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本)醫品貼身兵王路非凡邢思語-醫品貼身兵王免費閱讀by五小羊

        發布時間:2019-03-08 10:43

        醫品貼身兵王路非凡邢思語

        醫品貼身兵王全文閱讀

          男女主角名為路非凡邢思語小說的名字是《醫品貼身兵王》,這是一本新鮮出爐的都市小說,五小羊所著。當超級兵王路非凡重回都市,而且還擁有著一身絕佳的醫術與武術,路非凡會如何在這滿是誘惑的都市中安身立業呢?而那個從小與他有婚約的邢思語又會如何對他?
          “...”路非凡。他剛來幽州市誰都不認識啊!難道真的要一直待在這里嗎?
          不行不行!堅決不行!路非凡雙眼略微一打量面前的陳婉儀,心里瞬間有了主意。
          “你是不是這兩天失眠、盜汗,而且平時經期不準,經期來了會伴隨著強烈的腹痛,還會不規則失血。”路非凡看著面前的了陳婉儀一臉自信的說道。
          “什么?你怎么會知道?”陳婉儀驚愕的睜著雙眼。以前她為了做一個好警察,所以訓練的很刻苦,身體受了涼,導致了這些病。
          但是,這些她從來沒有對人說過啊,除了醫生就連她的閨蜜都不知道啊!“別忘了我的身份,會一些絕技也是正常的。”
          路非凡看著陳婉儀說繼續道:“我們做一個交易,我治好你的病,你領我出去。”
          陳婉儀心里有些復雜的看著路非凡,抿著嘴唇考慮了一下后說道:“好,但是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
          路非凡嘴角劃過一抹上揚,自信的說道:“這么點兒小病,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看著路非凡整個人瞬間散發出來的自信的光芒,陳婉儀怔了怔,心里不由的閃過一個念頭,也許他真的能治好。

        第1章 搶劫要有職業素養

          幽州市,東水區。

          烈日如炎,炙熱的陽光揮灑而下,使得整片大地都處于無盡的蒸騰之中。

          比這烈日更加灼燒的是此刻危機的局勢。

          半小時前,幾位持槍劫匪控制了銀行,綁架了二十多位人質,此事直接驚動省局,幽州市警察局局長何義親自坐鎮指揮。

          何義內心焦急,汗水不斷的從額頭滲出,他先前提出了三個方案,都因為可能傷害人質而破產。

          “報告何局,劫匪已經在銀行安裝了炸彈,說是我們有任何輕舉妄動,就直接當場引爆炸彈”刑警隊長陳婉儀走過來焦急的說道。

          “這群混蛋,居然如此喪心病狂!”何義身軀輕輕顫動著,威嚴的國字臉因憤怒而逐漸扭曲起來。

          現場的氛圍前所未有的濃重,圍觀的群眾雖然嘴上批判劫匪,支持警局,可他們的身體卻很誠實——直接后退了幾百米的距離,生怕被炸彈殃及池魚。

          “這該怎么辦呀!”陳婉儀內心非常焦急,擔任刑警這么久,頭一回碰到這樣的麻煩。

          正在陳婉儀心急如焚的時候,一個警察跑步過來說道:“隊長,有人偷偷潛入進去了!”

          “該死,誰讓你們擅自行動的,是誰?”

          陳婉儀頓時大怒,銀行里面的布局有太多的死角了,里面的劫匪可是持有槍械的,要是魯莽行動,傷害到了人質誰來負責!

          “好像......不是我們的人,好像是個過路的,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破了防線走進去了。”

          前來報告的這個警察有些悻悻的說道。

          而此時,一個面容堅挺大約二十歲的男子正緩緩向銀行門口走去,上面是一件洗的快要發白的軍綠色T恤,下身一條半新迷彩褲,腳蹬一雙布滿灰塵的陸戰靴子。

          雖然此人胡子拉碴,背著個雙肩包跟個流浪漢似的,但是那雙明亮的雙眼卻格外有神,其身上卻仿佛有著一股神秘的力量,雖然步伐不快,但是卻輕而易舉的就越過了警戒線。

          “老大,狗日的警察來了”

          “閉嘴,你見過這種大搖大擺上門的警察嗎?”

          劫匪雖然也心下疑惑,可是此時他們也不想搞清楚,拿到自己想要的才是他們的目的。

          “給老子準備三億現金,再準備一輛吉普車,最多十分鐘,不然老子就炸掉人質!”

