣,空中漂浮的她緩緩轉身,對著那城墻上的嬰孩輕輕招手,那包著嬰孩的被褥緩緩向她移來,抱在手中的那一刻,她的眸子瞬間睜大,繼而是毀滅般的瘋狂與絕望。

          她早該想到不是嗎?早該想到!這么小的孩子,如何熬得住這城墻上的懸掛。而那些人,又怎會顧這孩子的死活。是啊,沒有人會顧她孩兒的死活,沒有人!

          上官若水眼神一厲,手上是早已沒了呼吸的孩兒,她掃視四周,所有人因著越來越劇烈的地動與狂風狼狽一地,只有那個男人,立在早已蹲伏的馬背上,一瞬不動的盯著她,眼中似有焦急。

          “若水,回來!”

          他喊他。聲音里滿是害怕和焦急。

          看著他的模樣,她突然很想笑。這就是她愛戀一生的男人啊!曲到終了,落了個如此結局。她恨啊!恨當初為何要為他心動,恨他的無情。

          一念成佛,一線則魔。

          當所有的痛苦聚集,這排山倒海的疼痛與絕望,便成了這滅地的戾氣,風卷萬物,地動山搖。

          “魔……她入魔了……”

          這些在沙場上征戰四方的戰士們,在“死寂”的威力下,都成了渺小的螻蟻。地面開始強烈的震動,地表龜裂,大批大批的人朝地縫落下,那堅實的城門開始坍塌,城樓上的人,隨著碎石滾落地縫。

          “若水,停下!不要!”

          上官若水聽到聲音,唇角勾起一抹妖嬈的笑痕。紅眸紅發,白衣更因著身體不斷冒出的血氣染成鮮紅。

          死寂,以血為祭。

          原來這便是她的死劫,最后不過是灰飛。她終是回頭看了他一眼,那滿眼的痛苦與悔意已與她無關。

          只此一眼,望隔永世。

          她緩緩閉上了眼,任由自己墜落。那地縫,亦是她的歸宿……

          直到許多年后,那場戰爭,仍讓人談之色變。那場戰役雖未打,卻比任何一場都損失慘重。而讓人稱奇的是,那龜裂的地縫,隨著紅衣魔女的墜落,又完好如初。這場戰役,也隨著時間,漸漸被人淡忘……

        第四章 初遇

          云霓境內,城郊一輛馬車緩緩行進。駕車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一身灰衣,面容嚴肅。官道左邊是一個土坡,突然,一個物體從土坡上滾下,他猛地拉住韁繩,馬車停住。

          “阿蒙,何事?”一個清冷的聲音從車內傳來,帶著絲絲空靈。

          “回主子,有一名重傷男子倒在馬車前。”被喚作阿蒙的男子回聲道,聲音平靜不波,好似那里躺著的不是一個人,只不過是一件普通物什。

          一只素手撥開簾幔,露出一張絕色容顏,女子看上去二八芳華,清眸柳眉,淡雅出塵,只是身上透著一股說不清的清冷淡漠。

          不遠處,那名男子渾身是血,她秀眉微蹙,足下一點,一襲白衣飄然若仙,飄至男子身前。

          是仙子么?

          南宮淵冥迷蒙著雙眼,眼前劃近一襲白衣身姿,繼而是一張素臉印進他的眼底,清眸柳眉,絕代芳華,他的心,微微一動。

          “公子……”

          清冷的聲音,如出谷黃鶯,卻又似泉水叮嚀,沁人心脾。南宮淵冥說不出此刻的感受,只覺得身子似飄飄然般,全身放松,之后,便伴著那抹好聽卻不清楚內容的聲音,暈了過去……

          馬車滾著車轱轆,緩緩離去。黃沙泛起,地上的人和血跡像從未出現過般,毫無蹤影。

          一個月后,云霓國師府花園,琴音繚繞,涼亭內坐著一名白衣女子,素手撫琴,南宮淵冥走入園中,入眼便是那抹淡然身影,心中一動。

          當日,他遭人追殺,逃至云霓國界,失血過多,傷重不愈,本以為必死無疑,他站在一個土坡之上,滿心悲涼,豈料竟看到一輛馬車,緩緩駛來。風吹起窗口簾幔,一個女子側臉印入眼中,清冷如水,淡漠如冰,但他就是有一種感覺,她會救他。

          “傷好了?”