          劫匪大聲喊道,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聽到劫匪的喊話,路非凡堅挺的面容上露出了一絲怪異之色。

          “大哥,不是我說你,搶劫有點職業素養行嗎?我先給你科普個概念,三億現金如果用車拉,那么你得最起碼準備一輛大卡車。”

          路非凡邊說邊向前走去,在銀行門口的警察紛紛出手阻攔,可是路非凡的身體就像是一條蛇一般,左扭右晃之時已經來到了銀行外面的大鐵欄門前。

          路非凡語氣稍微頓了一下,就繼續喊道:“而且還得塞滿,就裝貨的那種大卡車,知道嗎?如果讓他們銀行清點,一百一張,三億就是三百萬張,按照自動點鈔機一小時過6萬張人民幣計算,那得點50個小時!而且你考慮過,銀行有這么多的現金嗎?”

          “另外,你知道這些現金,都是連號的,連號的懂嗎?放到市面上,你怎么花?你就算給銀行,人家都不收啊,知道為什么黑幫要洗錢嗎?就是因為不正當的來源錢都是連號的,沒法存,難道你要三億,就為了一百元一百元的往外花?”

          “那......那給老子三百萬......”劫匪的氣勢弱了一籌,繼續喊道。

          “三百萬,你他么的侮辱我們劫匪這個行業,三百萬算個屁錢,我去城外水上人家偷一圈,都不止三百萬,你鬧這么大的陣勢,就要三百萬,拜托,能不能尊重一下我們劫匪這個職業,有點職業道德行嗎?”

          此時何義和陳婉儀已經趕過來了,剛好聽到路非凡說的話。

          陳婉儀聽到路非凡的話頓時就焦急的說道:“局長,怎么辦,那小子不是我們的人!”

          何義眼睛里閃過一絲異樣的神采,擺了擺手說道:“別急,等等看,此事也許有了轉機。”

          眾人的目光此時都集中到了銀行鐵欄門前的那道身影上。

          劫匪們聽了路非凡的話以后,面面相覷,隨后用一種不確定的語氣問道:“那...那你說要多少?”

          “且不說要多少,你們想過逃跑沒?現在路上全是攝像頭,天上全是直升機,你們開車能跑過飛機?你們往哪里跑?”

          “你們拉著一大卡車現金往哪里放?開車周游世界啊,還是跟黑磚窯的民工一樣,一斤一斤的往下搬錢?”

          “大哥,當劫匪也不是個簡單的活啊,從踩點,到撤退,到跑路,到洗錢,這都是需要很專業的規劃的!”

          路非凡一副恨鐵不成的語氣,邊說還邊搖了搖頭。

          “兄弟,你說的很有道理,外面的警察聽著,讓小兄弟進來,只準小兄弟一個人進來,要不然,老子就殺人質了!”

          劫匪聽了路非凡的話以后,覺得這個小兄弟的腦子真的是太好使了。

          要是有了這個小兄弟們的加入,那他們以后豈不是無敵了!

          劫匪的話音剛落,陳婉儀和其他警官都把目光看向何義,等著何義的決定。

          畢竟放一個不相干的人進去和持械的劫匪見面,誰也不能保證到底會發生?而一旦發生意外,引起不良的后果,這個責任不是一般人能抗的下來的。

          “讓他進去,同時讓狙擊手保護他,突擊隊準備,借著他吸引劫匪注意力的時候,準備突擊”

          何義稍作考慮后就果斷的說道。

          他之所以答應讓路非凡進去,是因為他在路非凡身上看到了軍人的氣息,再加上路非凡的舉動,讓何義不想放過這個機會。

          畢竟這是一個稍縱即逝的戰機,若是錯過了,營救人質就變的更難了。

          “何局,不...”

          陳婉儀看著何義果斷的決定,不禁開口勸道。

          在她看來,這個人來歷不明不說,而且行事帶著一股邪氣,不按套路出牌。像這樣的人很可能會引發不必要的麻煩,到時候會連累何局。

          “不用再說了,按我說的做,天塌了有我頂著!”何義凜然道。

          “是!”陳婉儀狠狠的看了一眼路非凡,咬牙說道。

        第2章 去喝茶吧

          隨著一聲令下,特警們紛紛開始行動。

          直升機不斷的在天上盤旋,反饋著信息,突擊隊已經從側面繞到了最佳的位置,狙擊手也已就位,視線緊緊的盯著路非凡。

          “嘩啦!”一聲,銀行的鐵欄門被拉起了半人高。

          路非凡看著開了的鐵欄門,嘴角劃過一抹上揚,頭一低就鉆了進去。

          剛一進去,主角就看到一個帶著頭套的劫匪眼巴巴的過來問道:“兄弟,你說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路非凡眼角的余光掃過劫匪的位置,嘆氣道:“沒辦法,你們這法子太粗糙了,接下來,想要活命,就只有一條路了!”

          他已經看清楚了,總共就四個劫匪,兩個在他面前,兩個在右側的柜臺后面,卡著人質。

          “啥路啊?”劫匪趕緊追問道。

          “投案自首!”路非凡一字一頓道。

          “我日你個仙人板板......”劫匪此時才突然意識到路非凡并不是他們認為得“兄弟”,話沒說完,路非凡就出手了。

          兩個劫匪還沒有反映過來的時候,就眼前一黑緩緩倒在了地上。

          柜臺后面一直觀察著的劫匪看到這邊情況不對,嘴里驚慌的喊道:“警察!”

          說著劫匪就舉起手上的遙控器想要引爆炸彈,另一個劫匪同時舉起手中的槍準備對人質開槍。

          “唰!”“唰!”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急,兩片玻璃忽然出現。

          “啊!”“啊!”

          兩個劫匪手腕鮮血直流,遙控器和手槍早已掉到了地上。

          與此同時,突擊隊也已突入了銀行,迅速的控制了兩名劫匪。

          路非凡局勢徹底控制住了,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就準備轉身離開。

          “站住!”

          陳婉儀從進來就盯著路非凡,此時見到路非凡想要離開,冷聲喝道。

          陳婉儀疾走幾步,攔在路非凡前面。

          “剛才,我聽你說的,是我們劫匪這個職業吧,走吧,跟我警察局走一趟喝個茶吧!”

          陳婉儀嘴角劃過一抹肉眼不可見的狡黠。

          “臥槽!這你也能信!”

          路非凡頓時驚了,怎么還有這種操作,趕緊解釋道:“姐姐,剛才的話是我在忽悠他們,我可是好人啊!大大的好人!”

          “誰是你姐姐?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調查一下總沒錯,走吧,沒案底我自然會放你出來的。”

          陳婉儀沒好氣的說道。

          “姐姐,同志,哎,你聽我解釋,我真的...”

          路非凡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陳婉儀推上了警車。

          話說這還是路非凡第一次進局子呢,多么珍貴的第一次居然是栽在了這個小娘們的身上。

          “叮!”

          審訊室的電子門打開,陳婉儀一臉嚴肅的走了進來。

          “警察姐姐,只是做一個筆錄,沒必要來審訊室吧!”

          路非凡有些無奈,這美女姐姐也太針對他了吧。

          回應路非凡的是“咣當”的關門聲。

          “知道的還挺多,既然知道那就老實點,我問什么回答什么!”

          陳婉儀緩緩坐在審訊桌前。

          路非凡眉頭皺了皺眉說道:“警察姐姐,講道理我幫你們制服了劫匪,解救了人質,你還要這樣嚴肅的審訊我?”

          “哪兒那么多的廢話,根據我國的法律法規,每一位公民都有義務配合警方進行最長24小時的案件調查。”

          陳婉儀直接用規則一口堵死了路非凡的話。

          “...”

          路非凡無奈的看了一眼陳婉儀,這個警察姐姐精明中透著狡黠,知道如何合理點的利用規則。

          “姓名?”

          陳婉儀打開記錄本,拿著筆問道。

          “路非凡,單身,未婚。”

          路非凡認真的看著陳婉儀,可能是因為燈光的問題吧,得以讓路非凡認真的打量面前的警花。

          這相貌、這身材,簡直是人間極品啊!

          而且,還穿著三大制服之一的職業套裝,簡直是引人犯罪啊!

          “年齡?”陳婉儀繼續問道。

          “24,滿足結婚的合法年齡。”路非凡的視線沒離開過陳婉儀。

          “來幽州市干嘛來了?”陳婉儀感受到面前這道眼光的炙熱,惡狠狠的問道。

          “結婚,娶邢氏集團的千金當老婆。”

          “砰!”陳婉儀臉色一沉,“砰”的拍了一下桌子,冷喝道:“我告訴你,這是警察局,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就算吹牛你也吹個差不多的啊!還娶邢氏集團千金當老婆,你咋不上天娶七仙女呢?