          南宮淵冥愣神之際,琴聲驀然停止,耳邊響起一陣清冷的聲音,如泉水叮嚀。

          “嗯,已無大礙,淵冥多謝上官姑娘搭救。”南宮淵冥回過神來,緩緩作揖,唇角掛著一抹清淺笑意。他本就風神如玉,一襲青色長衫掩不住風度翩翩,俊美之姿奪目出眾。但上官若水對此卻沒有任何欣賞,臉上反而有一抹說不出的厭棄之色。

          “舉手之勞。”

          疏離的聲音,寡涼的語氣,好似她只不過順手救了一只螻蟻,南宮淵冥硬是被堵著不知如何接嘴。

          世人皆知,云霓國師上官若水,師承巫仙一族,三歲習得五行八卦,七歲觀星預知未來,十二歲繼任云霓國師,自小天賦異稟,心寄蒼生,容貌絕美,清冷出塵。想來,這傳言也不盡是空穴來風,她確實冷清。想這清冷之人一句話竟說的讓他不知如何開口,南宮淵冥突的輕笑出聲。

          看著來人一臉笑意,上官若水眉眼輕蹙,聲音冷然:“何事?”

          南宮淵冥抿唇一笑,如玉的臉上因著這抹笑痕更為俊美,飄逸的寬袍隨風輕揚,笑意到達眼底。

        第五章 落寞

          他勾唇一笑,聲音如淳酒般,磁性好聽:“傳聞云霓國師,清冷出塵,今日一見,傳聞果不欺我。只不過……”

          “不過如何?”上官若水眉頭微皺,清冷的目光輕掃過去。

          “也不如何。”他的聲音帶著一絲輕快,眼睛里透著一股狡黠,沒有任何掩飾。

          上官若水眉眼一挑,見其神態自若,知他有心戲耍,頓時眉頭皺起,袖口一甩,抬腳欲走。

          “姑娘,別走。”見其轉身要走,南宮淵冥趕緊出聲挽留,俊秀的眉眼中閃過一絲焦急,自那日救他,他便在沒有看過她的身影。此刻,心中生出一種不明的情緒,還來不及辨析,留她的話已然出口。

          上官若水眉眼微挑,眼底閃過一絲不耐:“有事?”

          “救命之恩,自當涌泉相報。”南宮淵冥此刻認真的作了一揖,舉手投足間說不出的溫雅有禮,盡露貴氣。

          上官若水并不作答,她救了他的命,這一拜她自是受得。知其還有話說,便立在那里,不悲不喜。

          果然,南宮淵冥迎著她的目光,臉上雖閃過一絲囧色,卻依舊繼續出聲:“在下思來想去,想不出報恩之法,故想留府作一名侍衛,護姑娘安全。”

          終于聽到他的意圖,上官若水瞇了瞇眼,臉上明顯露出不悅的神情。清冷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帶著絲絲冷凝:“阿蒙。”

          幾乎是一瞬的時間,一個灰衣男人跪在那里,毫無聲息。

          南宮淵冥心下大駭,此人能這般出現,一定是就在附近。但他卻絲毫未能感受到他的氣息。他的武功比起皇宮里的錦衣衛有過之而無不及。想到此,心中不免升起一股敬意。

          不待他多想她叫此人出來的意圖,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府中不缺侍衛,既然你已痊愈,那便離去吧!”她淡漠轉身,只留下一抹清冷的背影。

          救他,不過是機緣,她對他,甚是厭棄。

          南宮淵冥因著她毫不轉圜的語氣給怔愣在那里,他從未想過會被如此直接的拒絕,抬眸看向她離去的身影,冰冷寡涼,寒氣四溢。

          而那個叫阿蒙的人,似乎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再一次消失在空氣里。這個角落,只剩他一個人,似從未有人來過。

          南宮淵冥心下不由涌出一陣悵然,但更多的確是疑惑。自己是哪里得罪她了嗎?為何她的樣子,會如此明顯的的討厭自己。這樣的意識讓他有點抓耳撓心,可思來想去,他終是想不到原因。

          但若說她厭惡自己,當初又為何要救下自己呢?

          收回看向她離去方向的目光,回想起那日他山窮水盡,她如仙女般出現在他身旁,那一刻的心動,是多年來從未有過的。即便是面對那背棄了他的未婚妻,也不過是責任而已。心中似對某種情緒有些許明了,但卻伴著些許悵然。

          他抬眸望向她消失的方向,眼中升起一片復雜,唇邊漫上一抹苦笑。

          世人皆說她清冷淡漠,卻不想她真的如此難以親近。現下這逐客令已下,今日他倒是再不好賴在這里。可離了這國師府,卻不知還能不能再見到她……

          空氣中似飄散著一絲落寞,他立于園中,伴著一身黯然神傷……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