          要知道邢氏集團可是幽州市鼎天的幾個大集團之一,財富不知幾何。

          邢氏集團就一個寶貝千金,其高貴可想而知。

          陳婉儀瞥了一眼路非凡洗的快要發白的軍綠色T恤,其眼神中表露出來的一絲不言而喻。

          路非凡看到陳婉儀的眼神就知道自己被鄙視了,但是路非凡沒有選擇繼續去和陳婉儀爭論。

          因為他看過一本書里說過:不要和女人講道理,如果非要講,請到床上去講。

          “老實交代,你到底是什么人?來幽州市干嘛來了?別再用這種荒唐的理由搪塞我。”陳婉儀已經認定了路非凡就是在說謊。

          “...”路非凡無語,這說真話不信信,講道理又講不過,只能保持沉默這樣子,才能勉強維持不被打。

          陳婉儀冷哼一聲:“別以為不說話,我就沒辦法了。”

          說著,陳婉儀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出去。

          “喂,王哥,審訊室需要查一個人的檔案...嗯嗯,好嘞,辛苦王哥了。”

          掛了電話后,陳婉儀瞥了一眼路非凡,嘴上冷哼道:“這下看你怎么撒謊!”

          不一會,陳婉儀的電話就響了。

          陳婉儀示威性的看著路非凡接通了電話,很快電話那邊傳來了聲音。

          “小婉,呃...這個人的檔案很簡單,就...四個字。”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糾結。

          “啊?”陳婉儀疑惑道:“哪四個字?”

          “沒有權限!”

          刑警隊作為調查刑事案件的重要部門,在檔案調查方面的權利非常大,卻沒有權限調查路非凡的檔案,那就只能說明一個問題——路非凡的身份不簡單。

          “你是特種兵?”

          陳婉儀眼神閃過一絲異色,好奇的問道。

        第3章 陳婉儀的嬌羞

          由于出身的原因,陳婉儀知道的要比別人多一些。

          刑警隊如果沒有調查權限那就只有兩種情況。

          一是重要的領導;二是軍方秘密部隊的成員。

          路非凡這么年輕,幾乎沒有可能是第一種情況,那就只有第二種情況符合路非凡了。

          “喂,你究竟是不是特種兵啊?”陳婉儀看路非凡沒有回答,再次開口問道。

          “你猜?”

          路非凡嘴角微微揚起。

          面前的這個警察姐姐雖然漂亮,可是看起來有點兒兇巴巴的。

          不過,她生氣的樣子還蠻好看的。

          “你...”

          陳婉儀惡狠狠的白了一眼路非凡。

          就沒見過這么小氣的男人,說一下能少塊肉啊!別以為特種兵就了不起!

          “好了,打電話找人來領你吧。”陳婉儀有些不耐煩的揮手道。

          路非凡的身份沒問題,她想問其他的又問不出來,只能讓路非凡走。

          “啊?還要人領?”

          路非凡沒想到身份都確認過了,還要人領。

          陳婉儀看到路非凡糾結的樣子,忽然意識到路非凡是第一次來幽州市,既然是這樣,那么就很有可能他在這里沒有認識的人!

          想到這里,陳婉儀的嘴角露出了小狐貍般的狡黠。

          “對,這是程序,必須有人領,畢竟這已經涉及到了嚴重的刑事案件!”陳婉儀義正言辭道。

          “...”路非凡。

          他剛來幽州市誰都不認識啊!難道真的要一直待在這里嗎?

          不行不行!堅決不行!

          路非凡雙眼略微一打量面前的陳婉儀,心里瞬間有了主意。

          “你是不是這兩天失眠、盜汗,而且平時經期不準,經期來了會伴隨著強烈的腹痛,還會不規則失血。”路非凡看著面前的了陳婉儀一臉自信的說道。

          “什么?你怎么會知道?”陳婉儀驚愕的睜著雙眼。

          以前她為了做一個好警察,所以訓練的很刻苦,身體受了涼,導致了這些病。

          但是,這些她從來沒有對人說過啊,除了醫生就連她的閨蜜都不知道啊!

          “別忘了我的身份,會一些絕技也是正常的。”

          路非凡看著陳婉儀說繼續道:“我們做一個交易,我治好你的病,你領我出去。”

          陳婉儀心里有些復雜的看著路非凡,抿著嘴唇考慮了一下后說道:“好,但是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

          路非凡嘴角劃過一抹上揚,自信的說道:“這么點兒小病,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看著路非凡整個人瞬間散發出來的自信的光芒,陳婉儀怔了怔,心里不由的閃過一個念頭,也許他真的能治好。

          要知道這個病她可是去看過多個婦科專家的,都說只能調養,注意飲食和休息,還從來沒有一個人敢說能治好呢。

          “我現在就可以先緩解一下你的病痛,然后再治療加調理,不出一個周保證痊愈。”

          陳婉儀眼神閃爍,明顯是被路非凡的話打動了。

          因為以前訓練的舊傷,她每次親戚來的時候,都會難受的欲生欲死。

          現在,有個人居然對她說能治愈,怎么能不讓她心動。

          唯一讓他糾結的是路非凡是個男人,而她的病屬于女性的隱私病,她心下糾結。

          路非凡以前做任務的時候,不知道和多少的人打過交道,一眼就看出了陳婉儀的糾結。

          “你不用擔心,只要你露出肚臍眼周圍一個巴掌大小的位置就可以了。”路非凡認真的說道。

          陳婉儀聞言,那原本白皙的脖頸浮起了一層可以的緋紅。

          “那...那好。”陳婉儀訥訥的說道。

          原本的精明干練此時已經被女子的嬌羞遮掩了。

          路非凡看著陳婉儀解了一分鐘都沒有解開一顆扣子,臉上忍不住浮起了一條黑線。

          “警察姐姐,你的衣服扣子有那么難解嗎?”

          陳婉儀臉上的窘迫之色更甚。

          隨即,陳婉儀咬了咬牙,心里暗呼:“死就死了,姑奶奶豁出去了。”

          陳婉儀下定決心后,三幾下就從下解開了警服最下邊的三顆紐扣,然后是襯衫的三顆紐扣。

          當陳婉儀微微撩起衣衫,那一抹白膩忽然就出現在了路非凡的眼前。

          路非凡只覺得自己瞬間變的口干舌燥,就連手都開始輕輕的顫抖。

          當陳婉儀靠近后,身上一股好聞的香味撲鼻而來,路非凡覺得自己呼吸都急促了不少。

          陳婉儀衣衫向上撩起大約一個巴掌的位置后就停下了,芊手死死的壓著衣衫,手指的關節因為用力都有些發白。

          很明顯,陳婉儀此刻并不像她臉上表現的那般輕松。

          路非凡暗自咽了口唾沫,盡量裝作平靜的說道:“我要把手放在你的腹部進行治療,不過你放心,我的手不會亂動,只是放上去。”

          “恩,你來吧。”陳婉儀語氣顫抖,卻帶著一絲堅定,就仿佛是一個剛上戰場的新兵一般。

          路非凡看著面前的那片白膩,盡量讓自己呼吸平穩下來,還好他是坐著的,不然此刻他怕是就要出丑了。

          路非凡輕輕呼了口氣,抬起手掌按了上去。

          剛一接觸,路非凡只覺得好滑、好軟,讓他不禁有些沉迷。

          而陳婉儀此時卻眼皮微微顫抖著,在路非凡接觸的那一刻,一身雞皮疙瘩就冒了出來,就連呼吸都變的粗了很多。

          路非凡收束了一下心神,開始將真氣透過手掌緩緩注入陳婉儀體內。

          路非凡的體質非常特殊,他的真氣帶有治療的效果,而且療效不凡,加之后天對病情的了解,他的醫術已經不在一些世界名醫之下。

          在一些特殊病情的治理上,他的治愈能力已經遠超過那些所謂的世界名醫。

          他曾用真氣為一位奄奄一息的老者續命三天,硬是讓老者支撐到見了親人最后一面。

          路非凡緊緊收束這自己的心神,意念隨著真氣緩緩流動到陳婉儀的小腹。

          隨著路非凡手掌按在她小腹的時間越長,陳婉儀就覺得越溫暖。

          這兩天正是她親戚上門,強烈的腹痛幾乎是整晚整晚的糾纏著她,而且不正常的失血讓她臉色都有些不正常。

          要不是妝容的遮掩,恐怕誰都能看出來。

          此刻陳婉儀感受到了她的腹痛已經減輕了許多,甚至在這股溫暖的包裹下,她的疼痛正在漸漸散去。

        第4章 年輕人真會玩兒

          隨著真氣的滋養,陳婉儀覺得越來越舒服。

          就好像包裹在一片暖暖的云里面,她的俏臉不禁逐漸紅暈疊加,額頭開始滲出層層細汗。

          真氣治療的效果不是一般的好,很快陳婉儀就情不自禁的哼出聲來。

          就在此時,“叮”的一聲,審訊室的門被打開了。

          何義當先一步走了進來。

          “小婉,我給你說,那...”

          何義話還沒說完,就被眼前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路非凡坐在審訊凳上,陳婉儀站在路非凡的面前,由于為了治療,上衣從下面打開了三顆扣子。

          此時路非凡在用手給陳婉儀過渡真氣,兩人靠的極近。

          從陳婉儀的背后看來,非常容易讓人誤會!

          何義眼神飄忽,心下暗道:“現在年輕人真會玩!”

          此時陳婉儀見何義居然闖了進來,心下一驚,趕緊和路非凡分開,迅速的系好自己的衣服扣,快步來到何義面前。

          “何局,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我只是...”陳婉儀趕緊向何義解釋。

          何義擺了擺手,說道:“不用解釋,我都懂!我來是想告訴你路非凡可以走了,沒想到你們不僅認識還是那種關系。”

          “小婉啊!要注意影響,有些事回家了也是可以做的啊!”

          說著,何義怪異的瞥了一眼路非凡就走了,嘴里還嘀咕道:“現在的年輕人啊,可真會玩兒。”

          “啊啊啊!!!”

          陳婉儀跺了跺腳,這下完了,跳進黃河里都洗不清了。

          都怪路非凡!對,就是他!

          陳婉儀回身直直的看著路非凡,眼里一股不明的意味在其中。

          路非凡瞬間只覺得背后一涼,有一種被母老虎盯上的感覺。

          “哼,要是治不好姑奶奶,后果...”

          說著,陳婉儀雙手握拳,其中威脅的意味不言而喻。

          不知道為什么,路非凡并沒有覺得陳婉儀的威脅有什么威懾力,反而,有一種可愛的感覺!

          不過人在屋檐下,該慫還得慫。

          路非凡千般好話萬般保證,約定下次繼續治療才得以順利從脫身。

          從警察局出來以后,路非凡直接打了個車就直奔邢氏集團而去。

          路非凡站在邢氏集團的大門處,根據叔叔的消息,他要娶的媳婦兒就在這里。

          他未來媳婦兒的名字叫邢思語。

          路非凡在心里默念了一聲,忍不住贊嘆道:“好名字!”

          想著馬上就可以見到自家媳婦,開啟隱居都市,迎娶白富美,混吃等死的美麗人生,路非凡就心頭大爽,嘴角洋溢著美滋滋的笑意。

          本著第一次見面要留好印象的原則,他平穩的走到門口,對著保安點頭微笑:“辛苦了!”

          說罷,路非凡便抬腳向里面走去,保安一臉懵逼的看著路非凡,當路非凡即將跨入邢氏集團的時候,保安忽然伸出手,毫不猶豫的把路非凡攔住了。

          保安身材魁梧寬厚,目光如炬,眼神不善盯著路非凡,沉聲道:“公司規定,閑雜人等不得入內,請你馬上離開!”

          不讓進啊,看來邢氏集團的制度還挺嚴格啊!

          既然有規定,他就不能去破壞,畢竟以后這可都是他...媳婦兒的。

          “那這樣,你幫我通知一下你們總裁。”

          路非凡想了一下說道。

          保安鄙視的看了一眼路非凡,穿的和叫花子似的,居然還敢跑到邢氏集團來裝逼。

          “你有預約么,要知道我們總裁可不是誰都能見的。”保安哂然一笑,調侃道。

          “沒有預約,不過你匯報一下,你們總裁就會下來接我的。”路非凡在死亡的邊緣見過人性的極致,保安臉上的哂笑他自然也看出來了。

          不過,畢竟是第一次見面,他還是不想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所以他無視了保安的嘲諷,淡淡的說道。

          “哈哈哈...”

          聽到路非凡的話,保安突然就打消了起來,隨即,突然臉色變冷。

          “趕緊滾蛋,打腫臉充胖子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兒,還總裁下來接你,你咋不說總統下來接你呢。”

          “我的確被總統接過。”路非凡認真的說道。

          他以前執行任務的時候,保護一些小國的政要,的確被尊為上賓,總統迎接也不是沒有過。

          “哪來的精神病,趕緊滾!”

          保安已經不賴煩了,直接用手去推路非凡。

          但是路非凡卻紋絲不動,反而是保安在這一推之下,連退了好幾步。

          自己動手推人,別人沒動,自己反而被震的后退好幾步。

          保安感覺受得了極大的侮辱,惱羞成怒的污蔑道:“臥槽,你還敢動手!”

          說著,舉起腰間的警棍,就向路非凡揮來。

          “滾!”路非凡心里已經有些不悅,不跟你計較是因為沒必要。

          但是,你居然敢動手,真當我路非凡沒有脾氣么。

          不待保安反應過來,路非凡一腳便揣在保安胸口,只見那保安直直的飛了出去。

          保安躺在地上驚恐的看著路非凡,拿出腰間的對講機便說道:“快來人,有人鬧事。”

          不多時,只見五六個保安從遠處跑來。

          “隊長,就是這小子想要鬧事,我好言相勸不讓他進,他居然就動手打人!”只見那保安從地上爬起后,湊在保安隊長身邊,惡人先告狀。

          保安隊長張振一聽,眉毛一橫,“小子,人是你打的?”

          “是我打的,你不問下我為什么打嗎?”路非凡一臉的平靜。

          “我不管是因為什么,但這里是邢氏集團,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張振冷冷的說道。

          “我勸你還是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說話,不然,你會后悔的。”路非凡一臉意味深長發的說道。

          “哼!我看后悔的人是你!”張振冷哼一身,便伸手抓向路非凡。

          沒人敢懷疑張振這一抓的威力。

          “張哥可是省級散打冠軍,他這一拳下去,那小子怕是要撲街!”

          “張哥不愧是張哥,這一拳勢如破竹,恐怖如斯啊!”

          “這小子也太裝逼了吧,現在還裝的這么淡定!”

          “...”

          眾人皆是屏住呼吸,完全將目光凝聚在張振身上。

          “砰!”隨著一道爆響響起,眾人瞪大著雙眼仔細的看著,生怕錯過最精彩的一刻。

        第5章 丈母娘的眼神

          眾人看著地上的人,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肉眼睛,隨后又仔細看去。

          只見張振趴在不遠處的地上,而路非凡雙手背在身后,一副風輕云淡的姿態。

          似乎張振這一拳絲毫沒有對路非凡造成影響,哪怕是一絲漣漪!

          全場啞然!

          “怎么會!”張振瞳孔寫著深深的膽怯與恐懼。

          他可是活生生憑借一拳打死一條野狗的,先前轟中路非凡胸膛,后者壓根就沒任何反應,反倒是自己,被這股強勁的力道帶飛了出去!

          “上,你們都一起上!”張振怒喝一聲,四周十幾個保安瞬間沖向路非凡,群情激昂!

          “哎,一個個跟狗皮膏藥似的,真煩。”路非凡嘆氣道

          眨眼間,沖上去的十幾個保安,全部倒在地上痛叫。

          守門的保安眼珠子都瞪出來了,看著殺神一般的路非凡向自己走來,守門保安嚇得雙腿一軟,就跪在了地上。

          “大...大哥,我錯了,我不該污蔑你鬧事的,你放過我吧。”

          路非凡居高臨下的望著他,玩味的說道:“現在,你可以打電話給總裁辦公室了吧?”

          看見守門保安戰戰克克的撥打了總裁辦公室的電話,路非凡便站在門口等著,繼續維持自己的良好形象。

          至于那些倒在地上的保安們,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不一會兒,大廳的電梯開了,一位五十歲左右的西裝男子率先走出,身后跟著好幾位保鏢。

          看著總裁帶著貼身保鏢出來,守門保安立刻大聲笑道:“哈哈…傻逼,你很能打是吧,我已經把你要鬧事匯報給總裁了,現在總裁帶著貼身保鏢來了,你就等著被打死吧!”

          守門保安一臉心災樂禍的看著路非凡,仿佛已經看到他被總裁貼身保鏢打的慘叫的場面了。

          然而,下一刻,邢氏集團的總裁刑圣,直接快步上前道路非凡的身前,只見邢圣九十度彎腰,畢恭畢敬地朗聲喊道:“路先生,招待不周,有失遠迎,請見諒!”

          這一開口,直接嚇呆了眾人,甚至連地上保安的慘叫聲都停了。

          至于守門的保安,簡直都快嚇哭了!

          連邢氏集團總裁刑圣都要恭敬對待的人,自己居然接二連三的招惹他,而且都是自己主動的!

          “我是路非凡,刑叔叔好!”路非凡禮貌道。

          這一聲刑叔叔叫的刑圣整個人都是飄飄然,要知道,就算是全世界,能被這位存在叫叔叔的,也不過一手之數,而自己現在就成了他們其中的一員!

          冷靜下來后,刑圣接著恭敬的說道:“路先生,具體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我為我的員工向你道歉!”

          刑圣想到剛才保安為難路非凡,他就冷汗涔涔,他可是聽說過路非凡的輝煌戰績!

          單槍匹馬剿滅恐怖組織!

          只身一人刺殺毒販首腦!

          一己之力停止兩國交戰!

          曾經首富巴扎非想聘請路非凡擔任保鏢,出價年薪五億美金卻遭到拒絕!

          只是如今路非凡一分不要就來邢家,對邢家而言可謂是天大的恩賜。

          邢圣掃視眾人一眼,目光中迸射出令人膽寒的銳利,說道:“保安部,所有剛才在場的人取消這個月的獎金。”

          說著又一指那位守門的保安,“至于你,被開除了,立刻給我滾!”

          “還有你”說著刑圣又指向了保安隊長張振,“是非不分,從今天你就不再是保安隊長了,留職觀察。”

          守門保安整個人都攤在了地上,他知道自己完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狗眼看人低。

          而保安隊長也是一臉死灰,他好后悔啊!

          他要是聽一下路非凡的話,結果也許就不一樣了,都怪他自視過高,輕視了路非凡。

          “路先生,你看這件事這么處理行不行?”刑圣恭敬的詢問道。

          “刑叔叔,叫我非凡就好了,這件事你看著處理就好,我沒意見的。”路非凡溫和的笑道。

          接著,刑圣帶著路非凡回到了總裁辦公室。

          “非凡啊,這次請你過來呢是想讓你保護思語一段時間的。”剛坐下來,刑圣就開門見山道。

          “嗯嗯,好”路非凡答應道。

          就在這時,一名國色天香的美女推門而入。

          一襲白色長裙,若天女下凡,臉蛋兒精致,白皙的脖頸在一串水晶吊墜的裝飾下更添幾分仙氣,一雙高跟鞋將修長的美腿襯托的淋漓盡致。

          路非凡眼睛一亮,心里極度震驚,面前的女孩兒實在是太漂亮了。他在世界各地執行任務時,見過的美女貴婦不知凡幾,可是居然沒有一個人的氣質比得上眼前的女子。

          “非凡,我給你介紹,這就是我的女兒邢思語。”刑圣站起來開心的介紹。

          這下思語的安全總算是有保障了,只要有路非凡的保護他也能松一大口氣了。

          “你好!”

          不過看著對方伸過來的白嫩玉手,路非凡立刻滿臉微笑的摸了上去。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好嫩、好滑!

          邢思語被摸的滿臉羞紅,暗罵道:“臭流氓……”

          不過還好,路非凡很快就松開了邢思語的小手。

          “既然你們已經認識了,那我們現在就回家吧,你阿姨還沒見過你呢。”刑圣對著路非凡說道。

          驅車回到邢家,邢家位于幽州最豪華的別墅區,能住在這里的身價至少千萬起。

          到達邢家別墅,一位雍容華貴的婦人站在門口徘徊等待。

          邢圣驚喜的道:“小月,還記得咱爸說過的路非凡嗎,就是這一位!”

          “哦哦,是路先生啊。”汪月連忙向路非凡伸手,風韻猶存的臉上綻放著誠摯的笑顏,“路先生果真一表人才,快快進來吧。”

          汪月邊打量路非凡邊帶著人進了大廳。

          別墅的裝修自然不用說,奢華到極致,只是別墅里的傭人眉宇間都流露出些許憂愁與悲傷。

          眾人來到客廳,路非凡就看見沙發上坐著一老一少。

          少的打扮花俏,居然還化了眼影,簡直要多風騷有多風騷。

          老的白發蒼蒼,精神矍鑠,身著一套標致的中山裝。

          “思語,你可算是回來了!”宋偉杰連忙迎上來殷勤的說道,一眼眼睛恨不得趴在邢思語的身上。

          邢思語撇了他一眼,就自顧自坐沙發上看手機了。

          宋偉杰是幽州四大紈绔之一,一個教科書式的敗家子,他從去年開始就對邢思語展開追求,直到現在還跟狗皮膏藥似的纏著邢女神。

          為此,邢思語也很頭疼。

          “小宋,你來做什么?”邢圣眉頭微皺。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